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七旬老年夫妻讲真相 各被冤判五年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13日讯】辽宁锦州凌海市老年法轮功学员孙继萍(68岁)与丈夫周永林(69岁),因在盘锦市锦采新区的大集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近期各被冤判五年。夫妻俩曾因进京请愿遭绑架、各种酷刑折磨

据明慧网报导,夫妻俩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被凌海市法院非法视频庭审,三月二十二日,法院拒绝出具判决书,主审法官许冰告知家属,案子已经送到锦州中法了。三月二十六日,锦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凌海市法院对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每人各五年刑期、罚金各一万元的枉判结果。

现年68岁的孙继萍与69岁的丈夫周永林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在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一、进京和平请愿,夫妻俩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同年八月,孙继萍被警察绑架到公安局迫害;九月又被绑架,家里全部大法经书被警察抢走。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进京和平请愿,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抡著拳头击打周永林的头和脸,周永林被打倒在地后,警察又用脚踢。

警察把孙继萍左臂拧到肩头上、右臂从腋下拧到背后,用手铐把两手腕紧紧铐在一起,双手都变成了紫色,双臂失去了知觉。

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被劫回后,非法关押在凌海看守所。大有乡派出所警察马学东抓起放在桌上的胶棒抡起来抽打周永林的后背,边打边骂,打累了才扔下胶棒走了。凌海看守所所长王洪余抓起胶棒接着毒打周永林的后背、臂和腿,然后又抡著胶棒毒打孙继萍。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被打的遍体鳞伤,不能走路。

二、在公安局遭酷刑折磨,双双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晚八点多,大凌河公安分局副局长张波带着派出所的三个片警和一个司机闯到孙继萍家非法搜查,抢走了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等私人物品。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与他们理论,司机用拳头击打孙继萍的前胸,两个恶警把她拖上警车。副局长张波用拳头击打周永林,周永林说:警察怎么打人?张波说:打你咋的?

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被劫持到公安分局关在两间屋里,张波抡巴掌开始扇孙继萍的嘴巴,打累了又用脚踢。警察强迫孙继萍呈大字形站立,那个司机拿一根比手指粗的铁棍抽打孙继萍后背。孙继萍脸被打肿、腿被踢破,后背留下了道道紫色棍痕。同时在另一间屋里的周永林受到同样的毒打。

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被毒打后,又被劫往看守所关押迫害;之后被非法关押到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

三、孙继萍在凌海市看守所遭灌食折磨

二零零四年九月六日,孙继萍回到凌海市大有乡老家传播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大有乡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在凌海市看守所迫害。孙继萍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警察把她弄到医院进行灌食迫害。孙继萍被迫害的身体虚弱,眼窝深陷,生命一度处于垂危状态,后被注射药物,维持生命。凌海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宋佳月扬言说:绝食死了不管,责任自负。

四、孙继萍在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孙继萍被秘密劫持到辽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在女二所一大队五分队,孙继萍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到野蛮灌食迫害。在灌食迫害中多次被警察殴打。二零零五年三月,孙继萍被灌食后,被警察拖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子上。有一次灌食时,孙继萍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崔红指著孙继萍说:你喊,你喊一声,我打你个嘴巴。孙继萍高喊“法轮大法好”,喊了几声,被崔红打了几个嘴巴;之后又被拖到值班室,崔红又拿起电棍电她的嘴。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被摧残奄奄一息的孙继萍被劳教所交给了她的儿子,被儿子带回了家。

五、孙继萍“诉江”被绑架、骚扰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七月孙继萍向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九月十七日晚八点多,沈阳市于洪区公安分局沙岭派出所五个警察到孙继萍儿子家敲门,谎称查户口,进屋后把孙继萍绑架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警察对孙继萍大喊:你写控告江泽民的信了吗?谁让你写的?为什么这个时候写?你们告江泽民是违法的,国家都给你们定性了,你们是诬告……。孙继萍一一说明,并问警察各自姓名,警察谁也不回答。

最后,警察让孙继萍在所谓笔录上签字、按手印,还让孙继萍在别的纸上随便写60个字。孙继萍不配合,警察说:你不做,我们天天去你儿子家。直到后半夜,孙继萍才被放回。

六、坚定修大法,孙继萍重获新生

二零一六年十月,孙继萍开始出现浮肿、气短,无力,严重到无法入睡,二零一七年初住进医院检查,在锦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被确诊为骨髄增生异常综合症,只能靠输血维持。几家大医院的专家、教授,给出了同样的说法:顽固性贫血、自身造血功能不造血、只能靠输血维持的“不治之症”。据孙继萍回忆说:在医院检查时她某项指标只有1.8克,似乎是血液中的某种成分。健康人应该在12克到15克,少于10克就是轻贫了。同时还伴着缺氧,没有血氧,腹中有积水,心肌积水,心脏变形,一边大一边小。输了2000毫升的血,吸了三天氧气,用药物暂时排掉了身体中的水,血指标加上原来1.8勉强达到了6.9克,暂时减轻一点难受。但每周检查血指标都在下降,降到低点,身体状况,又像前面说的一样,牙床都是白的,刷牙的力气都没有。

所幸,孙继萍横下心来,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并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向内找自己的错误,学法炼功,终于奇迹般康复。孙继萍感激师尊的再造洪恩,也是要尽量的唤醒世人,明白法轮大法是救人的。孙继萍和丈夫周永林常常赶到不同的集市讲述真相。

(骨髄增生异常综合症是起源于造血干细胞的一组高度异质性克隆性疾病,以一系或多系血细胞病态造血及无效造血,高风险向急性白血病转化为特征。目前医学上尚无满意的治疗方法。)

七、告诉人们大法好,夫妻俩被枉判五年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在盘锦市锦采新区大集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时,被凌海市公安局闫家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隔离二十一天后(二月二十二日),孙继萍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周永林被非法关押到凌海市看守所。

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孙继萍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锦州市中心医院输血。三月一日,孙继萍因外出就医再次被送到隔离所。三月四日晚,看守所把孙继萍送到锦州市中心医院住院输血维持。三月九日下午,孙继萍被送回看守所。当时她的血色素不到五克,身体开始出现浮肿。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上午九点至十点半,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在看守所被凌海市法院非法视频庭审。三月十七日,孙继萍从看守所被紧急送到医院。

三月二十二日,主审法官许冰告知家属,案子已经送到锦州中法了。家属急向律师求证,律师完全不知此案已经下了判决。面对律师的询问,法官许冰承认此行为不合法,但她向领导汇报过,领导同意这么做,并拒绝给律师判决书。

三月二十六日,锦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凌海市法院对孙继萍与丈夫周永林每人各五年刑期、罚金各一万的枉判结果。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告诉人们大法好 辽宁老年夫妻均被枉判五年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