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中共迫害法轮功22年 多少人被卷入罪恶

1999年7月20日,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迫害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制造了空前的人权灾难。在江氏“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指令下,大批善良的修炼者因不放弃信仰而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甚至被活摘器官,数百万人遭非法拘留、绑架、关押、判刑,以及受到无理解雇、退学、抄家、骚扰、歧视、经济勒索等各种不公对待,无数家庭承受了巨大痛苦和冤屈。

为了实施迫害,政法委、“610”全面指挥,宣传、公检法司、监狱等部门合谋犯罪,形成了谎言铺天盖地、政治高压胁迫、善恶颠倒的迫害氛围。江氏迫害集团把打压法轮功作为论功行赏的一条标准,致使大批人员放弃了良知。从副国级、省部级高官,到公检法监狱负责人及警察等各级人员,再到器官移植医生等各界民众,许多人不同程度地参与和配合迫害,推波助澜,成为邪恶的主犯、从犯或帮凶。与此同时,整个社会的道德急剧下滑。

一、政法委及“610”主导迫害

1999年6月10日,在江泽民的授意下,中共成立了“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常设机构“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即中央“610办公室”。随后几个月,其分支机构陆续设立,遍布全中国。“610”与中共政法委紧密联系,执行江泽民“粉碎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全方位地指挥和实施迫害。“610”在各地开设所谓的“转化班”,对坚持修炼者进行强制洗脑和精神折磨,甚至对他们注射精神病药物。此外,“610”还操控媒体,造谣诽谤、煽动仇恨,妖魔化法轮功。

截至2018年6月12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共发布了11批追查名单,总计责任单位38,843个,责任人83,836人。其中“610”系统8,147人。

2021年5月12日,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宣布制裁四川省成都市前“610”办公室主任余辉。布林肯当天表示,“根据2021年《外国行动及相关计划拨款法》第7031(c)条规定,认定四川省成都市所谓的‘预防和处理邪教中央领导小组’的前办公室主任余辉,严重侵犯人权,即任意拘押法轮功学员。余辉和他的直系亲属没有资格进入美国。”

据明慧网发布的数据和信息,迄今,大陆各地“610”系统的官员遭到恶报的事件已超过万例。因此,该机构又有“死亡职位”之称。

例如,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于2013年12月12日落马,被判刑15年,其一隐秘的头衔被官方公布: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及“610”办公室主任。

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杨春悦,2014年3月死于癌症。而早在2005年,杨春悦28岁的儿子杨志慧因车祸暴毙,场景惨烈。杨的妻子为此哭了一个多月,自问:“我们缺了什么德啊,出了这样的惨事!”

二、公检法人员执法犯法

中共政法委控制的各地公安、检察院、法院执法犯法,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凸显镇压的非法和残酷性。

来看两个例子。陈湘睿是湖南省衡阳市法轮功学员,2003年3月11日晚,时任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队长雷振中带领警察将陈湘睿绑架到市公安局,一伙警察用电棒、铁锤、橡胶棍暴打陈,致其颅骨骨折,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被打坏。陈湘睿于3月12日早上离世,年仅29岁。

据明慧网报导,2017年11月21日,河北唐山市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审判长苗瑞生(音)在开庭前威胁他们:“再喊法轮大法好,把你扔到炼人炉里!”

公安系统是这场迫害的直接实施者,公安机关全面、具体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监控、非法抄家、绑架、非法拘留、殴打、非法劳教、非法洗脑、酷刑折磨、强迫送进精神病院,以及抢劫、勒索、剥夺法轮功学员个人合法财产和权利。

明慧网2021年7月13日报导,陕西省公安厅先后有五任厅长(赵英武、胡太平、王锐、杜航伟、胡明朗)持续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在这五人任职期间,从1999年7月20日发生至2020年9月,陕西省法轮功学员至少40人被迫害致死(不包括在监狱、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467人(次)被非法劳教;322人(次)被非法逮捕;411人(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1787人(次)被绑架;677人(次)被骚扰、非法抄家;24人被非法关进安康医院(精神病院);523人(次)在被公安机关(不包括监狱、劳教所)拘禁中遭受了不少于25种酷刑的折磨。

2018年1月,大纪元网站发表了《二百中共公安局长派出所长遭恶报实录》,根据明慧网的报导汇编,收集了从1999年7月至2017年100个公安局局长及100个派出所所长遭恶报的实例,数据还显示,哪个地区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严重,哪里遭恶报者就多。

2018年6月7日,云南昆明市前副市长、政法委前书记、曾连任三届的昆明市公安局长杜敏,因受贿超千万元被法院一审判刑11年半。2016年3月,杜敏被调查时,曾在忏悔书里称“悔啊,悔!”他说:“我接受调查后,我母亲就被气死了。我父亲86岁了,我估计等我出去也见不到他了。”

公众未必知晓,“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2010年到2016年期间,先后发出了至少4份针对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关押的追查通告,其中杜敏都被列为头号涉案责任人。

2018年8月31日,时任烟台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局长聂作坤落马。之前,聂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被“追查国际”通告追查。2008年6月9日,由于山东寿光市公安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迫害,海外新唐人电视台采访了时任寿光市公安局长的聂作坤,聂当时喊著:“我就是要把他们(法轮功学员)赶尽杀绝!”

天津市前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在位时,紧随江泽民,亲自部署对天津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罪行累累。2017年5月27日,武长顺被判死缓,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武汉市原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杨世洪,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夕上任,他当时下令全市及各区继续绑架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强制精神洗脑,还硬性规定洗脑班的“转化率”必须达到85%以上,对拒不“转化”的人残酷折磨,致使大批武汉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迫害致伤、致残,有人回家后不久死亡。

杨世洪本想踩着法轮功学员的血迹向上爬,可是算盘落空。2003年,杨世洪被免职、接受调查,2004年1月1日被批捕,2005年6月因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死缓,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处没收财产130万元,后二审改判无期徒刑。杨世洪在关押期间曾三次自杀未遂。

明慧网2018年11月7日的一篇报导提到,据中共网络消息,2017年,全国在职警察死亡361人,其中派出所所长、教导员死亡40人,占警察全年死亡人数的11%。这40人的平均年龄为42.7岁,死亡原因包括突发心脑血管疾病、车祸等。

文章指出,这40名派出所所长及教导员都参与了当年公安部的“敲门行动”,涉及绑架、抄家、跟踪、监视、制造假证据、栽赃陷害、刑讯逼供、非法判刑等多种不法行径。其悲剧结局,正是因为积极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而招致的果报。

此外,一些法官也因迫害修炼人而遭逢厄运。2009年2月中旬,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张文,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的途中死亡。此前,他刚刚参与了对四名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十年、奚常海十一年、孙玉书八年、霍德福六年)。

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法官鄂安福,2001年秘密冤判了五名法轮功学员三年至八年重刑。2011年2月18日,鄂安福突发脑出血,两个月后死亡,时年45岁。据悉,鄂安福在临终前不断叮嘱家属:“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快去找炼法轮功的!”他并向法轮功学员忏悔自己的罪行。

三、监狱系统的罪恶

中共监狱系统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链条,种种酷刑和暴虐“转化”在各地监狱的高墙内发生。中共司法部门向监狱下达“转化”指标,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被评为“先进”,积极迫害的管理人员获得“嘉奖”。狱警安排犯人作“包夹”,以奖励分数为刺激手段,诱使他们严厉看管和虐待法轮功学员。22年来,明慧网发布了大量相关报导,曝光罪恶。

2009年6月初,在山东监狱,时任监区长张磊光、教导员李伟、狱警陈岩等指使罪犯殴打法轮功学员吕震。犯人们对他拳打脚踢,使尽酷刑和招数,一连迫害了十几天,最后将奄奄一息的吕震的双手双脚捆绑在一起,头朝下吊挂起来。2009年6月20日晚,33岁的吕震被摧残致死,情景惨不忍睹。

2019年,湖南法轮功学员莫其兵因为传播真相被非法判刑,被关押在浙江第二监狱,期间,他要给监狱领导写申诉信,反映自己被电击等受虐待的情况。教育科警察孙洪程声称:我们有的是手段,不转化就要折磨到死。

在重庆市女子监狱,入监队大队部的“法所办”和监区长、教导员等人指使犯人“转化”法轮功学员,她们常说:“打死你谁给你作证?80元就烧了。”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一个杀人犯李明华曾威胁学员称:“政府有指标,打死也没事”。一名“包夹”一度被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感化,曾哭着对一位被她打过的法轮功学员说,自己也不想这样对待法轮功,但是没办法。有一次,她对新来的刑事犯说,法轮功是真正有德行的人,我们才是缺德的犯人,但是我们不这样干怎么减刑啊。

原北京律师赖建平向大纪元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非法”,而且“惨无人道、丧尽天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及相关机构,不论授权迫害者,还是执行迫害者,从上到下,最终都要被追究责任。

四、活摘器官的黑幕

2006年,证人安妮向海外媒体曝光,她的前夫在大陆曾经活体摘取过大约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安妮现身作证时表示,希望自己讲出真相,替处于癌症晚期的前夫赎罪。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多年来致力于调查中共活摘器官。他曾经发言说,中国器官移植量冠绝全球,根据他与大卫‧乔高等人2016年6月共同发表的最新报告,中共每年进行6万至10万宗移植手术。这样多的器官供体从何而来?中共官方从未给出过合理的解释。

2016年5月19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了一份21万多字的综合报告,在大量的电话调查录音等资料证据的基础上,得出结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中共主导的国家系统犯罪。

2019年6月17日,由英国大法官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爵士主持的“独立人民法庭”在伦敦终审宣判,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作案时间很长,所涉受害者众多,犯有反人类罪,其中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这一判决引起外界高度关注,欧洲、北美、亚洲和澳洲的三十多家主流媒体都报导了这一消息。

2019年12月3日,明慧网报导了法轮功学员、青岛即墨市居民何立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当年5月5日,中共以办理身份证为由将何立芳骗到派出所,将其非法抓捕。他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体情况迅速恶化。7月3日,何立芳的家属在电话中被告知,何立芳已经死亡。家属看到遗体时,怀疑他可能被活摘了器官,因为他的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有空洞,也有刀口,神情痛苦,嘴巴张著,鼻子和嘴里有血迹。

2021年2月26日,大陆器官移植专家臧运金去世,据知情人披露他是跳楼身亡。臧运金生前担任青岛大学医学部器官捐献与移植研究院院长、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大陆网站“医学界”报导,“臧运金曾担任山东、北京多家医院的肝脏移植科学科头头。从2000年开始,臧运金所到医院的肝脏移植科手术数量、质量均成为当地第一。”

跳楼自杀,惨烈痛苦,但多名移植医生却选择了这一结局。2007年5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李保春从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死亡;2010年,84岁的中国肾移植鼻祖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下;2014年3月24日,上海肿瘤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张世林从8层楼办公室跳下。

“追查国际”网站显示,臧运金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罪行,被列为调查对象。那么,他的诡异离世,是否涉及活摘器官的秘密,又是否是报应的体现?

日前,“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在反迫害22周年的集会上介绍说,“从2006年3月9日,也就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上被曝光的第二天起,在第一时间,开始了面向中国大陆的系统调查。截至2020年7月,发表了730个电话调查录音证据,2000多份资料证据,其中包括对中共高层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直接取证。取证对象包括5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多名高官,如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前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以及全国41家移植医院的45个院长、主任和医生等。”

五、媒体炮制谎言 煽动仇恨

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初,喉舌媒体炮制了大量谎言,诬蔑法轮大法创始人,诋毁法轮功,在海内外煽动仇恨,导致大批民众误解法轮功、敌视法轮功学员。所谓“1400例”、“天安门自焚”等谎言被广泛散布,造成的影响极为恶劣、持续时间长久。

罗京作为央视新闻联播的主持人,播报了许多诬蔑、攻击法轮功的内容。2008年,罗京患上淋巴癌,2009年病亡,时年48岁。

中共央视《焦点访谈》栏目制作了大量构陷和诽谤法轮功的专题节目,包括自编自导的臭名昭著的《天安门自焚案》。该片栽赃陷害法轮功,欺骗和误导了大批观众,主要制片人陈虻在2008年3月被查出患上胃癌,被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要求放弃治疗,9个月后死亡,时年47岁。

六、觉醒与悔悟

这些年来,不少“610”及公检法人员在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感受到修炼者的善良以及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由此认识到迫害的邪恶,从而幡然悔悟,不再充当暴政的工具。

2005年6月8日,原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官员郝凤军在海外退党并揭露了“610”迫害法轮功的黑幕。他对媒体说:“我郑重宣布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这些组织从现在起与我没有任何关系,退个一清二楚。因为我曾经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时候,对中共有很高的期望,但事实上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它现在在中国大陆所实施的是黑暗的统治,是没有人权的制度。”

2007年8月,“610”人员马文在大纪元退党中心发表了退党声明。他写道:“我特别惭愧,我是大陆某县‘610’的一员,由于不明真相,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做了不少错事,在和大量的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了解并知道了他(她)们都是好人。在此向法轮大法师父说声对不起,向大法学员说声对不起,今后一定利用工作中的方便帮助法轮功。”

明慧网2016年2月15日报导,一位山东省基层“610”人员的致信明慧网坦承:“在工作中,我发现法轮功其实是教人向善,心灵慰藉,给人力量,是正的能量。但是党组织把法轮功妖魔化,欺骗了每一个人,欺骗了我。我很疑惑、也很痛苦。”

明慧网2016年5月8日消息,大陆一位前“610”办公室工作人员在法轮功学员的善劝下,阅读了《转法轮》,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他说:“不堪回首的往事,经常让我有着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撕心裂肺的痛折磨着我,我要向我曾经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深深地鞠上一躬,道上千万声‘对不起’。”

2018年7月22日,大纪元退党网站刊登了一名黑龙江省警察的退党声明:“我是派出所的刑警,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近日遇见我们曾经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他说:我不记恨你,我知道你是个有良心的警察。咱们都是炎黄子孙,我真心希望你幸福平安。中共恶党迫害佛法、迫害信仰‘真、善、忍’善良的好人,会有恶报的,况且中共恶党贪污腐败、祸国殃民,你也是有目共睹,别随恶党陪葬,快三退保平安吧。”

“我知道中共恶党的腐败,没有希望了,我们所最近提拔一个所长,听说花了一百万买的官。我曾经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还善良地为我着想,让我感动。我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再也不迫害好人了。”

结语

今日,对法轮功的迫害仍未停止,世界需要严肃地正视这场灾难。这不仅是一个执政党对信仰人士的屠戮,亦是共产党之谎言与暴力对“真、善、忍”普世价值与人类良知的践踏。

中国维权律师谢燕益表示,法轮功冤案不仅仅事关法轮功信众的基本权利、尊严与命运,“这件事也必然关乎人道与正义,事关我们每一位中国同胞乃至整个人类社会的良知、命运与尊严!”

美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2021年4月21日发布年度报告,其中提到,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当天,该委员会委员鲍尔(Gary Bauer)就明慧网发布的2020年度老年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的案例向大纪元表示,“这些报告极其令人不安,不可接受,文明国家不会干这种事。”

中共体制内所有对佛法修炼者犯下罪恶的凶手,难逃罪责,唯有停止作恶、将功赎罪,才能给自己的生命带来转机。对于中国的未来而言,只有制止迫害,结束罪恶,才能恢复法治和正义,重塑社会道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