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记者遇袭 日媒体人:显示中共惧大纪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3日讯】香港《大纪元时报》记者梁珍11日遭歹徒袭击,这也是一个月内第二起针对《大纪元时报》的暴力事件。台湾立委与学者对此表达强烈谴责。日本资深媒体人矢板明夫12日表示,袭击记者犹如恐怖分子行为,显示中共已经没信心,惧怕《大纪元时报》的影响力,只能用下三滥手段来攻击。

香港《大纪元时报》记者梁珍11日中午于住所楼下,遭一名身份不明男子手持铝棒殴打,歹徒逞凶后随即驾车逃离现场,梁珍身体多处受伤,已就此事件报警,并到伊莉莎白医院验伤。根据梁珍提供的照片显示,其腿部有多处瘀伤。

这也是继4月12日香港《大纪元时报》印刷厂遭四名男子闯入砸厂后,一个月内发生的第二起针对《大纪元时报》的暴力事件。对此,梁珍表示,自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敢言的媒体受到打压的情况“越演越烈”,怀疑背后是由中共授意所为。

暴力事件频传 台立委:怀疑港府纵容

对此,立委张宏陆表示强烈谴责,并对于如此明目张胆的逞凶行为,合理怀疑背后可能为香港政府的故意纵容,“毕竟香港不大,而且到处都有监视器,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连续发生暴力事件,却又无法破获?”

他强调,这种暴力、威胁媒体的行为,只有在极权、言论不自由的国家才会发生,香港政府难辞其咎,必须尽快查清楚,因为人身自由这是一个号称自由地区的最基本人权。

立委张廖万坚则说,这是一个大事件,在《港版国安法》通过之后,以国安为名剥夺香港民众人身自由权的事情频繁出现,如今又进一步对敢言媒体的记者暴力攻击,这种对个人人身自由的戕害,看起来像是蓄意举动,背后很可能与中共或亲共政权有直接关系。

对于香港《大纪元时报》印刷厂多次遇袭,虽然都有报警处理,但最终都不了了之,张廖万坚表示,这形同体制内外的一种夹击,香港已发生多起的暴力事件,连民选议员也遭亲共人士攻击,“如果不是国家纵容,警察不积极追查,他们怎么敢?”形同警方也成为国家暴力的共犯。

他强调,香港主权移交后,中共不断透过移民政策,对香港社会进行渗透、质变,再加上现今暴力事件频传,种种迹象明确显示,中共就是要摧毁过去曾高度自由繁荣的香港。

学者:暴力袭击或为全面压制香港前奏

中研院台湾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叡人表示,这并非孤立事件,香港《大纪元时报》印刷厂已经多次被砸,这次又有记者被打,跟当初(2014年)《明报》总编辑刘进图被砍伤案例一样,都是透过体制外力量来压迫言论自由,动员民间附随组织力量来进行恐吓,这是典型的纳粹式做法。

吴叡人表示,另外还会透过亲共“左报”捏造假新闻、抹黑,这在香港近年来已经屡见不鲜,但还是必须加以谴责,不能够放任它这样下去,要抵抗到底,“不能说你就是这样做,我们习惯了,不可以习惯,这个事情绝对不可以习惯,一定要起来反击。”

吴叡人强调,香港国安处长蔡展鹏日前光顾无牌按摩店,遇上警察扫黄被逮个正著,显示目前香港的执法机构、纪律部队,本身素质有很大的问题,这样的团体、这样的政府,如何有正当性来执法?

吴叡人批评,港府没有执法正当性,却动用根本没有民意基础的《港版国安法》,同时又动用民间法西斯力量来镇压,简直就是一群流氓、土匪,想要治理一个文明社会,必然会产生冲突,大家不能够坐视。

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林宗弘表示,这事件反映香港自由民主倒退状态,暴力袭击也是一种威吓,藉以压制香港的新闻自由,接下来可能还会有一连串的压制,包括学生自治、政治自由与学术自由。目前虽是针对《大纪元时报》,但讯号并非孤立的,实际上很可能是全面性压制香港自由的前奏,值得外界重视。

对于记者遇袭,日本资深媒体人矢板明夫表达愤怒与谴责,他说正常国家即便在战争中,也不会袭击记者与医护人员;袭击记者犹如恐怖分子行为。他相信《大纪元时报》不会向暴力屈服,相信其它媒体也会相挺。

他表示,自己曾驻中国大陆报导十年,常被跟踪、也被恐吓,但没有遭遇直接暴力袭击。这次香港事件显示,中共已经越来越没信心,害怕《大纪元时报》的影响力,所以它只能用这种下三滥手段来攻击。

矢板明夫说,这种事情发生得越多,越使香港人与全世界人知道,《大纪元时报》是一个可以和暴政抗衡的非常有良心有正义感的媒体。他作为其它媒体,一定会支持《大纪元时报》的报导抗争的。◇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