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疫情延误治疗母病逝 东北青年愤而三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3月05日讯】一位东北青年,近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身患癌症的母亲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被医院以防疫为由,延误了治疗,导致她很快离世。作为独生子的他,痛恨害死母亲的中共,特地翻墙上网发表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声明。

张文(化名),原本长期在南方打工,2019年12月回到东北老家,看望双亲。2020年2月,过完中国新年后,母亲被当地最大的医院诊断为癌症。但当时正处中共病毒疫情高峰期,医院拒绝治疗。

东北青年张文(化名):“说的是,当时是以全力配合政府的防疫为主,就没给治。随便开了几瓶营养液、葡萄糖之类的,就把我妈打发回家了。说等疫情好转了再给治。回来以后我妈就在家熬著、挺著。”

讽刺的是,在这期间,中共媒体一直高调宣传各种所谓的抗疫精神,例如“分秒必争!一切为了治病救人”、“生命至上”等。

而张文母亲却一直在病痛中煎熬,直到5月份,医院才允许治疗,开始吃药和进行化疗。但此时,癌细胞已经扩散。

张文:“等到6月底的时候,我听我爸说,我妈已经上手术台了,开刀一看,不行,你这全是癌细胞,已经扩散了,已经治不好了。等7月1号的时候,就把我妈我爸打发回来,说在家等死吧。医院说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7、8月份(我妈)就在家等死,按排后事,买墓地什么的。”

9月18号,张文母亲不幸病逝,年仅63岁。原本150多斤的人,去世时,只剩8、90斤,骨瘦如柴。事情对张文打击巨大。

张文:“7月1号左右我妈回来,我就知道是共产党害死了我妈,要是共产党不一刀切政策的话、卡得这么死的话,我妈还不至于两三个月就没了。”

然而,和父亲的一番对话,更是让他惊叹,中共已经把自己熟悉的老父亲的人性,扭曲至极。

张文:“我妈死了以后,我跟我爸说,是政府一刀切的政策把我妈害死的!我爸是个老党员,他竟然说是你妈命不好,不能怪政府。我说,那不是命不好的事,要当初稍微给我妈治一治,化疗,就算是治疗失败,也能多活个三年、五年的吧。我爸说,你别瞎说这事儿!我说,咱爷俩说说怕什么?我爸说,爷俩说也不行!完了竟然跟我说,你别说党的坏话,没有党哪有你?当时给我气的,你真是有党性没人性!这得是多扭曲的‘三观’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张文表示,当地人由于经济条件所限,不能每年体检,老百姓也没人给报销体检费用。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张文自身也患病。过去一年多来,除了照顾母亲,他还得给自己治病。至今他还没找到适合的工作,因为当地薪水非常低。

而母亲被医院以疫情为由,延误了两、三个月的治疗时间,不仅人没救过来,张文家还要承担高昂的医疗费。

张文:“我听我爸说的,就光在医院,除去报销那点儿以外,我们家自己掏六、七万,七、八万的样子!有(医保),但是没报多少,具体有的项、有的开的药物都不给报的。就住院那点钱报了,有什么用啊?”

张文说,以前曾在小区看到法轮功学员写的真相标语,但当时自己家还没有发生这些事,所以一直觉得“事不关己”。直到母亲被医院打发回家“等死”,他才上网发表“三退”声明。

张文:“我已经‘三退’了,我是7月15号那天‘三退’的。原先我就认为,共产党是红是黑的,跟我无所谓,我小老百姓自己消停,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完事了。但是通过我妈遭遇的事,悲剧来说,我就属于醒悟了吧!我就觉得:巨浪之下岂有完石,是不是?共产主义的铁拳砸下来谁也免不了。”

对共产党特别失望的张文,也看清了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中共身上!他说,声明“三退”,表明立场以后,原本郁闷的心情也感到舒展了。

采访/顾晓华 编辑/王子琦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