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人物】高智晟:用我这辈子拯救我下辈子

高智晟已失踪三年(1)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12日讯】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已被中共强制失踪超过1,200天,至今生死不明

担惊受怕 高智晟姐姐绝望自杀

被迫流亡美国的高智晟妻子耿和在2021年1月1日发推文说:“新年伊始,噩耗传来,惊悉高智晟的山东姐姐因担心弟弟牵连被逼迫,每天倍受煎熬担惊受怕,夜不能眠以致忧郁成疾,绝望中于2020年5月跳河自杀,生命的尽头都没能见上日夜牵挂的弟弟一面!”

推文附上高律师2006年在山东姐姐家被抓的前期报导。

2006年8月,高智晟到山东的姐姐家看望病危的姐夫。多名公安破门而入,高智晟被用黄胶带缠住眼睛和嘴巴,套上黑头套押回北京。

高智晟的姐姐也被抓到了当地的公安局,东营市公安局局长还亲自向高的姐姐问话:“你为什么要和你弟弟在一起?”姐姐回答:“你已经有答案,你知道他是我弟弟。”问:“你的弟弟已严重威胁到国家安全,为什么还是要和他在一起?”姐姐回答:“一个赤手空拳的个人能严重地威胁到国家的安全,只能证明你们的政权是纸糊的。”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高智晟在多次被骚扰、拘押、判刑和被失踪后,2017年8月再次被失踪。迄今已经超过1,200天,生死不明

耿和去年12月8日曾发推文表示,这次是高智晟失踪时间最长的一次,她担心在之前中共监禁迫害中没了牙齿的高律师,不知如何度过每一天。

她还写道:“在一年中最寒冷时刻,想着想着背部发凉、快要窒息……十二年孤独漂泊的煎熬,何时能了?”

近十年的律师生涯中,高智晟为无数的弱势群体维权,太多不公、黑暗让高智晟看到中共体制的邪恶。

后来,高智晟律师接手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针对全中国范围的迫害亲身调查研究,并在2004年底至2005年接连写了三封致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以第一手调查资料揭露劳教所如何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高智晟呼吁胡温当局:必须正视存在的严重问题,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这三封公开信导致高律师于2006年在山东姐姐家被抓。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已被中共强制失踪超过1200天,至今生死不明。(SAM YEH/AFP via Getty Images)

想福报社会的穷人维权律师

高智晟1964年4月20日出生在陕西榆林佳县一个非常贫苦的农村家庭,11岁丧父,母亲独自养活七个孩子,他是老三。考上重点高中的他也因家贫而辍学。他和弟弟离家打工干苦力挖煤,两年后却被工头吞没工资。21岁时他为糊口生存去当了兵,在那认识了他后来的妻子、同为军人的耿和。

历经苦难,高智晟终生铭记的不是仇恨,而是感恩、是他在最困难时得到的无私帮助。中华传统文化下的淳朴民风和他那善良的母亲、乡亲们的善心给了他精神支柱。他曾饿晕倒地,被陌生老人救活后,这位一天只挣1块5毛钱的老汉,却拿出18元钱送给了素不相识的他。

被迫复员后,高智晟靠自学通过律师资格考试,1996年开始执业,主要代理经济纠纷案,但同时他免费为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曾被中国司法部选为“中国十佳律师”,被誉为“中国良心”,同行尊称他为“中国维权运动的先行者”、“中国全民维权意识觉醒的引领人”。

1991年起,27岁的高智晟在新疆街头一面推车卖菜,一面自学律师课程。他通过所有法律科目检定考试,获大专文凭。1996年,高智晟在新疆乌鲁木齐成为律师。

在乌鲁木齐的两年,高律师受理的四分之三的案件都是帮助弱势的免费义务官司案。他因此受到一些同业的忌恨,遭受举报及攻击。当记者问他这样怎么生活,高回答,“我的出身很穷,我知道穷人的感情,所以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不会把帮助别人看成是对别人的施舍。我的目光很长远,我要用我的这一辈子拯救我的下一辈子!”

2000年,36岁的高智晟从新疆搬到北京,成立“晟智律师事务所”,陆续聘雇20名律师,2001年被司法部评为“中国十大杰出律师”。后来尽管工作很忙,但他依旧给自己定下执业生涯的规矩:“三分之一案件,都为穷人弱势免费打官司”,甚至自掏腰包资助当事人。

2004年底,高智晟突破中共设置的禁区,开始为法轮功学员代理申诉,并多次上书中共政府高层,要求停止对法轮功的酷刑虐待,并参与对法轮功学员器官遭当局活摘指控的调查。

前加拿大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形容高智晟是曼德拉和甘地的结合体,是“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师之一”。高智晟三度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但在中共胁迫下,都未能入选。在大陆,“高智晟”被设定为搜索敏感词而遭封锁。

突破禁区 关注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如今广为流传的是高智晟写给当时的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三封公开信:2004年12月31日的《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2005年10月18日的《致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2005年12月12日的《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在第三封信中高智晟写道:“此时此刻,我用颤抖著的心、颤抖著的笔记述著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道德行为记录,即是‘610’人员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几无例外地针对我们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击的下流行径!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

在二万多字的第三封公开信中,高律师叙述了近二十名法轮功信仰者所遭受的酷刑、虐杀以及骇人听闻的各种摧残。如长春的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2005年10月28日被警察非法抓捕后,两周之内母子双双被折磨致死;2002年长春当局疯狂报复长春电视插播时,大学毕业生刘海波被扒光衣服跪着,警察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到他的五脏,刘当场被电死……还有被高智晟称为“老虎凳上的圣贤”的王玉环的遭遇等。几年后,王玉环被劳教所折磨致死。

当时高智晟就对中共实施的劳教制度加以抨击:“作为一个不断地纳著税的公民,我再次要求中国的政府回答一个公民的质问:你们承不承认这个制度的完全不道德?承不承认我们的制度已没有了面对并解决这种问题的诚意和能力?何以应对?”如今北京当局声称废除了劳教制,但仅2014年7月,中共就抓捕了近600位法轮功学员,只因他们想告诉人们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