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公安局长:处理法轮功不按法律办事

营口市教师陈文多屡遭迫害离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10日讯】辽宁省营口市中学数学教师陈文多,因坚持信仰,长期遭受各种常人无法承受的迫害,在遭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出心脏病。陈文多质问自己犯了什么法?公安局副局长张远兴却说:“处理法轮功不按法律办事”。陈文多饱受痛苦折磨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20多年来,陈文多长期遭到中共不法人员迫害:被绑架、抄家、拘留、罚款、开除工职,被迫流离失所,非法劳教、判刑,在大连监狱被迫害得出现心脏骤停、心律不齐等症状。二零二零年十一月,陈文多出现心衰症状,呼吸困难,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52岁。

陈文多与妻子刘丹,本是辽宁省营口市二十四中学教师。一九九七年四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下,淡泊名利,远离争斗,更加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在教育工作中更是同行中的佼佼者 。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鱍鱼圈区的各级政府部门、公安紧随其后,对全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迫害。陈文多与妻子也未能幸免。

遭骚扰抢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他们去省政府上访。当夜,家中只有母亲和年幼的孩子。海星派出所警察陈兴国等人来到他家,把房门砸得山响,给老人和孩子造成极大的恐慌。进屋后看他们夫妻不在,悻悻离去。第二天早上,再次闯入家中,强行抄走所有的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和师父的法像。

七月二十二日,陈文多夫妇被当地公安局直接带到刑警队关押到下午3点,之后一周,强迫他们与其他学员每天去派出所报到、所谓“学习”洗脑。

同年十月十九日晚,陈文多夫妇下班刚回家,海星派出所陈兴国、柴霞正等三人又到家,让他们到派出所去一趟,说一会儿就回来,结果是一去不返,当晚1点钟左右,将他们送进拘留所。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祸,家人、朋友不知所措,哭喊著让他们放弃修炼;学生们自发到拘留所,要求放了老师……公安人员借此说他们“没有责任感,不顾家人……”无端的进行诽谤。经家属多方努力,妻子被非法拘留15天后释放。而当时政保科长秦世龙对陈文多说:你的拘留将无限期延长。

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七月,海滨派出所史景富、洪景山到学校骚扰陈文多,七月八日,又到他家骚扰。恰好当时有一海东的法轮功学员来陈文多家,被史景富看到,当即打电话给海东派出所所长王庆国,让他抓此学员。他们走后不到2小时又返回来说:教导员要找你们谈话,又一次把他们骗到派出所,非法将陈文多夫妇拘押在海滨所10多个小时后,七月九日再一次在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拘留他们。

非法拘留期间,亲属去看陈文多,没说上几句话,狱警就蛮横地将他带回号中。陈文多的母亲、岳父母领着孩子到公安局找人评理:你们把他们都关起来了,孩子怎么办?他们犯了什么法?副局长张远兴气急败坏地说:“你们爱上哪告上哪告!孩子爱咋办咋办!我们不管……”狱警们每天向局里汇报他们的情况,政保科王洪奎、张鲁多次提审他们,为继续迫害搜罗证据。王洪奎借机向家属索要1万元钱,没能得逞。最后以陈文多传经文为借口劳教迫害他一年。妻子被非法关押40天,交罚金1万元后,又层层签字才放人。

遭绑架勒索、开除公职、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鱍鱼圈区政法委开办洗脑班,区教委主任江永才又逼迫夫妇参加,为抵制迫害,陈文多夫妇离家1月有余。

二零零二年四月,海滨派出所华宁又带着几个人到他家敲门,说是来看看他。当时陈文多不在家,妻子没有给开门。其实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来抄家、抓人。四月二十四日晚,华宁和另一个警察又来到单位,说所长找陈文多,20分钟就回来,不会影响上晚课,陈文多再一次相信了他们。去到之后,所长不在,华宁又要骗他做笔录,他拒绝,结果在没有任何理由的前提下,由局长张远兴签字,第三次将陈文多拘留,当陈文多质问:犯了什么法?他却说:“处理法轮功不按法律办事。”

这次拘留一个半月,勒索家属5000元钱。在陈文多被非法关押期间,海滨派出所又打印书面材料,由公安局副局长张远兴签字,要求教委给陈文多夫妇二人转岗处理……

二零零二年七月,在陈文多出狱1个月后,华宁又打电话到单位,说是上面的指示,让他们参加区里举办的洗脑班。为免再受迫害,陈文多夫妇被迫离开了十几年的工作岗位,离开家,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鱍鱼圈国保大队惠怀旗伙同另外一人,找到开锁的,撬开陈文多住处房门,私闯民宅,把家里翻的一片狼藉,然后又在楼下蹲坑,将陈文多与弟弟陈文浩绑架。被非法关押期间,陈文多血压高达260,但鱍鱼圈看守所仍不放人,后又被非法判刑3年,并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将陈文多劫持到大连市监狱继续迫害。

在大连市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陈文多的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高压240-260,监狱不允许保外就医,还把降压药偷偷放在他的食物里,在家属反对下也不知他们是否还是给他继续吃药。在转至六大队二监区之后狱方又以为他好为由逼迫陈文多吃降压药,结果导致他的心脏出现异常。

在还有3个月即将出狱的一天晚上,同监室的人给了他一杯茶,当天晚上,他开始严重失眠并出现心脏骤停,心律不齐等症状,这种症状一直持续到他出狱后才有所好转,但是失眠的状况一直没有改善,每天只能在清晨的时候才能小睡一会儿。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陈文多出现心衰症状,整天整夜呼吸困难,睡不了觉,身体浮肿,饱受痛苦的折磨,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凌晨含冤离世。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辽宁营口市教师陈文多屡迫害离世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