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九零后大学生的狱中奇遇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8日讯】听众朋友们,您好!今天给您讲述的是一位九零后大学生,在金融互助平台大起大落,后被人欺骗,受到银行举报,进了牢房。牢房里的一段偶遇却让他脱胎换骨,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

我叫李缘(化名),出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是个典型的90后。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以后,我开始接触到虚拟货币和金融互助平台,好像发财的机会来了。初期因为我接触早,赚钱赚的很快,感觉自己只要有本钱,一年就能赚上千万。于是我开始疯狂借债,把父母的钱都搞了过来,又去借银行,信用卡,甚至借高利贷的钱,只要是能搞到钱的途径我都去尝试。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当时真是入了魔了。

我把借来的本金全部投入进去,足足有将近八十万。开始的时候,的确是赚了好多钱。然而,到2015年的时候,金融互助平台暴雷了,我的钱被套进去百分之八十。其实这时候我如果能够冷静下来的话,就知道这个金融互助平台纯粹就是一场疯狂而虚幻的游戏,只能越陷越深。可我当时并不冷静,仍然把它当成是一个正当的投资渠道,还单纯的认为只是自己运气不好,我实在是不甘心,继续投资其它平台的“传销游戏”,结果我把借来的钱都赔光了,最后不仅身无分文,还负债几十万。无奈之下,我只好硬著头皮,开始跟亲戚借钱补漏洞,结果因为借钱这事,我跟不少亲戚闹的反目成仇,当时感觉真是有一种众叛亲离的滋味。

时间到了2016年下半年,我套用信用卡的十万又被人给骗了,为了把这笔钱追回,我选择了报警。但是,警察竟然漠视不管,只是简单做个笔录后应付了事。没办法,我只好自己采用各种手段追债,不幸的是,最后也没有把这笔钱要回来,反而自己被银行给举报了,最后我竟然被抓了。被抓时,我并不害怕,还天真认为我是在追回自己的钱,没有骗别人的钱,顶多做个笔录就回来了。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我在当天半夜被转移到了看守所。看到看守所的大门,我开始害怕了,因为父母都不知道我被抓了。

一进牢房,里面二十多人睡在大铺上。睡在最外面的牢头喝问我怎么进来的,然后对我说:今天很晚了,先随便找个空地睡吧,明天再修理你。第二天起床后,我果真被牢头们用各种手段捉弄了一番。那个被称为“班长”的牢头,给我说了监狱的各种规矩,不能乱说话等等。我当时完全听不进去,心里抱怨著:我是被骗的人啊,怎么会进监狱呢? 想着外面的事情还没有完呢,公司还不知道呢,父母也不知道呢,越想越愁。里面有个人安慰我说:来到这里了,外面就和你没有关系了,瞎操心也没有用,你飞不出去的。

他们中有个被尊称为“大师兄”的人,看着很面善,大概四十多岁,吃饭的时候他让我和他一起,问了我一些情况,然后问我:“会翻墙不?用过自由门软件没有? ”我说用过,不过后来自己买了VPN。然后他给我讲动态网的新闻。被邪党洗脑的我当时就有点不高兴,因为我认为那个网站都是批评中共领导人的,党与国区分不开的我认为那是个反华网站。但是因为感觉他像个好人,也就没有反驳。他又给我讲了周永康、薄熙来等人的情况,我感觉挺有意思,以前没听说过。

后来了解到他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进来的。因为他进这个牢房比较早,所以基本上每关进来一个人,他都给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监狱的狱警也都听过他讲真相,所以这个监室里的人对法轮大法的印象都不错。那个了解过真相的“班长”还说:“你们俩就多聊聊,就你们俩是大学生,话题多。”我在心里想:“哇,他竟然是二十年前的大学生,那比现在的大学生值钱多了!”心中增加了几分佩服。后来一有时间,这位大法弟子就给我介绍法轮大法是什么。尽管我以前对道教和佛教了解一些,可感觉他讲的很多也很新奇,在其它书籍中没有读到过。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

有一天,我也不知为什么,从脑子中发出一念想要修炼,就对这位大法弟子说:“我也想修炼。”他说:“我这有一些师父写的诗词,你看不?”我说“看”。他便从自己的袋中拿出厚厚一匝A4纸,原来都是他默写在纸上的,字写的很清秀。于是我就天天在被罚“坐板凳”时看这些诗词。我发现法轮功师父的诗词讲得特别有道理。其中有一篇对我触动很大,题目是《做人》:“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

我想起了自己的经历,爱情、亲情、金钱转眼都成了一场空,这正是自己目前处境的真实写照,我对法轮功师父,对大法产生了由衷的敬仰,如果自己早知道这些道理,今天就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于是我便开始背诵这些诗词。那位大法弟子说,很多大法弟子都把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这本书背了下来。我让他也给我背诵,因为我认为《转法轮》肯定能解开我更多迷惑。他便给我背诵了《转法轮》的开篇《论语》这一篇和整本书的目录,说等我出去了再好好看看书。他对我说:“你知道吗,虽然你现在欠债很多,还遭遇牢狱之灾,但是可能这一切都是为了得法而来。”

当时我并不清楚自己已经在开始得法修炼了,只是感觉原来宇宙的道理这么大,并且我在背诵诗词的时候,对外面的担忧、对前途的忧虑也烟消云散了,内心里特别踏实。那位大法弟子经常被带出去非法提审,每次回来,我总是和他坐在一起,心想,他这么善良,坐在他身边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就经常让他解答我以前的一些疑惑,让他给我讲法轮功的事儿,和他自己炼功过程中的一些神奇事情。

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我犯的事不叫事,说我三天就能出去,七天能出去,十五天能出去,三十七天能出去,结果都没有出去。因为三十七天是一个坎,出不去就只能走法院了。这时有的人认为我出不去了,开始给我估算会判多长时间的刑期,只有这位大法弟子鼓励我说:“一定会出去的。”我当时就想,判就判吧,但是我一定要和这位大法弟子在一起,感觉他是让我的心情能够平静的唯一希望,和他在一起很舒服。因为已经过了三十七天,也不再抱希望能出去了,就每天炼法轮功的双盘腿的打坐动作和背诵师父的诗词。

后来想想,自己这些年来,时常接到海外大法弟子打来的劝“三退”的电话,苦口婆心劝我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告诉我法轮大法的真相,但我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如果不是遭此劫难被关押这么多天,遇到这位大法弟子,一心想要赚钱的我又怎么会轻易改变自己对法轮功的看法,并开始得法走入修炼呢?

到了七七第四十九天,突然一个狱警通知我,让我收拾行李准备走。我当时很激动,抱着这位大法弟子说:“真让你说对了,我就是为了得法而来的!”他也很高兴,嘱咐我出去赶快看书学法。

在入看守所以前,由于生活的压力,我长期不能从其中解脱出来,最后患上了抑郁症,一直没有好,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只是依靠药抑制,但是从来没有治好,而且这种药对我伤害很大,并且当时也没有钱再买药了。

这次从看守所里出来后,我决定不再服药了。母亲听到我不吃药了,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以前在家都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开始停止吃药的时候,我开始犯呕和心里恶心,吃饭也只能吃一点点,晚上睡觉也很难入睡。每天都是十点多就躺下了,直到早上五点还没有睡着。我知道自己失眠了,但是白天却不困,只是脑子懵懵的。但是我就是不想再吃药了,冥冥之中,我觉得大法师父不会离开我,会照顾我。

从看守所出来后的第六天,我终于能翻墙上网了。我在一个网站留言希望有人给我发送法轮功的资料。第二天早上,我终于收到了电子版的《转法轮》和师父在广州的讲法视频。我开始看《转法轮》,从早上七点多看到晚上九点多,除了吃饭就是看书。看完书以后,感到这真是一本神书,人生的很多问题感觉都有了答案。回想起那四十九天,就是在狱中的四十九天,我得到了最珍贵的法轮大法,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我想,也许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吧,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因祸得福。

阅读《转法轮》这本书的当晚,我就能安然入睡了,一觉醒来,神清气爽。我高兴跟家人讲,我终于能睡着了,我的抑郁症彻底好了! 自那以后,我就能好好睡觉了,饭量也正常了,我眼中的世界颜色都亮丽起来了。原来得法修炼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啊!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王馨宇)

文章链接: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995.html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