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胡耀邦被赶下台的四个原因

第八任中共党魁胡耀邦的最后结局

胡耀邦是中共体制内的开明派。1981年6月,在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胡当选中共中央主席。1982年中共十二大后,不设中共中央主席,胡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1987年1月,胡被迫辞去中共中央总书记职务。但在1987年10月的中共十三大上,胡仍当选中共政治局委员。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胡耀邦是支持邓小平进行改革开放最得力的干将之一。胡主要做了三件大事:第一,平反冤假错案;第二,主持“真理标准大讨论”;第三,开启改革开放进程。

1989年4月8日,胡耀邦在出席中共政治局会议时,突发大面积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于4月15日去世。

胡耀邦被赶下台

1986年12月,中国大陆出现文革结束后的第一次全国性学潮。

起因是中国科技大学的学生不满合肥市西市区人大代表选举,抗议中共不遵守“新选举法”、干涉基层民主选举,联合安徽大学等高校4000多名学生走上街头,发起“要求进行民主选举”的游行示威。之后,湖北、上海、江苏、浙江、黑龙江、北京等地高校的大学生,纷纷上街,举行示威游行。

此次学潮被平息后,中共发起“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在邓小平主导下,胡耀邦经历了中共元老等七天的批斗后,被赶下台。

胡被赶下台的四个原因

第一,在军队问题上“妄议”。

这个说法是笔者1996年春在北京玉泉山访问中共元老薄一波时,第一次听薄一波亲口说的。当时,我作为“中共党内监督条例”起草小组成员,随中纪委副书记徐青等到玉泉山,征求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的意见。

谈到胡耀邦下台的原因时,薄一波说,主要是胡在军队问题上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因为中共一直强调“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掌握了“枪杆子”(军权),谁就是中共真正的老大。虽然中共也讲“党指挥枪”,当时,胡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但胡指挥不了“枪”。“枪”掌握在时任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手中。

在中共体制内,军队是一个独立的系统,军队的事,只有掌握军权的人说了算,其他人不得干涉,包括没有担任军队职务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地方官员,以及其他政府部门官员。如果胡在军队问题上说了令邓不高兴的话,是为“大忌”。

第二,被指逼邓小平退休。

据原《炎黄春秋》总编辑杨继绳的《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介绍,1985年5月,胡耀邦接受香港《百姓》杂志主编陆铿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陆铿回香港后,发表了长达两万字的《胡耀邦访问记》,赞扬胡耀邦,批评中共保守势力。这篇访谈在中共高层引发轩然大波。邓小平对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杨尚昆说:“陆铿打着奉承耀邦的幌子来反对我们。”“这几年我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就是看错了胡耀邦这个人。”从这时起,邓对胡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开始想把胡换下来。

另有一个说法,1986年夏,邓小平找胡耀邦谈话,就中共十三大的人选提出自己的看法。邓说:“我全下,辞去军委主席,你半下,接我的军委职务,紫阳也半下,去当国家主席,总书记和总理都让年轻人去做。”对于邓的这个说法,胡没有细想:到底是邓在试探他,还是邓的真实想法。胡信以为真,内心高兴,管不住自己的嘴,很快将这次仅限于邓、胡之间的谈话泄露出去了。

这段话传到中共元老、时任中共中央党校校长王震的耳朵里后,王震很生气,在中央党校公开说:“谁让小平同志退休,谁就是‘三种人’(指“文革”帮派分子等)。”“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关云长庙里的那个周仓,我手里就是有那么一把大刀……”王震的想法代表了很多中共老干部的想法。邓小平带头退休,这一帮七老八十的老干部都必须跟着退休。权和利紧密相联,没权了,利必然受影响。一时间,胡耀邦泄露出来的这段话,被传得到处都是,越传越乱,最后居然成了“胡耀邦逼宫”之说。

第三,反腐败得罪不少高官。

据原毛泽东的秘书李锐讲,1985年,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胡乔木的长子胡石英,因经济诈骗被判刑,这个案子是经中央书记处讨论一致通过、胡耀邦批准的。当时,趁胡乔木夫妇在外面开会,由中纪委副书记韩天石带队,在胡乔木儿子的床下搜出一麻袋的人民币,才落实定案,这是韩天石亲口跟我说的。为此,胡乔木常在邓小平面前絮叨,说胡耀邦的坏话。胡耀邦的下台,胡乔木在其中起了作用。

虽然胡石英只判刑一年半,且不久就以“保外就医”的名义出狱,但是,这件事在中南海还是引起很大震动。因为中共元老子女利用父辈的权势“先富起来”的,绝不止胡石英一个,而是一批人。胡耀邦此举再次引起中共元老的不满。

据一位曾在(前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身边工作过的人说,当时中共党内老人一度人人自危,最典型的是时任国家主席李先念,警告身边人士和子女:胡耀邦这个人六亲不认,你们要是不小心落到他手上,我也没有办法。

中共元老原本想让胡在198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正常退休。但是,胡石英事件让他们感到胡耀邦是一个必须清除的障碍,等不到十三大,就逼迫胡提前下台。

第四,被指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

什么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是与邓小平提出的“四项基本原则”有冲突的言行。

1978年12月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邓小平发起改革开放。但是,邓给中共的改革开放划了一个框框,就是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其核心是坚持马克思主义,这是中共的根本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与资本主义的价值观是根本对立的,这就决定了中共的内政外交必然是反资本主义的。

但是,中共打开国门后,许多官员和学者出去一看,发现资本主义国家的教育、科技、经济、军事等都比中国强很多。于是,不少人提出,在引起西方先进技术的同时,也要学习西方的政治、制度、文化等。

上世纪80年代,学习西方很流行。胡耀邦的一些言行对此起到重要推动作用。1986年6月邓小平重新提出搞政治体制改革后,胡耀邦就此发表了很多讲话。从中央领导到学术界,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各种意见、方案、建议都提出来了。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言论也多起来了。

1986年12月学潮出现后,邓等中共元老一起向胡发难,一个重要理由是,胡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

下台后的压抑与恐惧

胡耀邦的女儿满妹回忆说,父亲下台后,许多老朋友、老同事、老部下想到家里来看望,他一一婉言谢绝了,怕连累了人家。“十几个月里,他足不出户,终日不语……除了读书思考,总是长久地沉默著,独对晨曦和落日。”

胡的身体每况愈下。1988年末,胡到湖南休养过一段时间。满妹写道:“1988年11月20日晚,父亲独自坐在餐桌前,有滋有味儿地吃着—碗自己用小勺加了些辣椒油的清淡面条。身边的工作人员看到父亲吃得那样津津有味,露出了由衷的笑容。他们后来才知道,那天是父亲73岁生日。可是我们谁也没有料到,那竟是他过的最后一个生日,而且是又一次单独度过的。”

1988年12月10日,在长沙,胡突然发病,体温高达40度,而且持续不退;血压从120/70毫米汞柱直降到80/50毫米汞柱;心跳快,心律不齐,并出现了频繁的期前收缩。从湖南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赶来的专家们初步诊断:感染性休克、心房纤颤,建议住院治疗。这个诊断对于老年人来说是很重的,处理不好,可以致命。

然而,胡坚持说:“不要紧,我的病不重,过两天就会好,不要麻烦太多的人。”医生只好就地治疗。直到第二天凌晨过后,胡的心房纤颤渐渐消失,血压开始回升。第三天下午,体温降至正常。

胡的秘书刘崇文回忆说,直到下台后,胡总觉得这件事可能还没完,他还没有得到真正的宽恕和原谅。他下台前后,邓小平曾对他说,你的问题揭到哪里算哪里,让大家揭。还说:你总觉得我妨碍了你,你老想树立自己的形象。

胡想写回忆录,但是,对于党内斗争“心有余悸,尚存畏惧,颇多顾忌”。“日常的交谈中,他尽量回避提到(邓)小平和陈云,万不得已时,也从不直呼他们的名字,而是用摸右边耳朵代表指小平,摸左边耳朵代表指陈云,可见其之噤若寒蝉。”

刘崇文总结说:“身体不好,心有余悸,思想压抑,三者互为因果,互相影响,恶性循环,最终导致心脏病突发而去世,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结语: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百年中共居然没有建立起一个正常的权力交替制度。中共党魁的变更,常伴随激烈的内斗。1976年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去世后,发生了抓捕毛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帮”事件,华国锋得以继任中共党魁。之后,华国锋被邓小平赶下台。接替华国锋的胡耀邦,再次被邓小平赶下台。接替胡耀邦的赵紫阳,也被邓小平赶下台。

时至今日,中共党魁习近平最担心的事,仍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赶下台。2020年3月,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一封要求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去留问题的公开信。信的最后说:“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这封信可能让习非常不安,以至于习把“政治安全”常挂嘴边,实际上是担心他的“权力安全”和“性命安全”。

纵观170多年的国际共运史和100年的中共党史,中共根本不可能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权力更替制度来,必将在激烈的内斗中走向最后解体。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