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三次叛逃对中共都似晴天霹雳

当下,中共最担心的事之一,可能是高官叛逃了,因为掌握了中共绝密的高官一旦叛逃,对中共政权可能造成致命打击。

这里,特对当代中共党史上三次叛逃事件及其影响做一个简要回顾,或许对读者了解中共有所帮助。

一,林彪“叛逃”事件

1971年9月13日凌晨,毛泽东“最亲密的战友”、被写进中共九大党章的“接班人”林彪,与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乘坐256号三叉戟机,从山海关机场起飞,先向西,再向北飞行,最后,在蒙古的温都尔汗坠机身亡,史称“九一三事件”。

这是上世纪70年代中共内部发生的一起惊天动地的“叛逃”事件。

林彪是中共十大元帅之一,被认为是中共党内最会打仗的人。1949年中共当政后,林彪先后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中央副主席、国防部长、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等。

但是,因为1938年受过枪伤,加上常年累月在艰苦、紧张、激烈的战场中度过,林彪的身体一直有病,怕冷、怕光、怕风、植物神经紊乱等,中共建政后,林彪长期处于养病状态。

1966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目标之一是打倒他选定的第一个接班人、国家主席刘少奇,以及从中央到地方各个领域刘的代理人,巩固自己的绝对权威。

毛一直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毛发动文革,最看重的是枪杆子,即军队的支持。林彪是从井冈山到北京一直跟随毛“打江山”的人。毛发动文革,迫切需要林彪支持。

1966年8月1日, 宣告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开幕。其间, 毛泽东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矛头直指中共第二号人物刘少奇。

当时,林彪在大连养病。8月4日、5日, 毛两次让秘书打电话给林, 要林回北京参加中央全会,林一再推辞。之后,中共总理周恩来亲自到大连劝说林,林还在犹豫中。6日上午,毛以休会的办法“等”林回来。林实在推托不过去了,不得不于6日晚回到北京。

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 林彪取代刘少奇,成为唯一的中共中央副主席,毛之后的中共第二号人物。

1966年8月到1970年3月,三年多的时间,林彪一方面表面上“紧跟”毛,另一方面尽量跟毛保持距离。作家高文谦总结说:“(林)当甩手的二掌柜,对运动中的大小事情能推就推,能躲就躲,从不主动表态,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大事不麻烦,小事不干扰’,叶群则总结为‘三不主义’——‘不负责,不建言,不得罪’。这样,既可免遭毛泽东的猜忌,又可落得超脱,在政治上不负责任。”

林和毛的区别在于:林在有党性的同时,仍有人性;毛则党性至上。

毛林分歧发生在1969年中共九大召开前。毛决定林在九大上代表中共中央作政治报告。但是,如何起草九大政治报告?毛、林想法差别很大。林本不想参加文革,被毛“逼上梁山”;文革中毛没完没了整人,特别是搞乱军队的做法,林很反感,林希望在九大后尽快结束文革,发展生产。而毛满脑子“阶级斗争”,要在九大后搞“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与天、地、人斗,其乐无穷。

毛林矛盾在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上激化。会前,林征求毛的意见,说他想在会上讲一讲张春桥的问题。张是文革中冒出来的毛的笔杆子之一,一直利用宣传机器喊打喊杀,军队中不少将领对张有意见。毛同意林讲,但要求不点名。林讲过后,不少军队将领开始激烈批评张,让张下不了台。毛的妻子江青带着张到毛的面前哭诉。毛认为,反对张,就是反对毛,迅速采取措施,扭转会议风向。林一气之下,不辞而别,下庐山,去北戴河疗养。

紧接着,毛发动一场新政治运动——批陈整风。陈即陈伯达,陈当过毛31年的政治秘书,中共九大前,因与张春桥等有矛盾,转向林彪。林、陈二人在起草九大报告上,看法一致。后来,林、陈走得较近。毛批陈,矛头直指林。

毛希望林主动做检讨,向他认错。文革中,林一直非常低调,多数时候都顺着毛。但是,林也有个性。他认准的事,坚决不认错,就是不检讨。这是毛不能容忍的。

1971年8月,毛在南巡过程中,向一些中共高官打招呼,公开他与林的矛盾,为倒林作准备。消息传到林的耳朵里,结果,导致“九一三事件”发生。

林彪之死,可谓石破天惊。

首先被震憾的是毛泽东。据金冲及等主编的《毛泽东传》记载:“林彪事件给毛泽东精神上的打击是沉重的。从这时起,他的健康状况迅速恶化。”“九一三事件”没几天,毛即发病。病情之凶,毛自己这样说:“我因为心脏病已经死了一次,上天去了,见了一次上帝,现在又回来了。”1972年1月10日,毛出席陈毅追悼会,离去时人们发现他“无法自己上车”,后由工作人员帮助,“才勉强登车”。同年2月12日,毛突然休克,一度脉搏消失,“脸色青紫,呼吸极其微弱,几乎看不到胸部的起伏”,经过20多分钟抢救,才慢慢清醒过来。

其次,中国各阶层人士都被震憾了:昨天林是毛“最亲密的战友”,今天却“叛党叛国”;昨天全国人民还在祝林副统帅“永远健康”,今天林却“抛尸荒漠”;昨天林是写进党章的毛的“接班人”,今天林却突然变成“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另立中央”;昨天毛称赞“林彪同志那里有马列主义!谁说中国人没有发明,(林彪的)‘四个第一’就是一个发明”,今天毛又说,“林彪是反对我的,要是林彪的阴谋搞成了,是要把我们这些老人都搞掉的!”

有评论说:“林彪之死触发了全中国一场广泛的思想解放运动。人们开始怀疑毛,怀疑毛的思想,怀疑毛的行为,怀疑毛的人品。”这个评论在一定范围内是合乎实际的。

林彪之死,成为十年文革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二,王立军叛逃事件

2012年2月6日,发生了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件。这是九年前发生的震惊全中国、震憾全世界的大事件。

王立军向美国政府提出政治庇护请求。美国政府与北京当局商讨后,最后决定将王立军交给北京当局。

这一事件的直接后果是,导致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他的妻子谷开来被抓捕。薄熙来因犯受贿罪等被判处无期徒刑;谷开来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这一事件更严重的后果是,导致了自2013年1月起习近平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打虎运动。到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时,习查处了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内的440名中共高官。

在王立军送交美国的材料中,有薄熙来与周永康密谋,由薄在中共十八在上接替周,担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然后,在适当时候,通过政变,把习赶下台的黑幕。

2012年2月14日,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抵达美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曝光了王立军移交美领馆材料中有关薄熙来、周永康联手图谋发动政变、最终废掉习近平的计划。习回国不久,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抓捕。

习上台前,胡锦涛任中共党魁10年,但实权掌握在“退而不休”的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手中,胡只是个傀儡。习发动反腐打虎,就是想从江手中把最高权力夺到手。习查办的440个中共高官,大多数都是江提拔重用的。

习上台前,江泽民派系势力遍及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国外的各个领域,是中共党内最大的一股势力。但是,经过习五年的反腐打虎,到中共十九大时,江派势力被严重削弱。

王立军叛逃事件,成为江派势力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三,最近中共高官叛逃事件

6月4日,美国“福克斯新闻”主播卡尔森撰文指出,美国情报界人士透露,“史上最高级别中国(中共)叛逃者”,已与美国国防情报局合作三个月,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生物武器计划”等消息。

这个消息极具爆炸性,目前仍在发酵中。

6月17日,美国保守派媒体“红州”对中共史上最高级别叛逃者提供的情报做了进一步报道。报道称,叛逃者不仅掌握中共特种武器系统、中共军队在武汉病毒实验室的运作和“中共病毒”起源的详细信息,还包括:

1.SARS-CoV-2病毒的早期致病研究;2.预测COVID-19对美国和世界的传播和破坏的模型;3.详细说明哪些确切的组织和政府,资助了SARS-CoV-2的研究和其它生物战研究的财务记录;4.向中共提供情报的美国公民的名字;5.在美国工作或上大学的中共间谍的名字;6.显示从中共那里获得资金的美国商人和政府官员的财务记录;7.美国政府官员与中共间谍和俄罗斯国家安全局成员会面的细节;8.中共政府如何进入美国中情局的通信系统,导致几十名与中情局合作的中国人死亡等。

有消息指,这个叛逃者是中共国安部副部长董经纬,但是,6月18日,中共党媒发消息“辟谣”。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董经纬,综合美国各媒体的报道看,携带与“中共病毒”有关的绝密情报的中共高官叛逃美国,可能是事实。

关于这起叛逃案,美中两方面的反应,或可间接证实。

在美国方面,拜登政府原本对“中共病毒”溯源与追责并不积极。但是,5月下旬,从美国总统拜登,到国务卿布林肯,到总统最高医疗顾问福西,到主流媒体,到国际科学界,对病毒溯源和追责,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向。5月26日,拜登下令美国情报机构90天内向他提供病毒起源的报告。这些情况可能与中共高官叛逃美国并提供相关绝密情报有关。

在中共方面,6月18日,习近平带领一批高官到中共党史展览馆,举著拳头宣誓,“永不叛党”。6月19日,中纪委网站发表文章《永不叛党不仅仅是一句誓言》,专门谈到1931年中共领导人顾顺章“叛党”之事。文章称,在“叛党”前,顾顺章任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特科负责人,可以说,整个党中央的安全都是由他负责。文章包括标题在内,四次提到“永不叛党”。这些情况可能事出有因,或许与中共高官叛逃有关。

由于中共隐瞒疫情等,导致大瘟疫从武汉蔓延全世界。至2021年6月21日,全球192个国家,已有1.79亿人感染,388万人死亡。目前,印度Delta 变种病毒已传播到80多个国家和地区,未来可能还有更多人感染或死亡。

此前,已有不少国家和地区的个人、组织、地方政府等,向中共提出追责和巨额索赔要求。

如果中共高官叛逃美国、提供有关“中共病毒”的绝密信息被证实,对中共政权的打击,可能非同寻常。

结语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周年。100年来,中共一直在经历各种“叛逃”事件。每一次“叛逃”事件,都是对中共鼓吹的“伟光正”形象的沉重打击。

毛泽东曾讲,他一生做了两件大事:一是在中国大陆推翻中华民国,二是发动文化大革命。林彪“叛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毛做的这两件大事的否定。林彪参与了毛做的两件大事,立下汗马功劳,是写进党章的接班人,怎么可能反党叛国?

踏着“六四”学生鲜血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的江泽民,据历史学者吕加平考证,其身份有“二奸二假”:第一奸,江本人及其亲生父亲江世俊都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江是效力于苏联克格勃和向俄出卖大片中国领土的苏俄奸细;第一假,江是假地下党员;第二假,江是假“烈士”后代。江当政或当“太上皇”时期,放纵其子江绵恒当官经商发大财,同时提拔重用了一大批严重腐败分子。

王立军叛逃事件引发的反腐打虎运动,暴露出江泽民是中共党政军最高层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同时也暴露出中共从最高层到最基层已经烂透了,只剩一个躯壳维持着。

关于最新的中共高官叛逃事件,如果证明属实,世界各国的追责将接踵而至,中共大局危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