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视】中共政权:黑帮+流氓+邪教

“中共百年暴行与谎言”系列之六 王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1日讯】

(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中共是个什么样的政权?它给中国和世界带来哪些东西?对这类问题的回答,关系到每个人的命运、国家的选择和人类的未来,因此不能不慎重。本文先概述中共百年“成绩单”,再从意识形态、党国体制、党文化三个方面探讨中共何以取得如此“成绩”,最后给中共政权定性。

中共百年“成绩单”

中共这一百年中,前28年打江山,最大的成绩是把中华民国赶去了台湾,独霸大陆。后72年“治国理政”,其总成绩用当局的话说,是实现了“第一个百年目标”,“全民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注意,此小康非传统中国所说“大同、小康”中之“小康”)。果真如此吗?

本文主要讨论中共后72年的“成绩”。讨论应该基于事实。讨论之先,提请读者特别注意一点:中共所提供事实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问题。众所周知,证人在法庭上作证,需要宣誓,宣誓时往往说这样一句话:“我所说的都是事实,并且是全部事实”。如果说的不是事实,或者不是全部事实(问题往往出在这点上),那就是做伪证。讨论中共的“成绩”,我们可不能被“伪证”带着跑。事实上,做到这点非常的不容易。的确,中共每年发布“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等等大量数据;但是,公报的真实性、准确性在国内外却遭普遍质疑,中国被称为“统计学家的地狱”;同时,中共又控制着国家所有的数据、档案、信息,控制着新闻媒体、学术研究、教育,控制着国际交流······因此,在中国探求事实真相并非易事。

中共总结其72年“成绩”的要点:第一,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了;第二,创造了“两个奇迹”,一是“经济增长奇迹”(例如人均GDP过万美元,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一是“社会稳定奇迹”(例如,邓小平称“中国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没有大的民族纠纷”);此外,还有所谓“脱贫奇迹”。

这些“政绩”是否属于事实,争论甚烈。本文限于篇幅,不展开讨论,只是为上述“政绩”提供一个中共刻意回避的背景,也就是作为中共国72年历史基本事实的八个方面,这样才便综合权衡中共的“成绩”:

——杀人。多方推算,和平环境下,死于历次政治运动和因“人祸”而造成的“三年灾害”时期之人数,当超过八千万。远远超过中国历朝非正常死亡人数之总和,也远远超过日军侵华造成中国人民非正常死亡之人数,亦超过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国死亡人数之总和。

——卖国。中国陆地面积,中共各省数据汇总只有9338226平方公里(据2003年中国地图出版社《分省中国地图集》),少于惯称的960万平方公里,更少于中华民国大陆时期的11,418,194平方公里。中共之卖国远甚于石敬瑭。

——劫财。中国从“改革开放”之初的普遍贫穷,跃升到今日世界贫富差距最高之列,“0.4%的人掌握了70%的财富”(美国也仅“5%的人口掌握了60%财富”),“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故老百姓曰:“解放是抢劫,改革是分赃”。

——奴民。一般讲国富民强,中共则搞国强民穷。故一则与民争利,从割“资本主义尾巴”到“国进民退”,搞“以公有制为主体”的“鸟笼经济”;二则愚民,钳制民智发育,无思想、学术、言论、新闻、出版自由,故文革可一呼而起也。

——人口乱。“计划生育”与“改革开放”并行,实为大屠杀。1980至2009人工引流产2.75亿例(据《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0》)。长期“计划生育”严重扭曲人口规律,男女比例严重失调,人口老年化严重。危机举世独一无二,危局几近无解。

——生态毁。战天斗地,“改造自然”,致使黄河断流、长江“无鱼”、青藏高原生态崩毁、森林危机、土地荒漠化、水污染与水短缺、阴霾翳空、垃圾围城。从“大炼钢铁”、“以粮为纲”运动到“高污染、高排放、高能耗、低效率”的“黑色经济”经济增长(单位资源产出只相当于发达国家十分之一、二),仅七十年,“国破山河已不再”。

——传统断。五千年风霜雪雨、金戈铁马、沧海桑田,中华血脉、文脉、国脉连绵不绝,每朝神采斐然;然而,仅仅几年时间,“破四旧”、“文化大革命”横空出世,一朝尽毁,取而代之的是人类历史上空前庞大、绝无仅有的党文化体系。今日中国人与传统意义上的“中华儿女”差之远矣。

——道德残。传统中国的“忠孝传家远,诗书继世长”,被“亲不亲,阶级分”所代替,而又“一切向钱看”,导致社会衰败(互害社会),“宰熟”、老人摔倒不敢扶、“现在强盗在公安”、砍杀小学生等等不一而足,大陆几成狼世界。

中共为什么要这么做?中共为什么能这么做?

综合权衡中共所宣称的“成绩”与其刻意回避的背景,我们就朝事实真相更进一步了。据此,人们不难得出结论:中共真坏,中国人真苦,中国真危险!

不过,本文要问的是:中共在72年统治里,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能这么做?《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两书,对此问题有全面、深刻剖析,可资读者进一步研读。本文仅对意识形态、党国体制、党文化三个因素进行概略讨论,分列如下。

意识形态之邪恶至极

中共并非中国历史文化的自然产物,而是在世界近代史中的一个特殊历史时期,被苏俄(苏联)强行移植过来的。中共的意识形态,源自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发表的《共产党宣言》。

在这本小册子里,马恩提出“两个决裂”——“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并且,公开宣布——共产党人“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荒谬、邪恶的理论:全盘否定人类的既往文明,无论是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还是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都统统打倒,暴力至上;以建设“人间天堂”的名义来摧毁这个世界。可以说,马恩就此为喧嚣一个多世纪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注入了一个邪灵。

但是,它居然能诱骗世界上许多人相信了,从而演变为罪恶的实践。在1871年的巴黎公社运动后,1917年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建立了地球上的第一个共产党国家政权。从此,共产党所到之处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从苏联、东欧多国、中国、朝鲜到柬埔寨等等无不如此。这无数暴行、兽行的思想根源,就是控制着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这一切灾难都是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著的,就绝不是个人问题、个别问题,而是体系问题、普遍问题;就也绝不是临时起意、随机所为,而是蓄谋已久、执意而行。

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最鲜明的就是一个“斗”字,而这个“斗”的根源又是“恨”。就中共而言,从它的头子毛泽东起就高喊“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并把这个“斗”字落实在“阶级斗争”中,诸如“残酷打击、无情斗争”,“村村流血,户户斗争”等等;同时,毛还有一种核战争狂热,高谈“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令人不寒而栗。直到今天,中共也没有本质变化,当局不是仍在大喊斗争吗(什么“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等等)?不是仍在大力发展核武器,拒不参加国际核裁军吗?中共构成了今日人类的最大威胁。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中国传统文化讲阴阳平衡、相生相克,讲敬天崇道、盗亦有道,讲中庸中和、诚生万物,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等等,中共将此破坏殆尽,而以“斗争”的绝对性来凌驾相生相克,这是一种无底线的坏,反自然反人性,的的确确是一种“反宇宙的力量”(《九评共产党》语),“其目的是通过毁灭文化、败坏道德来毁灭全人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序言)。因此,中共敢做任何坏事、恶事、丑事。

任何对中共意识形态的无视或低估,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例如,2020年6月26日,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奥布莱恩发表对华政策讲话,反思美国对中共的错误估计——“随着中国日益富裕和强盛,我们相信中国共产党会实现自由化,可以满足本国人民日益强烈的民主渴望。”他说:“这种错误的估计已成为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对外政策最大的败笔。”

党国体制之癌变

中共敢做任何坏事、恶事、丑事,但能否做成,则需要一系列条件。在历史和现实中,中共能做成那么大、那么多的坏事,一个主要因素就是党国体制的支持。

从人类历史看,党国体制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迄今人们知晓和公认的国家体制,主要是三种,即专制、贵族(寡头)和民主政体形式。但苏俄问世后,出现了第四种——共产主义党治制形式。中共的党国体制在苏联的基础做了些改变,并还在动态调整中;但这个国家体制,从根本性上讲,是有致命缺陷的,而这个缺陷又是自身解决不了。邓小平1980年《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讲话中所指出的一些问题(当然远不限于此),迄今没有实质改变(诸如党政不分、党凌驾一切、控制一切、“一切统一口径”、个人独裁等等),甚至还在倒退(例如2018年“修宪”)。

中共的党国体制,不同于当今世界上的一党制或一党独大制,无论从普世价值、人类政治文明成果角度讲,还是从管理常识来讲,都是怪胎,是必须予以革除的。这可从下面两个问题中得以印证。

第一个问题,中国的党国体制最初来自国民党(孙中山先生领导国民党一度向苏俄学习),但国民党后来能够民主转型,为什么共产党就不能呢?

这是因为国民党的党国体制与共产党的有本质不同。这个话题很大,这里只简单提两点。第一,主义不同。国民党信奉的三民主义。三民主义中西合璧,是中国政治传统之精髓与西方政治文明之结合,民本、自由、共和、法治等是其价值观核心;且孙先生提出之“军政-训政-宪政”民主发展路径,又是国民党的路线图。

第二,国民党实行有限度的党国体制,保留和维护社会自由空间;而共产党则是“支部建在连上”,社会控制极端化,以杀立威。举例而言,国民党执掌全国政权之初(1929年),普通党员仅27万余人,到1937年,亦不过52万余人。中共执掌全国政权时,拥有600多万党员,其中脱产干部331万人(1952年),到1958年,党员人数增至1300余万,脱产干部增至792万。以如此众多之党员干部,共产党尚感不能满足其新政权组织建设的需要,由此可见其社会控制力度之大。两相对比,泾渭分明。(辛灏年先生的《谁是新中国:中国现代史辨》一书,全面推翻中共近代史观,雄辩的提出:中共国乃是专制制度的复辟,中华民国才是走向共和之路。)

第二个问题,日本战后自民党也是长期执政(或谓“一党独大制”),为什么没有像中共这样滋生独裁与腐败?

日吉秀松写的“日本是不是一党制国家?”文章,对此进行了简明扼要的分析:第一,日本绝对不是一党制,日本有众多的真正的在野党,一党独大也是建立在多党制度之上的;第二,日本有自由选举制度与议会制度,使政治人物谦恭;第三,日本有言论自由以及成熟的舆论监督机制,新闻自由的影响力防止政客堕落;第四,三权分立与特别搜查部机构(类似香港廉政公署或台湾的特侦组),任何政党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以上四点,恰恰是中共党国体制所不具备的,也是其所排斥的,因此独裁与腐败横行。百年之际,中共情势有如末路狂奔,而党国体制则成了其摆不脱的枷锁(中共自己也不满意,一直都在“改革”,但却无法重塑)。

党文化之毁灭人

在历史和现实中,中共能做成那么大、那么多的坏事,在意识形态、党国体制意外,还有一个主要因素就是党文化:党文化使中国人“听党的话、跟党走”,成为党的驯服工具。否则,如果中国人都有了自由思想、独立人格,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浩劫怎么可能成功上演呢?父子反目、夫妻成仇、学生告发老师的人伦悲剧怎么可能在中原大地处处发生呢?

那么,什么是党文化呢?大纪元系列社论《解体党文化》如是定义:“所谓党文化,指的正是由共产党价值观为基础所支撑而成的思维方式、话语体系及行为模式。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党文化可包括三种类型:第一种为共产党强行建构和灌输的文化;第二种为民众为了在中共暴力和谎言下生活和自保而产生的变异文化;第三种为古已有之的糟粕,而被中共重新进行理论包装,并推广普及和充分实践的文化。”

党文化作为一个庞大的文化体系,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它是中共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精心塑造的“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的产物。

党文化贯穿中共百年历史,一方面让人们对事实无从了解(党文化的一大功能就是对事实本身的掩盖或歪曲),另一方面通过灌输让人们以中共规定的善恶标准、思维方式、话语系统、行为方式去思考、工作和生活,让人深陷其中而不自觉。其结果就是让中共在党文化环境中维持统治,继续为恶;同时也使人的心灵、思想以及行为产生了深刻变异,偏离正常人类状态,最终使人都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党文化对中国人的愚弄和异化,是包括中共高级干部在内的。虽然党文化维护了中共的统治,但同时也造成了中共统治的僵化和僵硬,中共也是自尝苦果,或许这就是中共的自我毁灭的途径之一。

本文不能展开论述,这里只提出党文化在为中共统治辩护的两个问题。

第一,在从“打江山”到“坐江山”的变换中,中共为什么不能自我重塑?

在古代中国政治传统里,“马上打江山”不可“马上治江山”,从“打江山”到“治江山”,有个巨大的转换,就是“王道”的推崇(虽然这个“王道”也是杂以“霸道”的)。“王道”的政治哲学在《论语》、《孟子》、《大学》、《中庸》等等典籍中都有明确阐述,例如,“德治天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等等。

但是,中共从本性上仇视中国传统文化,它否认有从“马上打江山”到“马下治江山”这么一个转换(用现代政治学的话说,就是从革命党变成执政党),因为能成功打下江山已经证明了其党文化的正确,在“治江山”这个新环境,它需要转换的不是党文化本身,而是党文化的具体表现形式。因此,虽然文革浩劫对中共本身也是严重的摧残,但邓小平仍然“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到了习近平“新时代”,也一再强调“四个自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共“革命会吞噬掉自己的儿女”,而且给民族和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第二,中共为什么只会用暴力来解决“合法性”问题?

现代政治学有一个主题,就是合法性(legitimacy,或译为正当性)问题,强调“除非得到被治者的同意,否则该政府不具正当性。”

中共对此断然排斥,根本否认合法性问题。它强词夺理地说:“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源自于历史,是人心向背决定的,是人民的选择”。“六四”时中共老军头王震说的非常露骨:共产党政权是三千万人头换的,谁想要拿三千万人头来换!

对此,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个回答:问题是,当年那些人是冲着普世价值民主宪政和耕者有其田的信仰掉了自己人头的!首长们不掉人头,而是用掉别人家三千万人头来换得仅仅他们儿孙的世代权力和尊贵!而那三千万人的家族呢,更多的千千万万参与人的后代呢!

中共对这样回答的反应,就是两个字:封杀。就像它对1989年天安门前要求民主、反腐败的大学生们大开杀戒。就像他对2019年以来的港人“反送中”、争取“双普选”运动的暴力镇压。这也是它至今仍然实施党禁、报禁、拒绝普选的原因所在。

百年党庆前夕,中共发布《中国共产党与人权保护——百年的探索》白皮书,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在推特分享(注意:推特在大陆是被封禁的),称中共致力创造美好的生活,这是中共高达95%支持率的原因,“这是真正的民主”。这就是党文化的鲜明表现。

中共政权性质——黑帮+流氓+邪教

作为苏俄(苏联)的移植物,中共能够全国建政,这实在是个异数。它颠覆了中华民国,截断了中国历史的正常进程,统治中国的72年给世界带来了无穷的灾难。笔者在《评中共窃国七十年》一文中,曾给中共做了三个定位:灾难制造者、人民迫害者、传统毁灭者。

在历史和现实中,中共能制造那么多、那么大的灾难,是借助政权的力量来实现的。1949年建党28周年之际,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称,“人民民主专政,或曰人民民主独裁,总之是一样,就是剥夺反动派的发言权,只让人民有发言权。”这从此成为了中共的治国纲领,直至今天。

那么,中共政权——“专政”——具有哪些性质呢?本文将其归纳为三点。

第一,黑帮性质。近期媒体披露有最高级中共官员叛逃美国,中共的反应在惯常的否认之外,还有两个个特别的动作:

其一,6月18日,习近平带着中共中央官员一行人,到中共党史展览馆,进行所谓的“重温入党誓词”,称“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网友一针见血指出:“永不叛党?”这不就是黑社会誓言嘛!“保守党的秘密”——肯定是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二,6月19日,中纪委罕见刊发一篇回顾中共早期的领导人之一顾顺章“叛变”的文章。当时顾顺章是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特务机构头子(是周恩来的副手),1931年4月24日被国民党特工抓获,供认了他所掌握的机密。周恩来在躲过随后的大抓捕之后,把顾顺章的亲属、朋友共39人全部灭口,其中包括一位周恩来的救命恩人(碰巧在顾家玩)。中纪委刊发这样一篇文章,不就是明摆着威胁任何“叛逃者”“小心灭门”吗!

以上只是表明中共“黑帮性质”的最新案例。事实上,中共是按列宁建党原则建立的,其“黑帮性质”直接来源于列宁的建党原则。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国家政党中的党员来去自由,中共强调必须有巩固的思想统一和组织统一,要有极严格的纪律,必须具有战斗性,要党员把命都交给党(入党誓词称“随时准备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永不叛党”),只能进不能退出(除非是被党清除)。

第二,流氓性质。中共称“人民民主专政”,但是,谁是“人民”?谁是“反动派”?这是由中共最高领导人任意划定的。今天你还是“人民”,明天就可以 “右派”、“动乱分子”、“邪教成员”等等捏造的名义将你划为“反动派”,随意迫害。中共不仅对普通民众如此,对自己人也是一样的,例如刘少奇昨天还是中共国家主席,改天就变成了“工贼、叛徒、内奸”,没多长时间又被称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可以说,在中共的暴政里,没有人能够幸免。

中共耍起流氓来,没有任何道德底线,整个国家机器都能被调动起来,炮制弥天大谎。这里举一个例子。2000年1月23日,大年三十,5人在北京市中心的天安门广场进行自焚,中共当即宣称这是法轮功学员自焚。然而,从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画面,清楚地看到(放慢镜头)自焚者之一刘春玲是被警察用硬物当头一击,倒地而死;医院里的镜头也做了假······。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发表声明说: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辞。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中共流氓本性的深刻、系统揭露,首推大纪元2004年末发表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第八评):无论是“打江山”还是“坐江山”,无论是毛时代的历次政治运动,还是后毛时代的“改革开放”,中共的流氓本性从来没有改变;而最近四十年的经济爆发反而成了中共的祭品,用来加强对内专制、对外胁迫;洗脑术也从“赤裸裸”走向“精致化”,用人权伪装来掩饰独裁统治;最邪恶的是竟以国家恐怖主义铲除“真善忍”。概而言之,中共搞的就是“中国特色”的流氓社会主义。

第三,邪教性质。现代学术研究表明:马克思是个魔教崇拜者。其葬身之所高门墓地,就是伦敦地区的撒旦教崇拜中心。据《马克思的成魔之路》所述,马克思读大学期间发生灵异之事后加入魔教,做撒旦的代理人,要毁灭全人类,社会主义只是撒旦的圈套。由此不难理解,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为什么会在夺取政权后,毫无例外的政教合一,限制、攻击、变异、剿灭传统政教,以无神论、进化论作为国家意识形态的基础,漠视、抹杀生命的价值,使数亿人无辜丧生,制造了人类历史史无前例的灾难。

就中共而言,它为什么那么热衷“人海战术”?它为什么在“三年灾害时期”,宁可大量出口粮食换取外汇或者让粮食烂在仓库里,也不开仓放粮让人活命?它为什么大力发展核武器,必要时不惜与美国打核战争(共军少将公开放言“我们已经做好牺牲西安以东所有城市的准备。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做好牺牲数以百计的城市的准备”)?它为什么大搞“计划生育”,倡导和强制堕胎数以亿计,制造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大屠杀?它为什么敢“工业化”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来做移植而谋取暴利?这不都一清二楚了吗!

《九评共产党》(第九评)把中共的邪教本质揭露的淋漓尽致:中共具足一切邪教的基本特征(诸如编造交易、消灭异己,暴力洗脑、组织严密,鼓吹暴力、崇尚血腥,否定有神、扼杀人性等等),把“残酷斗争”作为其生存法宝,用“亡党”恐惧来强化统治,其危害超出一般邪教千万倍——这突出表现为邪教国教化、社会控制极端化、杀人无底线无极限等等方面。

纵观百年历史,中共可谓一个十恶俱全的真正邪教,政教合一,集历史上害人的邪恶经验和流氓手段之大全,在控制一切的极端狂妄变态心理作用下,一帮子道德极其低下的流氓操控著政权,干出的事都是没有底线的坏。

可以说,正是“黑帮+流氓+邪教”这三大性质,造成了“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也最荒谬的一页”。(“【公告】大纪元将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语)

(作者王赫是大纪元专栏作家,法学硕士,中国问题学者。)

点阅中共百年透视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