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女护士遭老虎凳酷刑 大连周艳波再被冤判四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6日讯】大连市金州区优秀女护士、法轮功学员周艳波,因为坚持信仰屡遭非法绑架、判刑,曾在马三家劳教所、张士劳教所、沈新劳教所等地遭受各种非人酷刑,被老虎凳、熬鹰等折磨,导致她的身体曾出现生命垂危、枯瘦如柴。如今周艳波再次被冤判四年。

据明慧网报导,周艳波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被国保警察绑架,于二零二一年三月被视频非法开庭,周艳波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周艳波仍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

优秀护士

周艳波,女,58岁。一九八六年七月,周艳波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卫校,由国家统一分配到大连开发区医院工作,从事临床护理工作。

一九九六年,周艳波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周艳波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年的顽疾,如胃肠炎、胆囊炎、胰腺炎、卵巢囊肿、贫血、风湿病、神经衰弱等都不治而愈了。原来周艳波不足九十斤的体重,增长到了一百一十多斤。

在工作中,周艳波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净化自己的思想。她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好评,曾被评为“优秀带教老师”、“优秀护士、“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还多次把“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让给了别人。

绑架、非法判刑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周艳波在法轮功学员孙桂芳家中,被金州区国保伙同金州区先进派出所、金州区拥政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审讯、抄家。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周艳波被劫持到大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周艳波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医院检查出心衰、肾衰、高血压、糖尿病、肝内占位性病变、胆囊内泥沙样结石等多种疾病。十月十二日,周艳波被放回家中“监视居住”。

回到家中后,周艳波经过学法、炼功,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健康。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四月七日,周艳波连续接到金州区法院的传唤,说到法院取起诉书,在周艳波拒绝领取起诉书时,金州区先进派出所警察上门传唤去派出所,周艳波被迫离开家,流离失所。

在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周艳波在一个小吃店内,被国保(身穿便衣)绑架。周艳波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二零二一年三月,周艳波被视频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刑四年。

此前,周艳波曾经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沈阳张士劳教所、沈新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单位领导在上级的压力下多次找周艳波谈话,逼她放弃信仰,逼她交书。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周艳波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十月十八日,被北京东巴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东巴派出所二天一夜。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被劫持到大连戒毒所强制洗脑。他们用打、骂、罚站、罚蹲、电刑等办法强制她放弃信仰。十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马三家劳教所遭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周艳波被劫持到了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

刚一进去,四、五个人把周艳波围住,跟她谈话,不分昼夜,连续两、三天不允许周艳波阁眼。就在大脑不清醒,精神有点恍惚时,她们强迫周艳波写“三书”,周艳波不写,恶人们就开始加重迫害,体罚、打、骂、罚站、罚蹲、一动不让动。到了晚上,别人都上床睡觉了,还让周艳波在地上站着或者在厕所里蹲著。周艳波连续站立了两天,第三天又逼她蹲著,她蹲了一天站起来,腿都不能走路了。

周艳波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这是违法的。”恶人们四、五个人一起围上来,揪住周艳波的衣领、按压肩膀,把周艳波压在地上,打她、骂她。

周艳波还被强迫做奴工。在一次缝毛衣中,为了撵活,她累得头抬不起来了,手指肿得不能伸曲。

周艳波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劳教后,就再也没见过家里人,不让打电话,也不让寄信。家里人没有她的音信,千方百计的打听,才知道周艳波被非法关押到了马三家劳教所。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五那天,她的家人冒着寒风和大雪,从大连赶到了沈阳,可是因为周艳波坚持信仰,劳教所不让亲人见面,他们只好返回。周艳波的孩子见不到妈妈,更得不到妈妈的照看,时常在家里偷着哭。

被投入张士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九日,周艳波和另外九名女法轮功学员、两名男法轮功学员,共十二人,在马三家劳教所没有妥协,被马三家劳教所人员绑架到沈阳张士劳教所(男子劳教所)迫害。

刚下车,两个膀大腰圆的男警察就开始念一份上面下达的条例: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说这是江泽民的命令。然后,把周艳波她们劫进了臭名昭著的“张士小白楼”。

进去后,九位法轮功学员一人一间房。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那里等著周艳波。他们昼夜不让周艳波阁眼,这是一种酷刑,叫“熬鹰”。周艳波在地上坐了六天六夜,连闭眼打一下盹都不让,轮番轰炸、谩骂、用恶毒的语言侮辱挖苦、栽赃法轮功。他们拿着诽谤大法的材料念给周艳波听,周艳波把它拿过来撕个粉碎。他们气急败坏了,像疯了一样大吼大叫。

到了第七天,他们让周艳波上床睡觉了。当周艳波要睡觉的时候,地上的椅子上还坐着两个男人。周艳波说:“我要睡觉了,你们出去吧。”他们说:“不能出去,这是任务。”后来周艳波见到院长时,质问他:“男女混住一屋,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院长淫笑着说:“你还挺讲究的。”

在沈新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日,九位法轮功学员被从张士劳教所非法押送到了沈阳沈新劳教所。在这里他们再次变换著招术,九位法轮功学员被摧残后的身体已经是弱不禁风了,吃的是带泥土的白菜汤和发霉的玉米面蒸的半生不熟的发糕。劳教所狱警逼她们走路、做操、拔草、报数,还逼迫她们观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片,强制洗脑和心灵的摧残。

法轮功学员不再沉默了,周艳波开始不干活、不报数、不做操。那一天,在放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片时,周艳波站起来,由于身体虚弱,晃晃悠悠的走到电视旁,看管的警察也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当周艳波把电视插头拔下来时,看管的两个警察马上跑了。一会儿,找来一帮男女警察,一窝蜂直冲周艳波,发泄了一通。

这样,周艳波被关在禁闭室、吊起来折磨。大队长郭勇、宋晓石多次殴打周艳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有一天,周艳波被吊在禁闭室里。外面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在剧烈的疼痛中,周艳波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用微弱的声音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然而四、五个警察围着她说着、笑着,还说什么:这个姿势一定很舒服……周艳波在禁闭室里被关押了三天后,沈新劳教所院长将她从禁闭室里提出来谈话,周艳波表示坚持信仰。

第二天,他们就把周艳波从禁闭室里调了出来。又过了两天,他们第二次把周艳波投入大北监狱地下监管医院。在大北监狱地下监管医院里,关押的都是死刑犯、无期徒刑,还有吸毒犯等。那里的狱警更是狠毒,因为周艳波等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一直不让她们接见家属,周艳波的丈夫和儿子,还有妈妈和姐姐,都去监狱想看她,可是都不让见,也不让家人给周艳波存钱。周艳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分文没有,连卫生纸和洗衣皂都是那里的好心人给她们的。她丈夫带着儿子去见她时,还被沈新劳教所的狱警骗去500元钱,说周艳波身体不好,给她买吃的。

周艳波历经了马三家劳教所、张士劳教所的折磨,又转到了大北监狱,身体被残害得十分虚弱了。由于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再次遭受酷刑折磨,戴手铐、脚镣,身体呈“大”字形铐在床上不能动。周艳波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要求无罪释放。狱警指使犯人把她们一个一个拖出去,按在地上揪头发、打嘴巴子,野蛮插管,往胃里灌大量的浓盐水、生玉米糊等,食管插破了,吐出了鲜血,头发被他们一缕缕的揪在地上……有的犯人都看不下去了;有的人掉眼泪了;那里有个护士不忍心看着周艳波遭受的迫害,第二天从家里拿来奶粉给周艳波吃。她说,她一夜没阁眼,哭了很长时间。

沈阳公安局局长、大北监狱狱长、沈新劳教所院长,还有一些司法部门的人都来了,把周艳波和尹丽萍、邹桂荣分别提出去,问她们生活上还需要什么东西?有什么要求?周艳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都是一样的回答:只要求无罪释放!

在周艳波身体极度衰竭,枯瘦如柴、体温40度、心跳150-160次/分、心电图异常、医院诊断心衰、肾衰的情况下,也是周艳波为反迫害连续绝食绝水的第十一天,她的双腿已经不能走路了,一个犯人把她从这阴暗潮湿、终日不见阳光的地下室里抱了出来。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盛夏的季节,周艳波的双脚都是冻疮。马三家教养院为了推卸责任,才释放了周艳波。

被单位无理开除

周艳波回到单位里,向院长说明了情况,要求恢复工作。当时的院长李学忠说:“要想上班,必须写‘三书’”(“三书”就是上文提到的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三书”)。后来周艳波又多次去找他,他有时说:找李猛(人类资源部部长)。他们俩互相推诿,有时就说:你已经不是医院的人啦,开除了。周艳波说:开除了?我怎么不知道?也没办什么手续啊?他说:“没有手续,口头开除。”

再遭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周艳波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再次被绑架到金州区拥政派出所。

在拥政派出所,周艳波遭受的酷刑折磨:一个年轻警察姓雷(警号是:202277),来非法审问她,问她叫什么名字?周艳波没说,她就劈头盖脸打,到了晚上,把周艳波铐在“老虎凳”上,手铐紧紧地铐著,双手已经青紫、发凉,并肿起来了。

第二天早上,又来了两个便衣警察,又开始对周艳波一顿毒打,刑讯逼供,把周艳波打得没有人样了,双眼冒金星、头晕脑胀。

八点多钟,把周艳波劫持到金州区公安局,又对她刑讯逼供和严刑拷打。周艳波不想连累别人,即使这样也没报出姓名、住址和单位。一个不知名的警察在非法提审周艳波时,周艳波郑重的告诉他:我没有违法,我不是你要审问的犯人,所以我不会配合你的工作,配合你你就是罪人了。如果在别的场合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告诉你,今天在这种场合,对不起!无可奉告! 他也无语了,自己在那不知写些啥,然后问周艳波签不签字,周艳波当然不签。 之后周艳波被非法关押到金州区看守所。

为反迫害,周艳波又绝食绝水十一天,遭受了毒打和残暴的野蛮灌食等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晚,周艳波被释放。

在铁岭看守所的遭遇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一位家住铁岭的朋友接周艳波到她家去住。谁知刚到她家当晚,正赶上铁岭市公安局非法大搜捕,当时王立军任铁岭市公安局局长。那天晚上,绑架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家中正在睡觉绑架的。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周艳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铁岭市看守所。那里的警察每天都对着喇叭大喊大叫,谩骂他们,连续二十四小时的酷刑折磨,将周艳波的四肢伸到极限,再用铁环固定在地板上,长达一个多月。

铁岭的三九天零下三十多度,呼气成霜。他们不让周艳波穿棉衣,只穿一件单衣服,固定在地板上,并打开窗户冻她,还让犯人在她身上踩来踩去的。

一个月后,那里的警察又把周艳波的脖子和脚用铁链子拴在一起,再固定在地板上,坐卧不安,令人痛苦不堪,撕心裂肺。由于局部长期受压,血流障碍,造成周艳波日后半年的时间右腿才恢复知觉。

那里的狱医钱大鹏更是狠毒,野蛮的给周艳波插胃管,插不进去,就打她嘴巴子,把周艳波打得满脸青紫、肿的像馒头,钱大鹏嘴里还不停的骂着、叫嚣著。用大量的冲厕所水或浓盐水,在极短时间内,往周艳波胃里灌,胃急剧膨胀,苦不堪言……并且在带着刑具的时候,还插著胃管持续一个月不拔出,那胃管都是劣质胃管,直到造成周艳波胃出血,才拔出,当时胃管已经沾满了脓和血……

这期间,周艳波三次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送,都因为体检不合格,而拒收。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九日,在周艳波又一次生命垂危,医院诊断心衰、肾衰的情况下,才放了她。又向周艳波的家人诈取四千元钱,不给任何凭证。

再一次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日,周艳波在朋友家,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密谋绑架朋友的同时,连周艳波一起绑架。在中山分局地下室,周艳波被非法关押了两天一夜后,劫持到大连市看守所,二十天没吃没喝,凹陷的眼球都不能转动了,舌根已经僵直了,干枯的身躯摸上去似乎没有了温度……

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日,也是大年三十那天,周艳波被放回家。

如今,周艳波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再一次被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屡遭酷刑折磨 大连市周艳波再被非法判刑四年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