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的暴行”——美政界、媒体评中共建党周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2日讯】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之际,美国政界人士和一些主流媒体发表声明说,人们应该记住中共在中国执政后对人民的暴行和对民主价值的践踏。

前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7月1日在推特上说:“中国共产党的一百年是一个杀戮和种族灭绝的世纪。没有哪个政党比中共杀害更多的人。”

前驻联合国常驻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在推特上说:“在中国共产党庆祝成立100周年之际,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在集中营关押和折磨的100万维吾尔人。今天不是庆祝的日子,而是哀悼中国的受害者的日子。”

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马克·鲁比奥(Marco Rubio)办公室7月1日发表新闻稿说:“中国共产党今天庆祝成立百年纪念日,但100年的专制镇压带来的是悲哀,而不是庆祝。”

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网站还在6月30日刊登鲁比奥的评论文章。文章说,人们不该忘记中共久远的暴行历史,以及其严厉统治持续的阴暗一面。

鲁比奥在文章中说,中共为扩张权力无所不用其极,这一点从中共掌权一开始就很清楚,但在多年之后,世界仍未全面理解其深刻含义。

鲁比奥指出:“中共成功掌权后,立刻攻击几乎所有与前国民党政府有联系的人。在中共专制的第一个十年里,至少有500万平民被早早埋葬。”

他在文章中说,中国人民继续生活在政治暴力的威胁之下,遭受系统性的侵犯人权行为,1989年6月4日,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屠杀了数百、可能上千人,就是其暴行的一个缩影。

他还指出,中国共产党在所谓的改革开放年代中,也给家庭这一儒家社会最重要的元素带来冲击,据估计,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了4亿起国家强制的堕胎和绝育。

鲁比奥还在文章中呼吁支持那些因“敢于反抗中国共产党”而经受苦难的人士:人权律师高智晟、许志永,香港社会运动人士黄之锋,香港企业家、《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6岁被当局带走后至今下落不明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家庭教会牧师王怡,学者伊力哈姆·土赫提,维吾尔族医生古丽仙·阿巴斯和新冠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

美国主流报纸《华尔街日报》6月30日晚间发表社论说,中国共产党牢牢掌握著权力,现在对全球自由和民主构成了主要威胁。

社论开篇提到,关于中共的最重要事实是“永远不要忘记该党的屠杀历史”。文章说,共产党在20世纪30年代撤退到延安,让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党进行主要的抗日战争。毛泽东1949年打赢内战后,像所有共产党人一样铲除对手,取得了完全的控制权。

社论说,由于缺乏民主合法性,中共通过激发民族主义和创造经济繁荣维持政权。文章说,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得益于开放的世界贸易体系,使数亿人摆脱了贫困,这是可以理解的民族自豪感的来源。

社论指出,但中共的最终控制手段是利用恐惧。文章说,在习近平的的领导下,政府对异议的容忍度比毛泽东时代以来的任何时候都低——“在任何挑战党的路线的问题上,它都利用监视国家的工具来压制反对的声音。武汉疫情早期敢讲真话的人被抓捕,疫情的秘密被掩盖。”

社论还说,中共将维吾尔人送入再教育营和劳动营、违背在国际条约中对香港自治的承诺,表明该党对自己的人民有多大的恐惧,以及对外界批评漠不关心。

社论说,在国际上,中共将共产主义与民族主义结合的这一特点未来将为世界带来威胁,近年来先例不少:例如中印边境冲突、中国在南中国海占领岛屿、导致贫穷国家负债累累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对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的网络窃取行为等。

社论说,也许最令人不安的是,中共正试图向自由社会输出其审查制度。文章指出,中共的行为正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强烈反弹,但其执政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内部问题:伴随数千万贫困人口的老龄化、巨额债务积累、政治控制阻碍了进一步的经济改革,以及公众对持续繁荣的期望。社论说,如果中国的民族主义不受控制,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洛杉矶时报》也在7月1日发表了题为“不快乐的生日:中国共产党100岁”的社论。

文章说,自2012年以来,习近平不仅巩固了权力,抹杀了党内异议,还积极投入军费开支,并对美国采取一种对抗性的、甚至好战的姿态。

社论指出,除奉行威权主义外,中国在人权方面的恶劣记录近年来有所恶化。文章说,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的无情镇压、将绝大多数和平的维吾尔社区集中关押在拘留营中,“可以说是我们时代最严重的侵犯人权的行为——与斯大林的古拉格相当”。

社论说,最终评判这个政党的不仅是它的成就,还有它的罪行——“1958-1961年的大饥荒夺走了多达3000万人的生命,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使这个国家支离破碎,以及侵犯人权,中国共产党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还是让中国再次陷入灾难,外界仍在观察。”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星期四被问到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7月1日的讲话有何看法时表示,“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今天纪念建党百年,我们知道习近平主席发表了讲话,我们会做记录,但不会对具体细节发表评论。”普赖斯接着说,“我认为过去几个月来,本届政府对中国共产党的总体印象已经非常清楚了,但我对习主席今天的讲话没有具体的回应。”

(转自美国之音/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