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程师出狱半年后离世 唐山市夫妻累计冤狱15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9日讯】河北省唐山市一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夫妻————李秀华和丈夫孟凡全,因坚持信仰多次的被绑架、抄家、酷刑折磨。夫妻俩累计被非法关押约十五年。近日获悉,优秀女工程师李秀华出狱半年后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因悬挂“真善忍”条幅,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华女士,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凌晨遭大批警察入室绑架,被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判刑一年。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上午,李秀华从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回家,于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

李秀华,一个优秀工程师,年轻有为,善良智慧,本应是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但却在人生中最好的年纪里,经历著一次次的被绑架、非法抄家、酷刑折磨、恐吓、非法监视、骚扰、夫妻分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李秀华和丈夫孟凡全累计被非法关押约十五年,五次被非法抄家。

李秀华一九六三年出生于河北省唐山市的一个农民家庭。她自幼聪敏好学,学习成绩优秀。一九八六年,李秀华毕业于河北理工大学机械制造系,在清源环保机械公司研究所工作,从事污泥处理设备的设计安装,是一位优秀的工程师。一九九二年,李秀华与河北轻工业学校(后更名为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分院)青年教师孟凡全喜结连理。翌年,他们可爱的儿子出生。

修大法重获健康 生活美满

由于图纸设计需要长时间爬图版(当时没有电脑CAD),工作的劳累,生活的辛苦,身心的双重压力,造成李秀华身体内分泌失调。一九九四年,李秀华开始出现身体消瘦,浑身乏力,睡眠浅等症状,整天手、脚不知放在哪里是好,总是异常劳累。

李秀华渐渐的越来越瘦,做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去唐钢医院检查身体,才得知道是患了“甲状腺机能亢进”。从此,李秀华每天吃药,每月进行血液化验,加减调整服药剂量,人消瘦的皮包骨头。

孟凡全小时候经历“文化大革命”及“三年大饥荒”,家里很穷,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孟凡全自小体弱多病,好几岁了也不长个,与小伙伴一起玩总是受欺负。唐山大地震那年,喝脏水,他又染上了甲肝,治愈后,落下了懒惰的毛病。九十年代初,他又得了一种怪病,胸膛里就像火烧的一样热。去看中医,医生说,他身体的各个器官像六、七十岁的老人。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孟凡全参加了法轮大法师父在广州举办的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孟凡全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我从小就想人为啥活着?原来我是在寻找真、善、忍宇宙大法呀!”对儿时欺负、凌辱过他的小朋友,孟凡全不再记恨,反而希望他们能懂得真、善、忍宇宙大法才是人追求的根本。

在单位里,孟凡全兢兢业业的工作,不与同事争名夺利,对学生爱护有加。据同事讲,孟凡全还出钱帮助家庭困难的学生。在领导和同事的心中,孟凡全是个大好人;与邻里相处,孟凡全诚实可靠。找他帮忙,每求必应,而且毫无怨言,不拖延,不糊弄,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教育孩子,孟凡全也是变的很和气,从不打骂,也不呵斥,讲道理,讲利弊。教育孩子从小按真、善、忍做好人。

一九九五年春天的一天,李秀华被一辆汽车刮了一下。正好被孟凡全看到了,他和妻子说明道理,没要司机一分钱,客客气气的让司机走了,司机很感动。他发自内心的喜悦,感染著全家,几乎破碎的家庭又有了欢声笑语。有人问他:“怎么变的这么开朗了?这么宽容别人了?”他说:“大法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一九九五年,李秀华在唐山军分区礼堂观看了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李秀华以前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上班,回家后一点儿精神没有。很神奇是,现在晚饭后,李秀华骑自行车到军分区礼堂十多里的路程,却没觉的累。李秀华说:“真像有人在后面帮自己推著自行车在跑,很轻松。”

九天的录像看下来,她像换了一个人,也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正式的走进法轮功的修炼。一个月以后,她觉的吃药也不能去除病根儿,就把治疗甲亢的药停了。药停后,心里反倒踏实了,身体也最终得到了彻底康复。身体好了,脾气没了,喜不自胜。

夫妻俩共同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化解了夫妻间的矛盾。一家人沐浴法光,眉宇间充满了喜悦与祥和。每天早晨到树林里参加集体炼功,晚上看书学法,从内心里感到幸福。

丈夫上访被非法关押 李秀华每月给丈夫送钱送物

一九九九年九月,孟凡全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了近四个月。当时孟凡全刚到北京,什么也没做,就被非法扣押到了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在派出所的半地下铁笼子里,孟凡全被一名协警施暴,将他的肋骨打伤。然后被戴手铐劫持到唐山驻京办事处非法扣押。

第二天,孟凡全被唐山路北分局警察劫回,又被送到河北路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铁笼中。当时叫“老强”的所长非法提审他,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墙上猛撞多次;然后又左右开弓打了孟凡全几十个嘴巴子。

两天后,孟凡全被送往路北分局,被非法关到分局半地下肮脏的铁笼中,那里面脏的几乎让人无法呼吸。然后在后半夜被非法提审。两天后,孟凡全由武警劫持到路南一家小旅馆非法关押。

在十五天非法拘留到期的前一天下午,孟凡全突然又被非法转到唐山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一进监室,就被浇十几盆凉水。原本只能容纳十二个人的监室,却硬是关了三十多人。而且伙食极少、极差,仅能维持生命。

这一关就是三个多月,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这期间,李秀华自己带着六岁的儿子,支撑著这个家。李秀华怕里面吃的不好,每月给丈夫送钱;冬天怕丈夫冷,送去棉衣和棉被。

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夕,孟凡全以“取保候审”获释。之后被姓毕的校党委书记从教师岗位上撤下,负责打扫卫生。后来在学校浴池负责给浴池烧水、打扫浴池卫生。

夫妻双双被劳教迫害 孩子在借读的小学被欺负

二零零零年夏,为了躲避抓捕,李秀华夫妇流离失所。回来后,孟凡全被单位软禁。即使这样,单位仍不放心,怕孟凡全出去后再去天安门广场,于是与路北公安分局勾结,把孟凡全再次非法刑拘,关押到唐山第一看守所。

几天后,李秀华带着七岁的儿子去了北京天安门炼功,被绑架后也被送到了唐山第一看守所。只因夫妻俩相遇时说了一句话,孟凡全就被恶警戴上大镣十多天。

八岁的儿子因无人抚养,被迫转学,寄托在亲戚家里。孩子在借读的小学,常常被同学欺负。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的一天,天空飘着小雪,寒风凛冽。李秀华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孟凡全被非法押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劳教所接到指令:无论采用任何办法,也要把法轮功学员“转化”。转化成果与奖金、升职、劳教所荣誉挂钩。从此,劳教所开始了所谓的“强制转化攻坚战”。劳教所成立“转化攻坚组”,专门腾出一栋小楼,每间房子都是一个转化攻坚、残酷施刑的地方。每三个警察一组,将法轮功学员带到一个房间,关上门,三个警察把电棍准备好,开始谈话攻心,攻心不成就开始动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孟凡全带着耻辱和受伤的心,走出了荷花坑劳教所,回到单位上班。孟凡全被安排在校图书馆借阅部工作。

在开平劳教所,李秀华为了抵制“转化”,绝食抗争,生命垂危。李秀华被大姐夫从工人医院接回。但她大姐夫却被劳教所强制订立合约:必须将李秀华“转化”,如不“转化”将扣发退休金等等。李秀华身体恢复后,又被送回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夏,李秀华从劳教所回家。

警察撬门闯入 再次绑架了孟凡全

二零零二年五月,孟凡全给河北路派出所的片警宋某写了一封信,声明自己坚持信仰的态度,派出所把信转给了学院。理工大学书记刘允正觉的事件严重,专门来到学院给孟凡全做所谓的“思想工作”,让他表态放弃修炼。

二零零二年七月,孟凡全被单位强行送入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原纺织大学旧址)。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其实是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里面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一切行为都是非法的,打、骂、侮辱、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等的罪恶每天都在发生著。对以绝食抵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强制灌食,不允许睡觉,不“转化”永无自由等等。里面所谓的“老师”如张阿宁等还曾猥亵女法轮功学员,实为无耻之徒。孟凡全被非法关押在“法制教育学校”,一关就是一年半。

孟凡全在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期间,曾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从洗脑班走脱,在外面流浪月余,以抵制强制“转化”、非法关押。洗脑班恶人孟凡铁、张代森等人几次上他家骚扰,在只有孩子在家时,骗开房门,恐吓孩子,让孩子说出孟凡全去哪里了。孩子被他们吓坏了。直到中午李秀华回家,孩子的嘴唇还在发青。

孟凡全被迫流离失所三个月后回家。八月二十九日,警察撬坏了孟凡全家的防盗门,闯进家里,李秀华和年幼的儿子被恶警强行扭住,李秀华的左胳膊被恶警拧到背后,胳膊、手多处被扭伤。孟凡全再次被从家中绑架,又被劫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再被转回洗脑班强制洗脑。

去监狱看望丈夫 遭监狱拒见、恐吓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正在图书馆工作的孟凡全突然被单位保卫科人员叫出,说书记找他谈话。一出图书馆,被一个打电话的女子(路北区国保大队长陈虹)按住肩膀,还有几个穿警服的人员将孟凡全控制在学校会议室。同时,国保人员翻抄孟凡全的更衣箱和办公桌后,给孟凡全戴上手铐,从办公楼会议室带出。两名国保警察将孟凡全挤在中间,乘一辆警车到河北路派出所非法扣押。

抢走孟凡全的钥匙后,大量警察去李秀华、孟凡全夫妻的住宅,进行再次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等大量个人物品被抢走。家中每一个角落无一遗漏的被翻了个底朝天。当时,只有十三岁的孩子在家。

孟凡全在河北路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路北国保两个警察(其中一人姓宋)对孟凡全非法审讯,抓住他的头发,又打了几个嘴巴。下午,孟凡全被劫入看守所。这一次,孟凡全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判刑后,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分院非法开除了他的公职。

孟凡全被劫持到冀东监狱二支队严管队,遭到了恶警精神及肉体的残酷迫害:不让睡觉,一闭眼,就被拳打脚踢;遭恶警及犯人暴打;二十四小时被包夹,不许与人说话;被邪恶犹大灌输邪恶理论等等。

在严管队遭迫害两、三个月后,孟凡全被转到一中队。仍然是二十四小时被包夹,不让家属探视。二零零七年三月底四月初,孟凡全绝食反迫害,又被恶警关到严管队,遭到野蛮灌食。恶警每灌食一次,还非法扣孟凡全一百元钱。

孟凡全一度被迫害得神智不清,清醒过来后,他就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就往死里打他。孟凡全的处境非常恶劣。

第三次被严管期间,恶警陈开指使犯人将孟凡全双手铐在椅背上,放在操场,在太阳下暴晒,从早上一直到晚上九点。当时最高温度在摄氏四十度以上。当地蚊子奇多,一到晚上七、八点钟,人都不敢在外边乘凉,蚊子都轰不过来,就是太多了。孟凡全被恶警双手铐在椅子上,任由蚊虫叮咬,脸、脖子、头、胳膊、手、脚等被咬的看不出哪里是疙瘩,红肿一片。孟凡全被这样折磨了三天。

李秀华十次去看望被残酷折磨的丈夫,大约只让见过三次,每次二十分钟左右。教育科科长武沛东当时态度强硬的恐吓说:“这地方就不准许你来。”“以后别再来了,不让见。”甚至扬言:“死也不放人。”二支队陈开更是威胁她,要让派出所把她和孩子带走;有五、六次,李秀华都是被监狱派出所强行拽到车上带离监区。

有一次,李秀华被一个姓刘的治安员连推带搡的带上车,险些跌倒;甚至监狱还给李秀华所在地派出所打电话,唐山市河北路派出所派人跟踪她,文北派出所派人偷拍照片。他们还到李秀华的工作单位骚扰,给单位领导施压,扰乱她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给她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

孟凡全又被绑架 九十二岁的老人受到惊吓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早晨七点半,孟凡全去上班,在自家楼下被一群便衣警察绑架。孟凡全随身带有的教学用笔记本电脑、手机等也被警察抢走。上午九点多,七、八个警察私自打开孟凡全的家门,闯入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移动硬盘一块、宽带猫一个、随身听两个、大法书、手机一部等。

孟凡全九十二岁的老岳母当时独自一人在家,被这帮突然闯进的人惊吓的不知如何是好。李秀华回来时,老母亲哆哆嗦嗦的说:“是公安局来人抄的,像以前鬼子清乡似的。”老人受到惊吓,神志都有些不清了。老人天天问:“我女婿什么时候回来呀?”这次,孟凡全又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四个月。

李秀华被非法判刑一年 出狱半年后离世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凌晨,李秀华因悬挂“真善忍”条幅被不明真相的人员诬告,遭唐山市路北国保、龙东派出所出动大批人员绑架、非法抄家。李秀华的几张银行卡、信用卡、现金、手机和生意用的手机等被抢走。当天晚上,李秀华被绑架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唐山市路北区法院对李秀华非法庭审。律师为她做了无罪辩护,并请求依法对李秀华做无罪判决。李秀华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通过修炼法轮功,使自己得到了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她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这个社会、整个世界都需要真、善、忍。她向法庭要求无罪释放。

非法庭审结束时,李秀华家人冲着主审法官喊道:“我妹妹没罪,立即释放!”走出法庭,李秀华在法院的台阶上向庭外门口的关心等候她的亲友高喊:“法轮大法好!”庭外等候的亲人也回应:“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李秀华被唐山市路北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李秀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就感觉头脑昏沉,血压很高。

一对受过高等教育的夫妻,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的工作,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两个人都有善良的本性,心性境界都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过程中不断的提升;儿子聪明可爱,学习优秀。这原本应是一个幸福的小家庭。由于多年以来屡遭迫害,她的家境很清贫,没有存款。儿子还在上学,也面临着成家。

李秀华结束一年冤狱期满回家后,想到这二十多年全家人所经过的艰难坎坷,还要面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而来的对她和丈夫的绑架、非法抄家迫害。她多么希望家人能过上平稳安静的生活。因此,对丈夫、对儿子尽心尽力的加倍用心照顾。

然而,出狱半年多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李秀华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七岁。

附:孟凡全、李秀华夫妇被迫害事件列表

◎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孟凡全被单位非法扣留,几天不让回家,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

◎1999年9月,孟凡全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到期前一天,又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2000年11月,孟凡全被工作单位送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遭非法关押。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长期遭受坐板、洗脑等迫害。

◎2000年夏,李秀华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到唐山开平劳教所。

◎2002年7月,孟凡全被其单位强行送入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被长期洗脑迫害一年半之久。期间,2003年5月12日,孟凡全从洗脑班走脱。流离失所三个月后回家,8月29日,再被恶警强行绑架,被劫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再转回洗脑班强制洗脑。二零零三年底,孟凡全从洗脑班回家。

◎2005年8月22日,孟凡全因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唐山市建设路派出所伙同路北分局、河北路派出所警察再次非法抄家。在家中只有一个孩子时,骗孩子开房门,将家中电脑等私人财产掠走,价值5、6千元。

◎2006年4月18日下午,孟凡全被路北公安分局绑架,同时被非法抄家,被劫走大量私人物品。先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转押到丰润看守所。

2006年9月12日上午9点半左右,恶警用警车把孟凡全拉到路北法院,预谋非法开庭审判。9月29日,孟凡全被路北法院非法判刑7年。孟凡全被非法判刑后,河北轻工业学校(已更名:河北理工大学轻工分院)非法开除了孟凡全公职。2013年4月18日,孟凡全结束七年冤狱回到家中。

◎2013年5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孟凡全又被唐山市路北区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天,非法关押在唐山市拘留所。恶警进门就抄家,抢走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打印机、真相资料、切纸刀、电视机、影碟机等。

◎2014年3月13日上午,孟凡全被唐山市路北分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2014年4月18日,被唐山路北检察院非法批捕。2015年4月23日上午,被唐山市路北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四个月。

◎2018年8月,李秀华、孟凡全被唐山市龙东派出所警察骚扰。一人扛著录像机到处乱照,一人拿着一沓带表格的纸,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2019年5月13日,李秀华被绑架、非法抄家。11月8日,在唐山市路北区法院被非法庭审。2019年12月5日,李秀华被非法判刑一年。2020年5月12日上午,李秀华从唐山第一看守所回家。2020年12月24日,李秀华离世。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累遭迫害 河北唐山女工程师李秀华出狱半年后离世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