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药剂师坚持信仰 冤狱四年被迫害离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27日讯】甘肃省白银市药剂师徐孝英,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被白银市平川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多次绑架迫害,共四年冤狱,遭各种酷刑,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徐孝英冤狱后回家两年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据明慧网报导,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徐孝英仅仅因为信仰和为了说句真话,徐孝英曾历经颠沛流离的生活,曾被非法劳教一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共四年冤狱,以及强制洗脑迫害,身心受到了很大摧残。在不堪重负中,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徐孝英含冤离世。

修炼法轮功带来身心愉悦

徐孝英,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七日出生,是白银市平川区靖远煤业公司职工总医院的一名优秀的主管中药师。

徐孝英本是善良、娇弱的南方女子,结婚后,跟随丈夫从南方来到甘肃,气候和饮食都不适应。因她性格内向,工作生活中遇到许多不顺心的事,也无人诉说,使她身体出现多种不适:头晕、便秘、妇科病,特别是腰部外伤使她疼痛难忍,后来发展到双腿沉重,行走困难。

一九九八年,徐孝英开始修炼法轮功,大法的神奇在她身体显现,很快她就无病一身轻,脾气也变好了,在工作中做好职工,家庭中做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提升了道德,每天都感到充实,身心愉悦。

可是,这样的平稳安静的生活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迫害给打乱了。

被剥夺工作权利 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伊始,徐孝英所在的靖远煤业公司职工总医院邪党书记景瑞元、政工科科长岳小军、保卫科长张普利就对徐孝英女士进行多次骚扰、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停止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八月,徐孝英发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白银市平川分局绑架。政保科科长孙杰非法审讯她,并动手打她头部。徐孝英被非法关押在平川区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出来后,因不写“保证书”,单位恶党书记景瑞元剥夺了徐孝英的工作权利。

二零零零年十月,白银市平川分局政保科科长孙杰以徐孝英到北京上访为由,企图绑架她,徐孝英被迫放弃第二天的职业药师资格考试,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单位新上任的书记魏孔明让徐孝英回单位,徐孝英被靖远煤业公司公安处罚款二百元。

暴力绑架 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七点左右,徐孝英正在家中洗澡,平川分局恶警张涛翻墙入院,砸破徐孝英家玻璃,从窗户闯入民宅,打开大门,白银市平川分局国安科恶警张广德、平川分局多名恶警趁机闯入,强行推开浴室门。

此时徐孝英内衣都来不及穿,赶快穿了一件刚换下来要洗的外套,穿着拖鞋,就被恶警强行从家中拖出。徐孝英的丈夫赵忠上前阻止,被几个恶警强行拽住,动弹不得,恶警快速把徐孝英塞进一辆黑色轿车,将她绑架。

平川分局国安科孙杰、张广德等恶警又设计企图绑架徐孝英的丈夫赵忠,赵忠被迫离家出走,留下的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儿子。恐惧与孤苦,给孩子造成不可挽回的心灵创伤 。

徐孝英被非法关押在平川区看守所一个月后,就被平川分局国安科恶警孙杰、张广德强行送往兰州市第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徐孝英对包夹说,她声明被强制的“转化”作废,也不再写什么“思想汇报”,遭恶包夹的毒打。两个包夹将徐孝英双手反背,吊在门梁上。徐孝英每天做超负荷的劳役,她被迫害的左侧身体麻木无力,行走艰难,在劳教所医院检查,大夫告诉恶警王玉英,徐孝英中风了,需要输液治疗,可恶警以生产任务重为由,只给输液三天,徐孝英还得拖着无力的左腿,每天下地干活。

二零零三年二月,徐孝英从劳教所出来,看到家里窗户上的玻璃还是破的,丈夫和儿子就在不能遮风的家里,忍受着刺骨的寒风及与亲人分离之苦。徐孝英的丈夫曾质问恶警张涛,张涛以执行公务为由开脱罪责。

身体重伤 仍被劫入洗脑班

刚从劳教所出来一个多月,单位恶党书记魏孔明、保卫科长张普利积极配合靖远煤业公司公安处政保科科长赵云山,到徐孝英家,企图再将徐孝英绑架到洗脑班。因大门被恶人把守,徐孝英只得从二层楼后窗户出去,却被摔下窗户,脸、鼻子、眼睛被砖头磕伤,腿也伤了,鲜血流的满脸都是,眼睛也肿了,视力模糊看不清。

家人立即把徐孝英送往医院,保卫科长张普利得知消息后,带赵云山找到徐孝英,不顾徐孝英伤情,强行将她送往白银市武川洗脑班迫害。

这时徐孝英整个脸都肿得变形,眼睛都睁不开了。徐孝英要求到医院治疗,遭到洗脑班主任闫玉庆无理拒绝,造成徐孝英视力明显下降。

徐孝英被非法关押迫害二个月,洗脑班勒索单位几千元。

被冤判三年 遭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徐孝英的儿子离高考只有一个多月,班主任说,孩子一定能考入重点大学,一家人正憧憬著孩子进入名牌大学深造,对孩子高考前的生活和学习,徐孝英夫妇更是竭尽全力照顾,尽可能的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环境。

就在这时,白银市平川分局恶警却以“奥运”为借口,派平川分局恶警张涛跟踪监视,在徐孝英下班回家开门之时,强行闯入她的家中。随后,平川区新平路派出所所长曾广辉带领白某某(女)等七名恶警也闯了进去,当着孩子的面绑架了徐孝英。

恶警抢走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部手机、有线电视接收器(俗称大锅)、大法书、一个旅行箱、一串珍珠项链等。恶警的土匪行径给孩子造成极大的伤害,严重的影响了孩子的高考。

徐孝英被非法关进了白银看守所,几天后转入靖远看守所。在靖远看守所,因她拒绝穿号服,不报数,不背监规,不做奴工,坚持炼功,被恶警吴海燕打耳光。靖远看守所所长王某某、恶警张某某给她戴上了脚镣。

此后,平川法院对徐孝英非法审判,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徐孝英非法判刑三年。徐孝英不服,上诉到白银市中级法院。恶党对法轮功学员从来不讲法律,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决都是按照邪恶的“610”指令办的。中院维持原判是可以预料的。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徐孝英被非法关进甘肃省女子监狱。

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狱警强迫徐孝英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强迫她写所谓“思想汇报”,强迫写“四书”,包夹以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辱骂等形式迫害她。

徐孝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头发大把大把的掉,且一头黑发中出现了白发。邪恶科长朱红逼迫徐孝英和其他白银地区法轮功学员对邪党歌功颂德,还给她录像掩盖迫害事实。

由于徐孝英被迫害,家中七十多岁的白发老母亲每天以泪洗面,牵肠挂肚,饱受思念之苦;兄长从千里之外的老家风尘仆仆赶来探监,监狱剥夺了兄长与徐孝英吃接见餐的要求,兄妹俩隔着窗户,凄然泪下。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徐孝英回到家中。白银市平川区“610”科长吴显等人以“看望”为名,到徐孝英家中及单位进行骚扰。

平川分局大水头派出所恶警张涛强迫徐孝英报到签名;单位劳资科科长常记东又以上班要挟,逼迫徐孝英写“保证书”;医院领导院长吴国兰、书记刘怀瓒对徐孝英实行经济迫害,强行降岗三级,持续十个月。

起诉迫害元凶 再被非法判刑一年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共当局鼓励所有公民依法检举、控告违法犯罪的责任人,称“有案必立、有诉必应”。二零一五年八月,徐孝英和千千万万有着同等经历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坚定的拿起笔,将中共元凶江泽民迫害自己的罪行,一笔一笔的写进“刑事控告状”中,寄往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徐孝英在上班时,被白银市平川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刘永清等人强行传唤到平川分局,以询问控告江泽民为由,欲非法拘留。在徐孝英丈夫的强烈要求下,徐孝英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徐孝英因为控告江泽民,而被平川区中共公检法报复、陷害。为了避免迫害,徐孝英离家出走。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徐孝英回单位上班。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徐孝英在上班时,被甘肃白银平川分局及长征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到平川检察院,后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平川区法院通知: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至三日,对徐孝英和另外一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徐孝英再一次流离失所,徐孝英回到老家四川省西昌市。

徐孝英的家属及单位领导被平川政法委,平川公安局恐吓威胁,责令单位按旷工处理徐孝英。随后,二零一七年四月,平川区国保大队给徐孝英发布了A级通缉令。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徐孝英被四川省西昌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被劫持回白银市。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 徐孝英被非法开庭,遭冤判一年。

多年遭摧残迫害 冤狱后回家两年含冤离世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 徐孝英出狱回家。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 徐孝英被法院勒索罚款二千元。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徐孝英被白银市法院、政法委、司法局以“反邪恶势力”(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为借口,逼迫单位开除徐孝英。徐孝英被无理开除后,没有生活来源,无法生活。

因为多年遭非法关押、冤狱迫害,身体和精神遭受到很大的创伤。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五点十五分,徐孝英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周岁。

徐孝英修炼法轮功后,得到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回升,给家庭、单位、社会都带了巨大福益。可是,仅仅因为信仰,为要说句真话,徐孝英被非法劳教一年、经历四年冤狱迫害和颠沛流离的生活,在不堪重负下,年仅五十四岁,被迫害离世。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遵照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白银市药剂师徐孝英信守真善忍 被中共迫害离世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