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画家被自己的老婆送入鬼门关

在中国北方一个小县城中,有一个文化馆,文化馆里有个画家,画家做为艺术家比较随性,可能平时喜欢与女同事开开玩笑,在一些小节上不太注意,因此闭塞的小县城中就经常流传有关他的一些捕风捉影的”桃色新闻”。他老婆是个农村妇女,“醋”劲十足,平时稍微听到点“风声”,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会义无反顾地向他发起“挑战”,这种“挑战”每每都是以画家将他老婆按倒在地,施上几记拳脚作为收场。

“文革”中,县里开展“抓国民党”运动后,本来画家并没有沾边儿。可是这个缺心少肺的老婆,不知是自己想出的点子,还是娘家人给出的主意,竟然跑到丈夫的顶头上司面前,揭发自己的丈夫是“国民党”。而且还当场拿出了物证:一根又黑又粗的老式钢笔。这根钢笔显然是外国货,在钢笔帽上刻着一溜烫金的外文字母。画家老婆还绘声绘色地揭发说:“这根钢笔是他参加国民党特务时发的接头工具”。

画家的顶头上司自然是县文化馆馆长,其实他和画家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画家的身世经历他比谁都清楚。面对画家老婆的揭发和物证,他心里非常明白这是画家老婆在“公报私仇”。但是,正当“抓国民党”运动风起云涌之时,他自己当时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在这种处境下,如果他拒绝画家老婆的揭发,很可能画家老婆又会揭发他包庇画家,鉴于这种情况,一是不落下包庇坏人的把柄,二是为了有立功表现,于是他马上带着画家老婆,跑到“县革委”(县革命委员会的简称),两人一起 “检举揭发”了画家。

当天画家就被“县革委”的专政队从家中抓走了。走的时候,画家老婆还追上一个眉目较善的专政队员,扒在他的耳朵边上说:“俺家男人俺管不住,这次送给你们,让他吃点苦头,你们吓唬吓唬他就行了,千万可别打他,俺还得指望他挣工资养活俺呢。”

其实这番话才是画家老婆的真心话,她异想天开,想让“组织”帮她教训教训丈夫。但在中共的政治运动中,哪有儿戏这一说呢?都是动真格的,她这个想法太天真了,她不知道,她仅仅为了冲淡自己心中的“醋”劲,竟亲手将丈夫送进了鬼门关。

画家被带到了“县革委”的大会议室里,几个专政队员早就准备好了上刑的道具,这是四把叠摞在一起的椅子,他们逼着画家爬到最上面的那把椅子上,要求必须跪在那里,这种刑罚被专政队员们称为“猴登殿”。

挨了一顿拳脚后,开始不太愿意照办的画家,只好向叠摞的四把椅子的顶端攀爬。其实画家对登高爬低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因为他之前画过巨幅领袖像,大约有二、三层楼高,画像时也需要搭脚手架。因此,他竟然没有费太大的劲,就完成了专政队员的要求,跪在了最顶端的椅子面上,但头抵到天花板上,直也直不起来。

没想到,画家的手脚麻利却激怒了专政队员们,因为这些心理扭曲的人最喜欢欣赏受害人胆战心惊、晃晃悠悠攀爬椅子的狼狈样,他们在受害人一次又一次的跌倒、摔跤的痛苦和失败中,感受着“治人”的快乐。所以当看到画家如此轻易地完成了任务,这些人的心中顿时不快起来:“他妈的,这小子腿脚倒是利索,在咱们这里‘猴登殿’的,还没有一次成功的,这小子倒是打破了纪录。”一个专政队员狠狠地说道。

专政队员接着审问画家:“老小子,早就听说你最喜欢画光屁股的女人,老实交待,是不是国民党让你专门画一些光屁股的女人,来腐蚀我们革命群众的!”

画家高高地跪在上面,小心翼翼地解释著:“那是人体画,是一门专门的艺术。”

“狗屁!”

只见一个专政队员飞起一脚,揣在最下面的那把椅子上,叠在上面的椅子顿时倾斜、散落下来,跪在上面的画家丝毫没有防备,他就像一个失重的沙袋一样,无法控制地、重重地从高处跌落下来,落地时他的下巴正好碰在一把椅子腿上,椅子腿都被他的下巴撞折了,他的上下门牙也不可避免地磕掉了两对四颗,他的嘴里满是鲜血。

专政队员们又叠了四把椅子,还是拳打脚踢地逼着他爬上去。待他费力地刚刚跪在最顶端的椅子面上时,一个专政队员又飞起一脚把椅子踢散了。

画家就这样爬上、跌下,再爬上、再跌下,他被一次次摔落下来,头颅上的鲜血染红了脚下的水泥地面。直到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他的太阳穴重重地撞到一个椅子角上,他永远地跪倒在了血泊之中……一个才华横溢的画家,跪在自己的热血上,告别了他无限热爱的世界……

几天后,画家的老婆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被抓走的当天,就被“整”死了。她披头散发地跑到县文化馆,嚎啕大哭着,死命地揪著文化馆长的脖领子,用头使劲地撞著文化馆长的胸口。文化馆馆长像一尊石雕一样,任凭画家老婆的撕扯和撞击。

不知文化馆长是如何想法,但是几天之后,他也被人“咬”成“国民党”,也同画家一样,被专政队员活活地折磨死了。

在正常社会中,人的社会活动和家庭生活是泾渭分明的,只有中共出于对民众的绝对控制需要,才对人的吃喝拉撒包括家庭生活都要管。导致画家老婆太相信“组织”了,天真地认为“组织”会和风细雨地“帮助教育”丈夫,能够让丈夫吃点苦头,同时也替她出出气,却万万没有想到“组织”竟把丈夫“帮助教育”死了,她的心里一定后悔死了,她竟然亲手把自己的丈夫送入了鬼门关!这下,谁来挣钱养活她?谁来可怜她孤苦伶仃的孤儿寡母?她傻眼了……

参考资料:《疯狂岁月——文革酷刑实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