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石采东:4·25和平上访精神永存(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4日讯】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中国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局上访,提出释放被天津公安非法抓捕的四十多名天津学员等三个诉求。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亲自接见,妥善处理,当天命令天津公安放人,并重申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在中南海外路边静候的万人得知后即散去,没有标语口号,离开后地上没留下一个烟头、一片纸屑。

四二五”事件震动了世界,把法轮功推向了国际舞台。国际社会评价这是中国最大的和平上访,开创了民间团体与政府和平对话解决问题的先例。朱镕基的开明处理赢得了海内外的赞誉,唯独令“六四”起家的江泽民暴跳如雷,当晚给中央政治局全体党员写信,一意孤行喊出“战胜法轮功”。三个月后,江在全国发起了对一亿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至今22年。

现居纽约的“四二五”上访见证人、原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博士石采东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表示,他4月25日早上7点半左右到达中南海附近,当时已经有很多学员到信访局上访了。上访的直接原因是,在离北京不远的天津,公安抓捕了四十多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还殴打了一些学员,并且拒不放人。

天津事件的起因是,没有学问建树却热衷搞政治权谋、自称“量子力学论证了江泽民三个代表”的中科院院士、政法委书记罗干的连襟何祚庥,4月11日在“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文,用与法轮功无关的不实事例诋毁法轮功,“说炼法轮功可能会得精神病;甚至危言耸听,说可能亡党亡国。”天津的一些学员觉得,这样的造谣文章在社会上流传,完全不符合法轮功使广大学员祛病健身且道德提高的事实。因此从4月18号到23号,共数千人前往杂志创办方“天津教育学院”反映实情。

何祚庥造谣引发天津事件 天津警察:要去北京解决

“在99年的时候,在中国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大街小巷,在公园里、在体育场啊,你经常会看到炼法轮功的人。所以呢,当时是很受欢迎的。”天津部分学员平静祥和地向天津教育学院的杂志编辑和秘书详细地介绍了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经历,“当时那个出版社的编辑还挺好,说如果是不符合那个情况,他们愿意改。”

“但是到了后来呢,又说不能改了,就这样了。”

越来越多的学员到出版社天津教育学院反映,希望他们更正。“到了4月23号、24号的时候呢,他们不但说拒绝改正,还出动了防暴警察,抓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然后当地的学员被告知说,你们要解决情况啊,得去北京,我们这边解决不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因为学员们每天在一起学法炼功,“4月24号学法的时候,我们就听说天津抓了那么多学员,这个情况很严重。”“忽然抓四十多个人,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就把人家抓起来了?觉得很不可思议。”并且得知天津警察说,只有到北京才能解决,天津解决不了。

事实上,不光是天津发生打人抓人事件,在那之前,法轮功学员在一些公园里炼功,就已经开始受到高音喇叭、洒水车等的有意干扰了。“总是有一些坏人吧,一件事情在社会上出现了,本来是好事。可是呢,总会有一些人挑你的毛病,或者是说别有用心。”

“我们当时还天真的以为,这些事情只是地方的基层公安或者是职能部门个别的行为。中央政府应该是不了解情况,所以我们应该到中央政府去反映这些情况,让他们知道我们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在做好人,希望做一个好人,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

石采东表示,包括中国科学院里面,很多人知道何祚庥这个人,爱出风头,社会上时兴什么,它就给你来反的,进行批判,以达到出名目的。“它以前是中宣部的,你说它是在科学院当个院士吧,其实很勉强。”“它又批判中医啊,然后气功流行的时候,它批判气功。”石采东指,很多政府部门的人也觉得,何祚庥的言论有点不正常,好像有毛病似的。

“我们当时在科学院也有十几个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也写了一些信,向它(何祚庥)写信,说明这个情况,说你说的那些事情不是事实,你不能说是炼法轮功出偏了。它一概不看、不听,它实际上就是别有用心的,就是要挑起事端嘛。”

在1998年5月,曾有过一次北京电视台事件,同样是何祚庥诽谤法轮功,无事生非。天津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用的还是那个已经由北京电视台承认了错误的、指鹿为马的事例。何祚庥由于在北京没有了市场,又跑到天津继续寻衅滋事。

天津情况传到北京 万人上访不约而同

石采东说,家离得比较近的学员,基本上每天晚上都在一起读书。但那时候有些地方已经找不到场地了,可能在路灯底下或者到辅导员家里学法。

“我想全国各地的学员大部分都是这样,就是晚上学法,第二天早上集体炼功,所以有什么消息呢,在学法的时候,大家互相一说很快就知道了。”天津抓人打人事件,一个电话就传到了许多北京学员的耳中。“大家也是觉得,这个事情虽然不发生在我身上,好像哪一天也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似的。”

石采东感到,天津这种很不合理的事情,作为法轮功的一员,应该想办法制止。第二天4月25日早上,他很自然地乘车到国务院信访局上访。

“当时的想法很单纯,就觉得我们是在按照‘真、善、忍’修炼,我们只想做一个好一点、更好一点的人啊!不会侵犯别人任何的利益,能帮着人家,尽量帮着人家,就是这样的。”“我觉得自己没有做什么错事、没做亏心事,我就去反映这个情况。”他当时认为,政府至少不应该打压学员,至少应该听取他们的解释。

一些年纪大的人对历次政治运动和十年前的六四屠杀还心有余悸。但是由于石采东那时尚年轻,出发前并没有害怕。“我可能是在学校里待的时间比较长吧,我在这些方面都没有想法,所以就抱着一个很单纯的想法,就是把我们这个很简单的修炼的情况向政府部门反映一下:(法轮功)不是一些媒体先前污蔑的那样。”

正值春夏之交,天亮得比较早。他7点多到中南海附近,看到原来比他早到的人更多。“我到那里街道已经满了,就是府右街和西安门大街的那个两侧,已经站了很多的人”,而且不止一排,“他们是站到人行道上,那个马路都让开了。靠马路的一侧是站着的,第二排可能有的就是蹲著或者是坐着的,是在那里看书的。甚至有好几排,第三排、第四排就是坐在那里,有的在那儿学法。就那样很安静的、很有秩序的。”

上访的学员们静静地等待信访局人员来上班,跟他们反映情况。“我到那了之后一看,哎呀!这么多人呢。我是一个人去的,我那么早,自己一个人坐公共汽车过去的,也不认识什么人。平时在学校里面,没怎么出来。”他想先转转,看有没有他们炼功点上的学员、能不能碰到熟人。于是就顺着府右街往南走。

朱镕基走出来询问 带代表进中南海谈

石采东大概走了几百米,听到后面有人鼓掌。“那个掌声呢,开始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鼓,后来鼓掌的人就越来越多,声音就很大,大家都在鼓掌。我回头看,正好对面就是中南海的西门。”因为刚刚走过不远,他看到朱镕基带着几个随扈,从中南海西门往外走。见到朱镕基这么早来上班并出来跟学员见面,大家很高兴,希望向总理反映情况。

“朱镕基一边走一边大声地说,‘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谁叫你们来的?’”这时对面马路上的学员有点不太敢回答,有人说:“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来反映情况。”朱镕基说,“你们有宗教信仰自由嘛!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面,你们有代表吗?你们选个代表来,我带你们进去谈。”

可是学员之间互相并不认识,不知道谁是谁,没法选代表。而且门口的人很多都是年纪大一点的阿姨,不太会说话。朱镕基又问:“你们有代表吗?你们选个代表来。”见状石采东赶紧往回返,不少学员往朱镕基的身边靠近,也有学员维持秩序,叫大家不要动,尽量保持在原地。

朱镕基从中南海西门走到了马路对面,即学员们所在的地方。“他就是跟学员面对面,很近了,确实那是很亲切的,就是很平易近人的。”既然来反映情况,大家也就敢说,石采东上前说他可以去。“我当时大脑也没想什么,我就觉得他问你要选代表,我就说我可以去。”

“然后朱镕基就说,还有别人吗?还有谁?很多学员说,那我也可以去,都举手。朱镕基他就随手点了我们先站出来的几个人。”政府的很多工作人员马上把朱镕基点的几个人分开,站在朱镕基一侧。

几个学员跟着朱镕基走回中南海。朱镕基边走边问,“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了吗?”这句话法轮功学员们听到都觉得很诧异、很吃惊。“因为我们也好像没听说朱镕基对法轮功的修炼做过什么批示的。”

原来在天津事件之前,已经有部分北京学员给朱镕基写了联名信,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的情况。朱镕基早就做了批示,后来传出来,意思大概是,“公安部不要抓着大案要案不管,去和这样一个修炼团体作对。法轮功这些年为国家节省了很多医疗费,你们不应该去跟他们为难,应该去抓那些大案要案。”

但是朱镕基的这个批示据说被罗干中途截下来了,没有传到法轮功学员当中去。朱镕基这时可能也意识到有人把他的批示扣下了。(待续)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