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亚特兰大枪击案和“仇视亚裔”无关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20日讯】自从周二(16日)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发生按摩院枪击案件后,美国上下一通炒作,硬生生把其叫做“亚裔仇恨”事件,各级政要、民选官员以及各组织一齐发声谴责。

这件事情也成了华人社区热议的话题,一家老小茶余饭后都在讨论有关自己有没有“被歧视”的问题。有年轻人跟着媒体跑,把人与人之间的个案当作种族上的对立,对“亚裔仇恨”愤愤不平;也有老年人互相叮嘱:“没事别上街”。一时间似乎大街上的亚裔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了。

实际情况是怎样呢?记者为此采访了几位在美国生活了几十年的华裔美国人。他们均认为,亚特兰大的杀人案和“仇视亚裔”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是“猫肉硬往狗肉上贴”的“无中生有、别有用心”;美国政界以及媒体将一个“随机的偶然的”刑事案件炒作成种族事件,这才是“造成族群分裂、仇视,挑起种族矛盾”的“种族歧视”行为。

人们甚至还讨论了这种“挑起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争斗”的背后的原因。

亚城案件和“仇视亚裔”没有关系

华人们现在对亚特兰大事件已经非常清楚了,让他们奇怪的是,如果非要看种族的话,杀人者并没有专对亚裔,何谈“亚裔仇恨”?

纽约市华裔书法家何哲表示,他听亚城警方说,21岁的白人杀人犯承认,他的杀人动机是“对性诱惑进行报复”。所以他在乔州杀了8人之后,他还要去佛罗里达去杀那里的色情店人员。

“虽然现在知道他杀了四个韩裔,但他还杀了两个白人妇女,也打伤了西语裔的人,这和种族歧视没有半毛钱关系。”他说。

纽约华裔书法家何哲先生。(受访人向大纪元提供)

长岛华人企业家谭露西(Lucy Tan)表示,这就是一起刑事案件,跟种族和肤色没有关系。

“因为凶手除杀了亚裔外,也杀了两个白人,硬往种族上扯是没事找事,别有用心;把正常的公共治安事件描绘成仇视亚裔,是把猫肉往狗肉上贴,想挑起亚裔和其它族群的矛盾。”她说。

据何哲观察,亚特兰大的警方很明智,马上增强警力,加强巡逻。

“匪强警弱,社会一定要动乱;警强匪弱,社会的案件就一定少。这就是规律和常识。”他说。“现在美国又是给罪犯下跪,又是谴责警察,削减警察经费,让警察失业,警察不敢到街上执法,那坏人自然跑出来。就是这么回事。”

“美国没有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那么到底美国有没有人们常说的所谓“系统性的”或者叫“制度上的”种族歧视呢?这些在美国生活十几年到三十年的华人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异口同声的总结道:“美国没有制度上的种族歧视”。

纽约华裔企业家楼新跃。(施萍/大纪元)

28年前来美国的企业家楼新跃(Daniel Lou)表示,他不但在近三十年的经历中没有遇到过因为中国人这个身份遭到歧视的事件,而且就在他去年的一段特殊经历中也没有遇到过任何麻烦。

楼新跃曾经在2020年美国人口普查办公室工作过,他在人们居家避疫的时候去新泽西、史坦顿岛以及布碌崙等地区敲门,催人家填写人口普查问卷。

“你想想,如果美国人因为川普(特朗普)把瘟疫叫成‘中国病毒’就仇恨我们中国人的话,我就是一个华人,我是去敲门的,大家都在家躲避瘟疫,这种情况下我却没有碰到过一例歧视,而且我是工作人员中成功率最高的人之一。”

他说,“所以我说美国没有种族歧视,没有仇恨;而且美国有全世界所有的民族,大家大体上都是相安无事、以礼待人、平安共处的。我生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到过种族歧视的事情。经过多年的民权运动后,美国在民族和谐方面是一个最好的国家之一了。”

至于说个人的仇恨问题,那是“小比例”事件,“不能代表美国”。“别的族裔也好,我们亚裔也好,口头和行为上的仇恨和歧视在任何社会都有,但不能去渲染成族裔间仇恨。”他说。

何哲在去年疫情期间曾义务为居民楼的门把手和走廊消毒,全楼700名居民不管什么族裔的,见到他都感谢他。

“美国人对其它族裔相当的友好,都是一片善心。在我26年的生活当中,我的社会接触面是相当广泛的,我天天上街,根本没有任何人歧视我,所以我说:美国不存在系统性的、制度性的种族歧视。”

他也说,说到“歧视”本身,在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中都存在歧视问题。

“我们中国人不是也骂黑人、骂白人吗,但这只是偶发事件,不能代表中国人或者美国人;美国主流社会根本没有种族歧视,你把一个社会治安问题往种族上扯,你就是无中生有,这本身就是种族歧视,种族仇恨。”

谭露西来美国十多年,也没有遇到作为华人受到歧视的事情。虽然遇到过有人冲她吐口水或者怎么样,她认为这在哪个社会都有,一点不影响美国的美好。

纽约华人企业家谭露西。(施萍/大纪元)

她说:“如果美国不好,我为什么选择移民这里?我为什么不去非洲、中东和拉丁美洲国家呢?”她说,将心比心,人心都是一样的,不能昧著良心说话。

“我不竞选公职,我敢于说这样的话:如果美国存在歧视的话,那么就是民主党利用种族名义在歧视我们华人,那些在大学考试中指定种族配额、取消天才班和特殊高中考试的左派政客们,才真正是‘歧视亚裔’的人。”

和“黑命贵”运动一样的“政治需要”

那么为什么美国主流社会把一个恶性刑事案件或者说治安案件炒作成一个“种族仇恨”案件呢?受访的华人都认为这是一种“搞政治”、“身份政治”,确切的说是一种“共产主义革命者”的“挑起一部分人让群众斗群众”的典型套路。

楼新跃认为,这种“打种族牌”就是一种“身份政治”,是政客们“制造话题、有事可做”的机会。

“我认为民主党最会玩这一套,把这个话题来炒作,实际上就是制造种族间的紧张、对立和分裂——这和去年的‘黑命贵’运动一样,玩‘身份政治’。”他说。“他们说黑人的命贵,也就是说说而已,实际上他们为黑人做了什么呢?他们通过的法律反而把很多黑人抓起来了;所以他们从来都是说一套做一套的。现在的‘亚裔仇恨’也是一样,都是玩政治,做文章。”

何哲对“亚裔仇恨”的炒作现象一针见血的指出,这是美国左派政客的“共产主义思维模式”。

“就是共产党的伎俩:没有阶级矛盾,它怎么能搞起‘革命’呢?共产主义革命者的基本套路:利用一批人去斗另一批人;先把一群人挑起来,去干另一批人,抢了人家财产;然后再把另一批人分化成两三群,再继续斗,没完没了,永远如此……这就是它们的基本套路,没有了‘斗’,它们怎么能得利呢?”

他说,对共产主义者这一套,中国人是“过来人”,都“司空见惯”了,“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只可惜这种借口还真就迷惑了在美国左派学校中受到共产主义洗脑的几代人。

真是“中国病毒”惹的祸?

对于目前在川普下台几个月以后,社会上的舆论还把这种吵起来的“亚裔仇恨”往川普头上赖,华人认为,这是“缺乏常识”。也有人说,如果说真的华人因为这场瘟疫而遭人反感的话,罪魁祸首也是那个放毒的中共,和川普没有关系。

“这也是政治话题,民主党政客为了争取亚裔选民,就找替罪羊,拿川普的‘中国病毒’制造事端,让选民们远离共和党和川普。”楼新跃说。

谭露西认为,把这次瘟疫叫做“中国病毒”或者“武汉病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是一种常识认识。

“因为病毒就是从中国来的啊,‘香港脚’是从香港来的,‘德国麻疹’是从德国来的,‘西班牙流感’是从西班牙来的,‘埃博拉病毒’是从非洲埃博拉河来的……用病源地来命名病毒,这是流行病界的常识。”

她说,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现在他们最缺乏的就是“常识”。“就像男和女的就是有区别的;1+1就等于2;你总不能把‘武汉肺炎’叫做‘巴西肺炎’吧?”

谭露西对于将目前发生在各地的针对亚裔的刑事犯罪归咎于川普这一说法,更感到匪夷所思。

“川普说‘中国病毒’你就仇恨中国人?!你们怎么又这么听川普的话了?不是川普说什么你们反对什么吗?”

她说,“我从媒体的新闻上看,打亚裔社区老人的犯罪份子黑人居多,但是人人却都说美国‘白人至上’,这把我弄得有些精神错乱了……我认为是背后的左派民主党豢养罪犯、姑息养奸,挑起民族矛盾。”

“唯一的自救之道就是坚决和中共划清界线”

楼新跃认为,如果说华人因为这场瘟疫受到什么“歧视”或者“仇恨”的话,那么罪魁祸首也是中国共产党,而不能怨其他任何人。

“不管你是人为的,还是因为疏忽,但是病毒是从武汉出来的,蔓延到全世界,这是不可否认的——你中共不是故意放毒,就是完全的无能,你把全人类害得这么惨,造成这么巨大的灾难,你们还吹嘘靠救灾物资发了全世界的财,太厚颜无耻了。如果说世界上的人因为疫情瞧不起华人、仇恨华人,那也是中共害我们的!”

楼新跃说,虽然现在大多数美国人都已经认识到了:不能把中国、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混为一谈,但是中国人自己也要清醒啊。

“我们唯一的自救之道就是坚决和中共划清界线。”他说。“只有坚决反共才能给自己洗刷清白、讨回颜面——中共制造了这么大的灾难,你还为了只是要回国就不敢承认事实、连一句公道话都不敢说,还为中共辩解的话,说真的,就是人家仇恨你都是应该的了。”

前媒体人Stephanie 刘。(施萍/大纪元)

另一个熟悉中共操作的华裔媒体人刘女士(Stephanie Liu)表示,她同意前面几位华人的认识,而且她认为,“每次美国社会渲染‘歧视华人’事件的背后都有中共的影子”,“其实就是故意挑起矛盾”──美国社会乱起来,谁高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何雅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