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卓异主义vs中国共产主义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bert B. Chernin撰文/孙洐源编译

美国卓异主义(又称美国例外主义,American exceptionalism*)与中国共产主义之间的碰撞将定义21世纪。胜者很可能决定未来一百年(甚至更远)的全球格局。

美国卓异主义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经常使用但很少被定义的术语。它的核心是关于个人自由和一套共同的价值观。但是,这些价值是什么,是什么让它们成为美国独特经验的精髓?美国的制度真的与其它所有国家不同吗?要想真正了解美国卓异主义是什么,首先必须了解它不是什么。对于这一点,没有比中共国更好的例子了。

中共宣称自己是“人民”的共和国,然而它“为人民”的概念与我们的截然不同。中共政权是通过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建立起来的,是一个由中共政党全面控制的,自上而下的极权治理体系,与美国卓异主义的核心价值相敌对。

中国共产党几乎控制了其公民生活的每一个方面——从你可以在哪里工作到你可以有多少个孩子。其最显著的特点是,无论中共发出什么指令,人民都要无条件地服从。中国大陆的普通百姓除了做一个听话的顺民,听从政府的命令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否则他们就有可能落得个被失踪或被送进集中营接受“再教育”的下场。

一件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中共对美国发动了一场新冷战。中共的金钱和影响力现已渗透到美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经济上,中共拥有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它直接或间接地控制着超过2400家美国公司,这些公司跨越我们最重要的行业,包括金融、科技、农业和制药。

正如我们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了解到的那样,美国几乎所有的抗生素都是从中国进口的。同样,几乎所有导致数十万美国人丧生(并给数千万美国人带来重大伤害)的芬太尼(阿片类药物)也都产自中国大陆。

同样的影响也体现在教育、媒体和娱乐领域,中共的资金被用来影响美国人所学、所听、所看的内容和信息,并影响着我们所不知道的内容。

中共最近在对美国的冷战中又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中共在推出世界上第一本数字COVID-19护照之后,又开始游说世界卫生组织(WHO)任命它为全球新冠病毒护照系统的负责人。这样一个系统的结果将是一个全球性的,由中共主导的极权监控体制,其影响是无比可怕的。

对比中共的价值观,美国卓异主义以三个基本的核心价值为中心:个人主义,意志自由和承担个人责任。

首先肯定的是我们的个人自由来自于自然法则,而不是来自政府,即按自己的选择而说话的自由,以自己的方式向神祈祷的自由,以及与家人和朋友聚会的自由而不担心政府干预。

第二是道德上的要求,我们都有责任互相帮助,而不是因为政府告诉我们必须如此。

第三,也可能是最重要的,就是政府的执政合法性来自于被统治者的同意,这也体现出一种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的治理体制。是这些共同的价值观和基于犹太基督教的信仰根源才使美国与众不同,与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都有着独特的区别。

美国是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民主宪政共和国(美国从来没有实施过那种“简单多数的民主制度”),这是有原因的。

这一切的核心是三权分立、制衡制度、最重要的是以美国卓异主义为代表的理念——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保护少数人的自由和权利不受多数人意志的影响。

而中共试图领导的世界是一个由一党专制和政府极权控制社会所定义的世界,与美国的价值观完全相反。

因此,除非我们愿意认识到中共是一个威胁到美国生存的政权(就如同美国在20世纪针对苏联那样)否则美国没有希望在这场意识形态史诗级的碰撞中获胜。

如果美国有任何取胜的希望,就需要重新关注曾经帮助我们成为自由世界领袖的内容——美国的卓异主义,并重新关注这个国家的建国之本——自由和其它一系列共同价值观。

美国卓异主义对决中国共产主义的历史按惯例将由胜出的一方来书写,希望到时我们是书写历史的一方。

*译注:American Exceptionalism即美国卓异主义(又译美国例外主义或美国特殊主义)是指美国与其它国家拥有在本质上不同的理念,这源于美国从1776年美国革命中脱颖而出,并发展出一种独特的美国意识形态,简称“美国主义”。

这种意识形态的基础是自由,法律面前人 人平等,个人责任,宪政共和,代议制民主和自由经济。这种意识形态常常被称为“美国例外主义”,该词为法国政治历史和思想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于1831年首创 。在另一种定义下,美国通常被视为在体制上优于其它国家或具有领引世界的独特使命。

原文American Exceptionalism v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伯特·切尔宁(Robert B. Chernin)是美国教育与知识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Education and Knowledge)的主席。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