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广州千名老板排队近一公里 等工人上门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8日讯】中共病毒疫情持续肆虐之下,“招工难”与“求职难”交织并存。近期,在广州市海珠区的康乐村出现奇景,上千名制衣厂老板们拿着招工牌,排起近一公里长队,等著工人上门。更奇怪的是数百万大学生却陷入就业难困境

据中共央视财经16日称,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的康乐村,一条看起来有些狭窄的城中村小路上,上千名制衣厂的老板们,拿着样衣和招工牌,排起近一公里的长队,等著工人们光顾。

报导说,像这样工人挑老板的招工场景正在广州多个制衣村上演。而老板拿着衣服样品招人并不是新现象,整个行业年龄老化,缺乏“90后”“00后”等年轻人进厂,加重了用工短缺。

有工厂老板无奈的表示,年轻人好多不愿意来做这种很一般的工作。 不少制衣厂把工资大幅提高,但还是招不到工人。

报导说,不仅在广东,四川成都的“淘宝村”也遭遇到同样的难题,工厂老板举牌等著被工人“挑”,很多招聘广告上标注的工资,月薪在5000到8000元左右,还是等不到人。

中共国家统计局称,对9万多家工业企业进行的调查,约44%的企业反应招工难。

4月初,《经济参考报》也报导说,随着复工复产加速推进,“招工难”“用工贵”等问题凸显。报导说,2021年新年以来,广东、山东、浙江等地均出现“用工荒”。

一些招工老板说,眼下制衣工紧俏,尽管日薪较往年提升近两成,但站了几天仍招不到几个人;位于山东济南的圣泉集团是国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部分产品打破国外垄断,产销位居世界前列。但是,用工难题的问题限制着企业的发展。

集团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燕俩说,年后新项目开工,有1500人的缺口,“一个月只招到150人,虽想尽各种办法,但当地好像已招不到人”。

卧龙电气(济南)电机有限公司负责人说,目前员工缺口达400人,但近一个月才招到十几个合适的人,“许多应聘者难以胜任岗位需求”。

义乌市水晶之恋针织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海龙说,相较去年,工人的月工资已经上浮近500元,成本增加不少,但依然招不到人。

广东部分制衣厂老板说,制衣工的日薪已经超过500元/天,最紧缺的车位工、四线工、烫工月薪涨至6000元至1万元。

广州某质谱仪器公司负责人说,优秀人才都被服务行业和互联网公司抢走,辛苦培养起来的人才也面临不断流失的困境

不过,有制衣厂工厂透露,很多是血汗工厂,一天工作时间至少18小时以上,工人的工资每月大半被以各种理由克扣,只有农民工才愿意到这些地方上班。

与制造业相比,外卖、快递等服务行业对年轻人吸引力更强。阿里巴巴发布的《2020饿了么蓝骑士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平台骑手超过300万人,“90后”占比近50%。

而《2020年00后蓝骑士报告》显示,近一年来,新注册“00后”蓝骑士数量同比增长近2倍,并有近一半人愿意把这份工作推荐给同龄人。

“招工难”与“求职难”并存

在中国“招工难”与“求职难”交织并存。根据中共教育部的预测,2021年高校毕业生将达到909万人,再下一届毕业生将超过1000万人。

中共病毒疫情影响,2020年已经被认为是“史上最难就业季”。多家媒体报导,中国一些大学生就业服务中心的数据显示,仅有25%的应届毕业生找到工作。

2020年7月10日,新华社网站置顶大标题为“千方百计帮助高校毕业生就业”。中共党媒再度聚焦大学生就业问题。该文开篇就说习近平“给中国石油大学克拉玛依校区毕业生的回信中强调……要千方百计帮助高校毕业生就业”。

分析认为,中共党媒报导习近平给大学毕业生回信,泄露了大学生就业难的状况。

2020年底,中共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副司长吴爱华透露,大学生就业难主要是受多种因素叠加影响,这些因素有短期的有长期的。2021年高校毕业生人数将首次突破900万人,规模增长,必然使就业形势更加严峻。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