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是全世界最贪婪的腐败党

——百年回眸话中共之五

2021年1月29日上午,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共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中共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执行死刑。

此前,赖小民因“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或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被中共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赖小民案可以说是是当今中共官场腐败高发的一个缩影。

中共的腐败并非始于改革开放,自从它当政的那天起,其实就开始了体制性的全面腐败,但文革后,尤其是江泽民当权的那十年,这种腐败则迅速发展到了令人震惊登峰造极的地步。

江泽民以贪治国,不仅自己一家“闷声发大财”,而且纵容大大小小的官员一起“闷声发大财”,以至于中共从上到下,整个官场无官不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甚至小官也大贪。就像老百姓说的:“中共处级以上的干部站一排,全部杀掉可能有冤枉的;如果隔一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据初步统计,截止2020年底,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的副省(部)级及以上贪官多达468人,其中,亿元以上贪官达81人,居全球之首。今天的中共早已沦为全世界最贪婪的腐败党。

与江泽民和曾庆红等家族相比,赖小民这种亿元贪官其实还远算不上真正的巨贪。

论贪腐规模,全中国可以说没一个贪官比得上江泽民家族。江泽民父子是当今中国当之无愧的第一贪,他们利用权力究竟捞了多少钱,没人说的清,也不可能有人能说清。据《中国事务》披露:江泽民在瑞士银行的秘密账户上存有3亿5000万美元,而这仅是江贪污的一小部分。前中国银行香港总裁刘金宝2005年因贪污罪被判死缓。香港《开放》杂志披露,国际结算银行2002年12月发现一笔20多亿美金的巨额中国外流资金无人认领。之后刘金宝在狱中爆料,这笔钱是江泽民在中共16大前夕,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出去的。2003年11月27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导,江泽民的儿子把电讯公司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股份卖给了 RUPERT MURDOCH集团公司,从中捞取横财三亿七千万美元。

曾庆红家族是仅次于江泽民家族的巨贪。据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副主任的中共军内老干部辛子陵在海外媒体上实名发表的文章举报,2006年,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从银行贷款7千万,在山西太原买了一座煤矿,然后通过一家有关系的评估公司,将其评估到7.5亿人民币,而后再由山东最大的国有企业鲁能集团出资7.5亿收构了该煤矿。通过几次这样的反复操作,曾伟手上一下有了33亿元。然后,他竟然直接以这33亿元,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实际价值1100亿甚至更多的山东鲁能91.6%的股权。就这样,没有拿出一分钱的曾伟,像变魔术一样,靠着自己是曾庆红儿子的特殊身份,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注4)。不仅如此,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报导,经过数年的权力交易,从煤矿到股市再到百货商场,曾伟几乎取得了在中国经济各个领域盈利的丰厚合同,由此积累了大量的金钱,并买下澳大利亚价值3,200万美元的豪宅。

为什么普通的中国老百姓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却挣不到多少钱,而共产党的官员既不不种田也不做工,光动动嘴巴,动辄就捞几百万、几千万、几亿几十亿甚至几百亿?奥秘就在于他们手中掌握了不受监督和制约的权力,牢牢的控制着市场,主导著资源的配置,权力变现很容易。在这种体制下,共产党能不腐败吗?!

说穿了,一党专政是中共必然沦为腐败党的根源所在,只要不废除一党专政,不论怎么反腐,中共的腐败都不可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