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专访程晓农(9):拜登对华政策百日评析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4日讯】专访程晓农(9):拜登百日对华模糊政策的5大特点;美中冷战下台海局势对中共不利;红色大国如何制造核威胁?| 热点互动 05/23/2021

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天,拜登签署了许多行政令,大幅扭转川普的国内及国际政策。不过对于当前最关键的美中关系,拜登却始终保持一种模糊的姿态,他将中共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定义这是一场民主与专制的斗争。然而在具体政策上,却缺乏执行的细节。
在现实中,中美军事对抗却不断延伸。那么究竟拜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中共近期加强在西太平洋的军事部署,南海、台海的局势持续升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此前警告,美中间的军事冲突将严重违背两国的利益。但是他又说,我们的目的不是要遏制中共,牵制它、压制它,而是为了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

布林肯的话表明拜登政府的目标,只是保护所谓国际关系当中基于规则的秩序,而不是遏制中共。他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还说,不认为美国正同中国冷战,理由是中美关系很复杂。但问题是,中共是不是也不想发起冷战呢?

本期节目我们请程晓农博士为我们再次分析一下中美关系及未来的发展,拜登对华模糊政策有何特点?能够遏制中共威胁?这是专访程晓农博士解析美中关系系列的第九期。在前几期节目中,我们对美中关系在军事、外交、政治等方面的对抗,做了详尽解析。

嘉宾:

政治经济学者:程晓农 博士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热点互动】程晓农专访:拜登对华政策百日评析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美中关系系列节目。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天,拜登签署了许多行政令,大幅扭转川普的国内及国际政策。不过对于当前最关键的美中关系,拜登却始终保持一种模糊的姿态,他将中共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定义这是一场民主与专制的斗争。然而在具体政策上,却缺乏执行的细节。而现实中,中美军事对抗却不断延伸。那么究竟拜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本期节目继续请程晓农博士做深入分析。晓农博士您好。

程晓农:您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如何看拜登当局对于中共竞争、合作、对抗并行的策略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这期节目来谈一谈拜登百日的对华政策。其实拜登上任一百天,现在外界对他已经有一些批评了,就是说他对于中共的政策,依然只停留在框架的层面,没有具体政策。而且不少人说他对华政策空泛。您认为拜登当局到底如何评估当下的美中关系?您如何看拜登当局对于中共所谓竞争、合作、对抗,并行的策略呢?

程晓农:我想通过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2日接受美国广播公司,就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60分钟专访,还有他5月5日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所发表的观点。因为布林肯基本上就是美国对外政策方面的一个主要的发言人吧。他在CBS的节目专访当中,布林肯说北京对内压制,对外嚣张,导致中美关系陷入困境。而他在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当中,却否认美中正在进行冷战。他在CBS的采访当中是这么说的,他说世界上唯一的一个拥有军事、经济、外交能力的国家,可以挑战并且破坏,我们非常关心并决心捍卫的基于规则的秩序。

中国相信它能够并应该成为世界上的主导国家,它在国外的作为越发好斗,对内则加强打压。一个日益强大的中国正在挑战世界秩序,在国内更有压迫性的形式,在海外更有侵略性的测试及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中国近期加强在西太平洋的军事部署,南海、台海的局势持续升温。布林肯因此警告,美中间的军事冲突将严重违背两国的利益。但是布林肯表示说,我想非常清楚说明一点,这很重要,我们的目的不是要遏制中国,牵制它、压制它,而是为了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

他的话表明拜登政府的目标,只是保护所谓国际关系当中基于规则的秩序,而不是遏制中国。他还说美国不可能完全不与中国打交道,在两国关系中存在真正的复杂性,无论是对抗部分、竞争部分还是合作部分。他这个说法体现了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对华政策的基本方向,就是拜登当局把美中关系分拆成对抗、竞争、合作三个部分。布林肯以前也表示过,说美国的对华方针是在应竞争的领域竞争,在可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领域对抗。

但问题是,拜登当局把对华政策,按照这样的原则性划分,但在具体政策层面是保持了模糊性。也就是说他不肯明确的表示,到底什么政策属于美中要对抗的?什么政策属于美中要竞争的?那有什么政策要合作?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拜登当局到现在为止的作为,我们可以看到说,在人权领域里,双方确实属于对抗状态,但是那只是口水仗,无关痛痒。拜登向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发表演讲时,也明确表示说要增强美国的经济竞争力,胜过中国,再一个,就是在气候政策领域里,拜登已经派气候特使克里访问上海,想和中共合作。

看起来好像有这么几个方面政策的安排,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根据这一些,我们来勾划一个未来几年美中关系的框架呢?我觉得答案是完全否定,为什么?因为拜登当局漏掉了一个最重要的领域,那就是军事领域。在这个领域,拜登当局它到底是想干嘛呀?是和中共对抗呢?还是中共和平竞争呢?还是友好合作呢?拜登从来不肯明确表态。然而,恰恰是在军事领域,中美双方的对抗态势越来越明显。

我刚才提到了布林肯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的时候,布林肯说了真话。他说他不认为美国正同中国冷战,理由是中美关系很复杂,接下来又是拜登当局那ㄧ套三分法,竞争、合作、对抗。布林肯的说法是说美国不想发起冷战。好吧,我们就算美国不想发起冷战,那么他没有解释,他也拒绝解释,这另外一面就是,中共是不是也不想发起冷战呢?

冷战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就算拜登当局要逃避中美冷战,那也得看看中共合不合作。中共要不合作,拜登当局也逃不掉。口头上中共也说它反对冷战思维,但是它反对的是美国的冷战思维,它从来没说它反不反对自己的冷战思维。中共有没有冷战方面的行动呢?我们听其言,还不如观其行。这一点,我们在以前节目说过很多了。从去年一月,中共派遣舰队到中途岛,进行威胁性演习,去年三月中共宣布强占南海国际水域,建立威胁美国的弹道核潜艇的生态堡垒。去年六月中共宣布北斗导航系统建设完毕,要对美国实行核导弹的精准打击,这都是事实,而且是中共自己的官媒报导的。那么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中美双方的军事对抗几乎连续不断。

我今年4月23日,在自由亚洲电台的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中美冷战局势下的海上对峙最新动态”,详细介绍最近的相关情况,其中不少资讯就来自美国的军方网站。美国军方在这方面,现在是高度警惕,大力呼吁全力戒备,对这种动态,拜登怎么会一无所知呢?实际上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假装中共的军事威胁不重要、不危险,然后一厢情愿的安排他的对华政策。拜登的最大问题就在于,他所谓的在应该竞争的领域竞争,在可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对抗的领域对抗,那只是他糊弄国际社会和美国民众的自说自话。他唯独没有交代就是,中共对这一套买几分帐?如果中共在拜登想竞争的领域恶意竞争,连偷带抢,在拜登想合作的领域软磨硬泡、讨价还价,在拜登想逃避的军事对抗领域变本加厉,步步紧逼,扩军备战,那么拜登的对华政策不就成了笑柄?还有成了一种伟大的空话。

美中冷战下台海局势对中共不利

主持人:那其实拜登上任以来,台海局势的风险却是一路升高,我想您说的这个军事对抗也主要发生在这个区域。日前《经济学人》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台湾: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这个文章,很多人不一定同意它这样的标题,但是不管怎么说呢,外界再度聚焦台海这个军事冲突的危险。所以在您看来,中美目前的这个军事对抗,是不是有发生实质冲突的可能?还是双方都只是一种姿态?

程晓农:过去半年来,台海的关系正在发生悄悄的重大的转折,这个转折就是中共已经点燃了对美冷战。这样的话,这个台海局势变得对中共,其实越来越不利。刚才主持人提到《经济学人》这篇文章,讨论的就是台湾面临的危险。很明显的就是,由于中共在不断的扩军备战两岸的军力,差距越来越大,这一次台湾的危险,是明显大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时候。

我觉得中共在这次台海危机当中,实际上处于比以往更加不利的地位。因为中共对台湾的威胁,它是发生在中共对美国发起冷战,发起全面核威胁之后,所以这种情况下,台海危机就不再是简单的两岸关系问题,而是变成了全球关注的中美对抗的一个部分。在这方面,美国军方对中共点燃中美冷战,是有清醒的认知的。很早,就在今年二月的时候,美军负责核战争的战略司令部Charles A. Richard海军上将,就专门写文章警告。他说,面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威胁里,以及灰色地带的行动,美国必须立即采取行动,为未来做好准备。

然后美军就立刻开始了一系列备战部署,现在把美国海军的大部分兵力,全都调到了东亚地区,来应对中共越来越猖獗的军事威胁。最新的一项部署是,美国在海军有一艘排水量9万吨的,全球最大的常规动力舰艇,它的专业名称叫做远征移动基地舰,就是米格尔基斯号(USNS Miguel Keith,T-ESB-5)这艘舰,它最近正式服役了,那么今年夏天就要启程到西太平洋海去,就是台湾这一带,到这带来执行任务。美国南方司令部的司令海军上将法勒(Craig Faller)他是这样说的:他说这艘舰派到南海要对抗中国威胁,现在该舰的官兵将前往全球冲突最前线,对抗美国面临的威胁,尤其是中国。那么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下,今后中共对台湾的威胁,它不再是为了统一了。就它不是个什么统一不统一的问题,也不是内政问题,而是中美军事对抗的一个关键环节和组成部分。

那美国的对台战略是要维持台湾的稳定安全,对美军来讲,中共的对台军事威胁和对美国的军事威胁,其实是一回事,所以美军是必须一体化应对的。所以是中共造成了台海危机国际化,那美国呢就必须要阻止中共夺取第一岛链的企图,因为那样会动摇美国的安全。从国际关系来看的话,这次台海危机和历史上的历次台海危机完全不同了,它不是单纯的两岸冲突,而是全球战争风险当中的一环。所以台湾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它现在是中美冷战的前线。那么中共它点燃中美冷战时没有想到,冷战之火点起来以后就不会自动熄灭了。冷战双方结果只能是零和博弈,就是直到其中一方彻底失败。

那么美苏冷战的教训当年就是这样,那么中美冷战将来也是这样。美国军方现在是正在全力以赴的在印太地区部署,那么以备战来阻止战争的发生。那美国是曾经在太平洋战争中取得最后胜利的,所以美国是很了解那场战争的历史。而现在中共海军的扩军备战计划,和当年大日本帝国上个世纪20-30年代,海军的急剧膨胀非常相似的。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台海危机里中共的角色,它万一占领台湾,它就会激发出更进一步的国际野心,那个时候它会觉得说,美国是可以欺负的、可以打击的、可以压迫的。

那么台湾就会变成一个中共的新的前进基地,所谓前进基地就是,它会觉得我从台湾出发,对美国进行军事威胁,它会毫不痛心的把台湾当作可以牺牲掉、可以毁掉的一块土地。如果这条路能走通,中共在南海现在的各种侵略态势它就不会再进一步发展下去了。因为它觉得说台湾如果落在它手里,那么它就有了前进基地了。那么反过来,如果台湾和美国、日本用备战来止战,那么和平是可以继续存续下去的,那样的话中共就可能只好转而求其次了,就是台湾这边它得不到手,它就要把南海作为对美国攻击的核潜艇舰队的出发基地,那么这样的话它就会进一步加强对南海的占领,还有对澳洲、印度尼西亚、巴布亚新几内亚那边的部署。这个我以前谈过这里不重复了。

那么,究竟中美之间现在这个军事对抗会不会导致实质性的冲突?也就是所谓的热战,那么很多年轻一代这些观众,没有经历过美苏冷战的高峰时期,双方的对抗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话,他们可能不懂,到底什么是冷战,它和热战有什么不同。所以很多人一听到冷战,马上听到战字,马上想到说这就是要开打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冷战是自从苏联解体之后,已经成为历史名词了,但是中共崛起之后它又发动了冷战。所以我们现在就有必要来回顾一下,到底什么是冷战?冷战这个名称是来自于核大国之间,特别是一个共产党大国和美国之间,彼此处于核威胁状态下的准战争状态。

这种状态的最基本特征就是,双方连续不断的扩军备战,彼此军事上高度戒备、互相对峙,但是,双方从来不彼此交战。那么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双方都持有大量核武器,足以毁灭另外一方,因此双方的战备虽然不会停止,但是双方绝对不能擦枪走火。因为一擦枪走火就进入热战,那就可能打开核攻击的大门。那在以前的节目中我们曾经谈过,冷战从来都是红色大国挑起来的,美苏冷战是苏联挑起的,中美冷战是中共挑起的,那么红色大国所威胁的对象,也从来都是美国。

那么这样的话,对美国来讲,美国都是被动在应付。所以对美国来说,敌方的最初威胁往往是出乎美国意料之外。就像中美冷战发生的时候,美国其实毫无戒备的。所以中美之间的军事对抗是典型的冷战,但不是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那样的热战。冷战有冷战的行为规则,那就是说双方要高度戒备、互相对峙,但是不能正式交火。也就是说双方之间的军事对抗只能是剑拔弩张,但不能开火,因为一旦开火,最后的结局就是核大战。所以我觉得有一些个不懂热战和冷战区别的人,说那欢迎美国开打啊,把中共打灭了,我说对不起,你讲这个话的时候想没想过,你家毁在核战争,核弹头的轰炸当中,你本人死在核弹头之下啊。

战略清晰会让台湾更倾向独立?逻辑上不成立

主持人:是,所以实际上呢对于美国来讲,它的最终目的是止战,像您刚才说的通过备战来止战,遏止中共。那么这就牵扯到美国要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才能遏止中共?那么过去一直以来,美国对台海的策略是一种战略模糊策略,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一种平衡。但是现在台海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最近的一个舆论焦点就是说,美国是应该持续保持过去那种战略模糊还是说应该转变为战略清晰?那就这个热点问题您怎么看呢?

程晓农:这两个概念,就是战略模糊指的是strategic ambiguity,这是美国对台湾海峡,台海两岸关系一直采取的,长达40多年的一个政策。那么和它对应的就是战略清晰就是strategic clarity。那么战略模糊这个政策的背景是,这个要回到中共占领大陆以后的两岸关系,那个时候早年的蒋介石时代,台湾的海军和空军比中共强,那个时候呢台湾也还有一些反攻大陆的想法和少量的行动,所以那个时候台湾经常被美国看作是个麻烦制造者,一个troublemaker。那么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对台湾海峡采取战略模糊的意思是说呢,在台湾海峡发生战争之前,美国不会明确表明它是否出兵干预。那么第一是让中共摸不透美国可能的作为,因此不至于轻易的武力犯台;那么第二,也不让台湾觉得说有美国在背后撑腰,它就可以反攻大陆了。

也就是说,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是为了吓阻任何一方,包括国民党这一方和中共这一方,去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这个现状就是中共占领大陆一直到后来,那么同时也是要让美国保有弹性空间,万一双方有一方挑起了武装冲突,真发生了军事冲突的时候,那么美国可以根据当时情况来决定到底怎么样回应。那么事实上在1990年代以前,中共没有武力攻台的能力,所以美国对中共的防范,这个防备之心相当松懈。那么另外一方面,美国对是不是要为台湾增强军力,它也是很犹豫的,甚至很警惕,就是说美国生怕给台湾增强了军力,你本来军力就比大陆强一些,要再增强你军力你是不是就干脆引起两岸军事冲突了,所以美国相当警惕。

我举一个例子:1969年中华民国的行政院长、行政院副院长蒋经国,他当时向美国要求购买潜艇。美国是用你们购买潜艇,这是一种攻击性武器,我不能卖给你。那么两年以后1971年,台湾再次提出来,我们要发展反潜能力,那么我们买两艘旧潜艇作为训练舰来训练一下可不可以,这个理由听起来还比较顺当,所以美国就同意,把两艘旧的潜艇移交给台湾,这就是现在在台湾海军当中仍然在服役的海狮号和海豹号,但是美国对中华民国是防了一手的,就是它为了防止台湾用这个潜艇去攻击中共的这个舰船,所以它给台湾的这两艘潜艇不配备鱼雷,那么这样的话这两艘潜艇还真的就成了只能做基础训练的训练舰,就没有任何攻击能力。

那么由此来看的话,上个世纪美国对两岸政策,对台湾的束缚是相当认真的,但是,面对中共的束缚,其实就是口头上表态而已。那个时候,美国的战略模糊政策对台湾很有效,那麽中共呢,因为它反正也没有能力对台海战,所以美国觉得它不需要用实际的限制去束缚它,但是这个情况呢,在台湾民主化前后发生改变了,中共的军事实力开始增强了,而台湾当局也抛弃了反攻大陆的想法,所以这样的话,台湾的国际角色就改变了,那么对美国来讲呢,台湾不再是个麻烦制造者了,相反呢,台湾成了美国可以信赖的民主国家,是世界民主阵营的一员,那么中共对台湾的军事威胁倒是与日俱增,那么这个基本背景的改变,也让美国在台海地区是不是还要继续保持这个战略模糊政策,成了一个热议的话题,那不仅是国际媒体上的讨论,美国一些智库和国会议员也在建议说,我们是不是把战略模糊政策改成战略清晰政策,目的是吓阻中共的侵台行动。那么道理是这样的,就是中共最近用行动表明证明呢,以前的这个战略模糊政策对它扩军备战是毫无约束力的。

那么我看到美国有一个智库叫外交关系协会,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它的会长是叫做Richard Haass,有一个研究员叫David Sacks,他们去年九月曾经写了一篇文章,就是美国必须明确对台湾支持,American Support for Taiwan Must Be Unambiguous,那么这篇文章提到说,白宫应该抛弃战略模糊政策,改用战略清晰政策,因为战略模糊政策恐怕无法再协助维持台海的和平,所以美国应该清楚地宣示说,北京如果武力犯台将出兵捍卫台湾,借此降低中国触发台海战争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建议在白宫没有得到任何反应。白宫不但不愿意抛弃已经过时了的对台湾的战略模糊政策,而且它还把战略模糊政策扩大使用范围了,也就是说,过去它只是用于两岸关系的。现在,拜登当局准备把战略糢糊当作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针了。

主持人:其实就是在现阶段支持战略糢糊的人,包括拜登的印太政策协调员坎贝尔,还有这种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等等。他们的看法呢,是他们认为,如果转为战略清晰,会进一步激怒中共,也可能让台湾更加倾向独立,那您怎么看他们这个观点呢?

程晓农:这个说法明显是一种借口,那么海恩斯,就是中情局这个国家情报总监,这个拜登任命的这个人呢,她所代表的其实是中央情报局内部,有关中国情报研究部门的那一批人,这批人呢,海恩斯的前任曾经给国会情报委员会写过信,讲得很清楚,这一批人是倾向于中共的,那么对他们的说法,我想可以从三个方面来驳,所谓的战略清晰会进一步激怒中共,那么反过来,我问你战略糢糊就能讨好中共,中共就不会威胁台湾了?

这个首先,中共的所作所为表明,它最近一再威胁台湾,恰恰是在美国坚持战略模糊方针的情况下发生的,所以战略模糊并不能自动产生台海的和平。第二,就是战略清晰呢,所谓它会刺激激怒中共这个假设不是必然的,他说,你不能让野心勃勃的中共找到动手的借口,这个假设的前提,他没说出来,但隐含的前提是面对中共的武力威胁,你只要不加强防备,不要让中共畏惧,步步退让,别惹毛了中共就行啦。这种做法到底实际上让中共得寸进尺,还是让中共立地成佛?

第三个就如果美国转为战略清晰,就会让台湾更倾向独立,这更是中共的胡扯,被美国情报总监搬来用,台湾现在是处在中共的军事威胁之下,两岸军力又存在着明显的差距。这个时候如果台湾宣布独立,独立就能化解中共军事威胁了?那么还可以反问一句,是不是一个国家独立了,中共就从来不攻击了,那更荒唐。朝鲜战争当中,中共攻击了大韩民国;越南战争当中中共攻击了南越共和国;中苏边界战争的时候,中共攻击了苏联;中越战争时候,中共又攻击了越南共和国,这些国家哪一个不是独立国家?中共不照样发动战争吗?所以美国这个战略清晰政策并不会导致台湾独立,这个逻辑根本就不成立。那是中共的说法。

所以坎贝尔也好,美国情报总监海恩斯也好。这些基本说法,大体上可以讲就是一种鸵鸟式的态度,就是把头扎在沙子里,假装美国只要像中美冷战之前那样保持战略模糊的政策,中共就不会进一步对美军挑衅了,他们的错误在于误判了局势。也就是说,究竟中美之间是否已经存在了一种冷战式的军事对抗。在这ㄧ点上他们假装搞不清楚,说的客气一点是误判,说的严重ㄧ些是装傻,那么,如果中美之间确实存在着冷战式的军事对抗,那么对台海的战略模糊政策就必须和对处理中美关系全局的方针要配套。换句话讲就是说,如果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针也是战略模糊,那么对台湾才能够实行战略模糊,如果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针是战略清晰,那么对台湾的这个战略模糊政策也必须改成战略清晰,因为美国的台海政策是不能和美国的对华政策唱反调的,那美国台海政策只能是对华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必须服从美国对华政策的整体的基本方针。

那么是不是说,美国在拜登当局之前,就没有对华政策的方针呢?或者它那个方针跟现在拜登一样呢?完全不是,川普时代后期,美国的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针已经展现出战略清晰的基本特点,因为那个时候中美之间,由于中共点燃了这个对美冷战,所以一种冷战式的军事对抗已经发生了,那么现在拜登当局对中美之间的军事层面,双方态度的认知,它如果以继续延续这个川普时代的认知,就是现在美国军方的认知,那么就应该继续川普时代后期对华政策基本方针那个特点就是战略清晰,但是目前来看,拜登当局对话政策,看起来是按战略模糊的这个框架在实施的。也就是说,拜登当局从川普时代对华政策的战略清晰刻意地转变成了战略模糊方针。

为什么说美中处于冷战式的军事对抗

主持人:就是说呢,您刚才说,其实他们基本误判是美中现在到底是不是处于一种冷战式的军事对抗状态,那么您刚才提到说,他们其实是一种鸵鸟式的方式,也就是说呢,避开事实,视而不见,那么事实在您看来呢,是美中已经存在了冷战式的军事对抗,那么一个就是您为什么这么说,请您进一步解读一下,另外一个呢,就是这种对抗,他是临时的短暂的呢,还是说长期的,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呢?

程晓农:我觉得我们先要来谈一谈,什么叫做共产党大国和美国之间这种冷战式的军事对抗。目前中美之间这个军事对抗是不是具备冷战的特征,那可以明确的说,今年的前四个月,中美双方的冷战式的军事对抗已经达到一个高峰,那么现在双方基本是暂时收兵,但并不是从此放弃对抗,而是中共正在谋划下一轮冷战式军事对抗。那为了向大家解释一下怎么理解冷战和热战的区别,我这里特别使用限制词,就是中美之间军事对抗不是热战,而是冷战式军事对抗,那么刚才我提到了,今年前四个月,中美的这个冷战的军事对抗达到高峰,为什么这么讲?我今天没有时间详细解释了,我4月23日的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文章“中美冷战局势下的海上对峙最新动态”,介绍了今年前四个月双方的冷战式军事对抗。

那么其中的细节很多,双方较量的范围从北半球到南半球,很多地理名称观众也不熟悉。我记得有一位网友提到说读起来有点眼花缭乱。那么如果观众们想具体了解中美双方今年前四个月当中,双方冷战式军事对抗的细节,请大家去看这篇文章。我就不在这边谈那些眼花缭乱的细节了,我就介绍个大概。那就是今年四月美中双方海军在东半球的巨大海域,展开的一系列相互威慑的冷战式对抗活动。双方的海上对峙北到日本、台湾,南到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西到印度洋东部,东到菲律宾东部。这个范围之大是当年美苏冷战从来没发生过的,而双方海上对峙的中心点不是台海而是南海。

这种对峙标志着中美冷战正在步步升级,这样大范围的海上对抗,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从来没发生过,非常值得关注。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美国又在高度的防范中共核潜艇的活动和威胁。比方举一个例子,3月5日美国空军一架专门收集弹道导弹信号的导弹监视机,从冲绳基地起飞,飞到胶东半岛以南的空域,在那盘旋监视6个钟头。当时就是可能有一艘中共的战略核潜艇正从渤海南下,前往海南岛的潜艇第二基地。另外美国现在的各种型号的侦察机,都在对南海中共核潜艇的侦查活动相当频繁。

那么为什么说美国现在重点在防范南海?是因为中共的核潜艇的基地在海南岛的榆林港,它的战略核潜艇完全是用于威胁美国的。就这些核潜艇从榆林港出港以后,如果它执行远航任务不是向东潜航试图突破巴士海峡,就是南下进入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沿海的水下航道,再向东潜航。那么如果中共的核潜艇一旦越过巴士海峡,或者是进入日本和帕劳群岛之间水深数千米的菲律宾海,那么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威胁就变得非常大。如果共军的战略核潜艇能够自由进出巴士海峡,它就可以东进到中途岛。这我前面提过它去年一月去过了,还可以再进一步到珍珠港,甚至更靠近美国大陆。那么在中太平洋和东太平洋的深水海域,要想发现中国核潜艇踪迹,比在台湾西南海区或者南海要难的多了。因为第一岛链的防卫一旦失效,中太平洋上面岛屿很少,美国就不能再依靠岛屿作为基地展开反潜艇侦查。

那唯一的办法就把航母编队分布到广阔的中太平洋和东太平洋上,用航母的反潜机去侦查。这样一来的话战略上美国将完全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就很难有效防范中共的核潜艇攻击了。那么问题在于拜登当局是在中共继续对美冷战式军事威胁的情况下,故意改变了川普时代对华政策的这种战略清晰方针。把目前的对华关系刻意转变成了战略模糊方针,那么在这个战略模糊框架下,首先是模糊双边的军事对峙和军事威胁实况。那么按照这个模式,拜登当局现在对中共的所谓对抗就是口水仗。他反复重复民主党讲的几十年的人权问题,表面上是和中共在口头上对抗,而且特别为此就特别突出说:我们是在强调双方政治价值观和制度上的差异。

但与此同时拜登当局尽量地回避对中共点燃中美冷战的事实认证,拒绝面对美国已经处在中国日益扩大的核威胁之下的这个现状。所以他就可以进一步逃避在军事上和中共展开冷战式的扩军备战和对抗,另外在经济政策方面也采取战略模糊方针。就是他既保持了川普施加的进口关税,又留下了今后让步的空间。但是拜登当局的这种想法,包括美国国务院在内,他们的想法和美国军方的想法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军方才是真正负责国防的,他们很清楚的知道美国现在面临的是红色中国的核威胁,这个就是道地的冷战,所以美军也是按照冷战的方式来应对的,重点就是防范中共威胁美国的核潜艇。

但是国务卿布林肯却是旁顾左右而言他,坚持说美中没冷战,这是为了符合拜登当局的意图。而拜登的意图准确一些讲,就是对国内要掩盖中美冷战的真相,也要对中共的核威胁保持低调。所以拜登当局对华政策,这种战略模糊方针,我觉得他有这样几个特点。第一就是面对中共的冷战威胁,模糊不对应、不回应。就是拜登当局从上台到现在,从来没有一个字谈过中共的冷战威胁,假装没有的事。第二就是对中美当前军方的对抗和备战态势,模糊不表态,他既不说反对、也不说支持。第三对美国是不是要增加军费来备战?模糊不反应。实际上他是想削减军费,让美国备战备不起来。第四对中共的故意挑衅,模糊不作声,就是中共挑衅美国的时候拜登假装不知道。

那第五对中共以竞争来定位,这是拜登的说法,然后故意的模糊不谈对抗。这他谈到我们在该对抗的领域对抗,除了在人权上耍嘴皮子、吐沫星,没有任何作用。那么这几个特点倒是让我想起了中国历史上一位挺有名的人物,就是鸦片战争时期的两广总督叶名琛。当时和英军的做法,历史上有这样几个字评价,叫做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拜登当然不会有那么样的知识,了解有叶名琛这么一个人。但是拜登在对华政策上这个战略模糊方针,蛮有叶名琛这个窝囊废的遗风,就是至少可以说拜登现在也是不战、不和、不守。

那么美国之所以在中美冷战开头的两年里头,没有落居下风不是因为拜登有所作为,而是美军在恪尽职守,尽力的卫国。那么从美国历史上对国际冲突的处理来看,拜登现在也确实符合中国历史上对叶名琛的评价。这评价是八个字叫做“古之所无 今之罕有”。

中共版“古巴导弹危机”已经发生

主持人:您这个对比很有意思。那不过就是我觉得其实您提到一个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核威胁的问题。美中都是核大国,如果发生战争后果可能很难想像。所以真的不像说有些人觉得说你打啊!打啊!怎么不打。当年美苏之间就发生过古巴危机,当时核战争是一触即发。所以在您看来今天的美中有可能出现类似局面吗?

程晓农:不是有可能出现,是已经出现了,也就是说中共版的古巴导弹危机已经发生了。那么稍微解释一下什么是古巴导弹危机?这个指的是1962年苏联偷偷地把装有核弹头的短程导弹运到古巴,对准了美国的佛罗里达州,然后被美国的侦察机发现。这样的话甘迺迪总统的就下令美军进入戒备状态,当时叫三级戒备。一方面封锁古巴,免得苏联运去更多的核弹头,同时要求苏联撤走在古巴的核导弹。那么当时苏联还有4艘潜艇装载着核鱼雷,就是这个鱼雷的弹头核弹,正在古巴周围水下潜航。而美军当时知道潜艇,但是不知道潜艇装的是核武器。

补充一句就是当时苏联的带核弹头的鱼雷,它只能发射有限的距离,几公里而已。那么最后在美国压力下,古巴导弹危机结局是苏联赫鲁雪夫让步了,撤走了核武器。这个危机得以解决的背景是双方都意识到,如果处置不当就可能爆发核大战。而苏联其实也不想亡党亡国,那么这就是美苏冷战事件的核导弹威胁危机,那么从那个以后美苏双方从来没有短兵相接过。那么很多人以为说古巴导弹危机这种威胁已经过去了,不会再发生了,那就太天真了。旧版的古巴导弹危机确实不会再发生了,但是新版的核威胁已经发生了。而且威胁的手段进步了,不再是短程导弹而是洲际导弹。那么装载核弹头的导弹也不再是古巴导弹危机时的那种,在地面上发射而是变成更隐蔽的水下潜艇发射。所以这一回制造核威胁的红色大国换了一个,从讲俄文的变成了讲中文的,但是仍然是红色大国挑起来的。

因为这个每个点燃冷战的红色大国,它都是马克思主义那一套,什么社会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就是马克思的鬼魂附体的统治者,忍不住要发起冷战的,只要它觉得它有点实力。那么中共是怎么样制造核威胁的?以前我在节目里提到过,但讲的比较简单,一句带过了。那么现在我稍微把中共对美国的核威胁的具体过程说明一下。去年6月23号中共完成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最后的一颗卫星的发射以后,官媒多维新闻6月26号发表一篇文章标题叫做“北斗冲击全球导航格局,中国军力大幅提升”。这篇文章明确地说,北斗系统的完成也意味着中国军事能力的大幅度提升,兼备全球作战和精准作战的实力,能对全球目标实施更精准的外科手术式的打击,这很明显的是把核威胁的矛头对准了美国。

所以去年六月底的时候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在自由亚洲电台,标题叫“中美冷战进入快车道”,我分析了中共这是点燃了中美冷战。为什么这么看?因为中国和美国之间各自的核武器瞄准对象一直包括对方的,就是中国瞄准美国,美国也瞄准中国,这多少年了。那么美苏冷战时期,美国的核武器同时还有瞄准苏联,现在也还有一部分瞄准俄国,那么中国的核武器以前也有一部分是瞄准苏联的。这通常是属于战略上的敌人之间的防范措施,彼此是心知肚明的。那么古巴导弹危机时候,苏联把带核弹头的短程导弹运到古巴,摆出来的是什么姿态呢?就是一种随时准备发动核攻击的姿态。那么当时苏联之所以对准佛罗里达州,是因为当时苏联能够装载核弹头的短程导弹只能飞几百公里。只能从古巴覆盖到佛罗里达州,飞不远。

但是到21世纪之后,核弹头虽然还是靠导弹来装载,但是现在导弹的飞行距离已经达到一万多公里了。所以核导弹核威胁不需要在美国大门口摆出来了,中共的南海照样可以发射。也就是说它只要在南海具备了发射洲际导弹带核弹头的导弹,它就具备了这方面的能力。那么什么样的核威胁是有效的?它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个是给洲际导弹装上眼睛,第二个是把洲际导弹的发射平台藏起来。那么中共现在是公开宣布说它用北斗卫星系统可以精准制导了。这就是宣称说中国用来核威胁的洲际导弹已经有了精确制导手段,可以说做到指哪儿打哪儿。所以中共的核威胁已经在这一点上,就在有效核威胁在第一点上已经有解决的这个条件,可以精准打击了,不需要把导弹搬到美国大门口,它在海南的基地就可以照样的打。

那么第二个条件,就是要把发射平台藏起来。因为从陆地上以前中国是有很多陆地上的洲际导弹基地,美国对这些陆地上的导弹基地,美军的太空司令部是24小时用卫星在看着的。只要哪一个陆地上的洲际导弹基地进入发射准备状态,美军立刻就会知道,会发出预警,同时启动防范手段。但是有一种核导弹的发射平台是很难掌握,那就是核潜艇。因为它是在水底下悄悄的移动,事先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想发射。它发射做准备的时候,你也是完全不知道的,它在哪里更不知道。只有当它发射的洲际导弹破水而出,升到天空以后,才会被发现。那个时候留给美军的预警时间只有十几分钟,那么这个时候很显然的,中共现在已经解决了它威胁美国的核导弹的隐藏问题。那潜艇发射的导弹比陆地的陆基洲际导弹危险得多。

假如有人可以这样说,就算中共现在具备了有效的核威胁手段,它只要闷声不响的悄悄的做,美国也许假装或者假设中国不会这么做的。但是现在中共正公开的展示出了它要这么做,就是它把对美国核威胁意图公开了。这样的话就意味着虽然它有核武器,那个核武器不是防备型的。不是说遭到对方打击以后,我再第二次打击,报复性打击而是变成主动攻击型。为什么这么讲?我把它叫做中美冷战当中新版的古巴导弹危机,它 一个信号就是中共是不是明确地发出核威胁性信号?

那么我刚才提到多维新闻去年6月26日那篇文章就是一个信号,但它没有点穿。没点穿什么?它没点美国的名。但是最近中共点名了,中共要对美国实行核威胁。今年4月23日中共的新型核潜艇在三亚编入它的战略核潜艇舰队,然后习近平还到这个潜艇上去了。这时候官媒说得更露骨了,它除了宣称说它的潜艇发射的这个洲际导弹,可以从南海打击美国本土任何地方。而且还公布了这个新型核潜艇的艇徽图案,那么这艇徽图案显示什么呢?显示有一枚核导弹正从南海飞向北美。这个就是公开点名,对美国进行核威胁。很明显的在我们现在这个核潜艇和卫星导航的时代,中共这个艇徽的公开化并且具体的显示在媒体上登出来,就是新版的古巴导弹危机,和苏联当年把导弹搬到古巴对着佛罗里达是一样的。

主持人:程博士,我觉得您说的这个情况其实比很多人意识到的要更加严峻。就是说其实新版的导弹危机已经出现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白宫到底打算如何应对呢?

程晓农:我觉得拜登当局现在在对华政策上,刻意保持战略模糊。那么这个战略模糊的危险性和前景,其实不是一般性的不乐观,而是相当危险的。为什么呢?首先美国现在这个战略模糊的方针,没有办法有效的吓阻中共,那么中共相反可以从中看到拜登当局的那种软弱可欺。其次就是美国的战略模糊方针也不可能让中共所谓良心发现、收敛野心,放弃军事威胁、停止扩军备战、停止对美国军事威胁这些事,都不可能发生,谁要做那个梦是痴人做梦。

那么再一个,美国的战略模糊方针也不可能让美国赢得时间,在冷战当中增强实力。相反,它会让美国现在有的对中共的军事上的优势,逐渐消耗掉变成美弱中强。为什么呢?因为拜登当局现在按照这个战略模糊方针,他在军事上不打算增加军费,相反要削减经费。那么对美国来讲,一方面是中共在继续扩军备战,而美国是主动停止军备,这就把美国带进非常危险的境地。

主持人:是,所以中共对于美国、对于世界的这个威胁会走得有多远?有多快?会如何改变这个世界的格局?其实是一个相当让人忧虑的这样一个情况。那我们今天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没有办法再继续详细解析。我们非常感谢晓农博士今天给我们做的解读,还是再过一段时间请您接着来解读最新的局势。

程晓农:好,谢谢主持人,谢谢各位观众朋友们,我们下次再见。

主持人:好,谢谢,再见。那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我们这个美中关系系列的特别节目,程晓农博士为我们每一期节目来做解析。本期节目就到这里了,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