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四方会谈”反制中共第一个实质性行动

3月12日,美国、日本、澳洲、印度之间的“四方会谈”(Quad)首次召开首脑会议(视频)。尽管白宫一直努力淡化中共议题在“四方会谈”的重要性,但此次会谈的议程与主要成果,似乎都与中共紧密相关。事实上,正是这次“四方会谈”,推出了针对中共的第一个重大的实质性行动计划——四国“疫苗合作”,计划在2022年底前向亚洲地区发送10亿剂COVID-19疫苗,以反制中共的“疫苗外交”。

峰会结束后,印度外交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四国已经同意了一项计划,即共享他们的财政资源、制造能力和产能以及后勤优势,以便在印太地区加紧生产和分发COVID-19疫苗。”据其介绍,四国的分工是:印度将利用其生产能力制造美国疫苗(印度是全球最大的疫苗制造国);资金来自美国国际开发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和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apan Bank f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澳洲将为培训提供资金,并为疫苗的分发提供后勤支持。这些疫苗将主要流向太平洋岛屿、东南亚和印度洋国家。

的确,这种合作是“最迫切、最有价值的”,如印度外长所说。

首先,瘟疫肆虐各国,疫苗合作“将加快后疫情的恢复进程”。迄今,美国确诊3000万、死亡逾54万,印度确诊约1140万、死亡15.9万,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三,在全球的占比极高(确诊逾1.2亿、死亡逾260万);日本确诊44.6万、死亡8,566,相对来讲数字不是特别巨大,但东京奥运大受影响;澳大利亚确诊近3万、死亡909,经济也遭重创。四国疫苗合作——充分利用各国的优势,确属当务之急。

其次,瘟疫爆发后,在中俄和美欧自由社会之间,展开了“疫苗竞赛”。虽然自制疫苗质量存在疑问,但中共利用现今全球疫苗供应和需求之间的巨大缺口,大搞“疫苗外交”,利诱胁迫穷国、弱国和国际组织。例如,1月13日,东盟最大国家印尼电视直播其总统接种中国科兴公司疫苗;又如,3月11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将为东京奥运会和北京冬奥会的参赛者提供中国疫苗。中共“让中国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背后的政治图谋,严重威胁著各国和国际社会。美日澳印四国的“疫苗合作”,针锋相对、迎头痛击、近身肉搏。3月12号,日本奥运大臣丸川珠代明确表示,日本没有批准中国疫苗,因此参赛代表队将不会接种中国提供的疫苗。

再次,四国“疫苗合作”将大大推动“四方会谈”机制全面发展。过去,中共和各界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四方会谈”的军事纬度,关注其是否演变为“印太版北约”。但在当前态势下,四国建立军事同盟体制有较大难度;如果四国转而在经济、科技、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等等层面加强、加紧合作,并能取得显著成绩的话,那么,“四方会谈”就能将“低级政治”(low politics,一般指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与“高级政治”(high politics,一般指战争、和平、军事安全等领域)相融合,拓宽合作范围、夯实合作内容,全面发展,形成一个坚实的联合体。

综上所述,“四方会谈”从部长级升级到首脑级,并推出疫苗合作计划,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各界都在高度关注的“四方会谈”未来发展,因为当今全球战略格局向中美两极对抗方向演变。拜登政府把“四方会谈”视为“印太政策的基础”。当被问及“四方会谈”未来会否扩大时,有美国高级官员说,虽然决定举行领导人会晤,但这目前仍是一个非正式机制。

的确,“四方会谈”2007年首次创设时,只是个战略合作论坛,并旋即沉寂;只是由于中共的全球野心和战狼外交,才于2017年被重新激活,并探索各种可能性,远未定型。正因为未定型,所以其活动多是务虚性的。不过,这次“疫苗合作”,却是一个实质性的行动,其内容之实在和指向之鲜明,表明“四方会谈”跨出了历史性的一步。

中共非常担心“四方会谈”成为一个“小圈子”,但驱动“四方会谈”发展的外部动力,恰恰来自中共自身。

如果中共在军事上收敛,举例而言,较大幅度缓和与美国的战略对抗,不加强对印度日本澳大利亚的军事威胁,不对台湾军事挑衅,不推进南海军事化,则“四方会谈”不会演变为印太版北约;其发展方向,可能在共同价值观的基础上,与“七国会议”对接,并吸收一些国家,组建“民主国家联盟”及“科技联盟”,主要在经济、科技、价值观方面,抗衡中共的全球渗透和扩张。

如果中共在军事上不收手,变本加厉,那么演变为“印太版北约”则是大概率事件。

球在中共这边。但就历史来看,中共往往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