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李克强吉林考察再曝百姓困境

6月15日至16日,李克强在吉林省松原、长春考察。中共国务院文章连发5篇文章,又透露了党媒不愿意报导的细节。

文章描述:在松原市,李克强走进农田察看玉米长势。大家告诉总理,今年墒情和气候好,粮食有望丰收,但尿素、柴油等农资价格涨得多,近期玉米价格回落也让心里不踏实。

这段文字不免令人想起,大陆中学课本中曾被塞进一篇小说《多收了三五斗》, 作者是叶圣陶。故事描述1930年代的中国江南农民喜获丰收,憧憬粮食还能卖十三块,甚至十五块。结果市场收购价格却是“糙米五块,谷三块”,失望之余,各家憧憬的消费品购买清单被迫大幅削减。文中清楚交代了原因,收购者说,“你们不粜,人家就饿死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洋米、洋面,头几批还没吃完,外洋大轮船又有几批运来了”。

当时粮食卖不上价格,主要是量多价廉,还包括大量进口,看来农产品的贸易战90年前就有了。不过,中共灌输的却是“旧中国在三座大山的压迫下,农村急遽破产,农民必将走上反抗的道路”。

这篇小说应该早就从课本中拿掉了,比起90年前,中国农民实际更苦了。大多数农作物只能统一上交,价格由中共说了算;中共还控制了农作物资价格,两头都被中共掐死,农民又没法离开包产的土地。

90年前,国内粮食充沛,大量粮食进口导致市场价格下跌,但农资仍然是自由购买,农作物是私有财产,卖不卖自己说了算,很多农民应该也拥有自己的土地。今天中国大陆粮食不够吃,中共不得不大量进口,却继续狠狠对农民杀价,两头压榨农民,一直把农民禁锢在耕种的土地上,只能给中共当不许乱说乱动的佃农。

李克强在考察中说,“要保持合理粮价水平,遏制农资价格上涨,保护好种粮农民积极性”。这证实了中共在控制粮价,也在控制农资价格,农民怎会有出路。中共一直是压在农民头上的大山,中共害怕逼急了农民会反抗,才不得不松绑一点。

6月18日,李克强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 针对农资价格较快上涨,称要“对种粮农民一次性发放补贴”,“增强农民抵御风险能力”。看来农民被中共压榨的确实要破产了,中共才称要一次性补贴,而不是从根本制度上有所改变或松动,农民的命运仍然被中共死死地攥在手里。

所谓的补贴仅限于13个粮食主产省份、500个产粮大县,只包括稻谷、小麦种植的种子、农药、化肥等直接物化成本和土地、人工成本,以及弥补玉米收入因价格、产量波动导致的损失,但最高只达到相应品种种植收入的80%。这些补贴眼看无法完全补足农民的损失,实际有多少能给到农民,也显然无法乐观,眼看农村大面积贫穷注定要发生。

农村困难,城市也困难。李克强主持的国务院会议还称,要“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的政策,缓解新市民青年人等群体住房困难”;保障“进城务工人员、新就业大学生等新市民、青年人基本住房需求”,还称“可利用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企事业单位自有土地建设保障性租赁住房,允许将闲置和低效利用的商业办公用房、厂房等改建为保障性租赁住房”。

这些人应该就是李克强一再提及的两亿“灵活就业”人口和他们的家庭,包括农民工和去年、今年毕业的约1,800万大学生。这两亿人和他们的家属,应该被算作了城市人口,俨然却是城市的贫困户。中国房地产热了至少二十年,盖了多少楼房,不过这些低端人口却只能寻找低端住处。促进消费、内循环彻底成了空话。

李克强在吉林盼盼食品公司考察时,集团负责人还称,“有人说‘投资不过山海关’”,但他们却对投资东北有信心。李克强顺势说,“营商环境过了关,投资就能跨过山海关”。

李克强的话应该说服不了多少企业到东北投资,盼盼食品公司不过是选择靠近原料基地而已,其它企业没法效仿,东北人口在减少,消费力降低,年轻人才和劳动力流失,确实阻碍了投资,其它内陆省份大致困境相同。李克强还考察了中韩(长春)国际合作示范区,他说,“欢迎更多外国中小企业来华投资”。看来,三星这样的大企业一去不返,也只能拚命拉韩国的中小企业,中国经济吸引力下降的程度可见一斑。

李克强的一番考察和国务院会议,不断透露著中国经济的全方位窘境,中共高层却还在硬著头皮与西方各国全面对抗、挑衅。中国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清苦了,躺平恐怕难以熬过去,勇敢地站起来反抗、解体中共政权,应该是中国人唯一的出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