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2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4月19日,星期一。

今天关注的焦点:中国总人口恐现负增长,专家吁开放生育,网民翻脸;官媒炒作寒门博士“正能量”,百姓斥政府失职;温家宝发文被禁,疑讽刺当局招习不满;香港升级洗脑教育,港人仍不屈服、争自由;仿美抗中共,英、加回击大外宣。

中国总人口恐负增长 专家吁开放生育 网民翻脸

首先,我们来说一说中国人口的严峻形势。

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从2016年至2020年,中国的年出生人口出现五连降,其中2020年的新生儿一共才1,003.5万,是1949年以来的新低。而日前,有专家再次呼吁当局全面开放生育,不然后果很严重。

根据陆媒“第一财经”报导,中国人口专家、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指出,照目前的趋势,年出生人口很可能在“十四五”期间跌破1,000万。

他说,“作为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一年的出生人口数量如果不到1,000万的话,这是一个什么比例?分到31个省份,每个省才多少数量?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用不了几年,我们的总人口数量就可能出现负增长。”

董玉整建议,北京当局不应该跟“挤牙膏”一样,今年开放三胎、明年开放四胎,而是应该直接全面放开生育、而且要“越快越好”,因为“现在形势已经很严峻了,人口发展一旦出现大的趋势性问题后,就很难逆转了。”

但是,如果中共真开放生育了,民众就愿意生吗?

董玉整承认,现在不想生育的人愈来愈多,但与其说“不想生”,实际上是育儿成本太高、生活压力太大,很多人“不敢生”。

近期,有一位东北的女士就录制了一段视频,打脸专家们提倡放宽生育的政策。

很多网民都留言说,这位女士是话糙理不糙。中共当年实行严厉计划生育,杀害无数小生命,现在韭菜不够割了,又要求多生。这体现了他们利用民众满足自己的统治需求,根本不考虑民生。

官媒炒作寒门博士“正能量” 百姓斥政府失职

近日,还有一件事也引发人们对中共漠视老百姓的讨论。

周日(18日),中科院博士黄国平的博士论文截图在网上疯传,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他写在开篇的致谢词,其中详细描述了他早年间的不幸。

黄国平说,他出生在一个小山坳,母亲在他12岁时离家,父亲在家日子不多,并在他17岁时车祸身亡。同年,照顾他的婆婆也病故。高中之前,他通过抓黄鳝、养小猪仔和出租水牛等自赚学费,但依然因为拖欠学费被老师叫出去约谈,尊严受到打击。

他说,记不清有多少次因为压力太大,觉得自己快扛不下去了,只剩想要走出大山的信念支撑著。最终,他从乡村小学走到西南大学,并在2017年获得了中科院博士学位。

黄国平的这段经历令人心酸,但是周一(19日),中共新华网、人民网等官媒却把其作为所谓“正能量”的范例,广为宣传;还有媒体称他拿了一手“烂牌”,却为自己硬辟出一条路,“是青年一代的奋斗榜样”。

原南方报业记者刘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黄国平还算是农村孩子中的极少数幸运者,绝大多数农村孩子基本就是辍学打工。很多人把黄国平的苦难视为励志故事,但他的苦难根源,实际上反映出底层人们生活的艰辛,以及政府对人民的漠视。而所谓正能量的说辞背后,是对政府失职的掩盖。

一名任职政府部门、从事基层群众工作的刘女士披露,黄国平所描述的贫困状况,在当今中国依然十分普遍,而且更加明显了。虽然中共宣布已经全面脱贫了,但是“那个扶贫都是数字游戏”。

温家宝发文被禁 疑讽当局招习不满

除了黄国平,这两天还有一个人也引发海内外大量的舆论关注。这个人平民出身,一度官至中共总理,却一直被外界认为没有实权。他就是温家宝。

今年清明前夕,温家宝撰写了《我的母亲》一文,并于3月25日~4月15日分四期刊登在媒体《澳门导报》上。

文章的前三篇是追忆他母亲的一生,描绘了一个生活简朴、同情穷人、不高攀官员的形象,同时也提到父亲在文革期间挨批斗。

但是,文章最受关注的是最后一篇,里面提到母亲写给他的两封信。一封是2003年11月担任第一届总理时,信中说他“没有任何靠山”,所以“要上通、要人和,千万记住孤树难成林”。第二封是2007年10月担任第二届总理时,期望他“平平稳稳渡过五年难关”。

温家宝说,像他这样出身的人,在中南海工作了28年,担任总理10年,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常作离开的打算。

文章最后还写道,“我心目中的中国应该是一个充满公平正义的国家,那里永远有对人心、人道和人的本质的尊重,永远有青春、自由、奋斗的气质。我为此呐喊过、奋斗过。”

本来,这篇文章本来还没引起那么大的关注度。但是,它很快在微信群中被禁止分享,理由是“违反《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这下,更多人出于好奇,从各个渠道找来一睹为快,而习当局的做法更是引发批评。

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表示,温家宝的文章其实已经做了“自我审查”,全篇没有提“民主”“法治”四个字。即使这样,文章还被禁止转发,可见当局对“民主、法治”有多么恐惧。他们恐惧人民的权利。

也有分析认为,文章被禁是因为里面的内容惹习近平不高兴了。

自媒体“LT视界”推测,温家宝提到“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是描述了在中南海工作的险恶,这让习近平不满。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对大纪元表示,温家宝在位时,多次公开谈论普世价值,但他当时分管经济,意识形态和政治改革不归他管,他没有机会做这样的事,所以留下一个心结。离职前,温家宝还在呼吁中国要继续政治体制改革,防范文革复辟、回潮。

而现在,习近平走的这条路很显然离温家宝的希望越来越远,把胡温时期极力推崇的形式上的社会基层民主也中断了。所以,温家宝是藉文章表达内心的不满。

这也可能是文章被限制的原因。

与此同时,有网友回忆说,温家宝在位时常常出现在救灾第一线,树立亲民形象。当时人们批评他是“影帝”。这些人现在才知道,愿意演戏要比连戏也懒得演好多了。

还有网友认为,温家宝这次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胡温时期比当下的“新时代”要好很多。虽然当时也是中共一党专政,至少没有定于一尊、修宪称帝,当年SARS没有变成世界性大瘟疫,美中没有贸易战,香港也没被变成“臭港”。

香港升级洗脑教育 港人不屈服、争自由

那么提到香港,关注的朋友都非常担忧,因为那里的公民环境每况愈下。

4月15日是香港被实施《国安法》之后的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当天,香港街头满目是相关的宣传标语,让不少人感叹,这和大陆的城市看上去没什么差别了。

与此同时,很多学校被要求升中共五星旗、奏中共国歌。一张活动照片更是引发了广泛的争议。

照片显示,一名学生在警察学院公开展示的模拟地铁车厢中,手持塑料假枪指向同伴。这让不少人联想到2019年8月31日,港警在地铁太子站制造的暴力袭击乘客惨案。

但是在恶劣的环境下,香港人依然没有放弃、妥协,他们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就像黑暗中透出的一束光。

日前,香港大学学生会给校长张翔写了一封公开信,谴责张翔“身为港大之首,却串通各资助大学校长,挂国家安全为幌子,行政府任务为实”。说的是张翔与港府教育局讨论在校园推行国安法,包括必修国安教育课程。

学生会还批评,香港大学贵为香港一个顶尖学府,应不受政治左右,维护学生独立自主,但校方却向政权折腰,甘作傀儡,扼杀学术。

这让中共气得够呛,党媒《人民日报》18日立马发表批斗文章,最后还警告学生会会长称,“等待反中乱港分子的只有监牢和手铐。”

与此同时,香港支联会秘书蔡耀昌在4月18日受访时表示,虽然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因被控参与未经批准集会,遭判入狱14个月,但是他们将坚持举办今年的“六四”相关活动。

支联会将在本月根据“公安条例”向港府申请不反对通知书,预计5月中会有结果。

蔡耀昌强调,他希望警方明白和理解香港人游行集会的基本权利,希望警方依据国际人权准则和香港宪制去做出决定。

仿美抗中共 英加回击大外宣

中共在大陆和香港的洗脑宣传步步升级,但其在海外开展的“大外宣”行动,却节节败退。

周一(19日),根据英国《泰晤士报》的报导,英国将在下个月举行女王演讲。届时,英国首相约翰逊将会提出一份新的法案,专门针对来自中共和俄罗斯的间谍活动。

文章报导,这项法案是效仿美国和澳洲现已施行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要求代表外国政府、官员和政党工作的个人都必须在司法部注册,并定期提交活动报告,包括说客、顾问和公共关系领域的人。如果不登记,将会面临法律起诉和驱逐出境。

有分析人士指出,亲共媒体接受中领馆经费,受其指令的中国留学生会、各华人社区的亲共侨团,也都可列为外国代理人。

此前,中共官媒新华社《中国日报》、中国全球电视网CGTN等官媒在美国都曾被要求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今年二月,CGTN也被英国广播监管机构,吊销了广播执照。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目前,英国等欧洲国家已经逐渐意识到,中共大搞信息战威胁国家安全,并开始展开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反击。

上周,更有英国103位跨党派国会议员连署致信首相约翰逊,要求英国政府就香港和新疆问题制裁中共官员。

而西方民主国家的制裁呼声,还不止于此。

4月19日,加拿大议员提案,要求政府修改《广播法》,意在阻止那些实施种族灭绝或独裁国家,利用加拿大的电视广播系统不断宣传自己。

发起提案的两位加拿大议员发表声明说,“允许侵犯人权的外国政府在加拿大电视频道上宣传这些虐待行为,或打击合法的批评,和加国的值观和自由开放的对话原则背道而驰。”

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的研究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认为,中共和其相关实体不惜成本控制境外媒体、展开信息战,而中共在这场“叙事之战”中输了。

民调显示,大多数西方民众在接收到中共官方的消息来源时,普遍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当报导被附上了“国家媒体”的标签之后。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