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维权律师的先驱 正义者的榜样

有位作家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他还或者。”

高智晟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在中华大地闪烁着他的光芒。1996年高智晟正式进入到了律师的行业,开始了替弱势群体维权的生涯。2001年他获得了中国十佳律师荣誉和中国良心律师的美称。美联社称其为“中国维权律师界的领军人物”,滕彪等中国法律界人士称他为“中国维权运动的先行者”、“中国全民维权意识觉醒的引领人”。

2004年底高智晟多次上书给中国政府高层,要求改变对法轮功等群体的非法处理手段,并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器官遭当局活摘指控的调查,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形容他是曼德拉和甘地的结合体,是“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师之一”。三度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2005年11月,高智晟与妻子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2006年8月中共吊销了高智晟营业执照,从那时开始高智晟就多次被中共“6.10”办公室以黑社会手段骚扰、非法关押和“难以言表的酷刑”迫害。到2017年8月失踪后至今。

2006年8月,高智晟到山东的姐姐家看望病危的姐夫。多名公安破门而入,高智晟被用黄胶带缠住眼睛和嘴巴,套上黑头套押回北京。

高智晟的姐姐也被抓到了当地的公安局,东营市公安局局长还亲自向高的姐姐问话:“你为什么要和你弟弟在一起?”姐姐回答:“你已经有答案,你知道他是我弟弟。”问:“你的弟弟已严重威胁到国家安全,为什么还是要和他在一起?”姐姐回答:“一个赤手空拳的个人能严重地威胁到国家的安全,只能证明你们的政权是纸糊的。”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对一位享有如此有声誉的律师下狠手呢?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与法轮功挂上了钩。

高智晟律师原本对法轮功不甚了解,然而当中共从1999年开始在中国全面迫害法轮功后,把法轮功推向了全世界的舞台。面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和非人般的折磨,高律师从2004年开始关注和了解法轮功。

法轮功,一个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按照人类普世价值‘真善忍’做好人,并且去病健身有奇效,对国家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受到了中共如此不公正的打压,实乃天大的冤屈。

作为一名获得过众多殊荣的维权正义律师,如果对法轮功这个弱势群体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却视而不见,那还配人权律师这个称号吗?

所以在2004年12月26日,高智晟开始代理并调查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案。他在不断的调查、了解、取证当中,使得他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看到了法轮功学员不惜舍去自己的性命也要坚信师父,不放弃大法修炼的坚定信念,看到了法轮功学员面对残酷的迫害至始至终表现出的是大善大认的胸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此高智晟对法轮功学员由衷的敬佩。

所以他在对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无论是遭到中共“6.10”、政法委、还是司法部门层层的干扰都没有让他放弃。在司法得不到公正,正义得不到伸张的情况下,高智晟凭著做人的良知和律师的权利,给当时的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连续写了三封公开信:2004年12月31日的《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2005年10月18日的《致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2005年12月12日的《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在第三封信中高智晟这样写道:“此时此刻,我用颤抖著的心、颤抖著的笔记述著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道德行为记录,即是‘6.10’人员及警员的、完全程式化的几无例外地针对我们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击的下流行径!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

在二万多字的第三封公开信中,高律师叙述了近二十名法轮功信仰者所遭受的酷刑、虐杀以及骇人听闻的各种摧残。如长春的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2005年10月28日被警察非法抓捕后,两周之内母子双双被折磨致死;2002年长春当局疯狂报复长春电视插播时,大学毕业生刘海波被扒光衣服跪着,警察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到他的五脏,刘当场被电死……还有被高智晟称为“老虎凳上的圣贤”的王玉环的遭遇等。几年后,王玉环被劳教所折磨致死。

当然还不光是这三封信,在2006年3月苏家屯事件(是由中共利用权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谋利的一起大规模事件。)曝光后,高智晟公开表示参与调查事件真相。自2006年6月起,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持续要求进入中国大陆进行独立调查,但遭中国政府拒绝。高智晟为促成调查,主动自北京发邀请函。

大家想一想,中共的这些所作所为,犯下的是人类有史以来,这个星球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罪恶。用罪恶滔天、罪大恶极都无法形容啊!如果这些罪恶一旦曝光,那些有善念、有正义感的人们就会唾弃它、远离它。如今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许许多多的正义国家和正义人士纷纷站出来谴责中共、抵制中共、远离中共和围剿中共;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世人了解了法轮功,在支持着法轮功。这些正义力量的出现于法轮功学员22年来顶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力,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反迫害是分不开的;跟高智晟一样的正义人士的努力付出也是分不开的。

这就是中共为什么要对高智晟下狠手的原因。当然作为律师高智晟岂能不知中共的邪恶?所以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早已想到了后果,把自己的生死也置之于度外。高智晟讲到:“用我这辈子拯救我下辈子”。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在《大纪元时报》发表公开退党,“从即日起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他把12月13号宣布三退日称为他“人生中最自豪的一天。”

2006年8月从中共吊销高智晟营业执照开始,一直到今天中共对高智晟进行了残酷的迫害。2017年8月高智晟突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2014年8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有一天能跟丈夫一起生活,但若高智晟选择留在中国继续(维权)战斗,她将支持他。她还说,“我们(一家人)因为我丈夫的工作而做出巨大牺牲。…但是他绝对没有做错任何事。”

虽然中共让一个高智晟消声了,但是千万个高智晟又起来了。如今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罢手,但全国敢于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的律师越来越多。举个例子:由于我不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2015年中共再次将我非法关押,家人为我聘请了两位律师作无罪辩护,我跟律师在交流中谈到了高智晟,那位律师兴奋的说道:高智晟是我们律师界的骄傲,是我们的前辈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会为此而继续奋斗。

是啊,高智晟虽然现在不能发声了,但是他的精神已经留在了人间。只要我们的良知尚存,正义还在,就会继承这个精神,就会继续战斗下去,让中共胆寒!别看中共表面上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其实它在正义者面前是非常胆小、害怕的。中共在2015年把我从看守所押送到法院开庭时,许多人都见证了中共对迫害好人有多么的害怕。我们经历过或听说过的朋友都知道,中国的看守所要送嫌疑人去开庭,至少是三人以上,并且也就一辆警车押送。而我开庭的那一天,法院来了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法警,并且动用了六辆警车押送我一个人。最前后是两辆摩托车开道,后面是两辆轿车,中间是两辆依维柯警车。警笛长鸣呼啸般开往法院,在法院的门口我还看到有许多法警在阻挡着人群观看。

当把我送回看守所时仍然是那一套。看守所的警察很疑惑,问我:你是干什么的?犯的是什么罪?为什么会来那么多人,那么多车?因为看守所的警察也很少见过这种场面。我就告诉他:我就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我没有犯罪,我是被中共迫害的。中共迫害好人它就会心虚、害怕的。

如今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正义之士,敢于站出来,敢于跟中共说不!这是一股不可小觑的正义力量。朋友们,为了我们自己未来的命运,为了中华民族,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希望有更多的正义者加入到这股力量中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