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3年邢台法轮功学员363人次遭中共迫害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4月02日讯】近三年,河北省邢台市法轮功学员三百六十三人次遭受中共残酷迫害。由于中共封锁消息,有些迫害事实无法及时报导出来。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三年间,河北省邢台市及所辖的县、市、区,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中共的残酷迫害:其中十人被非法批捕、庭审、判刑;七十六人次被绑架、非法关押;有二百六十八人次被骚扰或非法抄家;有九人被迫流离失所;被敲诈勒索的钱财至少108900元。这些迫害事实,绝大多数是从明慧网的报导中搜索的,这些数字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罪恶的一部分。

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河北省邢台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统计表

一、被非法批捕、庭审、判刑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法轮功学员张孟杰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上午,邢台市中级法院非法二审法轮功学员张孟杰,五月二日,非法庭审结果由五年改判为三年,被勒索罚款两万元。

张孟杰,男,六十四岁,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张孟杰和另一法轮功学员李文爽去看望身体欠佳的老人。在回去的路上,他们被拦截、绑架。整个过程及参与绑架的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说什么原因。当天,张孟杰和李文爽的家都被非法查抄。

张孟杰和李文爽被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张宏康、吴书起等人非法关押到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四十三天。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上午十点,桥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又对张孟杰和李文爽非法刑事拘留,他们被非法关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十二月十六日,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九日,张孟杰被桥东检察院构陷到桥东法院。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张孟杰被非法庭审。法庭上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依据法律条款,揭露他们的违法行径。律师指出张孟杰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四十三天,实属非法拘禁,应追责非法拘禁罪。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邢台市桥东法院对张孟杰非法一审判刑五年,勒索罚款两万元,家属与本人上诉到邢台市中级法院。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上午九点三十分,邢台市中级法院非法开庭二审张孟杰。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邢台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结果由五年改判为三年,勒索罚款两万元。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张孟杰被送到河北唐山监狱第七监狱第三监区遭受迫害。

2、退休编辑陈星伯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邢台市法轮功学员陈星伯被邢台市信都区(原桥西区)公安国保绑架。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陈星伯被邢台市襄都区(原桥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陈星伯,六十九岁,退休前曾任邢台广播电台主任编辑,专题部副主任。一九九零年五月,被授予“河北省优秀少儿工作者”称号。多年来,他采编的十几组节目在全国优秀广播节目评比中分别获一、二、三等奖。一九九零年和一九九四年,陈星伯两次被邢台市政府授予晋升工资奖励;一九九七年五月,被邢台市委、市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的邢台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享受政府津贴)。其事迹在报刊、电台作过专题报导。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早七点,陈星伯下楼出去买菜,在自家楼下被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宋嘉熙等十几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当晚陈星伯被劫持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国保大队教导员朱希江为了构陷陈星伯,还到离邢台千里以外的南方某城市胁迫陈星伯的姐姐与家人,企图搜罗所谓“证据”。

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陈星伯被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构陷到邢台市桥东区检察院;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邢台市襄都区法院审判长马军骁,对陈星伯非法判刑三年。陈星伯本人提出上诉。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被邢台市中级法院驳回,非法维持原判。两次开庭,均秘密进行。

3、邢台县王三妮、刘喜珍、刘广宇三人被非法判刑八个月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邢台县王三妮、刘喜珍、刘广宇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在邢台县皇寺镇袁家庄村东挂真相条幅,被邢台县公安国保绑架。其中一人在绑架当天从国保大队走脱,至今流离失所。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王三妮、刘喜珍、刘广宇三人被邢台县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被非法关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王三妮、刘喜珍、刘广宇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邢台县公安局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被非法起诉到桥东区检察院。二月十二日,王三妮等三人被构陷到桥东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一日下午三点,王三妮、刘喜珍、刘广宇三人在桥东区法院被非法开庭。五月十二日,三人均被非法判刑八个月,被勒索罚金二千元。因为非法关押八个月期限已到,当天,王三妮、刘喜珍、刘广宇三人回家。

4、邢台市桥西区元庄法轮功学员郑花珍被非法判刑八个月

邢台市桥西区元庄法轮功学员郑花珍,女,六十四岁。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早六点三十分,四个警察闯入她的家中,把郑花珍绑架到邢台市冶金北路派出所,并从她家中抢走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等,两千多元现金也被抢走。当晚,郑花珍被非法关押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被强制定量干活,干少了就施行体罚,蹲著、站立等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邢台市桥东区法院非法开庭,郑花珍被非法判刑八个月。

5、广宗县法轮功学员燕秀红被构陷到法院

燕秀红,男,五十岁,广宗县葫芦乡燕红龙村村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广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孟侃带领警察,非法闯入燕秀红的家中,企图绑架他,在争执中,燕秀红走脱。

二零二零年十月底,燕秀红被张孟侃跟踪。张孟侃伙同威县国保队长李思营,将燕秀红在威县的住所绑架,后转到广宗县公安局。现在燕秀红被非法关押在广宗县看守所。

绑架时,警察把燕秀红住所的物品洗劫一空,包括法轮功书籍、打印机、耗材及交通工具、现金三万多元,但是参与绑架的警察却说是两万多元。经家属多次索要,他们扣除八千多元作为出警费,只退还了一万多元现金、电动三轮车、电动自行车。

燕秀红的亲属找到张孟侃要求放人时,张孟侃当场索要三万块钱,还说要写“保证书”,才能放人。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燕秀红被检察院非法批捕,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构陷到法院。

6、邢台市法轮功学员胡辉已被构陷到襄都区法院

胡辉,女,五十三岁,家住邢台市信都区长征二分厂家属院。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胡辉到襄都区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一起阅读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被信都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跟踪、绑架,一起学法的其他四人也被绑架。国保警察随即抢夺了胡辉随身带的家门钥匙,在胡辉家没有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

下午五点半,胡辉的丈夫下班回家,看到他们已经在家里面非法搜查。其女儿回家后,看到搜查证是空白的,没有填写。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等大量个人物品被一并抢走。当天,胡辉被非法关押到邢台市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日,胡辉被邢台市公安局信都分局非法刑事拘留,将胡辉非法关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邢台市信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将胡辉的案件起诉到邢台市襄都区检察院。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 胡辉被襄都区检察院批捕。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邢台市襄都区检察院公诉科,将胡辉构陷到邢台市襄都区法院。

7、邢台市法轮功学员郭进照、付丽红已被构陷到襄都区法院

郭进照,男,七十岁左右,居住在邢台市长征一分厂家属院。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被邢台市信都区公安国保从家里绑架,非法关押在邢台市“关爱之家”(洗脑班)。

九月三日,被非法刑事拘留。当时因身体出现状况,被邢台第一看守所拒收,被转移到县级别的沙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二十八日,郭进照已被“取保候审”回到家中。

付丽红,女,五十多岁,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被邢台市信都区公安国保从家里绑架,非法关押在邢台市“关爱之家”(洗脑班)。已“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邢台市信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将郭进照(取保候审)、付丽红(取保候审)两人的卷宗转到邢台市襄都区检察院公诉科。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郭进照、付丽红被襄都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邢台市襄都区检察院公诉科,将郭进照、付丽红两人构陷到邢台市襄都区法院。

二、被绑架、非法关押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下午,平乡县平乡镇镇南关村六十二岁的王玉台(女)、油召乡停西口村五十三岁的刘建华(女),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平乡县平乡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平乡镇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后,被转入平乡县看守所迫害。

2、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国保大队张孟侃带领四个警察,去广宗县广宗镇刘全寨村法轮功学员李坤英家,李坤英没在家。他们打电话把她的二女儿法轮功学员刘文文骗回家,把刘文文绑架到广宗县公安局非法关了八个小时。张孟侃还去刘文文的婆家非法抄家,还勒索刘文文一千元钱。

3、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七位法轮功学员去任县邢家湾赶会讲真相,其中有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任县邢湾派出所警察绑架。另几位法轮功学员去派出所要人,也被非法扣下。有几位法轮功学员走脱。下午,把三名法轮功学员强行带走,并进行非法审讯。第二天下午两点多,又录像,又戴手铐,并要强行带走检查身体。他们又捏造了几条罪名,要处以行政处罚罚款五百元,拘留五天,三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警察改变了,他们得以回家。

4、二零一八年六月的一天,李建荣和李永在集市上讲真相救人。上午九点多,集市管治安的人举报了他们,李建荣和李永被绑架到派出所,分别被非法关押在不同的房间。通过讲真相,警察在下午三点让他们两人回家了。

5、二零一八年七月下旬,冯振果在四芝兰道口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打电话叫来警车把他绑架到派出所。警察询问冯振果真相资料的来源,期间全程录像。最后让冯振果的弟弟把他接回了家。

6、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上午七点左右,广宗县国保大队张孟侃带领三个警察,打着雨伞,闯到广宗县城关镇王庄村法轮功学员贾兰真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走了两千三百元现金及私人财物,并将贾兰真绑架到广宗县公安局。

七月十五日,张孟侃又闯到了贾兰真家、她父母家和他姐姐家,声称贾兰真从公安局窗户眼里跑了出去,看看有没有回来。贾兰真父母非常着急。而张孟侃一天去家里骚扰好几次,还威胁贾兰真父母,如果贾兰真回家,让告诉他一声。如果找不到人,他就要发通缉令了。

二零一九年,贾兰真在外地打工时,手机遭警察定位, 四月十一日在外地被广宗县国保大队长张孟侃等警察绑架,两千多元钱、四部手机、一台电脑被抢走。贾兰真被劫持到邢台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于五月十二日回家。四部手机和电脑已要回,两千多元钱没有给,张孟侃向他家人又勒索了钱财才放人的。

7、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南和县三思村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代长海(六十九岁)、要玉斌(八十八岁),在闫里村发真相传单救人,被举报。闫里派出所将二人非法关押,并对八十八岁的要玉斌勒索罚款一万元。

8、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多钟,广宗县张孟侃带领四个警察闯到城关镇乡刘全寨村法轮功学员李坤英家,把李坤英绑架到县公安局,同时还抢走大法书籍等。第二天,又把李坤英劫持到邢台洗脑班,在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了一个星期。这期间,张孟侃还向李坤英的家人勒索了两万元钱。

9、二零一八年,邢台巨鹿县法轮功学员曹志武在北京打工时,喷“法轮大法好”和粘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被摄像头拍到。在曹志武从北京回老家邢台巨鹿县的当天晚上,北京警察到他在京的临时住所抓他时,扑了个空。又来邢台巨鹿县三次,也没有抓到曹志武。后来曹志武想去南方打工,就提前一天在网上买火车票。

十二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左右,曹志武刚进邢台市火车站,就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北京市海淀区永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北京永丰派出所。曹志武在北京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

10、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广宗县国保大队张孟侃带领一帮警察,穿着便衣在集市上等著。广宗县核桃园乡孔庄村法轮功学员孔兰慈、李金焕去广宗县板台村集市上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被张孟侃等绑架到县公安局。然后又返回到孔兰慈和李金焕家中非法抄家,从孔兰慈家抢走大法书籍六十二本,从李金焕家抢走激光打印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大法书籍等资料。

第二天,张孟侃勒索孔兰慈的儿子五千元钱,才把孔兰慈放回家;而后把李金焕劫持到邢台洗脑班迫害,检查身体有病,洗脑班拒收。四天后,张孟侃让李金焕家属拿钱办保外就医,又勒索李金焕家属两万多元钱,才把李金焕放回家。

11、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沙河市彭进京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开车去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真相台历,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带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当天,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放回,但是轿车被扣留。沙河国保大队副队长侯守红,勒索了法轮功学员几千元钱,才取回轿车。

12、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下午,邢台市长征社区南冰玉和刘英彩到会宁乡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到会宁派出所,南冰玉当天回家。刘英彩被送邢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13、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早六点,邢台市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两位法轮功学员当天上午已回家。桥西法轮功学员随芝和达活泉办事处元庄村法轮功学员花珍同时被绑架,非法关押。随芝被邪恶非法关押十天,六月二十一日早回家。花珍被非法关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被非法判刑八个月。

14、二零一九年七月左右,陈运岩因劝阻本村一名村工作人员撕毁真相标语被举报,被宁晋县公安局联合镇派出所十来个警察绑架,并抢走他所有大法书及资料、一部老年手机。他们非法审问大法标语谁写的及来源。又把陈运岩绑架到刘路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最后拘留所把陈运岩剩余的二、三百元钱要走了才让他回家。

15、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四日上午十点,任县天口乡吴家庄法轮功学员白现敏,被任县公安局伙同天口乡派出所绑架,家中打印机、大法书籍被抄走。白现敏当晚被送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第二天八月十五日下午五点,白现敏回到家中。

16、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张晓红在街上讲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威县洺州镇派出所所长苏翰华带领几个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苏翰华又给威县国保大队李恩营、黄贵成打电话,把张晓红劫持到县看守所。又去张晓红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张晓红家中的所有大法书籍和两个小播放机,非法关押张晓红十五天。

17、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上午,邢台市任县邢家湾镇边庄村法轮功学员王英子和郭琴格在隆尧县魏家庄镇西庄头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人恶意举报,被魏庄派出所绑架。当天下午,警察到王英子家搜查,不知翻走多少东西。郭琴格当天下午回家,王英子被非法关押到邯郸市魏县看守所。十月三十一日,王英子才回到家中。

18、二零二零年二月四日晚上九点,邢台桥西法轮功学员杨艳秋在邢台市桥西区八一大街与冶金路交叉路口附近张贴“诚念法轮大法好,瘟疫消”的救人不干胶时,当场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到达活泉派出所,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夜半天。

二月五日下午两点多,达活泉派出所警察髙玉行带领警察非法搜查了她的家,抢走了她的电脑、打印机及私人物品。因当时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严重,派出所让杨艳秋暂时回家。但是,楼下有专车三个人日夜在楼下看守,她一出门两个人就紧跟着她,寸步不离。

二月五日,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做出对杨艳秋非法行政处罚十五日的决定。因疫情期间,邢台市第二看守所不收,在家监视居住,大门外、楼下,警察、警车二十四小时监控。十五日到期后,本应解除迫害,为了继续迫害又转为“取保候审”。

霍桂芹女,五十多岁。三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多,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达活泉派出所三、四个警察,到她家非法搜出疫情期刊等资料,并把霍贵芹绑架到邢台市桥西达活泉派出所。让她子女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后,才让她回家。

杨艳秋和霍桂芹两个人六月份被达活泉派出所警察劫持到邢台洗脑班迫害。七月中旬,杨艳秋、霍桂芹再次劫持到洗脑班,被关押迫害了半个月。期间,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采用强制手段逼迫她们“转化”。

19、二零二零年正月,张永芬在宁晋县城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查监控查到后,晚九点左右在家被绑架,大法书被抢。第二天上午张永芬回家。

20、二零二零年三月,马藏暖到四芝兰镇丽欧超市附近讲真相,碰到穿便衣的四芝兰镇派出所所长,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当天警察到她家,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一本《转法轮》和大法师父新讲法一本。并勒索家人2000元,马藏暖晚上才回家。

21、四芝兰镇南迁善村法轮功学员李芹,年已80岁。二零二零年初春,李芹在四芝兰集市上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诬陷。派出所开车来,从车上下来四、五个人把李芹连拉带拽的抬上车拉到派出所,问她资料哪来的,她就是不配合。邻居看到后,给李芹的女儿打电话,女儿把她领回家后,从派出所来了两个人,把李芹家贴的明慧年画和真相条幅撕下来拿走了。

22、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邢台市法轮功学员武桃酥(女)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小青年举报,被恶人绑架。当晚十点半,被家人接回,具体哪个派出所不详。

23、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邢台市桥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刘洪志、警察郭树立、一个叫老黑的警察、一个女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晓峰家里非法搜查,抢走了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把王晓峰绑架到桥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说是走个程序。当天下午,王晓峰回家。

24、二零二零年六月三日,邢台市巨鹿县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吴省江、四妮,在堤村乡佛寨村发真相资料时,由于恶人诬告,被堤村派出所绑架。第二天,巨鹿公安局国保队长卢东利带人非法抄家。四妮回家。吴省江被非法关押至邢台市第一看守所。六月十七日,巨鹿公安局对吴省江下达了非法逮捕通知书。七月,吴省江被“取保候审”回家。

25、二零二零年六月份,邢台县及会宁派出所警察不断到刘广宇、刘喜珍、王三妮家骚扰。七月二十日左右,不法人员又到三人家骚扰,要送邢台市洗脑班迫害。王三妮和刘喜珍被迫流离失所。不法人员到刘广宇家,把刘广宇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26、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隆尧县政法委赵卫东、尹村镇镇长郭子龙、东尹村村干部白立校、白立清等一伙人,去隆尧县尹村镇东尹村村民家里骚扰,去了多家法轮功学员家里,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七月二十一日晚上八点,他们把法轮功学员郑景子、张喜英、闫小白强迫送到邢台洗脑班。恶徒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如果不放弃修炼,就不让儿子上班,不让孙子上学。

27、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桥东公安分局国保张宏康,领着七、八个人到夏云省工作的卖场,强制要求跟他们走,说有事要了解。夏云省被直接送到邢台洗脑班,有三个警察立即去夏云省家非法抄家。

夏云省被绑架后,她的丈夫立即就到洗脑班去要人,并且警告他们,若二十四小时之内不放人,就去控告他们。七月三十日上午一上班,夏云省丈夫就又到洗脑班要人,待了一会儿,洗脑班就无条件的让夏云省跟着丈夫回家了。

八月十三日下午四点左右,夏云省再次被七、八个自称是东郭村镇的人带走,再次送到邢台洗脑班。非法关押,逼迫“转化”。

28、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约4点,信都区(原桥西区和邢台县)多个派出所,已知有钢铁路派出所、会宁派出所、达活泉派出所、李村派出所配合信都区国保,同时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直接送洗脑班迫害,并随后抄家。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郝布申(音)夫妇,七十多岁,居住在长征一分厂,家中大法书被抢走,现已回家;香莲(音),女,七十多岁的老人,居住在长征一分厂,现已回家;牛文革,女,五十多岁。下午四点被非法带走,晚上六点恶警去家中非法抄家。人被带到达活泉派出所,已回家;盖凤英,女,六十多岁,现已回家。

八月二十八日下午,襄都区(原桥东区)新华路小学附近,一学法点五位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她们是:赵桂云,六十多岁、小红,五十多岁、桃酥(音),六十多岁、冯淑文(音)、胡辉五十三岁,居住在长征二分厂,现被非法刑拘,被非法关押在邢台市第一看守所;其他四人赵桂云、小红、桃酥、冯淑文已回家。郭进照(取保候审)、付丽红(取保候审)被构陷到法院。

29、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威县法轮功学员康华芝在街上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城关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又被国保大队劫持到邢台第一看守所。

30、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四日,宁晋县大曹庄乡大曹庄村法轮功学员张海花、杨焕改在宁晋县耿庄桥镇讲真相、发真相台历,被人诬告,被耿庄桥乡派出所绑架到宁晋县公安局。

十一月四日晚,张海花、杨焕改被送回大曹庄村,但大曹庄村中共支书杨彦秋不让她们回家,让在村委会里过夜,第二天送邢台洗脑班。张海花的丈夫对杨彦秋说:“我们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犯了什么法?不让我们回家?人已回村了,就别想让我们去洗脑班。”这样,在家人的正义抵制之下,她们回家了。

随后,大曹庄乡、大曹庄村委会、派出所的人多次去张海花、杨焕改家骚扰,说政法委要送她们去邢台洗脑班。他们有时一大早来,有时晚上来。有时在白天,派出所的人开着警车,鸣着警笛,来到两人家,如果家中没人,就停在大门口响着警笛声,并扬言说如果不在家就把家人整走。

十一月十八日晚上六点多,警车鸣着警笛从大曹庄农场顺着大马路进村,一直开到张海花家门口,警车又响了二十分钟。有人敲门,有人拍照,招来了很多人围观。当天,杨焕改被强迫送入邢台洗脑班,第二天被送回来。在骚扰迫害下,张海花、杨焕改无法正常生活,被迫流离失所。

31、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上午,邢台市新河县法轮功学员郭香月,在县城内发放真相资料时,遭绑架,后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拘留。

32、从二零二零年六月份开始,局长李泽龙就一直做工作,要求刘书玲去邢台洗脑班“转化”。李泽龙动员刘书玲的丈夫、亲属、朋友在家里缠着、逼迫其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十二月十日上午,刘书玲被绑架到邢台市洗脑班。

33、二零一九年七月,隆尧县北西董村张连春被劫持到邢台洗脑班。二零二零年,邢台市苗爱新、沙河郝香堂被劫持到邢台洗脑班。二零二零年夏天,村干部苏建双、临城县“六一零”李贵格、临城县国保大队张永梅,把法轮功学员孙国立骗到邢台洗脑班迫害了一天;二零二零年九月,任县法轮功学员吴桂芝被劫持到邢台洗脑班;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南和县法轮功学员解杏斋被绑架到邢台洗脑班。

三、被非法抄家或骚扰迫害的部分实例

1、广宗县核桃园乡桩头村法轮功学员周永习去板台集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拍照、跟踪。事隔两天,二零一八年五月七日下午一至两点,广宗县六、七个公安警察非法闯入周永习家中,不容分说,抢走了大法书一套。

2、二零一八年七月初,广宗县核桃园乡派出所警察骚扰部分法轮功学员。遭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核桃园乡庄头村的周永习、周守兴、孔今新、崔书景,孔庄村的李金焕、张书影等。警察还在法轮功学员不注意的情况下偷拍照。

3、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至二十日,广宗县冯寨乡派出所几个警察去冯寨乡砖窑村骚扰法轮功学员侯怀春、侯书晓、徐桂芳。

4、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广宗县核桃园乡派出所两个警察,去核桃园乡庄头村法轮功学员周永宽董淑欣夫妇家,骚扰和拍照。

5、二零一八年七月中旬,广宗县葫芦乡派出所去贾凡村法轮功学员胡春改家骚扰,村支书领着派出所警察去的,派出所警察去胡春改家骚扰三次。

6、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晚上七点半,中华大街派出所的两个警察不报姓名,不让看面容,敲法轮功学员武振果家的门。态度恶劣,又吼又叫,疯狂的砸门,扬言要找开锁的、找防暴警察破门而入。她的女儿斥责他们:“你们不是警察,像是土匪。谁敢弄坏我家门,谁赔。”他们持续砸门、吼叫两个多小时,晚九点四十分才离去。

7、二零一八年八月中旬,广宗县大平台乡派出所两个警察闯到大平台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李国全、吕英家骚扰、照相。

8、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日,宁晋县公安局警察闯到宁纺集团恐吓、骚扰法轮功学员刘合宁。同年八月,刘合宁遭到邢台市及宁晋县政法委、国保大队、教育局、纪检等多个部门逐级施压骚扰,要求她放弃信仰,威胁她在保证书上签字,否则就将她送邢台洗脑班。

八月五日,宁晋县六一零主任沈明威胁、骚扰刘合宁。八月六日,纪昌庄学区校长对刘合宁说:市里和县里要把你送到邢台“关爱之家”(即洗脑班)。

9、三月十三日,宁晋县国保大队警察马庆辉、关新杰、纪昌庄派出所警察张会强闯到讲理村小学骚扰;四月十二日,纪昌庄派出所警察侯铁柱、张会强到讲理村小学骚扰。

10、二零一九年三月,邢台市法轮功学员王继珠去广州出差,提前买了火车票。还没到出差日,王继珠所在辖区村长打电话问王继珠去广州干啥,并说不要惹事。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被监控,基本人权遭践踏,人格被侮辱。

11、二零一九年四月,宁晋县苏家庄乡赵庆虎领着派出所的两个人,去苏家庄乡司马村法轮功学员段彦欣家。他们直接进院里,段彦欣在院里收拾东西,他们拿起手机要照相,被制止后又跑到北屋门前,虽没进屋,开开门硬是把屋里用手机照了一番。

12、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邢台市桥西公安国保警察,骚扰邢台市机电学校法轮功学员曹风占。

13、二零二零年四月下旬,清河县公安局、国保、派出所和村干部骚扰潘秀琴、段爱焕与另一个法轮功学员。

14、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下午,临西县有人给两位法轮功学员单位和家属打电话告知,六月十五号要两位法轮功学员去邢台参加学习第一期班(洗脑班)。据说,这两人是临西县一位副县长韩建敏(音)亲自点名的。

15、二零二零年六月,宁晋县清善头村干部迫于上级压力,骚扰法轮功学员苏平暖、田淑芝,并威胁田淑芝家人。

16、二零二零年七月,广宗县法轮功学员魏庆梅遭当地不法人员多次电话骚扰,要求魏庆梅去邢台洗脑班,被拒绝。

17、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广宗县冯寨乡砖窑村村支书吕建格带领包村干部张立飞,闯入砖窑村法轮功学员侯书晓家骚扰,企图送侯书晓去邢台市洗脑班迫害。

18、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左右,自称是会宁派出所的四个人到邢台市桥西区法轮功学员薛玉存家,一个穿制服的人叫李爱国(警号032267)、三个穿便衣。薛玉存本人没在家,警察非法拿走大法师父法像和几本大法书。

19、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有三个穿便衣的人(两男、一女)敲邢台市桥西区法轮功学员张津生的家门,说他们是李村派出所的,配合信都区国保的联合行动,要入户搜查。两个男的各自拿出警察证晃了一下,拿出一个空白搜查证(没有人名、日期)。遭到抵制后,三人退走了。

不久,他们又叫来了两个穿制服的钢铁路派出所的警察,威胁说:不让进门会叫来更多的人。这些警察抢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个电脑台式机主机,没有留下物品清单。

20、二零二零年秋天,柏乡县内步乡法轮功学员赵小平(女,70多岁)在自己家院子里焚烧物品,被几公里外监测环保的设备发现。村委会、内步乡政府、内步乡派出所的人去她家,抢走了几本大法书、一些真相小册子。二零零三年三月,因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柏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送入邢台洗脑班迫害。每年的敏感日,都被村委会、乡政府、派出所的人员骚扰。

21、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下旬,清河县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十二月上旬,社区与“六一零”及几个随从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王英华。

22、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南和县公安派出所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持续骚扰,仅三思乡最少有十个人被骚扰(全县七个乡)。十二月九日,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刘建利以新所长张凯锐见面为名骗到派出所,县公安局(其中有国保大队长)、乡政法委、村委等人员一起准备把这些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刘建利对这些人讲真相,他们改变了想法,晚八点刘建利回家。

23、被临城县“六一零”、公安、村委会骚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1)崔志文(一家四人修炼):二零一八年,被村干部崔发迎、崔振全、赵辉带县、乡、派出所一男一女骚扰三次。二零一九年,被村干部刘京玉带国保队长张永梅等三人骚扰二次。

(2)法轮功学员徐秀珍:二零一八年被警察骚扰。二零二零年冬,被骚扰一次。

(3)法轮功学员张振刚、张贵英、无爱辰、赵立华: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被拍照骚扰十次。

(4)朱官振、风珍、乔秀梅、新菊、巧梅、建英: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二零年,被县国保大队、“六一零”不同程度的骚扰十余次。

(5)法轮功学员国见:二零一九年、二零二零年阳历年前,被东镇派出所两人、大队长郝运增骚扰二次。

(6)法轮功学员刘换文、张国霞(夫妇):二零一九年村委两人、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派出所两人非法拍照、骚扰。

(7)法轮功学员苏东泽、苏新乐、孙秋芬: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至八月二十日期间,派出所所长董瑞鹏、国保大队队长张永梅把他们家中的打印机一台、电脑二台、师父法像、大法书五本、大法资料、订书机全部抢走,共骚扰了五次。

(8)法轮功学员王景申:大概被骚扰三次。第一次是东镇派出所来两人,警号分别是032648、034499;第二次是东镇派出所来两人;第三次是在家拍了照。

(9)法轮功学员郝忠信:二零二零年前后,被骚扰不少于十次。

(10)法轮功学员李贵军、李秀荣夫妇: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有20人进家骚扰。

(11)法轮功学员张素花:二零二零年被乡村骚扰一次。

(12)法轮功学员陈文景:二零二零年,被拍照骚扰。

(3)法轮功学员王建章、刘爱香夫妇:二零二零年八月,派出所、村委共九人到家中非法拍照骚扰。

(14)法轮功学员史银缺:二零二零年十一月,村干部苏建双带“六一零”李贵格、国保大队张永梅去家骚扰。

(15)法轮功学员郝玉巧(孙国立家属):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张永梅协邢台洗脑班邱有林到家中来所谓的“回访”。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村干部张庆银带派出所三、四人去工地骚扰。

(17)法轮功学员杨二片:二零二零年村干部张庆银带派出所四、五人去家骚扰。

(17)法轮功学员赵成合: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被四次骚扰。第一次,村支书赵瑞峰、大队长郝运增带政法委李桂格和一个男的、乡所二人来骚扰;第二次,县政法委来二人;第三次,邢台洗脑班的邱有林来骚扰。第四次,与省、市(秋有林)、县、乡在大队见面。

四、被迫害致流离失所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1、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二日,邢台市任县天口乡吴家庄村白现敏(女),在外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当天下午三点多,天口派出所就非法抄了她的家。白现敏没在家,后被迫流离失所。

2、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左右,自称是会宁派出所的四个人到薛玉存家,一个穿制服的叫李爱国,警号032267、三个穿便衣。薛玉存没在家,警察非法拿走几本大法书。为避免再被迫害,薛玉存被迫流离失所。

3、二零一六年九月,邢台市法轮功学员李文爽遭绑架后,被迫害的几乎不能自理,同年十二月被“取保”回家。但两个月后,李文爽被要求到检察院。为免遭再次被迫害,李文爽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邢台市桥东分局国保警察张宏康给李文爽的女儿打电话,追问李文爽下落,让十月一日前李文爽去“自首”。

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早上,李文爽的女儿出门上班,被等在门口的邢台县公安局三个男刑警拦住,有一个人出示了证件,说他们现在负责找李文爽,让李文爽去投案。由于邢台桥东分局国保警察多次骚扰,致使李文爽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4、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四日,宁晋县大曹庄乡大曹庄村法轮功学员张海花、杨焕改在宁晋县耿庄桥镇讲真相、发真相台历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耿庄桥乡派出所绑架到宁晋县公安局。当天晚上,张海花、杨焕改被送回大曹庄村。随后,大曹庄乡、大曹庄村委会、派出所的人多次去张海花、杨焕改家骚扰,说政法委要送她们去邢台洗脑班。在骚扰迫害下,张海花、杨焕改无法正常生活,被迫流离失所。

五、目前仍被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消息:彭云,河北省邢台市人,五十多岁,因经济案件被判刑。二零零一年,彭云在看守所接触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修炼法轮功。她亲身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周围所有的人。她痛悔不已,说自己如果早得大法,怎么可能做违法的事。

彭云在被开庭时,在法庭上公开为法轮功辩护,说自己已经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因她在法庭公开为法轮功辩护,邢台法院给她判了无期(其实她的案子没那么重)。

在河北女监,恶警们对她强制“转化”,恶人将一杯开水泼在了她的头上。因她经常给法轮功学员抄大法师父的经文和大法师父大讲法,又不配合超强度的奴工迫害,她无数次的被关禁闭,电击和拷打。警察不让她买日用品包括卫生纸。

彭云在监狱呆了十七年了(截至二零一九年),恶警说她还要呆十年,每年监狱发给她的衣服,狱警私自扣下,不给她发。一次,恶人发现她手里有圆珠笔芯,怕她抄法轮功经文,就叫来几个人抢,她不给,这些人就揪着她的头发往厕所的墙上撞。从那以后,她精神失常,说话语无伦次。

彭云经历了无数次的灌食迫害。十监区副监区长张丽英,不顾彭云精神有问题,经常将她铐在床上和窗户上。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2018~2020年邢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