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令人不安的核武集结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ichard Bitzinger撰文/信宇编译

在最近的西方国家峰会上,中共接连受到了两记重拳。6月初在英国康沃尔(Cornwall)举行的七国集团(G-7)首脑论坛上,主要的西方经济大国宣布了一项全新的国际基础设施倡议,旨在将低收入国家从中共极力倡导的“一带一路”倡议(BRI)中脱离出来。

几天后在比利时布鲁塞尔(Brussels)举行的北约(NATO)峰会迅速跟进了这一行动,在其官方公报中对中共迅猛的军事现代化行为进行了旁敲侧击。北约首次公开批评中共的“鲁莽行为”,称其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与和联盟安全相关的诸多领域构成系统性挑战”。

特别是,北约专门提到中共的核武库,称其正在“迅速扩大”,拥有“更多的核弹头和更大数量的先进运载系统”,打算“建立一个(由陆基、海基和空基系统组成的)核三位一体”。

那么,中共当前的核现代化努力背后藏着哪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事实上,这绝不仅仅是数量和质量层面的简单叠加;它直接影响到中共如何看待核武器的作用以及在什么情况下可能“按下核按钮”。更要命的是,即使是中共本身也很可能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一点,这对所有利害攸关各方来说都可能带来灾难性影响。

对于中共来说,“拥核”是其重大的政治、技术和军事资本。

1964年,北京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裂变型),三年后又进行了热核(聚变型)装置的试验。鉴于当时中共国防科技基础相对落后,这些成就以及1970年发射的中国第一颗卫星,激发了相当大的民族自豪感。

2013年9月24日,北京,一名保安站在展出的中国火箭模型旁。中共政权正在测试可能很快危及所有轨道卫星的武器。(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尽管“两弹一星”取得了成功,但北京面临着如何处理其新发现的核能力的问题。它不可能希望与美国或前苏联的核力量相提并论。然而,拥有并可能使用核武器必须具备强有力的战略理由。

答案就是“最低核威慑”。根据这个最低限度的核威慑理论,中共只需要拥有一支能够在敌人的首次打击中生存并进行报复的核力量。这意味着要有一支有限但持久、具备二次打击能力的核力量,以阻止核讹诈,同时也符合“人民战争”的防御性理论。

因此,几十年来,中共的核力量很小,通常处于低度警戒状态,并坚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NFU)战略。

从20世纪80年代至21世纪初,根据西方的各种估计,中共的核武库不超过160枚核弹头,在包括美国、前苏联、英国和法国在内的“核俱乐部”中排名最后。

此外,这并不是一支真正的战略核力量。中共仍然缺乏远程轰炸机或携带弹道导弹的潜艇(只有一艘笨重的夏级SSBN潜艇,据报导称这艘潜艇无法使用,仅进行了一次威慑巡逻,就被永久性靠岸停用)。中共的战略威慑力主要包括20多枚东风-5A洲际弹道导弹(ICBM),这是一个依赖大型液体燃料的庞然大物,需要几个小时甚至几天时间准备发射,从而减少突袭或报复的成功概率。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共完善了其核政策,更加重视充分性和有效性,以确保具备能力进行破坏性和报复性的二次打击。其核力量的规模仍然有限,但更加强调这些核武库的持续性和可靠性。

这种新的“动态最低核威慑”最初意味着增加核武器数量,可能达到400枚核弹头。这一战略也标志着显著扩大新的运载系统类型。首先,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增加到约55至65枚,其中大部分是先进的公路移动式固体燃料系统,能够躲避敌人的攻击并在短时间内完成发射。其中最先进的洲际弹道导弹是东风-31A和东风-41,两者都能打到美国本土。

这个武库还拥有几十枚、甚至几百枚核武装的短程、中程和中远程弹道导弹,它们可以瞄准日本、台湾和关岛等地。

此外,中共最终获得了可靠的海基核威慑力量,购买了094型SSBN潜艇。每艘094型潜艇都装备有十几枚射程为4600英里的JL-2型潜射弹道导弹(SLBM)。至少有六艘094型SSBN已经下水,西方观察家预计中共海军(PLAN)最终将获得总共12艘SSBN潜艇。

最后,中共空军(PLAAF)拥有几架老化但经过升级的H-6轰炸机,能够投掷核弹或发射空射核弹头巡航导弹。中共空军目前正在开发一种新的远程战略轰炸机,它几乎可以肯定具备隐形和核打击等能力。

随着中共持续制造更多、更先进的战略武器,包括多重独立目标(MIRVed)弹头,甚至是高超音速武器等,北京已接近完善像美国或俄罗斯那样的海陆空核三位一体。

中共已经证明有能力开发和制造更好、更多的核武器,以及扩充的运载系统(包括潜射导弹、公路机动洲际弹道导弹、分导式多弹头导弹,等等)。因此,问题是中共计划如何处理这个不断增长且日益复杂的核武库?在许多方面,它远远超出了“最低核威慑”(甚至是“动态最低核威慑”)范畴,而是开始看起来很像一种初始核打击能力。

2000年8月2日,一艘隶属中共海军的俄罗斯基洛级常规潜艇在中国东部港口城市青岛的中共北海舰队海军总部。基于最近的媒体报道,中共军方可能已经在其新的潜艇舰队上取得了重大进展。(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考虑到中共多年坚持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NFU)政策随时可能存在变化,中共核打击能力备受各方关注。美国国防大学(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的中国军事研究中心主任菲利普·桑德斯(Philip Saunders)最近认为,中共可能转向“预警发射”态势,这将使中共核力量处于更不稳定的“初始打击”状态。此外,中共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一直都处于不明朗状态。耶鲁大学的政治学教授保罗·布莱肯(Paul Bracken)最近指出,即使是中共也没有真正思考过自身的核战略,认为“中共宣称的核理论并没有涵盖各种可能性,超出了字面解读范畴”。他推断,中共核打击可能用于台海战事。

北京究竟如何处理其核力量仍处于不确定状态,加上北京和中共一向政策不透明、对外充满敌意的整体氛围,这些对于全球安全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因此,外界更是难以相信中共宣称的所谓总体战略目标。

原文:China’s Disturbing Nuclear Buildup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理查德‧比津格(Richard Bitzinger)是一名独立的国际安全分析家。他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 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担任军事转型项目的高级研究员,还曾在美国政府和各种智库中任职。他的研究重点是与亚太地区有关的安全和防御问题,包括中共作为一个军事势力的崛起,以及该地区的军事现代化和武器扩散问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