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北约最大威胁是中共不是俄罗斯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原泉编译

北约终于以一种比较认真的态度处理(共产)中国问题了。这个以美国为首的联盟在一份联合公报中,把中共描述为一个“挑战”。但北约反应迟钝,仍步履蹒跚。虽然正确地认识到俄罗斯是北约主要的军事威胁(该国在2014年入侵乌克兰,而且仍然占据在那里),但这个‘历史上最强大的民主联盟继续淡化历史上最大的极权主义威胁:(共产)中国。

北约并不充斥着愚蠢的情报分析师。最可能的是,这份公报经过了政府首脑们的精心“消毒”,他们更关心如何取悦亿万富翁政治捐助者,而不是写出真相。

而他们的政治捐助者在中国赚了很多钱,所以他们不希望中共被认为是一个威胁。美国和欧盟每年与中共的贸易额超过一万亿美元,加上超过3000亿美元的双向外国直接投资。

6月14日,北约30个盟国的政府首脑参加了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的峰会,会后发表了北约公报。但公报并未对北约成员国面临的威胁作出客观描述。我们必须对此说个清楚。

当被问及中共和俄罗斯哪个威胁更大时,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教授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回答说:“中国的威胁比俄罗斯大得多。”克拉斯卡还在哈佛大学教授国际法,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俄罗斯是一个单一化的强国,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和核武器,但缺乏政治和经济力量,而这两点中国都有。”

克拉斯卡教授认为,北约有必要扮演平衡者的角色,维持国际平衡。亚洲,而不是欧洲,正在失去平衡,因此需要北约的关注。“俄罗斯的经济和人口规模都只有中国的十分之一左右,”他写道,“虽然俄罗斯被三个或四个最强大的欧洲北约国家很好地制衡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和人口是俄罗斯的两倍以上(加上英国和法国的核威慑力),但在东亚,抵抗中共的最大的三个或四个国家加在一起,在人口、经济实力以及军事力量上都比不上中国。”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的高级研究员里克·费舍尔(Rick Fisher)也认为,(共产)中国最终会是更大的威胁,包括通过其在莫斯科的影响力。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从长远来看,中国是对北约的最大挑战,因为中共的目标是使俄罗斯屈从于自已的目标。”

2017年11月21日,在朝鲜罗先经济特区罗金港,一名俄罗斯工人在起重机前走过。罗先经济特区,位于日本海沿岸的朝鲜、俄罗斯两国交界处。(Ed Jones/AFP/Getty Images)

北约公报提到俄罗斯62次、恐怖主义23次、中国只有10次,而且措辞较软弱。虽然恐怖主义仍然是一种威胁,但美国及其最亲密的盟友,目前正从阿富汗这个恐怖主义的避风港撤出,并转向中共。尽管恐怖主义很糟糕,但它并不像中共那样,对全球民主国家构成生存威胁。中共不再满足于提升自身的利益,现在,它正以其巨大的经济实力和恐怖主义策略,在全球层面上推动专制政权而非民主模式。

反恐是中共的一个虚伪话题,也是它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的借口。因此,对于试图与中共开展更多业务的欧洲人来说,这是攸关安全的问题。俄罗斯也是一个攸关安全的目标。目前美国和欧洲把重点放在俄罗斯和恐怖主义上,这让中共得以自由地持续扩张。

费舍尔写道:“作为一个联盟,北约开始承认中国是一个‘挑战’,因为北约仍然重视与中国的‘对话’,而且还没有设定任何武力级别的目标来应对迅速发展的中俄战略和军事挑战。”

将中共威胁的程度与北约在其公报中怯弱地开始讨论中共问题进行比较。公报称,“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和国际政策会带来挑战,我们需要作为一个联盟共同应对这些挑战。我们将与中国进行接触,以捍卫联盟的安全利益。”

多么明显。

北约公报指出,“我们越来越多地面临网络、混合和其它不对称的威胁,包括虚假信息活动,以及恶意使用日益复杂的新兴和破坏性技术。”但没有明确将其与中共联系起来。

公平地说,一些目前在北约有影响力的个人,即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Politico.eu的撰稿人斥之为,在迎合美国的资金),推动北约对中共采取更强硬的立场。美国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威胁要退出北约,部分原因可能是该组织未能解决中共问题,这可能是促使欧洲人现在(在公告中)加入中国这一词的重要原因。他们把坏警察川普的成就归功于好爷爷拜登。

2020年6月,斯托尔滕贝格在讨论霸凌问题以及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加强合作的必要性时,正确地把重点放在了中共。但北约是共识的产物,而与中共有相对广泛贸易往来的德国、法国、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继续把焦点放在莫斯科。此前的川普,以及现在的拜登与普京会晤,都是正确地(或者说应该如此)试图让俄罗斯退出与中共的联盟。

欧洲因贸易而对中共的威胁故意视而不见,这解释了川普为何威胁要离开北约。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表示,更加统一的欧盟防务和外交政策,是欧洲应对俄罗斯和中共,进行独立、从而更强大防御所需要的。但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不应成为让美国独自面对更可怕的中共威胁的借口,欧洲必须与美国同等地对抗中共,否则中共的分而治之战略将获胜。

在北约公报的后面,中共的挑战被正确地称为系统性挑战。公报写道:“(共产)中国公开的野心和专横的行为,对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和联盟安全相关的领域,构成了系统性的挑战。我们关切中国的强制政策,这些政策与《华盛顿条约》所载的基本价值观背道而驰。”

1949年签署的《华盛顿条约》,标志着北约组织正式成立。条约的序言中提出了北约的价值观和目标,“以民主、个人自由和法治的原则为基础,保障各国人民的自由、共同遗产和文明。”

虽然6月14日的北约公报还远不够强硬,但至少与这些目标和价值观保持一致。

公报还详细地介绍了中共崛起的实力,指出“中国正在迅速扩大其核武库,拥有更多的核弹头和更多精密的运载系统,以建立核三位一体发射能力(Nuclear triad,核三位一体为一种核武能力术语,指一国同时有陆射、潜射、空射核弹的能力)。中共在实施军事现代化和公开宣布的军民融合战略方面是不透明的。

“中共与俄罗斯进行军事合作,包括参加俄罗斯在欧洲-大西洋地区的演习。我们仍然对中共经常缺乏透明度和使用虚假信息感到担忧。我们呼吁中共恪守国际承诺,在国际体系中负责任地行事,包括在太空、网络和海洋领域,以符合其大国地位。”

2009年10月1日,中共在阅兵式上展示了最新的导弹。(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但是,如果北约的欧洲成员国真心实意地应对中共的威胁,北约就不会乞求中共信守承诺,也不会用“以符合其大国地位”的负责任的言辞来奉承中共。

事实上,中国是由一群共产主义暴徒统治的,他们从1931年开始,通过暴力建立了一个帝国,抢夺了中国民族主义者、西藏人、维吾尔人、日本帝国主义者和少数欧洲商人所占领的领土,这些领土有时是独立的。从那时起,中共从未停止过扩张。

习近平和中共现在统治著世界18%的人口,包括处于危险中的少数民族和宗教社区,作为他们自己的个人封地,在公报中看不到这些,共产党已经证明是不可信赖的,背弃了与英国签署的《联合声明》,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2009年,中共从菲律宾、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文莱的渔民和贸易商手中夺走了南海。

早就该停止乞求中共遵守其国际承诺了。相反,北约必须拿出军事决心来反对中共明显无休止的军事侵略和侵犯人权。

费舍尔认为,欧洲需要对(共产)中国及其盟友俄罗斯拥有更强大的核威慑力量,“例如,北约核成员国英国和法国可能需要总共700至1000枚核弹头,以遏制中俄的核威胁”。

北约能胜任这项任务吗,还是会让我们的核威慑力下降,从而冒着核战争的危险?公报直截了当地指出,与俄罗斯的军事和民间合作已经结束,但急于欢迎与中共的合作,而中共正迅速成为更大、更狡猾的核威胁。

难道我们不应该采取相反的做法,分化中共的盟友,如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冷落中共,让它处于武力的威胁下?否则,中共就会在北约和与中共为伍的流氓国家之间占据强有力地位。当我们让中共成为众多相对弱小的我们的全球对手的中间人时,我们就赋予了中共权力。

公报称,“北约在可能的情况下与中国保持建设性的对话,基于我们的利益,我们欢迎有机会与中国就与联盟相关的领域,以及气候变化等共同挑战进行接触。”

虽然全球变暖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迫切需要达成国际协议,但北约却在自欺欺人地试图与一个已被证明不可靠的国家达成协议。专家们普遍认为,半个世纪以来与中共的“接触”是灾难性的失败战略,只会使中共现在不仅威胁到美国、日本和台湾,而且威胁到欧洲的北约。然而,北约仍在继续上演接触的戏码。

公告天真地敦促中共提高核能力的透明度,而我们知道,从经济到中共病毒的起源,中共在很多问题上都撒谎成性。当北约推动更多的无休止的对话时,甚至包括了北京自己的谈话要点。

北约温和地说:“北约成员国敦促中国就其核能力和核原则,进行有意义的对话、建立信任、采取透明措施”,“相互保持透明度和理解,对北约和中国都有利。”

2015年5月2日,中共挖泥船在南中国海南沙群岛的美济礁(Michief Reef)及其周围建造人工岛。(美国海军提供)

任何热爱自由的人现在都应对北约继续装傻感到恶心。在中共侵略的后期阶段还呼吁对话,正好落入了中共的先拿后谈战略。自1970年代以来,中共通过暴力在南海攫取了新的领土,自2010年代中期以来,中共用挖沙船、简易机场、导弹,以及航空母舰和潜艇的码头来加固南海岛屿,而北约仍在乞求对话,现在立场越来越软弱。

如果北约在五十年或七十年前,对中共在南中国海的夺岛行为采取强有力的军事立场,我们就不会面临现在的更为严重的威胁,即一个更强大和更大胆的中国。时间在流逝,而中共建设海军的速度比我们快。时间,以及越来越多的对话,都对中共有利。

北约应该展示更多的军事决心,而不是乞求和奉承中共。北京方面对此毫不领情。中共关注北约做什么,而不是说什么。我们其它国家也应如此。而如果北约在未来10年、50年或100年内不变得更强大、更强硬、更团结,欧洲不仅可能被俄罗斯入侵,而且可能被中共入侵。后者已经在北非有一个军事基地,在地中海巡逻,并且正在绕过非洲之角向其西侧延伸。

如果欧洲拒绝保护亚洲民主国家不受中共的侵犯,川普总统会保护欧洲的民主国家不受中共的侵犯吗?我不确定。

北约在中共问题上的失败意味着需要更多公民的参与。北约成员国的公民必须更仔细地调查,为什么在其公民和价值观受到如此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北约的政策如此软弱和失败。

北约应该让我们的对手感到恐惧,或者至少与那些领导著世界上最严重侵犯人权国家之一的、犯下种族灭绝和领土侵略的共产党人,保持明显距离。把外交交给外交官。在乌克兰、台海和南海等地发生军事危机时,北约应该摆脱一味怀柔的狭隘主义,并意识到世界及其最糟糕的专政势力正变得越来越全球化、相互联系和协调一致。

北约必须在其形象变得更弱之前,在军事准备和前沿部署的战略姿态上表现得更为强硬。站起来,北约!站得更高。不要考虑一个国家的利益,而要考虑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和热爱自由的人民的利益,做一名捍卫者。

原文:NATO Got It Wrong: China Is a Bigger Threat Than Russi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2021年出版)和《禁止侵入》(No Trespassing),并编辑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