【唐诗漫谈】桃花为何红?

作者:薛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30日讯】

《题桃树》(杜甫)

小径升堂旧不斜,五株桃树亦从遮。
高秋总馈贫人实,来岁还舒满眼花。
帘户每宜通乳燕,儿童莫信打慈鸦。
寡妻群盗非今日,天下车书正一家。

《桃花溪》(张旭)

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
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桃花在中国古代文化中,意象颇为丰满、繁复。例如,夸父逐日死而杖变桃林之“神话”,“周武王克商,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尚书》)之“太平”,刘关张桃园结义之“仁义”、陶渊明世外桃源之“美好”、王母娘娘蟠桃盛会之“喜庆”、道教中桃木剑之“驱邪”,等等。

唐诗中,于桃花流传最广的一首诗,当属崔护(772年—846年)的《题都城南庄》,诗曰:“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据说,崔护到长安参加进士考试落第后,在长安南郊偶遇一美丽少女,次年清明节重访此女不遇,于是题写此诗。女见诗抑郁,绝食数日而死。几日后,崔护再来,进门一哭亡灵,女竟复活,两人结为连理。

故事颇类传奇小说,但其桃花意象,可远溯《诗经》。《诗经‧周南‧桃夭》一诗,清人姚际恒评论曰:“桃花色最艳,故以喻女子,开千古词赋咏美人之祖。”其诗曰: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大意:
桃花怒放千万朵,色彩鲜艳红似火。这位姑娘要出嫁,喜气洋洋归夫家。
桃花怒放千万朵,果实累累大又甜。这位姑娘要出嫁,早生贵子后嗣旺。
桃花怒放千万朵,绿叶茂盛随风展。这位姑娘要出嫁,夫家和乐又安康。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pixabay)

以桃花喻美人、爱情、婚姻,在民间最为流行,但其负面色彩亦来自于此(如“轻薄桃花”、以桃李指娼门、“命犯桃花”等等),且从唐宋起越来越重。的确,红尘滚滚。

但是,滚滚红尘也淹没不了超尘脱俗者。唐末五代灵云志勤禅师,竟见桃花而悟道,作偈曰: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
自从一见桃华后,直至如今更不疑。

大意:多年来,我都在寻找一把斩断人生烦恼的(慧)剑。已经都记不起叶子落了,又抽出新枝,这样秋去春来季节的轮回有多少次了。有一天我突然见到一树灼灼盛开的桃花,豁然而悟,一直到现在,我更加不怀疑我所悟到的真理。当时,志勤在大沩山修行,沩山禅师见偈,反复诘问后,为志勤印可,并说:“从缘悟达,永无退失。善自护持。”

后,宋代僧人释道颜为此写了首《颂古》,诗曰:

桃花寻剑客,不语笑春风。
白头归未得,家住海门东。

志勤禅师是出家人,悟道偈自然非凡。不过,众多的唐朝诗人还是“在家人”,他们敏感的心灵、独特的感受,将“生活溶解在心灵的秘密”表达得淋漓尽致,有唐一代的风采焕然于史。这是在开创着人类真正的文化。“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诗教,仍在唐诗中汨汨流淌。

例如,文章开首所引杜甫这首《题桃树》,大意:

升堂的小径已不像先前那样直了,只因五棵桃树遮挡了道路。
秋天桃树的果实可以充饥,明年满树的桃花供人欣赏。
卷起门帘让雏燕任意来去,儿童不要任意打那慈鸦。
今日已看不到寡妻群盗,国家正走向统一。

此诗以桃树起兴,从门口小路边的桃树写起,由桃树而想起贫人,由贫人又联想到乳燕和慈鸦,继而想起寡妻群盗,想到战乱的结束,想到天下太平。满篇悲天悯人情怀。杜甫之被称为“诗圣”,不亦宜乎!

清 张伟〈桃花〉。(公有领域)

当然,杜甫写桃花也有欢快之作。例如,《江畔独步寻花》其五,诗曰:“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这种生趣,亦荡漾在戴叔伦(732—789)的《兰溪棹歌》中,其诗曰:

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
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

以及王维的《田园乐》其六,其诗曰:“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僮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而白居易(772-846)的《大林寺桃花》,则别开生面了,其诗曰: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这首诗非常灵动,引人遐思,仿佛遥遥呼应着晋代陶渊明(约365~427)的《桃花源记》及《桃花源诗》。

自陶渊明诗文一出,“桃花源”从此在中华文化总闪烁著永恒的光芒。唐诗人多有咏桃花源之作,其中王维的《桃源行》、韩愈的《桃源图》、刘禹锡的《桃源行》三诗颇出色。(之后,宋朝王安石的《桃源行》、苏轼的《和桃源诗》亦有名)清人评论说“古今咏桃源事者,至右丞而造极”。王维十九岁时写的《桃源行》,诗曰:

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不见人。
山口潜行始隈隩,山开旷望旋平陆。遥看一处攒云树,近入千家散花竹。
樵客初传汉姓名,居人未改秦衣服。居人共住武陵源,还从物外起田园。
月明松下房栊静,日出云中鸡犬喧。惊闻俗客争来集,竞引还家问都邑。
平明闾巷扫花开,薄暮渔樵乘水入。初因避地去人间,及至成仙遂不还。
峡里谁知有人事,世中遥望空云山。不疑灵境难闻见,尘心未尽思乡县。
出洞无论隔山水,辞家终拟长游衍。自谓经过旧不迷,安知峰壑今来变。
当时只记入山深,青溪几度到云林。春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

清代《唐诗三百首》收有此诗。不过,蘅塘退士也另收张旭的《桃花溪》,并称“四句抵得上一篇《桃花源记》”。该诗大意:

一座高桥隔着云烟出现,在岩石的西畔询问渔船。
桃花整天随着流水流淌,桃源洞口在清溪的哪边?

此诗写得意境幽深、构思精巧,耐人寻味。桃花源既是对人世间的观照,也是一种向往;而这种向往的世界也并非完全脱离尘世(只是一个“隔”字),同样生机盎然。与李白的《山中问答》,可谓异曲同工。李白诗曰: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桃花源既是对人世间的观照,也是一种向往;而这种向往的世界也并非完全脱离尘世,同样生机盎然。困知勉行—徐明义画集8—桃源仙境(彩墨)。70×70cm。(图片来源:徐明义提供)

“桃花源”与人世间,皆重桃花。人们多说:春色十分,桃花独占去八分。所谓半窗竹影万点墨,一树桃花千首诗。一年春始,惊蛰醒世。中国黄历又把每个节气分为三候,一候为五天,每一候都有相应的物候现象,称为候应。惊蛰的三候,第一候就是“桃始华”。桃花,在唐诗中,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既有风情亦有风骨,既为红尘之艳亦启出尘之思。其之灼灼,盖有意焉。@*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