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四十六回 广成子破金光阵

上回书说到慈航道人把“风吼阵”给破了。很特别的是:在燃灯道人出来破“十绝阵”之后,那个层面就在“这一批已经修行过的人”(他们曾经修行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慈航道人说自己修行了上万年,文殊菩萨也说了)。我想里面包含了“轮回转世”在里头。

举个例子,咱们当时谈到申公豹,申公豹就说自己修了几千年了,那姜子牙才修了四十年,前、后这话对不上。我后来理解到:其实申公豹轮回转世、世世下走的过程中,他是带有使命的!

申公豹修了几千年,就是为了等姜子牙出世。所以元始天尊明明知道,但是只能告诫姜子牙,却不会除掉申公豹。

回过头来,你看到在“十绝阵”当中,当闻太师来到金鳌岛去找这十个道友的时候,他们就讲申公豹来过了,跟他们讲过了,可是,已经破了三个阵,却没有任何一个弟子(文殊、普贤)埋怨过申公豹,以他们自己的功力,他们又何尝不知道申公豹呢?肯定知道是谁找来的,但是他们不会埋怨的。

所以这对很多今天在宗教里的人其实满有借鉴之处的。你可以看到他们之间相互的争执。修行当中各有各的缘分、各有各的因果,人,才会经常去“修正别人”,真正修炼的人他不会。只有师父教诲弟子,没有同门弟子之间相互埋汰的、找碴的。

都是“十绝阵”的阵主去埋怨阐教的人,而阐教的人只是好言相劝,说:前头有规矩,咱们都曾经在那儿见证过历史的一刻,你们现在为什么要露头?

是这么个说法,也就是说:“你们为什么不守规矩?”

不守规矩是他生命之所定。当他不守规矩,元始天尊的十二门人必然开杀戒,也是命里所定。所以都是命中所定,而这其中又有他们突破自己命运的机会。那,谁能把握机会?要靠自己。

所以人最珍贵的地方就是自己能选择,但是在命运的背景之下不容易,要容易的话就不叫“选择”了;要容易的话,那就不是一步登天了。我觉得这里面有非常深刻的相生相克的道理。

所以你看的是申公豹难为姜子牙,不是!其实太乙真人、十二门人都包括在其中了。所以“十绝阵”是申公豹招来的,也正是他有这么个背后的因素,所以元始天尊不能废他。非但元始天尊不能废他,而且是自己的弟子下去找了对方,然后杀自己的师兄,元始天尊都不出手……

可能有人认为把申公豹整了,不就完了吗?

现在讲一些道理的人,根本不能体会这其中的生命涵义。

对于十二门人来讲是很难的事,他们在进阵之前都有犹豫,其实那份犹豫就是他们要开杀戒,开杀戒的本身就是他们需要磨难的本身,但是他们在真正修炼的内在自我约束中,他能明白这道理。他再犹豫,他也进去了……他知道这阵厉害、他知道这阵太邪恶,有可能会伤及他的生命,但是他也一定会进。这是今天的人所不具备的。

而他们进去的本身——走过一次“十绝阵”,正好是给他们这个层面给予净化的过程——用了对方的死,去净化自己。那对方也有一定境界,所以都赔进一个生命去,而那个赔进去的生命跟对方竟然是一样的(进封神台)。

对方都修了几千年、上千年(姚天君、董天君),结果赔进去的(破阵死了的那个人),有的是凡夫俗子、有的才修了几年……可是他们同时都到了封神台去被封了神了,所以叫一步登天。

修了上千年的死了,跟没修过的凡夫俗子去了一个层面,都是一个境界的生命——最后的定位,都是到封神台(有封这个神、那个神,在一个境界里面有差距,但是总体来讲是一个境界)。我觉得这里面有相当大的借鉴之处。

封神演义》的故事有趣就在这里,你能够看到时间的线路,当你读到最后的时候,如果你记得前面的故事的时候:“原来是这么回事!”他们之间的关联,是有这样一份关系在里头。

燃灯道人最后找的几个人,都是归位佛家,所以佛、道不分家,他们往上都是一家。就像元始天尊,“天尊”二字应该就是佛家的称号; “元始”那两个字是道家的称号。(我们人不好讨论这些)

这是上回谈到的,第四十六回“广成子破金光阵”就正经八百的开始破“十绝阵”。而“十绝阵”就是给广成子所率领的这十二门人一次净化的过程——这批人从原古、混沌的年代就已经修了,经过几千年,走到了这个时候,再进行一次“净化”(我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去形容)。

诗曰:
仙佛从来少怨尤,只因烦恼惹闲愁,
恃强自弃千年业,用暴须拼万劫修。
几度看来悲往事,从前思省为谁仇,
可怜羽化封神日,俱作南柯梦里游。

仙、佛从来不会埋怨的!这是真正修行的人具有的心态。埋怨,就是人;张嘴,就是人。所以神、佛不说话,遇到什么,都是命里有原因的;命里没有、自己生命中没有,根本遇不到。在现实利益的环境中修行的人很难做到——“你得讲个道理啊、这事得说清楚啦!……”

烦恼是什么?动心了!一个修行的人“动心了”,你不就惹了闲愁!麻烦就来了。你动心了,就完了!烦恼,就是人心。

道德真君不是说“心血来潮”吗!心血来潮就麻烦了,就是“管闲事”了。而他的管闲事,都是命里注定的——他修了上千年,去给他消掉业力——但是,当他打抱不平,一采取暴力、恶的东西,就把所有修行的东西给化没了。

“十绝阵”的阵主实际是打抱不平,他们就想找回面子,而这一切的打抱不平跟找回面子是在申公豹的游说之下,因为九龙岛的王魔四个人给杀了,这事过不去,所以要替同门的师兄弟报仇。

可是恩恩怨怨的往事,一切的仇恨、一切的恩怨,一切都会化为乌有,什么都没有!

道行天尊二徒一日尽丧

话说燃灯道人次日与十二弟子排班下蓬,将金钟、玉磬频敲,一齐出阵。只见成汤营里一声炮响,闻太师乘骑早至辕门,看子牙破风吼阵。董天君作歌而来,骑八叉鹿,提两口太阿剑。

歌曰:
得到清平有什忧,丹炉乾马配坤牛;
从来看破纷纷乱,一点灵台只自由。

太阿剑,跟大家解释过:十大名剑中的。谁铸的?

说:铸太阿剑的那个人是春秋时期的人,比《封神演义》那时候晚多了。其实,那些铸剑的人,我以为都是半喇神仙,根本不是我们现在说的:“百年后死了。”

那董天君要是看破了“纷纷乱”,祂何必要招这麻烦?这些仙都是嘴中讲述修炼、祂的境界的事情,但行为中却办着助纣为虐的事情。其实,里面就包含着定数。外表的一切跟内心的东西有着距离,甚至是对立的。

话说董天君鹿走如飞,阵前高叫。燃灯观左右无人可先入风吼阵,忽然见黄飞虎领方弼、方相来见子牙,禀曰:“末将催粮,收此二将,乃纣王驾下镇殿大将军方弼、方相兄弟二人。”子牙大喜。

猛然间,燃灯道人看见两个大汉,问子牙曰:“此是何人?”子牙曰:“黄飞虎新收二将,乃是方弼、方相。”

燃灯叹曰:“天数已定,万物难逃!就命方弼破风吼阵走一遭。”

那天定之数,不是燃灯道人定的,燃灯道人只知道有着天数,到时候应该就有这么个人。是谁?他不知道……

子牙遂令方弼破风吼阵。可怜方弼不过是俗子凡夫,那里知道其中幻术,便应声愿往,持戟拽步如飞虎走至阵前,董天君见一大汉,高三丈有余,面如重枣,一部落腮髭髯,四只眼睛,甚是凶恶。

董天君看罢,着实骇然,怎见得,有赞为证,赞曰:

三叉冠,乌云荡漾,铁掩心,砌就龙鳞,
翠蓝袍,团花灿烂,
画杆戟,烈烈征云。
四目生光真显耀,脸如重枣像虾红;
一部落腮飘脑后,平生正直最英雄。
曾反朝歌保太子,盘河渡口遇宜生,
归周未受封官爵,风吼阵上见奇功。
只因前定垂天象,显道神封久著名。

方弼一进风吼阵就死了,怎么“见奇功”?一个凡夫俗子一步登天成神!是福、是祸?看从哪儿说。

话说方弼见董天君大呼曰:“妖道慢来!”就是一戟。董天君那里招架的住,只是一合,便往阵里走了。子牙命左右擂鼓,方弼耳闻鼓声响,拖戟赶来,至风吼阵门前迳冲将进去。他那里知道阵内无穷奥妙,只见董天君上了板台,将黑旛摇动,黑风卷起,有万千兵刃杀将下来。

板台,这是道术摆设上的要求。

只听得一声响,方弼四肢已为数段,跌倒在地。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清福神柏鉴引进去了。董天君命士卒将方弼尸首拖出阵来。董全催鹿复至阵前,大呼曰:“玉虚道友!尔等把一凡夫误送性命,汝心安乎?既是高明道德之士,来会吾此阵,便是玉石也。”

董天君看不到方弼一死就被封神,但反过来,如果祂看得到,祂根本就不会摆这天阵。所以每个人最大的迷项就是自己。“十绝阵”里这些仙的本事绝不输给十二金门的任何一个,但是,祂们迷在自己的想法中。祂们都不服气,想报仇。迷在祂们的妒嫉心上。

因为九龙岛王魔四兄弟死了,他们都是道友,所以这十个在申公豹的诱惑下去给道友报仇,而申公豹自己是阐教的,却去挑拨截教、阐教之间的关系。而被挑拨者为什么被挑拨?因为心有妒嫉。

就像我说的:“不是妲己诱惑纣王,是纣王想着妲己女人的身体,选择了狐狸。”

所以,每个人都是有机会的——选择恶,还是选择善?

燃灯乃命慈航道人:“你将定风珠拿去,破此风吼阵。”

慈航道人领法旨,乃作歌曰:

自隐玄都不记春,几回苍海变成尘。
玉京金阙朝元始,紫府丹霄悟妙真。
喜集化成千岁鹤,闲来高卧万年身,
吾今已得长生术,未肯轻传与世人。

慈航道人就是观世音菩萨。这里要注意:燃灯一出手,三个(慈航道人、文殊、普贤)后来都转入佛门。燃灯同样是。

如果经过几千年,海底变成高山、高山变成海面——几回苍海变成尘——这里讲述慈航道人修行时间久远。元始天尊一开坛,慈航道人就在了。

慈航道人根本不在人间走。祂到底有多少年岁?连祂自己都不清楚。但是,今天祂不得不来到红尘——师父法旨让祂来这么做。

话说慈航道人谓董全曰:“道友,吾辈逢此杀戒,尔等最是逍遥,何苦摆此阵势,自取灭亡!当时佥押封神榜,你可曾在碧游宫,听你掌教师尊说有两句偈言,帖在宫门:静诵黄庭紧闭洞,如染西土受灾殃。!”

碧游宫是截教师父(通天教主)的所在地(祂自己的宫殿),是在那儿共定的封神榜,而当时董全也在。其实,各门各派的弟子全都在。(当时)截教的师父明确告诉所有的弟子不要出门、不要管任何事情。只要出来,必死!

慈航道人的这段话,就是:“你董天君不听师父的话。”

董天君曰:“你阐教门下,自倚道术精奇,屡屡将吾辈藐视,我等方才下山。道友,你是为善好乐之客,速回去,再著别个来,休惹苦恼!”

你看:羡慕、妒嫉、恨!

慈航曰:“连你一身也顾不来,还要顾我?”

董全大怒,执宝剑望慈航直取。慈航架剑,口称:“善哉!”方才用剑相还。来往有三五回合,董天君往阵中便走,慈航道人随后赶来,到得阵门前,亦不敢擅入里面去;

当祂“不敢擅入里面去”,都在讲述著“心中的疑惑”,是这样的疑惑,必招此劫,开杀戒,去经历这样的过程。当祂开杀戒,面临的是“对方也会杀死祂”……对于修行的人,就是修得一念头。

换句话说,慈航道人、文殊走到阵前犹豫的时候就是“一念不纯”——对师父、对这一门的功力、对祂自己都有疑惑。这就是必遭此劫的过程。

对于截教,就是一个毁灭的过程;对于阐教,是一个净化的过程——去掉内心的怕心。

只听得脑后钟声频催,乃徐徐而入,只见董天君上了板台,将黑旛摇动,黑风卷起,犹如坏方弼一般。慈航道人顶上有定风珠,此风焉能得至。不知此风不至,刀刃怎么得来,慈航将清净琉璃瓶祭于空中,命力士将瓶底朝天,瓶口朝地。

观世音菩萨的瓶子从那时候就有!

刚才诗里说的:祂已经修行上万年了。

只见瓶中一道黑气,一声响,将董全吸在瓶中去了。慈航命力士将瓶口转上,带出风吼阵来。

只见闻太师坐在墨麒麟身上,专听阵中消息,只见慈航道人出来,对闻太师曰:“风吼阵已被吾破矣!”命黄巾力士将瓶倾下来。怎见得,只见:

丝绦道服麻鞋在,浑身皮肉化成脓。

观世音菩萨的琉璃瓶就这么厉害:见着肉都给化了,衣服、鞋子什么都不坏。

董全一道灵魂往封神台来,清福神柏鉴引进去了。

闻太师见而大呼曰:“气杀吾也!”将墨麒麟磕开,提金鞭冲杀过来。有黄龙真人乘鹤急止之,曰:“闻太师你十阵方破三阵,何必又动无明来乱吾班次!”

动无明,就是动了无名之火,就是动了心。

只听得寒冰阵主大叫:“闻太师,且不要争先,待吾来也!”乃信口作歌曰:
玄中奥妙少人知,变化随机事事奇,
九转功成炉内宝,从来应笑世人痴。

修道的就讲“玄”。玄中奥妙“少人知”,是讲凡夫俗子。而“应变随机”是说:凡事不曾准备,遇到什么,应变什么、做什么,所以每件事都被人称为奇迹。

其实不是……都不是奇迹。人称为奇迹,都是出乎自己预料之外的,其实那是命里注定的。如果一个修行人懂得命里注定的话,他有什么奇迹不奇迹的。

你懂得一个时间延续的过程,每下一秒都是我们生命中的奇迹,因为你从来没有拥有过、不曾重复过、没有预期过;因为你从来不能把握住,不能把这一秒钟给按著。难道不是奇迹吗?

所以人中的奇迹就是你的贪婪,你得到了你根本没想得到的东西。所以当人中称其奇迹的时候,就是你欢欣你的占有、你的贪婪。就是你修不成的原由。

如果你的境界都懂得命里注定的这一切的话,对发生的事情根本就不在其中,怡乐飘然而去了,人自然就慈悲了。

“九转功”是道家的说法,是炼丹的概念。修行的人不能跟凡夫俗子去比,你去嘲笑凡夫俗子——从来应笑世人痴——这个境界不太高。所以袁天君这么一唱就“不咋地”。

话说闻太师只得立住。那寒冰阵内袁天君歌罢,大叫:“阐教门下,谁来会吾此阵?”

燃灯道人命道行天尊门徒薛恶虎:“你破寒冰阵走一遭。”

道行天尊的两个门徒全死在这里了,其实就是两个很小的道童。道行天尊可没跟燃灯道人“讲道理”……

我们一比,大家就明白了:“我道行天尊带的两个徒弟,你燃灯道人让他们去破阵,那边有金咤、木咤、哪吒、杨戬、雷震子,他们都是一辈的,你怎么不让他们去?你让我这两个孩子去,你欺负我是不是!”

薛恶虎是他(道行天尊)自己的门徒,却听燃灯指挥——“我(道行天尊门徒)死一个,金咤他们哥仨也让他们死一个啊!你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啊?”

我这么一说,有些朋友就能明白。很多宗教连《封神演义》这样的东西都不具备,差远了!所以有些朋友抱着宗教里的东西……我遇到过一些练这、练那的,他真去害人……

咱们只劝:“别干这事。”就完了。如果人家瞪你一眼,你都不干,你就想念两个咒诀让人家摔跟头,那你算啥东西。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你只是打那个名义而已……

凡是搞这些特异功能的东西,他只要一往“男女”上走,一往“色”上走,一定是鬼、魔、妖动的。为什么往那儿走?肉欲!

往肉欲上走就是邪的,往灵魂上走就是正的。打着往灵魂上走的说法,结果往肉上走的真实,那是更邪恶的,因为人就这两部分。

那道行天尊他也是元始天尊十二门徒当中的一个,那边上那么多师侄——“为什么我两个徒弟你都给毁了?”——他知道进去就给毁了(前面已经死一个了)!道行天尊根本不提!

而在书里说:“燃灯道人命道行天尊门徒薛恶虎出来……”有多少宗教里的人能有这种境界?

要懂得这个道理,人修的是心境。讲这些玄妙的“玄”,不是技术,是境界。说他们有“法器”,你要记住:那些有法器的,当对方把他的法器夺过去之后用不了。

姚天君把“太极图”给收走了,姚天君可没用太极图毁他们。谁的宝贝就是他生命的境界,就是大家“比境界”,他代表了整个生命的涵义,换了主人,没用。这就是个体生命独一无二的尊贵,每一个人懂得珍贵自己。

薛恶虎领命,提剑蜂拥而来。袁天君见是一个道童,乃曰:“那道童速自退去,着你师父来!”

薛恶虎怒曰:“奉命而来,岂有善回之理!”执剑砍来,袁天君大怒,将剑来迎。战有数合,便走入阵内去了。

薛恶虎随后赶入阵来,只见袁天君上了板台,用手将黑旛摇动,上有冰山,即似刀山一样,往下磕来;下有冰块,如狼牙一般,往上凑合。任你是什么人,汤之即为虀粉。

薛恶虎一入其中,只听得一声响,磕成肉泥。一道灵魂径往封神台去了。阵中黑气上升,道行天尊叹曰:“门人两个,今绝于二阵之中!”

同样,这个做法是给道行天尊一种修行的过程。(虽然)他感叹那是自己带出来的徒弟,(但)命运就是命运。所以当讲人的道理的时候,道行天尊可以跟他们打起来。修行人不讲理,讲境界。当你一讲理,真正修行的人扭脸就走。

你讲理,你希望你怎么说就怎么做,在人中,就是人理。在境界中,就只是境界中的“表现”。

又见袁天君跨鹿而来,便叫:“你们十二位之内,乃是上仙名士,谁来会吾此阵?乃令此无什道术之人来送性命!”

普贤真人庆云高 寒冰看破火消霜

燃灯道人命普贤真人走一遭。普贤真人作歌而来,歌曰:
道德根源不敢忘,寒冰看破火消霜,
尘心不解遭魔障,堪伤!
眼前咫尺失天堂。

道德的根本,在人的元神上,修行的人完全在找回自己的道德;普贤真人一看寒冰阵,就知道怎么破这魔阵。

人心(这种暴虐、这种妒忌、这种蛮横)就是一种魔障的表现。你(袁天君)修行这么多年,太悲伤了(尘心不解遭魔障,堪伤)。寒冰阵你撤了,就是天堂;你立了,就是地狱了(眼前咫尺失天堂)……希望“回心转意”的意思。

普贤真人歌罢,袁天君怒气纷纷,持剑而至。普贤真人曰:“袁角,你何苦作孽,摆此恶阵。贫道此来入阵时,一则开吾杀戒,二则你道行功夫一旦失却,后悔何及!”

他们摆的阵都太恶了,一出手就是恶的。他用他们的道术,用他们的玄妙,用他们所修行的东西,却被他们的邪恶之念所指挥,他们恶在这里头。但是他们修到那儿、道行到那儿,所以他们摆出的阵对一般人来讲具有相当的恐怖性。

袁天君大怒,仗剑直取。普贤真人将手中剑架住,口称:“善哉!”

这几个佛家的弟子文殊、普贤、慈航都是至善的。都说“善哉!”然后,开杀戒。

二人战有三五合,袁角便走入阵中去了。普贤真人随即走进阵来,袁天君上了板台,将黑旛招动,上有冰山一座打将下来。普贤真人用指上放一道白光如线,长出一朵庆云,高有数丈,上有八角,角上乃金灯,璎珞垂珠,护持顶上;其冰见金灯自然消化,毫不能伤。

“庆云”,就像伞似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描绘)——普贤真人的功力在另外空间的形象。这些就是祂玄妙的造化、法力、世界,祂修成的一份功力所在。这样,就把祂护住了。

这是我理解的:你修得正法、正道,邪不压正,乱七八糟的东西近不了你的身。所以真正修行的人他如果有麻烦,是他在修行的过程中自然遇到的(他命里之中的原因),而额外横出的,不可能!说旁边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或者谁想害你,根本不可能。

一个人的功力(比如说文殊菩萨口吐金莲,我的师尊就讲述过很多弟子可以口吐金莲),你看得着吗?……中共病毒你看到了吗?你根本没看到病毒,你为什么害怕?

要你命了,你害怕,人家说“口吐金莲”你说胡说(聪明者的愚蠢就在这儿)。我能理解很多修行人他在走动的过程中,在他的另外一面就有这些东西。

“璎珞垂珠”,如果他是佛家的,就有(修出)这些东西,只不过这边看不着。那不好的生命、坏人、乱七八糟的,根本不会招上你的。如果把这个看成神话的时候,你就看不到自己神圣的一面。

破十绝阵里,讲的都是“修行人的造化”,他们在各自展现自己真实的生命境界。普贤真人、前面讲的文殊,都是一样的;随着外界环境,他自己的造化就自然变化、展现出这样的功力、法力。

普贤真人一上来就看破了“寒冰阵”。上面有冰山下来,那冰遇见金灯自然就消化了,丝毫不剩。祂不去准备……祂不动,就全有了。

有一个时辰,袁天君见其阵已破,方欲抽身;普贤真人用吴钩剑飞来,将袁天君斩于台下。袁角一道灵魂被清福神引进封神台去了。普贤收了云光,大袖迎风,飘飘而出。

你看,反过来它叫“云光”——普贤收了云光——就是说:你看到的那一份“造化”,在别人眼中其实是“云光”。在他的境界里,他看到的是另外一面。

闻太师又见破了寒冰阵,欲为袁角报仇,只见金光阵主,乃金光圣母,撒开五点斑豹驹,厉声作歌而来,歌曰:
真大道,不多言,运用之间恒觉察,放开二目见天元,此即是神仙。

你没那境界,你看不到“天元”之顶。他有世界、有宇宙、有天体,有多大本事——“运用之间恒觉察”。

话说金光圣母骑五点斑豹驹,提飞金剑,大呼曰:“阐教门人谁来破吾金光阵?”

燃灯道人看左右无人先破此阵,正没计较,只见空中飘然坠下一位道人,面如傅粉,唇似丹硃。

你看,旁边有小辈的,燃灯道人不叫,祂不知道该谁破!这就是我一再跟大家解释的:燃灯道人这么厉害,他一来就拿帅印了,可是这阵谁破?不知道!下边可没人埋怨他……

现在办事肯定不会像燃灯那样……

修行的人他也知道自己的那一部分责任,他尽他的责任,但是一切都在命运中,都在定数中。定数不是他安排的,但他知道那是定数。我觉得这个道理对太多人来说挺难接受、理解,特别是现在电脑的年代,太讲规矩了,太笨了。就是我说的“聪明的愚蠢的人”。

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道服先天气盖昂,竹冠麻履异寻常,
丝绦腰下飞鸾尾,宝剑锋中起烨光。
全气全神真道士,伏龙伏虎仗仙方,
袖藏奇宝钦神鬼,封神榜上把名扬。

(这道人)就是来进榜的。

话说众道人看时,乃是玉虚宫门下萧臻。萧臻对众仙稽首曰:“吾奉师命下山,特来破金光阵。”

姜子牙被姚天君拜掉三魂七魄的时候,赤精子去找师父帮忙,结果元始天尊自己都有难处,就给推了,让他去找大老爷(老子)。

你可以看到在“十绝阵”中元始天尊的门徒(这些年轻的门徒大概来了三个)全死在里头。师徒如父子,元始天尊让自己的小弟子在这种劫难当中藉这个机会一步成仙,但是对元始天尊来讲这些人终归是祂的弟子,所以既有祂承受的部分,又有被别人难以理解的部分。

你不到那个境界你理解不了。

我以为,正是有这样的瓜葛,出来引起“十绝阵”的人是自己的门下申公豹,所以元始天尊自己不出手,他的弟子得理解他——十二金门在这方面完全没有任何思考。只有那道行天君说:“瞧我这两个弟子全毁了。”叨了这么一句,那也就给他带来了修行……

只见金光圣母大呼曰:“阐教门下谁来会吾此阵?”言未毕,萧臻转身曰:“吾来也!”

金光圣母认不得萧臻,问曰:“来者是谁?”

萧臻笑曰:“你连我也认不得了!吾乃玉虚门下萧臻便是。”

金光圣母曰:“尔有何道行,敢来会吾此阵?”执剑来取,萧臻撒步,赴面交还,二人战未及三五合,金光圣母拨马往阵中飞走。

萧臻大叫:“不要走!吾来了!”迳赶入金光阵内。至一台下,金光圣母下驹上台,将二十一根杆上吊著镜子,镜子上每面有一套,套住镜子,圣母将绳子拽起,其镜现出,把手一放,明雷响处,震动镜子,连转数次,放出金光,射著萧臻,大叫一声。可怜!正是:
百年道行从今灭,衣袍身体影无踪。

萧臻一道灵魂,清福神柏鉴引进封神台去。金光圣母复上了斑豹驹,走至阵前曰:“萧臻已绝。谁敢会吾此阵?”

燃灯道人命广成子:“你去走一遭。”

广成子领命,作歌曰:
有缘得悟本来真,曾在终南遇圣人。
指出长生千古秀,生成玉蕊万年新。
浑身是口难为道,大地飞尘别有春,
吾道了然成一贯,不明一字最艰辛。

有缘能修炼,能悟得本来的自己。

广成子他修行的地方在终南山,他遇到了他师父,指出长生不老之道——“万年新”——跟慈航道人的“万年之身”的概念是一样的。

“难为道”就是“一步一造化、一难一修行”,分辨之心是不用有的,遇到的磨难就是你的修行;红尘的一切其实有着真实的生命在其中;只要一修行就没有放弃之说、一气呵成;悟不明白,迷住自己,这是最难的,自己是自己的迷,每一个境界的生命都被自己框在其中。任何一个境界的生命都被他的境界所阻碍。

其实广成子讲的是这么一段故事。

广成子八卦衣 番天印 破金光阵

燃灯道人,祂实际上是雷祖,在挑选谁去破阵的时候,对十绝阵每一位阵主的来处,祂自己有一种感悟,因为燃灯道人的境界高过他们。

我们从故事中可以看到:在任何生命遇到劫难的时候,都有他迷惑的一面,不是完全清楚细节。燃灯道人知道有十个道人会在阵中死去,但祂也不知道是谁(赶上谁是谁)……所以这样的劫难、这样的定数,不是祂燃灯订的。

看起来是燃灯主持破十绝阵,但不是祂燃灯订的。看起来祂是掌握一切,但不是祂完全掌握。但是祂的厉害在于祂听从命运的一切。祂知道这该是祂的,祂就做,至于说最终的结果是什么,用人的话说:“祂内心中有个信念,祂相信能成功。”

其实祂根本就没有这个念头,人的话才叫“相信能成功”,其实真正到境界的话,应该是没念头,就是道家所说的“无”,佛家所说的“空”。就像广成子一露面:“浑身是口难为道”。

我后来看到另一个(版本)是“浑身是日难为道”,我觉得更贴切。

“是日”,就是指今天、现在。人的一生过程中,你想修成的话,每一天、每一天遇到的一切都是你的难。人活着就是难(《西游记》:一难一造化,一步一修行),“难”为道,更贴切。

当他得到道,一修到底。(但是……)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不明”、迷障中……很多人自以为“明白”,这就是他“最难(修)”的地方——不明一字最艰辛——艰辛就在于:“没有人知道什么叫不明。”

在修炼中,每一个生命的境界都困在他自己境界本身上。

姜子牙的魂魄被姚天君给拜(丢)了,剩一魂一魄了,赤精子追到昆仑山、追到南极仙翁那儿去,要过来的。“好,这事我办了,我能把姜子牙给救回来。”

那件事情对赤精子也好、对南极仙翁也好,都是迷障。

赤精子要走了姜子牙的一魂一魄(装在葫芦)。南极仙翁就没有看出来:“赤精子这事儿干不成。”那件事情,连元始天尊都干不成。

等赤精子没干成之后,回来找师父,元始天尊说:“有难言之隐,你去找大老爷吧!”让他去玄都,他才找到老子,借得太极图。元始天尊自己都在这个“十绝阵”当中,有他的难言之隐。

那赤精子当初为什么那么自以为是?

在破十绝阵里我们看到:他们单个的本身,包括自己法器、他们境界的本身,是足以破掉一个阵、一个阵。但是当他们单个来的时候,实际是不灵的,这就是在不同时代、环境的背景之下,每一个具体生命境界也出现了岔。我相信朋友能明白我说的意思。

赤精子当初就陷在了一个“明知不明”的困境中,他以为明,实际是不明。他以为明,踩着两朵白莲就去到姚天君那儿抢那草人,险些把他自己毁掉。等拿了太极图之后,他把太极图又掉进去了,他才抢了草人。用了太极图换得姜子牙的草人(魂魄)回来。

所以这件事情就变成了:“十绝阵”可以通到这天、地间(三界内)的顶点。那作为赤精子就认识不到,所以他困在了自以为是明白的这种真正的不明之中,这是他最艰辛的。

那广成子是他们几个人的老大。

话说金光圣母见广成子飘然而来,大呼曰:“广成子,你也敢会吾此阵?”

广成子曰:“此阵有何难破,聊为儿戏耳!”

金光圣母大怒,仗剑来取。广成子执剑相迎,战未及三五合,金光圣母转身往阵中走了。广成子随后赶入金光阵内,见台前有旛杆二十一根,上有物件挂着。

广成子后来不是转入佛家。

我们前面看到了,应该是破了四个阵,其中文殊、慈航道人跟普贤在进阵前都出现了迟疑。广成子没有!另外,破第二个阵的惧留孙没有!后来转成三个“菩萨”的,在进阵前都有迟疑。

在《封神演义》的后面,或者在《西游记》里面,在字里行间会有解释这三个大菩萨当初为什么有这样的疑惑。在这样留给人间的一些很神奇的书里面,一定对这样的生命之间的关联有所描绘,只不过我们绝大多数的朋友没有能力看出来而已。

所以我跟你讲:金光圣母用个杆子,还挂个镜子!那已经就差远了。借助东西,已经差得不知道有多少!当然,你可以把它解释成金光圣母的法器,是他透过自己的本事练就出来的。

那我个人觉得:其实差距就已经在了。

金光圣母上台,将绳子揽住,拽起套来,现出镜子,发雷震动,金光射将下来。广成子忙将八卦仙衣打开,连头裹定,不见其身。金光纵有精奇奥妙,侵不得八卦紫寿衣。有一个时辰,金光不能透入其身,雷声不能震动其形。

广成子暗将番天印往八卦仙衣底下打将上来,一声响,把镜子打碎了十九面。

有光、有声!“金光”代表人间说的闪电。雷、电齐鸣。

你想,广成子把自己都给裹住了,再把番天印从下边掏出来发出去……如果你从神仙的角度来讲:相当低。

金光圣母着慌,忙拿两面镜子在手,方欲摇动,急发金光来照广成子,早被广成子复祭番天宝印打来,金光圣母躲不及,正中顶门,脑浆迸出。一道灵魂早进封神台去了。

人这边,金光圣母的生命就结束了,整个过程就完了。

广成子破了金光阵,方出阵门,闻太师得知金光圣母已死,大叫曰:“广成子休走,吾与金光圣母报仇!”麒麟走动如飞,只见化血阵内孙天君大呼曰:“闻兄不必动怒,待吾擒他,与金光圣母报仇。”

孙天君面如重枣,一部短髯,戴虎头冠,乘黄斑鹿,飞滚而来。

燃灯道人顾左右,并无一人去得。

你看,这就是我一再跟大家解释的:很多朋友做事,先做准备。其实“准备”里面包含着“自我表达”的成分相当高——自我欣赏、自恋……当代的精英就是那样。

“顺天意”做事情,不参与个人的东西,该悟到了就悟到了,能够感受到就感受到……

“淡然处之”,更加接近于“无”、“空”。打击别人的人绝不希望打空啰……要稳、准、快!……

对小孩子的污辱,他记恨你一辈子!如果有幸能修炼能化解,(多数)化解不了!你看习近平……

在中国的环境中都是在“被羞辱中”长大的,习近平就是化解不开,结果今天他就在羞辱所有的人,才会出现今天这么荒谬的事情,才会出现任志强气得(撰文:剥光衣服坚持当皇帝的小丑)!习近平他其实就是羞辱这些自认为比他有本事的人。这就是(中共)这个制度的邪恶。

乔坤破阵 砂沾袍服化作津津血

偶然见一道人慌忙而至,与众人打稽首,曰:“众位道兄请了!”

燃灯曰:“道者何来?高姓?大名?”

道人曰:“衲子乃五夷山白云洞散人乔坤是也。闻十绝阵内化血阵,吾当协助子牙。”

乔坤他知道有“化血阵”,他为什么来?也没解释。他是武夷山白云洞一个散人,散人很低的。在破“十绝阵”的过程中遇见了好几个散人,咱也不知道为什么遇见这么多散人。所以乔坤他就来了(前、后挨不着)!

燃灯道人自己也不知道哪儿出了这么多个散人。所以就像我刚才说的:“不在计划中。”

燃灯道人骑着鹿,“破十绝阵”来了。干嘛来了?说:一,大家有难;二,是因为什么;第三,我就有这么个心愿,我就来了。至于怎么破?走到哪儿算哪儿……没有一个“因为、所以”……

燃灯道人连乔坤来了,还问:“你是哪儿来?你是谁?干嘛来了?”祂都不知道。我觉得这对很多朋友是一个非常大的借鉴。只有这种情况,人才会有机会与自己的元神、与天意吻合在一起。

所以反衬过来,还是那句话:“最大的敌人是自己。”那燃灯这样的做法就是“没有自己”。

言未了,孙天君叫曰:“谁来会吾此阵?”

乔坤抖搜精神曰:“吾来了!”仗剑在手,向前问曰:“尔等虽是截教,总是出家人,为何起心不良,摆此恶阵?”

满有趣的:因为“十绝阵”太恶,那种恶气、恶的氛围冲破了天界,所以让很多修炼的人看到,那乔坤看不过眼,过来帮助。你可以这么解释。

孙天君曰:“尔是何人,敢来破吾化血阵?快快回去,免遭枉死!”

乔坤大怒,骂曰:“孙良,你休夸海口,吾定破尔阵,拿你枭首号令西岐。”

乔坤知道孙良,孙良不知道他。但他没有孙天君本事大。

孙天君大怒,纵鹿仗剑来取,乔坤赴面交还,未及数合,孙天君败入阵,乔坤随后赶来入阵中,孙天君上台,将一片黑沙往下打来,正中乔坤。正是:
沙沾袍服身为血,化作津津遍地红。

乔坤一道灵魂已进封神台去了。孙天君复出阵前,大呼曰:“燃灯道友,你著无名下士来破吾阵,枉丧其身!”

太乙真人九龙神火罩孙良

燃灯道人自己也明白,不是破不了阵,而是一定要有一个人在阵中死去。我觉得有点像祭典:第一,也是对摆阵的这一些道友的一份尊重、敬重。第二,表面被杀的人,他们其实都是一步登天。

……孙天君没有能力意识到这位无名小辈被封成了神。这就应了广成子那句话:“不明一字最艰辛”。其实,我觉得这些都是相生相克的理。

所以朋友!你看待任何事情,你可以看到对方、看到自己,看到两面(看手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手心、手背两面),很多事情对你来讲就了然了。真正能做到这一点,首先就是否定自己的观念。

什么观念?说喝茶,我就得这么喝;我要没这一点家私(家具)我就不喝了。这就是麻烦。如果你是个修行的人,当你有这种规矩和想法的时候,你会发觉每次喝茶的时候总有麻烦。反过来,当你没有这些观念的时候,我怎么样都可以,脑子里没有这些观念,没有这些“一定”和“不一定”的时候,你会发觉你要干什么,什么都是顺坡而来、顺行而来。

什么意思?没有自我的人,你的存在本身就是顺天意(我觉得这话就相当厉害)。但人一定会有自我,否则这个人肯定就不是人了,他已经是神仙了——能够遏制住自我,任何的想法都能忍耐住,把它去掉。比如说:

燃灯道人一来说:“破十绝阵,这事我干了,我一看太乙真人肯定没问题;金光阵,广成子这个不在话下。哎呀!不对呀,好像前面还有十个人,这十个人上哪儿找去?哎,姜子牙你先给我把这十个人找好啰!”

完了!这阵就破不了了,连广成子都给耽误了。你信不信?今天如果燃灯道人都这么想的话,连广成子都破不了。他们就有麻烦。这是我跟大家分享我自己的理解。

所以最后就是佛家讲的“空”,道家讲的“无”。(但)在人中,人无法“空”、无法“无”(话都让我一个人说了)。

燃灯命太乙真人:“你去走一遭。”

太乙真人作歌而来。歌曰:
当年有志学长生,今日方知道行精。
运动乾坤颠倒理,转移日月互为明。
苍龙有意归离卧,白虎多情觅坎行。
欲炼九还何处是,震宫雷动子西成。

太乙真人当年就想学长生不老,今天当学到这儿才知道道行本身内在的精髓。乾坤可以反著走(颠倒理),所以正就是反,反就是正,阴就是阳,阳就是阴;其实空就是有,有就是空。(这事儿,你就不好办)

你要有能力,能颠倒理:你是日,你可以站在月上;你是月,你可以站在日上,你甚至可以不在日、月中;不在干、坤中。那如何颠倒?

你不在干、坤中,干、坤三百六十五度的话,你想怎么看怎么看……所以互为日、月;互为干、坤。当有这颠三倒四之理的时候,其实他在掌握乾坤、他在把握日月。他的境界超然。

这就讲述“境界的局限”。

青龙、白虎,有“护法”的概念;“有意”跟“多情”都是有意所为,这就展现出他太乙真人的局限、他的困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讲他的境界受困,但是又有“上下贯通”在里面。他不在日、月中,他可以把干、坤颠倒。乾坤、日月;苍龙、白虎讲述三个层面。

“九环”是道家的说法……

太乙真人歌罢,孙天君曰:“道兄,你非是见吾此阵之士。”

太乙真人笑曰:“道友休夸大口,吾进此阵如人无人之境耳。”

孙天君大怒,催鹿仗剑直取。太乙真人用剑相还,未及三五合,孙天君便往阵中去了。太乙真人听脑后金钟催响,至阵门,将手往下一指,地现两朵青莲,真人脚踏二花,腾腾而入。真人用左手一指,指上放出一道白光,高有一二丈,顶上现有一朵庆云,旋在空中,护于顶上。

前面每个阵都会死一个人(也挺可怜的),就是说:前面进去一个人,阵法一定会走一遍,当阵法走一遍的时候,那旁边的这十二门人,包括燃灯道人就一目了然了。所以你可以看到在他们进阵的时候,凡是从上面来的,大多都会透过祂的化身、真身衍化出庆云。其实就是护法,护住自己的身子。祂的肉身是受不了那些东西,所以护住祂的肉身。广成子也是用这个八卦仙衣把自己连脑袋都给裹住。一样的道理。

也正是因为那些人——第一个进阵的人死去,是一种尝试。他们用生命去协助顺其天意的阐教的人,所以他们自然被封神。

孙天君在台上抓一把黑沙打将下来。其沙方至顶云,如雪见烈焰一般,自灭无踪。

这就表示太乙真人他的功夫、境界高过孙天君。

孙天君大怒,将一斗黑沙往下一泼,其沙飞扬而去,自灭自消。

孙天君见此术不应,抽身逃遁,太乙真人忙将九龙神火罩祭于空中,孙天君合该如此,将身罩住。真人双手一拍,只见现出九条火龙,将罩盘绕,顷刻烧成灰烬。一道灵魂往封神台去了。

闻太师在老营外,见太乙真人又破了化血阵,大叫曰:“太乙真人休回去!吾来了!”

只见黄龙真人乘鹤而至,立阻闻太师曰:“大人之语,岂得失信!十阵方才破六,尔且暂回,明日再会,如今不必这等恃强,雌雄自有分定。”

闻太师每每出手的时候,几乎都遭到黄龙真人的阻拦。黄龙真人后来也确实遭到了磨难。

闻太师气冲斗牛,神目光辉,鬓发皆竖,回进老营,忙请四阵主入账,太师泣对四天君曰:“吾受国恩,官居极品,以身报国,理之当然。今日六友遭殃,吾心何忍!四位请回海岛,待吾与姜尚决一死战,誓不俱生!”太师道罢,泪如雨下。

四天君曰:“闻兄且自宽慰,此是天数。吾等各有主张。”俱回本阵去了。

十天君知道是天数,却又有内心的妒嫉之心。申公豹请他们出来,他们就想以此十个恶阵联在一起形成的氛围一举而击破对方。因为心生妒嫉,所以摆出的阵都是恶的,是由心念所致,跟生命的本质相关。

有本事看到生命的本质,就能分辨善、恶。其实这里讲的都是善、恶,而不是各自的本事大、小。

且说燃灯与太乙真人回至芦蓬,默坐不言。子牙打点前后。

这里面很值得大家品味。太乙真人破了阵,跟燃灯道人回到芦蓬,相互没吹牛……谁都不说话,谁都不夸,往蒲团一打坐就行。

为什么要说话?为什么有些人做完事情回来吹牛。吹牛的人就是人。吹牛的本身就在逆天意。顺天意的人当事情做完之后:“就是一个过程。”

过程早过去了。如果不是从这个角度认识,当他破完阵,太乙真人一吹牛,后面更大的麻烦就来了。因为吹牛的人注重自己的结果,以为他做成的。他做成是在天意的背景之下做成的,有背后的天意,他必成!

这天意的背景是什么?其实你可以理解成“是更高境界的生命在背后依托着他”。而太以真人看不见、燃灯道人也看不见。燃灯道人要什么都看得见,他怎么不知道那十个先破阵的送死的人是谁呢!他肯定看不见。

话说闻太师独自寻思,无计可施,忽然想起峨嵋山罗浮洞赵公明,心下踌蹰:“若得此人来,大事庶几可定。”忙唤吉立、余庆:“好生守营,我上峨嵋山去来。”二人领命。

闻太师这一念就把赵公明毁了。赵公明的功夫超过燃灯道人。

太师骑上墨麒麟,挂金鞭,借风云,往罗浮洞来。正是:
神风一阵行千里,方显玄门道术高。

霎时到了峨嵋山罗浮洞,下了麒麟,太师观看其山,真清幽僻净:鹤鹿纷纭,猿猴来往,洞门前悬挂藤萝,太师问:“有人否?”

少时,有一童儿出来,见太师三只眼,问曰:“老爷那里来的?”

那个时候是半人半神,人、神同在的文化,那童儿一见闻太师他第三只眼是打开的,就知道他是修行之人,不是一般人(趋近于半神)。

太师曰:“你师父可在么?”

童儿答曰:“在洞里静坐。”

太师曰:“你说商都闻太师来访。”

童儿进来见师父,报曰:“有闻太师来拜访。”

赵公明听说,忙出洞迎接,见闻太师大笑曰:“闻道兄,那一阵风吹你到此?你享人间富贵,受用金屋繁华,全不念道门光景,清淡家风!”

二人携手进洞,行礼坐下。闻太师长吁一声,未及开言,赵公明问曰:“道兄为何长吁?”

赵公明为什么不知道闻太师到此而来?通常,应该是可以知道——以赵公明的功力来讲本该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这是个问题!我能理解的:现在遇到的场面,对于赵公明来讲,同样是劫难。

是劫难,同样有悟;有悟,就有选择;有选择,就“有机会”。

他赵公明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这时候就该有警觉、悟性。如果悟性好的人,我们比喻:二郎神遇到的话,他的悟性可能就告诉他:“闻太师来,我为什么一点儿没有感觉?我为什么不知道?”

对于修炼的人、修到这个境界的人,他不该不知道。当他“不知道”,他就知道这里头有“对悟”,对于他自己来讲就有着劫难……

这种劫难,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境界在这样的环境中、遇到的这件事情的“因为、所以”中。所以在天意的背景之下,你就不知道。就像一个人在水边上,你没有游泳,但被水打湿了,他能意识到不对!一定有什么事跟我有关系!连上了,我能够反思自己。这就是悟性。

赵公明为什么没有这种能力意识到自己呢?就是他的狂妄。自我的狂妄从而失去了一个自我提醒、反思的机会,这就是悟性差。反过来:“闻太师来找我,我竟然不知,那么我必在其中,很可能有麻烦!我要回头想一想:这个事我该不该出手!?”

这个事,何为最大的道理?修行人就要找出一层、一层的理!这最大的理,就是天意!

闻太师曰:“我闻仲奉诏征西,讨伐叛逆,不意昆仑教下姜尚善能谋谟,助恶者众,朋济作奸,屡屡失机,无计可施,不得已,往金鳌岛邀秦完等十友协助,乃摆十绝阵,指望擒获姜尚,孰知今破其六,反损六位道友,无故遭殃,实为可恨!今日自思,无门可投,忝愧到此,烦兄一往,不知道兄尊意如何?”

其实,作为真正静修的人听到闻太师这番话以后,就不该参与。闻太师用了“助恶者众、朋济作奸……实为可恨!”这些话,都是“利益”中挑拨、争先夺利的词(表述)。作为赵公明,应该有能力意识到、他生命境界本该自然反应出:“那闻太师有问题!”

你可以找我帮忙,但你不要用这样的词去描绘你今天的处境(这是生命境界的问题)……因为闻太师讲出的话,不是一个修行者应该跟从的道理,那是世俗的、争权夺利的、夺取名望的、毫无自我约束的话——你自己摆下了“十绝阵”,你自己打不过人家,被人破了,是你自己没有生门——这个“绝”字,就(表示)没有生门。

一个善意、清修的人哪能不给其他生命以生门、生路呢?反思今天,为什么讲“道德沦丧”?(情况)这里头都有……

公明曰:“你当时怎不早来?今日之败,乃自取之也,既然如此,兄且先回,吾随后即至。”

自高、狂妄、自大、妒嫉、凡心未去、争取名利,都在这几句话中,而这其中关键的问题就是妒嫉。

太师大喜,辞了公明,上骑,借风云回营,不表。

且说赵公明唤门徒陈九公、姚少司:“随我往西岐去。”两个门徒领命。公明打点起身,唤童儿:“好生看守洞府,吾去就来。”带两个门人,借土遁往西岐。正行之间,忽然落下来,是一座高山上。正是:
异景奇花观不尽,分明生就小蓬莱。

赵公明是借着土遁走的,“忽然落下来”就是有因由。其中表明:赵公明今天遇到的事情也是命里注定的。

赵公明正看山中景致,猛然山脚下一阵狂风大作,卷起灰尘,分明看时,只见一只猛虎来了。笑曰:“此去也无坐骑,跨虎登山,正是好事。”只见那虎剪尾摇头而来,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咆哮踊跃出深山,几点英雄汗血斑,
利爪如钩心胆壮,钢牙似剑势凶顽。
未曾行处风先动,才作奔腾草自扳,
任是兽群应畏服,敢撄威猛等闲间。

赵公明能跨虎,却不能降龙。

话说赵公明见一黑虎而来,喜不自胜:“正用得着你!”掉步向前,将二指伏虎在地,用丝绦套住虎项,跨在虎背上,把虎头一拍,用符印一道画在虎项上。那虎四足就起风云,霎时间来到成汤营,辕门下虎,众军大叫:“虎来了!”

赵公明道行高,任何东西到他手里面都会显出神迹。

陈九公曰:“不妨!乃是家虎,快报与闻太师:赵老爷已至辕门。”

太师闻报,忙出营迎迓,二人至中军帐坐下,有四阵主来相见,共谈军务之事。

赵公明曰:“四位道兄,如何摆十绝阵,反损了六位道友?此情真是可恨!”正说间,猛然抬头,只见子牙芦蓬上吊有赵江,公明问曰:“那蓬上吊的是谁?”

白天君曰:“道兄,那就是地烈阵主赵江。”

公明大怒:“岂有此理!三教原来总一般,彼将赵江如此之辱,吾辈体面目何存。待吾也将他的人拿一个来吊着,看他意下如何!”随上虎提鞭,闻太师同四阵主出营,看赵公明来会姜子牙。

在“地烈阵”赵天君被抓之后,为什么要给他吊在卢蓬上?

就是羞辱对方!

怎么样都可以,但羞辱对方就是问题。我以为就是燃灯道人的羞辱对方,从而给自己同样带来了劫难——赵公明打得祂满天跑。

是!是这个问题。这些都有着相生相克的道理,但无论如何他们是顺天意,而赵公明是逆天意。所以燃灯祂们遇到的问题就是自我净化的过程。既是“自我不足”的表现——祂们的不足给祂们带来了劫难,同时,是一种净化。经过这一份劫难,从而去掉祂们不应该有的东西。

对方也同样:如果不是赵江被挂在蓬上,可能赵公明也不至于这么愤恨。他觉得对截教太羞辱、太过分……也就不至于出手这么绝对。就是相生相克在里头。

不知胜负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