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非法重判 一家七口 每人七年冤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3日讯】吉林长春法轮功学员于健莉一家,七人被非法判刑七至七年半。这一大家子人仅仅因为信仰法轮大法,二十二年来遭受中共种种非人迫害,酷刑折磨、毒打、抄家、绑架、非法判刑。孟祥岐仅16岁时就被非法劳教,被狱警酷刑“上绳”折磨。

酷刑演示:上绳(明慧网)

据明慧网报导,于健莉一家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绑架、已被非法拘禁一年多。今年的正月十五,他们一家突然被安排见面了,但可不是当局出于人道主义,而是梨树县法院选择这天进行非法视频宣判。他们都被带到看守所三楼的一个大厅内,听读宣判结果。视频的另一端是梨树县法院刑事庭的李楠、崔仁、李德恒和两个书记员,李楠宣读判决书。

一家七人均被非法判刑七年至七年半,其中付贵华和孟祥岐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同时被宣判非法刑期的还有:姜涛被非法判刑七年,崔桂贤七年,刘冬英(崔桂贤亲家)七年,韩建平七年,谭秋成七年,侯红庆七年,张绍平(四平地区)七年。

正月十五,本该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但对于长春市于健莉、母亲付贵华、丈夫王东吉、公公王克民、婆婆王凤芝、妹夫孟祥岐,及孟祥岐的父亲孟凡军一家来说,今年的这一天格外的不同。十九个月以来,于健莉一家七人终于见面了,但等待他们的却是冤判、七至七年半的牢狱。

判刑理由荒唐至极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四平市公安局、梨树县公安局出动几百警力,包括四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梨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巡警、交警、梨树县辖区内各派出所警察,还调动所辖社区的部分人员,并在长春市当地警察的配合下,在长春市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绑架,并到在省内其它地区居住的学员及亲属家中进行绑架。

于健莉一家七人在各自的家被公安警察绑架。当天有三十多位长春地区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十六人被非法起诉,两人被取保。

判决理由荒唐至极,不但维持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开庭当天检察院办案人王哲非法的起诉理由,如什么在海外网站发表过揭露自己被迫害的文章,污蔑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明慧网发表过严正声明;还有莫须有的诸如每个人家里都有几十上百的所谓法轮功宣传品;有上千分钟的音频时长等。事实上,在这起构陷案中,每个学员家里几乎只有自己平时阅读的几本大法书籍,其它所谓的宣传品都是诬蔑,当然拥有这些物品本身完全合法,但梨树县国保为了凑材料,昧著良心胡写。更为恶劣的是,最后的判决书上,竟又把音频分钟数从一千上调到一万分钟。

七年前,于健莉女士出于最基本的做人本分,身为子女,为受酷刑折磨、深陷冤狱的母亲发声,七年后,这段救母经历竟成了重判七年的“缘由”。

于健莉一家七人,仅仅因为拥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身份,仅仅因为全家均曾受益于法轮大法而不愿在高压下放弃修炼,不愿在大法遭受魔难时为了强权下身不由己的“人身自由”背信弃义说大法不好,这种面对强权的勇气,本该受到表扬,现在却遭违法重判。

作为一个国家政权,有什么理由非要逼迫一个普通百姓放弃信仰?为什么非要控制别人的思想?这些人里面,王克民与王凤芝夫妇都是70岁的老人了,一辈子在山脚下生活,没有能力也无意于破坏中国现行的任何一条法律的实施,相反,只有拥有公权力的人才有这个能力去真正破坏中国法律的实施!

二十二年前,自愿修炼,身心受益

这一家人都是在一九九九年以前,也就是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还广受欢迎、肯定的大背景下,在各自不同环境接触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是没有外部干涉、通过亲身实践、真心觉的这个法好,而认定了的,并真正从中身心受益了。这是任谁怎么说也抹杀不了的。

于健莉是一九九一年出生,母亲付贵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那时于健莉还小,但看得见的最突出的变化就是母亲身体变好了!

付贵华原本一身病。四岁时得肺炎,家中无钱根治,落下病根,从那时起就开始经常吃药。多种疾病缠身,如:神经衰弱、肝硬化、心脏病、哮喘、肺炎、肾炎、糖尿病、风湿性关节炎、低血压、坐骨神经痛及妇科病等。由于坐骨神经痛,躺下起不来,得靠别人帮着扶起来,常年如此。在上初中的时候,被树枝伤了眼睛,左脑从此落下病根,阴天的时候就疼。平时一动左半身,就牵着左脑疼。而且经常出现眼前一黑,人就晕倒了。

一九九六年六月,付贵华偶然间得到一本《转法轮》。很快她就看完了一遍,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清楚地看到在光的照射下,很多蛇、狐狸、黄鼠狼等动物逃窜到树林里去了。第二天,在她的身上真真切切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她所有的病全好了。后来有一次炼功,就听左脑里嘎巴一声,之后左脑就好了。

不仅如此,付贵华对照大法书上的要求,逐渐放下了怨恨心等很不好的心,这样不仅对别人有好处,自己也变得更加快乐了,每天就是高兴、就是笑。

于健莉的妹夫孟祥岐也是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年他14岁上初一,在以真、善、忍为做人的标准中,和同学相处时谦和忍让,在学习上勉励自己,全校考试中曾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班主任在家长会上竖起拇指称赞他人品好。

孟祥岐的父亲孟凡军,自幼体弱多病,在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在他刚得大法一个月后,身体所有疾病都没了。家庭和睦了,生活充满了幸福、快乐。

孟祥岐曾说:“正因为法轮大法是叫人修心向善的神奇功法,使我的道德、学习和身体健康都得到了极大提升,处处与人为善,对国家、社会、家庭和个人来讲,都有极大的益处,同时也有利于社会稳定,百姓安乐。”

坚持正信 一大家人遭受迫害

这样的幸福时光,对于这一家人来说,并没有持续太久。一切都戛然而止在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从此,苦难、威胁、恐吓、躲避迫害、至亲分离、酷刑折磨、绑架、非法判刑梦魇般环绕着这个昔日温馨的家庭。

孟祥岐16岁读中学时被非法劳教迫害二年、遭种种非人折磨,后又被非法判刑,陷冤狱六年,大好青春年华狱中度过,心里流淌著血一样的泪。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孟祥岐被狱警“上绳”折磨:狱警上来按住他,把他的头和身体狠狠地往地面上撞击数次,接着拿绳子捆住他的上身给他上绳,双肩、胳膊和手部被绳子紧紧卡住,使胳膊抬到后背的极限位置,以达到让人无法忍受……

56岁的付贵华女士曾被酷刑折磨、非法判刑三年。她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十二点左右被带到农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被锁在黑屋子里,腿用铁棍子横穿在椅子上,然后国保大队队长唐克用半截棍子往她的臂膀上打,往她两腿打,往右侧膝盖、两脚脚趾部位打,恶警吕明选用巴掌打她的头部,持续打了半个小时时间,付贵华女士被打得全身发抖。直到很久以后,她都筋疼,骨头疼,膀子疼,左侧膝盖疼,不敢碰,不能着床,一碰都疼。头有时发麻,有时局部疼。

41岁的王东吉先生也因依法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三年。狱中遭受残酷折磨。

58岁的孟凡军先生曾因进京上访于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被强行高压洗脑,强迫超体力劳动,没有一点人身自由。精神和肉体上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如今,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再次支离破碎。

人心底最基本善恶是非的价值观不可被扭曲

这是一个在中共集权统治下,只要违背当局的意愿,坚持自己的信仰,就会随时面临被迫害的大环境下的,一个风雨飘摇的大家庭的故事。也是一个持续了近二十二年,且还在继续的无辜人遭受迫害的真实写照。

其实,细想一下,他们没有做错什么。有一句话说:慈父遭谤子不在,世人也会骂不仁。第一,他们确实每个人在大法中亲身受益了。第二,大法确实是遭到诽谤与恶意中伤。第三,法轮功学员只是在讲述真相,理性,非暴力,对任何人都没有伤害。第四,如果是事实,就应该叫人家说。不让说话的本身就是问题。

于健莉曾说:“母亲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时候,有一次打电话给我,可我因为害怕,明明听出是母亲的声音却不敢承认,怕自己受到牵连,在种种压迫与恐惧之下,我的灵魂被扭曲了,被这场迫害运动吓得竟然不敢承认自己的母亲。我不相信迫害的邪恶,我觉得泱泱大国总该有个讲法律的地方,我去了拘留所,结果得来的是种种不公(二零一三年,母亲与妹妹一同被绑架,我与亲友去农安县拘留所寻人,我们所有人却遭到酷刑折磨)……

“之后我沉默了,迟疑踌躇间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有时甚至会想,忍忍吧,我又能怎么样呢?!无助,迷茫,痛苦折磨着我,为人之子却无法尽孝,却不敢告诉亲朋好友我的悲哀,不,是国人的悲哀!大法给了我健康的母亲,和睦的家庭,可我怎么能背信弃义,于迫害中置含冤而身陷囹圄的母亲不顾,苟且于世?!我决定找回自己失缺的人的本性。”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长春于健莉一家七人被非法判刑七至七年半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