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卡车司机金德强与马云真的同人不同命吗?

4月5日,河北卡车司机金德强,驾驶他的卡车经过唐山市丰润区的时候,被超限检查站检查。金德强的车辆并未超载,但却检测出北斗定位系统掉线。检查站当即决定扣车并罚款2000元。金在与执法人员沟通无果后,买了一瓶农药,在检查站里服毒自杀。服毒后,他写下了遗书,并在一个卡车司机的微信群里发布了视频。后来,他被送到医院,几个小时后身亡。

金德强51岁,来自沧州的农村。有报道说,他的家庭负担很重,他有三个孩子,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已经成家,两个女孩还小。他的母亲已经70多岁,年老多病。至今,一家人还住在一座非常窄小的旧宅子里。他去世后,家人查看他的账户,发现仅有6000元。

金德强之死立即引起舆论哗然。唐山市组成了公安、纪检、交通、卫健、司法等部门参加的联合调查组,对该事件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是:金德强遭到2000元处罚是“尚未实施处罚行为”;金德强车辆被扣是“依法将车辆引导至治超站院内暂停”;现场没有过激言行,也没有言语和肢体冲突,金德强是“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快速喝下农药。工作人员事后及时进行了救助。总之,执法部门没有任何责任,一切合法合规的,工作人员有礼有节,责任完全在金德强自己不想活了。

金德强的确在遗书说他已看透人生,觉得活着没有意思。

我们说了金德强的无奈人生,再说说一个觉得活着很有意思的人,那就是马云。如果说苦苦挣扎的金德强在地上,腰缠万贯的马云则在天上。他们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只是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也被罚了款,而且被罚182亿元。

4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裁定,阿里巴巴自2015年起滥用自己境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禁止或限制平台内商家到其他平台开店,限制市场竞争,侵害平台内商家合法权益和损害消费者利益。并借助市场力量、平台规则和数据等手段,维持和增强自身市场力量,获取不正当竞争优势,违反《反垄断法》。责令阿里巴巴停止违法行为,并按2019年阿里巴巴在中国境内的销售额的4%计算罚款,总计182.28亿元。

把金德强与马云联系在一起似乎有点不着调,因为他们虽然都被罚了款,但结果完全不同。金德强为2000元的罚款喝农药自杀了,阿里巴巴被罚款182亿元,马云则如释重负,立即表示“诚恳接受,坚决服从”。马云不缺钱,能够舍财免灾已经喜出望外了。但金德强与马云真的同人不同命吗?我看未必。何以见得?各位且听我道来。

第一,都无处说理

2013年1月1日,交通运输部规定12吨以上固定参数和用途的车辆,例如货运车辆和半挂牵引车辆等,必须安装北斗卫星定位装置。

金德强在遗书中写道:说我北斗掉线,罚款2000元,请问我们一个司机怎么会知道?的确,检查站并没有证据证明金德强故意让北斗行车记录仪掉线,这处罚也太狠了。有朋友会问,金德强为什么不申诉呢?事实上,金德强干运输的这些年,他究竟被罚过多少次这样的2000?可能连他自己也记不得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广东佛山一高速岔道口,用以监控违章车辆的监控系统,近期被司机发现有62万余名车主被罚款,罚款金额高达一亿多元。有职业司机形容,这就是一个 ”坑”,成为地方政府名副其实的“印钞机器”。也就是说,金德强即使北斗不掉线,也会掉在违章驾驶的坑里。因为地方政府想增加财政收入,总有办法让你中招,只是自杀的可能是李德强罢了。

这个问题同样可以问问马云,阿里巴巴为什么不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打官司呢?监管总局认为,自2015年以来,阿里巴巴集团滥用该市场支配地位,对平台内商家提出“二选一”要求,禁止平台内商家在其他竞争性平台开店或参加促销活动,并借助市场力量、平台规则和数据、算法等技术手段,采取多种奖惩措施保障“二选一”要求执行,维持、增强自身市场力量,获取不正当竞争优势。但腾讯集团在2014年与奇虎的“3Q大战”中,要求用户“二选一”,卸载自家的QQ,或者对手的360。奇虎因此起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过,两次审判中,奇虎都败诉。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郑文科认为,“二选一”不属于垄断行为,因为:第一,涉案电商平台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可根据电子商务法第22条和第35条来判定。第二,平台是否具有强制缔约义务。合同法中,只有在涉及民生领域时才允许强制缔约。第三,平台“二选一”是否损害商户和消费者权益。中国市场巨大,消费者和商户的选择并不会局限于某个平台。因此,“二选一”只是平台的一种经营方式和营销模式,具有正当性。

即使“二选一”属于商业垄断行为,那么中国国有企业一直垄断市场和资源,如中石油、中石化就垄断著中国的石油资源,市场监管部门为什么不处罚,还要做大做强呢?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中国当局对马云和他一手打造的商业帝国动手其实早已埋好伏笔。中国早在十几年前就有《反垄断法》。过去睁只眼闭只眼,现在它要选择性地对你阿里巴巴开刀。为什么冲着马云来呢?就是因为马云可以说是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第一号人物,一个代表人物。这当然就惹的当局对他非常地猜忌,因为在当局眼里,马云就有制造麻烦的潜在能力。时评人士邓聿文曾在文章《中共加强平台金融资本监管的政治用意》一文中指出,中共一向对民间金融资本的力量有很深猜忌,过去出于发展互联网产业的考量,对互联网平台采取了比较容忍的态度,然而一旦它们深度染指金融乃至借助平台释放出巨大政治能量,无疑会触及中共敏感神经。

马云去年10月对金融监管当局的抨击,让中共意识到在当下这种特殊时刻,若放任这些网路巨头以金融创新为名,挑战监管规则,绑架国家金融,“大到不能倒”,进而将它们的势力触角伸入到各方包括政治领域,将对中共统治构成大患。

第二,都是韭菜

根据官方数据,到2016年,公路货运卡车达到1500万辆,卡车司机达到了3000万人。

有分析人士指出,“最近这些年,中国的整体经济形势日渐严峻,底层百姓的生活也越来越难过。可是,中共的压榨也越来越严重,对百姓的敲诈勒索,各种罚款越来越多。特别是,这些年来,中共的基层政权普遍面临严重的财政困难,很多地方早已是债台高筑。随着经济形势恶化,地方财源越来越少,地方的开支不可避免地越来越依赖罚款、乱收费之类的措施,也就是说,中共的基层政权已经变成了明火执仗的强盗,交通罚款,其实就是让外地司机留下买路钱。”可见,金德强的命运就是3000万卡车司机的命运,他们都是中共政权待割和正在割的韭菜。

马云和中国民营企业家也是韭菜吗?当然,还是超级韭菜。中国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纵览中国》主编陈奎德表示,马云的遭遇在于他撞上了习近平的“时与势”。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大型民营企业家将一个个丧失其存身之地。说阿里巴巴垄断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根本上说,马云所面临的问题,主要不是所谓的说话太冲,甚至也不完全是说他的股权结构中、他的董事会有些前朝官员的后代,不是经济上犯了什么大错,而是他撞上了习近平的时与势。习近平的声音现在越来越带有某种意识形态色彩了。简单来说,马云当前的命运是政治命运不是经济错误,这是必然大趋势当中的偶然浪头眷上了马云。即使他今天没被吞没,终究是在劫难逃的。
陈奎德表示,目前已经很清楚,在习近平当下掌权的极权中国,是不能允许在权力中心之外、国家的资源垄断之外,还有财富中心、精神中心、娱乐中心和教育中心的。在共产中国,其它的巨型民营企业家将一个个逐步丧失其生存之地,更不可能再出现马云这样的通天巨富了。

马云清楚自己的命运吗?4月12日,《端传媒》翻出马云2013年对民营企业家演讲时说的一句话:中国企业家没有一个是善终的。但马云不是李嘉诚,他做不到当断则断,也就摆脱不了超级韭菜的命运。

金德强和马云属于不同的阶层,一个是贫贱的底层芸芸众生,一个浮在云端的富豪,但他们在中国又都没处说理,只不过金德强面对的是检查站,而马云面对的是中南海。他们又都是韭菜,被中共政权碾压,一次次收割。金德强自杀了,他觉得活得没意思,但马云未必比金德强幸运,或许有朝一日想自我了结也难。如果说,金德强与马云是同命相怜的兄弟,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北京之春/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