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G7合力抗共 习借舰出丑拿宋学祭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04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4月28日,星期三。

今天关注的焦点:中俄假新闻将被拦截?G7外长碰面议反制;美日再度同发声,警告中共勿擅改印太现状;澳或收回达尔文港租约,菲外长怒赶中国船只;中共海军出丑,习借“舰”开战?“新闻业最大敌人”入侵,香港失新闻自由。

中俄假新闻将被拦截? G7外长碰面议反制

5月3日,七大工业国集团(G7)成员国的外交部长齐聚英国伦敦,准备进行疫情爆发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议。

这次会议可以说是举足轻重。因为首先,与会的七个国家,也就是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美国和英国,经济实力雄厚,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加在一起高达40万亿美元,几乎占据了全球经济总量的一半。

与此同时,欧盟代表一同出席会议,且澳洲、印度、韩国、南非外长,以及东盟(ASEAN)轮值主席汶莱的外长也都应邀加入。

所以,“G7”外长会议已经不仅仅局限于7个国家了。多个印太国家受邀请,非常耐人寻味。

那么,此次扩大化的会议将讨论哪些关键议题呢?这是另一大看点,而且毫不意外,中共被摆到了聚光灯下。

据路透社报导,东道主英国把这周为期三天的会议视为一次机会,用来重新确认西方影响力、应对中国(中共)与俄罗斯的挑战,以及处理疫情后复苏、气候变迁等问题。

英国外相拉布(Dominic Raab)在会前几次提到中共。他表示,有必要挺身捍卫开放市场、民主和人权;也表示英国正在推动G7国家共同制定一套“快速反驳机制”,以对抗中俄散布谎言、宣传或是假新闻。

同时,拉布表示不少与会国都想知道,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是怎样开始的”。

布林肯:联合盟友 对北京说“我们不会忍受”

在G7外长会议正式开始前,拉布先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面。而布林肯对中共的表述就更加直接了。

周日(2日),也就是布林肯飞抵伦敦当天,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播出了对他的专访。

布林肯指出,在过去几年里,中国(中共)在国内采取了更加压制自由的行动,在国外采取了更加咄咄逼人的行动。这正是导致美中关系跌入低谷的两个原因。

他强调,西方关切新疆、香港等中国人权问题,绝非像中共所指责的“干涉中国内部事务”。中共自己签署了《世界人权宣言》,却又违反这些承诺,所以美国完全有理由和责任站出来抵抗。

此外,布林肯表示,在面对中共盗窃知识产权,并造成美国数千亿美元以上的损失时,美国将与盟国一起对抗。

他说,“我们将联合志同道合、同样饱受损失的国家对北京说,‘这不能忍受,我们也不会忍受’,(联合让)我们更加有效率,更加强大。”

美日再度同发声 警告中共勿擅改印太现状

G7外长会议前,布林肯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也举行了会谈。

日本外务省表示,双方在会谈中确认,两国将“强烈反对”中国(中共)单方面以武力改变东海及南海现状的任何企图,并一致认同维持台海和平及稳定的重要性。

这是两国近日就此事第二次共同发声。

上周五(4月30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和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相当于参谋总长)山崎幸二在夏威夷会晤,也申明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东海局势的行为。

东海地区紧张局势一直在加剧。上个月,辽宁号航母打击群穿越日本宫古海峡;中共海岸警卫队船只在钓鱼岛附近水域屡次入侵。

因此,山崎与米利再度确认美日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的适用范围涵盖钓鱼岛。该双边安全条约的一部分被解释为:对美国来说,日本领土受到任何攻击,就等同于美国本土受到袭击。

此外,为了实现“自由且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日本自卫队将与美军加强合作。

刚卸任的印度太平洋司令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在上周五的交接班仪式上警告说,中共旨在以自己的国际秩序取代现有国际秩序,美国及盟国必须团结一致,捍卫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

他还表示,印太战略竞争不是美中两国之间的竞争,而是自由与中共威权主义之间的竞争。

澳或收回达尔文港租约 菲外长怒赶中国船只

中共现在被美国及其盟友共同围追堵截,可能晚上都睡不好觉,在想招儿反击呢。但是,他们面临的反制可不止于此。

据《悉尼晨锋报》周一(3日)报导,澳洲国防部证实,针对中资公司租赁北领地达尔文港一事,他们已经启动审查。

北领地首府达尔文是澳洲重要的军事基地和北部海岸巡逻艇的基地,也是美军驻澳洲轮调部队的基地。

2015年,当时的北领地政府以5.06亿澳元的价格,将达尔文港租给中资企业岚桥集团,租期99年,而岚桥集团与中共军方有着密切联系。

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国防安全项目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表示,达尔文港这样的租约放到今天是不会获批的。

澳洲总理莫里森也在上周对当地一家电台说,如果涉及国家安全隐患,他会针对这份租约采取行动。

同时,澳洲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表示,澳洲的一个明确优先事项就是保护北部和西部的水域,澳洲国防军已经做好了行动准备。他还承诺,今后会更公开地谈论中共的侵略性行为。

澳洲越来越无惧中共的各种威胁打压,我们还看到,菲律宾的反抗动作也变得频繁。

5月2日,菲律宾国防部不理会北京警告,表明将持续在南海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EEZ)内军演。3日,菲律宾外长陆辛(Teodoro Locsin)更是发布辛辣推文,驱赶入侵该海域的数百艘中国船只。

推文写道,“中国,我的好朋友,我该多礼貌地说呢?让我想想……喔……XX的给我滚出去!”他对自己爆粗口进行了辩护,表示“一般的温和外交辞令,只是徒劳无功”。

同一天,菲律宾外交部也发表声明,指控中共海警船在南海黄岩岛附近,对进行演习的菲国舰艇采取“好战行为”。

中共海军出丑 习借“舰”开战?

中共船只和舰队在印太地区横行霸道惹众怒,但同时,它的战力又时常遭到外界的揶揄。近日,海内外媒体就大量报导了中共军舰丢脸的画面。

4月26日,有推特账号发布图片,显示中共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号在东海航行时,遭到了美国、日本军舰的包围和监视。而近期,前海军副参谋长宋学的落马,更引发外界对中共军工实力以及腐败内幕的关注。

对此,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宋学当年的好朋友,前海军司令部参谋姚诚。

姚诚认为,宋学被抓是意料中事,因为中共中央军委对辽宁号的表现一直不满意。他说“花费那么多钱,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搞了两条不能打仗的航母”,这次更在国际上丢人了。

日前,宋学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更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公开资料显示,在2009-2012年,他曾任海军装备部副部长,期间还和3位一把手做搭档。2010年,他出任海军少将,并在2012年任海军副参谋长。而这两次重要升迁,正是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在任之时。而徐、郭二人,长期掌管军中人事,涉及卖官被大陆媒体,称为“国妖”、“叛徒”。

而中共军队腐败的问题长期存在,外界质疑宋学落马的真实原因。

姚诚认为,宋学并非海军出身,当局不过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追究责任,拿宋学开刀。

宋学曾就任海军装备部,这便意味着和军工系统长期接触,拥有采购大权。这次被查,也让人聚焦武器制造领域的腐败问题。

这次让中共丢脸的辽宁号,前身是乌克兰“瓦良格号”航母。当时,中共海军前副司令贺鹏飞主张这次购买和改建。2001年贺鹏飞去世,他的秘书宋学获升职,接管辽宁号的改建和飞行训练,训练中造成多人伤亡。

姚诚披露,海军曾有多人不同意这次购买,认为瓦良格号的滑跃式起飞技术,已经被淘汰,这种军舰无法打仗。而如今事实也证明,这个决策是错误的。

而中共近期力推的山东舰是辽宁号的更新版,滑跃式起飞的问题依然保留,外界对中共最新的航母作战实力始终持怀疑态度。

时事评论员周晓辉认为,宋学的落马,除了和“辽宁号”的出丑事件有关,这背后可能还涉及,习近平此前在湘江战役纪念馆所提到的“血战”,习近平若想在台湾、南海有所行动,还必须要忠诚度问题,而宋学,或许只是用来杀一儆百的。

“新闻业最大敌人”入侵 香港失新闻自由

中共独裁,对内部严厉控制,对普通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你只能服从,听他们的一言堂,不能有自己的独立思想,更不能发出不同的声音。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资深新闻工作者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个节日跟中国人没有关系”。

他说,过去这六七年来,少数几位记者曾坚持深度报导或监督政府,但他们面临的后果是遭警察的骚扰或拘捕,这样的寒蝉效应让很多人选择了“闭嘴”。

同一天,不少海外媒体追问,曾经在武汉第一线报导疫情的张展、方斌和陈秋实等公民记者,被中共判刑、抓捕或严密监控,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艾玮昂(Cédric Alviani)进一步指出,“中国(中共)是全世界新闻业的最大敌人,也是全世界资讯自由的最大敌人。”

他的话已经在香港得到了印证。曾经,香港被视为西方价值在亚洲的桥头堡,但随着中共去年强行通过“港版国安法”,那里的新闻和言论自由接连受到冲击,记者进行调查报导也遭受打压。

据香港记者协会3日公布的最新“新闻自由指数”,香港该指数的业界评分,创下八年来新低。多达85%的受访者认同,有评论指港府是打压新闻自由的来源;69%的受访者表示,中共中央官员近年来言行强调一国先于两制,令他们在报导与此立场不同的声音时感到不安。

也是在3日,《大纪元时报》香港记者梁珍前往由香港中联办控制的《大公报》总部抗议,因为有疑似《大公报》记者跟踪她。

上个月大纪元在香港的印刷厂遇袭后,梁珍在三天内两度被跟踪。24日,一名男子到她的住处敲门骚扰;26日,她外出采访时又被一名头戴帽子、塞著耳机的中年男子尾随。梁珍用手机录影,并质问对方是不是《大公报》的记者,该名男子迅速逃跑。

梁珍直指《大公报》不是传媒机构,而是“中共的间谍机构”。除了派人跟踪她,该报此前还要求取缔《苹果日报》,近日又大肆诬蔑法轮功为“X教”,声称要以“国安法”取缔法轮功。

梁珍说,“我们也是克服了自己的恐惧来到这里,向中共这种跟踪、这种下三滥的做法说不。我觉得我们香港人,不应该活在恐惧之中,让这种便衣、让这种互相文革举报、让这种跟踪、这种特务手法,变成香港的常态,这个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