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四回 飞虎归周见子牙 (视频)

石涛

余化把黄家父、子全给抓了,最后只剩下黄滚跟两个孙子。那些家将都没了,剩下跟随。我们上次忘了说那个戮魂旛——余化使的宝贝。

戮魂旛,其实就奔人的三魂七魄去。三魂,就是“天地人”;为什么是七魄?七的“定数”(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所谓的“天地人”文化,就是“生命的定数”,我不敢说就是三界里的……你可以信、可以不信,反正这个东西是真正的定数。

那个戮魂旛就是能够把人的魂魄给弄走,其实有点儿像施咒法。在西方有催眠术,对吧!催眠术可以达到同一个目的,只不过方法不同而已——那只影响到一个层面的生命。人才有三魂七魄,神仙没有。

所以很多手法是冲着人去的。余化有本事,但本事只是对人而言。他可以降住人,就像摄魂大法,或如来佛的金箍咒,但如来佛的金箍咒要远远超过余化这个戮魂旛。

我们一直在强调:生命是有不同层面的。一个人遇到真正的师父,会使你的三魂七魄逐渐、逐渐、逐渐回归到一个本来真正的你。

为什么真正修行的人他没有苦难、没麻烦。第一,他看到了人间的一切,他不会找麻烦。第二,没有生命能找得了他麻烦(反过来说:没有人敢找他麻烦)。这可是相辅相成的事情……

再强调:宗教不算。宗教是两回事。真正的修行,那当然要取决于你拜的师父他的境界高、低了!他的境界足够高到人根本不知道的境界当中……所以在我个人节目中一直讲,我说:“你如果觉得喜欢听这些东西,你自己真正地去修行。”那我能知道的修行,就是做我的师弟、师妹。

我也挺感触的,因为这两天好几个朋友发EMAIL说:“涛哥,感谢你呀!从什么什么时候看你的节目了,有幸现在成为你的师弟(师妹),很感谢涛哥!”

其实我自己也跟他解释过,当你真正成为我师弟(师妹)的时候,你不看我节目你就都明白了。你知道自己的珍贵……

我修炼都二十多年了,走到今天,才能跟大家讲《封神演义》,这就是一个境界的问题。当你真正有这种境界的时候,没有三魂七魄了——所以没麻烦。那姜子牙还有三魂七魄,姚天君就差点弄死他。你看那个左道旁门厉害,他只是针对某一个层面,大多都是针对人的这个层面,人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就眼睁睁这么着。但是呢,明白的人就知道,很轻松就可以破掉他,都不用为了去破他而破他。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这一个门槛儿你迈不进去,你永远在门外头。当这个门槛你迈进去的时候,什么都不是。

我再举个例子,那时候考大学,大家考大学老难了,进了大学里头什么都不是,是不是?很多朋友都说:“嗨,就是考试费劲。”就这么点事儿。没错。一个道理。

所以他那个戮魂旛,其实就是这么点儿,后面有很多类似的宝贝,它产生的作用都类似,但是呢,有些宝贝他的涵盖量大、层面高,有些宝贝他的层面低(余化的宝贝不太高)。

左道傍门乱似麻 只因昏主起波查

诗曰:

左道傍门乱似麻,只因昏主起波查。

左道旁门嘛!讲的是余化。左道旁门其实就讲稀奇古怪、各种兽、动物,什么东西都有。那邪教里面其实是这个……

贪淫不避彝伦序,乱政谁知国事差。

所以纣王他还有什么伦理不伦理的人之常理!?在这种乱政过程中谁还真正去当差?没有,全是为了自己。今天的中共,用这几句话就完全可以形容了。

将相自应归圣主,韩荣何故阻行车。

将相,就是黄飞虎

中途得遇灵珠子,砖打伤残枉怨嗟。

整个这一回:灵珠子哪吒出手救了黄飞虎

话说黄滚膝行军前请罪,见韩荣,口称:“犯官黄滚特来叩见总兵。”韩荣忙答礼曰:“老将军,此事皆系国家重务,亦非末将敢于自专。今老将军如此,有何见谕?”

黄滚曰:“黄门犯法,理当正罪,原无可辞;但有一事,情在可矜之列,望总兵法外施仁,开此一线生路,则愚父子虽死于九泉,感德无涯矣。”

韩荣曰:“何事吩咐?末将愿闻。”

黄滚曰:“子累父死,滚不敢怨,奈黄门七世忠良,未尝有替臣节。今不幸遭此劫运,使我子孙一概屠戮,情实可悯。不得已,肘膝求见总兵,可怜无知稚子,罪在可宥。乞总兵放此七岁孙儿出关,存黄门一脉。但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黄滚祈求放过他最小的孙子。

韩荣曰:“老将军此言差矣!荣居此地,自有官守,岂得循私而忘君哉!譬如老将军权居元首,职压百僚,满门富贵,尽受国恩,不思报本,纵子反商,罪在不赦,髫龄无留。一门犯法,毫不容私,解进朝歌,朝廷自有公论,清白毕竟有分。那时名正言顺,谁敢不服?今老将军欲我将黄天祥放出关隘,吾便与反叛通同,欺侮朝廷,法纪何在!吾与老将军皆不可免。这个决不敢从命。”

当韩荣他局限在一个忠诚朝廷的概念来讲,他就是逆天意……所以有人说:人不能跟命争……在人的层面无论你为利益;无论你是对、错,卡在这儿那就没招了。就像余化的这个戮魂旛一样,他就是降你来的。

黄滚曰:“总兵在上:黄氏犯法,一门良眷颇多,料一婴儿有何妨碍,纵然释放,能成何事?这个情分也做得过。‘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将军何苦执一而不开一线之方便也。想我黄门功积如山,一旦如此,古云:‘当权若不行方便,如入宝山空手回。’人生岂能保得百年常无事。况我一家具系含冤负屈,又非大奸不道,安心叛逆者;望将军怜念,舍而逐之,生当衔环,死当结草,决不敢有负将军之大德矣。”

我们原来跟大家说过这么一个概念:“给人开扇门,明天给自己留条路;给人垫块砖,明日就给一条光明大道。”这就是真正做人的道理。现在不是,唯利是图者不是给人留一个门,而是堵了别人的门,为了自己据为所用;不是给别人脚下垫块砖,而是从脚下撤块砖——当那个哥儿摔死了,他死了就有我的。

今天的中国社会,太多的人在仕途的发展中,这是他们津津乐道之法。“人之初性本恶”就是今天在中共体制之下通天之道理。当你遵从“人之初性本恶”的时候,当你遵从这种“进化论”、“无神论”的概念的时候,你今天受到了中共的压迫,你有何冤枉可言?

你没有资格喊冤,因为在你喊冤的过程中,在你仕途的过程中,你不知道给别人带来了多少次类似的伤害——可大可小。可能你说我被伤害得多,值一千万;他是被我伤过,可他就值一千块钱。是,他一个月挣二百,你伤他,值一千块?!你一个月挣一个亿,他伤你,伤一千万?……

跟大家讲过,多大官咱也见过。都是“烂肉”。不是他们不想从良,是他们从良太难了……比那窑子厉害多了。所以这就是说:在一个环境中、在一个背景之下出现的人与事。

……

韩荣曰:“老将军,你要天祥出关,末将除非也附从叛亡之人,随你往西岐,这件事才做得。”黄滚三番四次,见韩荣执法不允,黄滚大怒,对二孙曰:“吾居元帅之位,反去下气求人!既总兵不肯容情,吾公孙愿投陷阱,何惧之有!”随往韩荣帅府,自投囹圄,来至监中。

黄飞虎忽见父亲同二子齐到,放声大哭:“岂料今日如老爷之言,使不肖子为万世大逆之人也!”黄滚曰:“事已到此,悔之无益。当初原教你饶我一命,你不肯饶,我又何必怨尤!”

不说黄滚父子在囹圄悲泣。且表韩荣既得了黄家父子功勋,又收拾黄家货财珍宝等项,众官设酒,与总兵贺功。大吹大擂,乐奏笙簧,众官欢饮。韩荣正饮酒中间,乃商议解官点谁。余化曰:“元帅要解黄家父子,末将自去,方保无虞。”韩荣大喜,“必须先行一往,吾心力安。”当晚酒散。次日,点人马三千,把黄姓犯官共计十一员,解往朝歌。

众官置酒与余化饯别。饮罢酒,一声炮响,起兵往前进发。行八十里至界牌关。黄滚在陷车中,看见帅府厅堂依旧,谁知今作犯官。睹物伤情,不由泪落。关内军民一齐来看,无不叹息流泪。

不说黄家父子在路,且言乾元山金光洞有太乙真人闲坐碧游床,正运元神,忽心血来潮──

其实在那个年代里面,可以叫“半人半神”的一个社会。在一个社会的层面里面有些人是半人半仙,有些人是神仙——在一个人的身上同样可以显示出神迹。同样,妖也可以。你看狐狸半夜里可以出来,当它是狐狸的时候吃人,但是狐狸回到妲己身体里,它就是纣王的后,就这么回事。那余化他会这些功夫、有宝物,也是类似……我觉得在那个时候,包括太乙真人,他就可以用他的元神控制一切,所以叫“正运元神”。

看官,但凡神仙,烦恼、嗔痴、爱欲三事永忘。其心如石,再不动摇;心血来潮者,心中忽动耳。

贪、嗔、痴,这是佛家里说的“三毒”。他这里是另外一个说法:“烦恼、嗔痴、爱欲三事永忘。”其实就是“心里不能有”。那你是肉身,心里又不能有,那他怎么办?所以写书的人厉害。这段话就点出了太乙真人本身并没有“到境界”。

那道德真君为什么当时收了黄天化?是因为元始天尊关了法坛,不再讲法了。那他们闲来无事,游山玩水,走五岳逛三山时,被黄天化的杀气挡住了云路,所以把黄天化弄走了。

为什么元始天尊关了法坛,不再讲法了?是因为众神仙犯了杀戒。其实就是讲,当走到了一定时辰的时候,包括太乙真人、道德真君,也就是元始天尊这一批弟子要遭到一次劫难,因为他们在修行的这个大时段赶上了一次更大的劫难,就是一次大净化。谁被净化?截教、通天教主——他们的师叔,老子的师弟。

所以在那一个层面出现了问题,自然,他下面的层面也不纯净了。当一说到“太乙真人心血来潮”,写书的人直接就告诉我们这些读者:太乙真人他不够纯净。而这一句话就奠定了后来为什么太乙真人他们都掉下来帮着打天下。所以,跟截教有了冲突的过程中,善、恶是对等的,正、负是对等的,就是一种净化的过程。同样,那也是太乙真人等人的劫难。谁愿意去遭此大劫?!

赵公明不就是在遭此大劫过程中被毁的吗?而赵公明已经没有了三魂七魄……所以写书的人不得了啊!我觉得一般人根本没看出他这里说的意思。

“心血来潮者,心中忽动耳。”内心不能如实,不能不动摇。正是有这样的原因,才会有《封神演义》,也正是有这样的原因——而上、下是一体、对应的——所以人间的改朝换代就是天上的净化。他是对应着一方生命,而出现了一种改变。

其实有些事用人嘴说出来是不合适的。我们在这种大动荡的年代——今天在人间遭此大瘟疫之洗礼,这是多大的一个天象的变化,人才能摊上这种事!“西班牙大流感”当年,死了五千万到上亿人。一九一八年,你知道咱有个电影叫“列宁在一九一八”,是苏维埃建政的那一年,也是上一次大瘟疫那年——有始有终——这一次叫“中共病毒”。

我回来还说书。

真人袖里一掐,早知此事,“呀!黄家父子有厄,贫道理当救之。”唤金霞童儿:“请你师兄来。”金霞童儿至桃园,见哪吒使枪。童子曰:“师父有请。”哪吒收枪,来至碧游床下,倒身下拜,“弟子哪吒,不知师父唤弟子有何使用?”真人曰:“黄飞虎父子有难,你下山救他一番;送出汜水关,你可速回,不得有误──久后你与他一殿之臣。”

那哪吒本来就是灵珠子,就是太乙真人身边的童子。哪吒厉害,是因为元始天尊直接点了太乙真人的弟子让他去投胎,去做先锋官。等于是更高的神直接点他,你(灵珠子)可以做个人身,去把这事办了!

今天的人中,就有这样的人。正的,就像哪吒;负的,就像妲己。一切都是相生相克的。而就是在人不承认神,完全自我的背景之下,那些利益之人没有能力识别这种事情的出现!

哪吒原是好动的,心中大悦,慌忙收拾,打点下山;脚登风火二轮,提火尖枪,离了乾元山,望穿云关来。好快!怎生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脚登风轮起在空,乾元道术妙无穷。

周游天下如风响,忽见川云眼角中。

话说哪吒踏风火二轮,霎时到穿云关落下,来在一山岗上,看一会,不见动静,站立多时,只见那壁厢一支人马,旗旛招展,剑戟森严而来。哪吒想:“平白地怎就杀将起来?必定寻他一个不是处,方可动手。”哪吒一时想起,作个歌儿来,歌曰:

“吾当生长不记年,只怕尊师不怕天,

昨日老君从此过,也须送我一金砖。”

哪吒歌罢,脚登风火二轮,立于咽喉之径。有探事马飞报与余化:“启老爷:有一人脚立车上,作歌。”余化传令扎了营,催动火眼金睛兽,出营观看。见哪吒立于风火轮上。怎见得,有诗为证,诗曰:

异宝灵珠落在尘,陈塘关内脱真神。

九湾河下诛李艮,怒发抽了小龙筋。

宝德门前敖光服,二上乾元现化身。

三追李靖方认父,传授火尖枪一根。

顶上揪巾光灿烂,水合袍束虎龙纹。

金砖到处无遮挡,乾坤圈配混天绫。

西岐屡战成功绩,方保周朝八百春。

东进五关为前部,枪展旗开回绝伦。

莲花化身无坏体,八臂哪吒到处闻。

哪吒是莲花化身,他不是人的肉身,跟人的肉身是两回事。他投胎到李靖那儿,借助了人的三魂七魄,然后才使得他的莲花身能够在人中成形。这是一个很有趣很有趣的,讲述了一种造化。对今天很多人而言有借鉴之处。

就是说,在我们现世人中,有些人可能有着类似哪吒的样子。不是说他一定是莲花身来的,而是说:有些生命他不是娘胎来的。肯定有。

话说余化问曰:“登风火轮者乃是何人?”哪吒答曰:“吾久居此地,如有过往之人,不论官员皇帝,都要留些买路钱。你如今往那里去?乞速送上买路钱,让你好赶路。”余化大笑曰:“吾乃汜水关总兵韩荣前部将军余化。今解反臣黄飞虎等官员往朝歌请功。你好大胆,敢挠路径,作什歌儿!可速退去,饶你性命。”哪吒曰:“你原来是捉将有功的,今往此处过;也罢,只送我十块金砖,放你过去。”

余化大怒,催开火眼金睛兽,摇方天画戟飞来直取。哪吒手中枪急架相还。二将交加,一场大战,往来冲突。一个七孤星,英雄猛虎;一个是莲花化身的,抖搜精神。哪吒乃仙传妙法,比众大不相同,把余化杀的力尽筋舒,掩一戟,扬长败走。

其实那个时候,太乙真人他们这波人被称为“仙”(很少称为“神”),我以为,就跟刚才提到说“他不够纯净”有关系。

哪吒曰:“吾来了!”往前正赶,余化回头,见哪吒赶来,挂下方天戟,取出戮魂旛来,如前来拏哪吒。哪吒一见,笑曰:“此物是戮魂旛,何足为奇!”

那个旛,就像旗子似的,其实还有咒语、咒法。如果人家认得你的咒语,就不管用了,所以哪吒境界比余化高。

哪吒见数道黑气奔来,哪吒只用手一招,便自接住,往豹皮囊中一塞,大叫曰:“有多少?一搭儿放将来罢!”余化见破了宝物,拨回走兽,来战哪吒。哪吒想:“奉师命下山,来救黄家父子,恐余化泄了机,杀了黄家父子,反为不美。”左手提枪,挡架方天戟,右手取金砖一块,丢起空中,喝声:“疾!”只见五彩瑞临天地暗,乾元山上宝生光。

后来,哪吒有八件宝贝,金砖是其中一个。他同样有法术。

那砖落将下来,把余化顶盔上打了一砖。打的俯伏鞍鞒窍中喷血,倒拖画戟败走。哪吒赶了一程,自思:“吾奉师命,来援黄家父子,若贪追袭,可不误了大事。”随登转双轮,发一块金砖,打得众兵星飞云散,瓦解冰消,各顾性命奔走。

等于哪吒用法术打那些普通人。看起来是一块砖,普通的士兵看到的是满天的金光。

哪吒只见陷车中垢面蓬头,厉声大叫曰:“谁是黄将军?”飞虎曰:“登轮者是谁?”哪吒答曰:“吾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姓李,双名哪吒。知将军今有小厄,命吾下山相援。”武成王大喜。哪吒将金砖打开陷车,将众将放出。飞虎倒身拜谢。哪吒曰:“列位将军慢行。我如今先与你把汜水关取了,等将军们出关。”众人称谢:“多感盛德,立救残喘,尚容叩谢。”各人将短器械执在手中,切齿咬牙,怒冲牛斗,随后而行。

且说余化败回汜水关来──火眼金睛兽两头见日走千里;穿云关至汜水关一百六十里。

那余化落荒而逃,跑回了泗水关。而哪吒带着队;黄飞虎、黄滚带着一群兄弟们,各自拿着家伙,跟着哪吒也一起回到了泗水关。

哪吒金砖败韩荣 子牙不知飞虎缘

哪吒的境界,超过了余化,所以余化的宝贝对于哪吒是没有用的,扭脸都收兜里了。我们讲境界的概念……因女娲是造人的神,祂也就有资格去教训人——用了狐狸。如果比女娲低的神敢弄狐狸,这女娲就得废了!——人不相信神,无神论、进化论说人自己是猴变的;当一个国家这么去定格人的时候,就是对造人的神的最大侮辱。而造人的神,绝对不是想造就造了——牵扯六道轮回中太多不同空间的人。

我们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哪吒怎么来的?哪吒是太乙真人的弟子灵珠子受了元始天尊的法旨,投胎做人的。那今天的人中有多少这样的人?类似的人?可能这样的人的来处远远超过当初的灵珠子。

当初的灵珠子,只不过是太乙真人“心血来潮”派下来的一名弟子——有朋友说:唉呦!我听懂了,这心血来潮是个事儿,是个大事,可不是小事。太乙真人的“心血来潮”,就标志着神仙的大净化、大清洗;太乙真人有这样的“心血来潮”,就证明祂要经历这样的磨难。所以即使在太乙真人的这层神界,祂们也不够纯净了(与他本该相匹配的纯净程度),才表现在商朝的完结上。

有一句话:“一朝天子一朝臣。”我自己理解,在中国的朝代中,改朝换代的时候,就是天上的神仙在改变(多高的神仙?我不知道)。其实是有这么对应的。所以在历朝、历代当中,出现了一些有本事的人,都是应对着不同的天象变化(姜子牙、诸葛亮、刘伯温、唐朝推背图、邵雍)。换个角度来讲,就是被人们知道的老子、元始天尊他们之下的这一批神仙他们在挪动,而挪动的过程中,塑造了人间的文化。

比如说,《封神演义》时期的天象变化,就是元始天尊这一支跟他师弟的关系;到了唐朝,你看《西游记》故事讲的是什么?那个时候的“慈航道人”,到后来就是“观世音菩萨”。你看!神仙的概念改了。祂们在各门派的转递过程中有祂们背后的故事、原因,某些原因不是被人所知道的。这样的改变,从道家到了佛家,而且出现在不同的地域和环境中。

一朝天子一朝臣;人间的文化,包括人的服饰、饮食、文字、语言都改变了。这是生命文化当中有趣的地方,但是我跟大家解释过,“境界”是最关键的。《西游记》里讲的是“一个人修成神”的故事,所以九九八十一难遇到的都是妖、鬼、兽,而当《封神演义》走到最后,到了潼关,到了梅山七怪,然后柳树妖、槐树鬼的时候就跟《西游记》接上了。而《封神演义》里讲的是已经修炼一千五百年的这批“神仙”在这种天象的变化下,他们被净化的过程。

有些话用人的嘴不好说,有些东西完全都是我个人肉身理解到的,我只是从字里行间,和我在这一门中修的过程当中我自己感悟的。感悟的(东西)就有对、有错!

给你说个道理。这是今天才想起来的:

周文王带着《周易》回到了西岐,有一番作为,但是当他平掉北侯王之后,他紧跟着就死了……今天很多人拿着《周易》吹牛皮,说我懂《周易》,你凭什么懂《周易》?能够做出《周易》的人,没多少年就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够百分之百的诠释《周易》了!所以周文王给人间留下了一个好东西,但永远让人间摸不着根在哪儿?

《周易》的根,跟文王走了。我们人生活在我们现在的这个空间环境中,但控制着我们这个环境一切的那一份生命之理的根在其外,不被人知道。

大家听懂我说的意思?周文王伐完北侯王之后就死了,所以文王从来没反过,文王死在了纣王的朝代里面、他的“忠”里面,同时把《周易》的根带走了。如果他一直活着,这《周易》怎么干都得听他的,因为是他造的!

原始创造的人都走了,你吹什么牛皮说我破解那《周易》就是正确的?胡说!……

周文王的《周易》没有人明白,原因是有着背后神的因素(神的安排)。我觉得这个对很多朋友理解很多事情来讲,应该是有些帮助的……

韩荣在府内,正与众将官饮酒作贺,欢心悦意,谈讲黄家事体。忽报:“先行官余化等令。”韩荣大惊:“去而复反,其中事有可疑。”忙令:“进见。”正是:“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忙问曰:“将军为何回来,面容失色,似觉带伤?”余化请罪曰:“人马行至穿云关将近,有一人不通姓名,脚登风火二轮,作歌截路。要我十块金砖,方肯放行。末将不忿与他大战一场。那人枪法精奇,末将只得回骑,用宝物拏他,方才举宝时,那人用手接去。末将不服,勒回骑与他交兵,见他手动处,不知取何物,只见黄光闪灼,被他把末将颈项打坏,故此败回。

余化看见哪吒动手了,但看不见哪吒手中拿的是什么?他拿的是太乙真人给他的金砖,而金砖对于余化来讲根本看不见,就像眼睛看太阳(只有光),一下就把他给打了。同样用宝物,哪吒的宝物远远超过了余化的宝物。我们看到这儿就看明白了,不是哪吒有没有三魂七魄(原留下他三魂七魄了),而是哪吒的整体生命境界超过了余化。

同样,在人中修行的人,他的生命境界是有着差别的。当同为修行的人生命境界出现差异的时候,他手中拿着的宝物,跟背后授予他宝物的生命有关,那授予他宝物的生命境界高低在他身上都能显示出来。反过来这么讲吧:这一块金砖如果给了余化,余化都看不着,拿都拿不了!(哎!就这么回事)

所以为什么我们说人中有“天才”,人中天才展现他生命境界的本身,就行了。米开朗基罗他如果轮回转世,永远是画家,他不用太学,但是天象促成他在距现代五百多年到四百年前那个时候,他一定走这么一份辉煌。

我看过一个故事说,中国古代有十大画家,这十大画家里头,你注意:只有唐伯虎走了俗道,庸俗之路。其他的九位,不是老道就是和尚。

明末清初的苦瓜和尚,石涛,他最后的归处:走到林子里没了!这个石涛没了,没人知道他最后怎么着了。但是唐伯虎不是,唐伯虎留下了这个“点秋香”,唐伯虎据说就那一世把他的德性,包括把他的画迹、他的能力全给废了,再轮回转世,没了!(人家有本事的说的,不是我说的,我就是跟大家讲故事)。这么讲吧!有多高本事的人,只要他生命落在肉上就完了,就把他全毁了。

韩荣慌问曰:“黄家父子怎样了?”余化答曰:“不知。”韩荣顿足曰:“一场辛苦,走了反臣。天子知道,吾罪怎脱!”众将曰:“料黄飞虎前不能出关,退不能往朝歌,总兵速遣人马,把守关隘,以防众反叛透露。”

其实黄飞虎会回来。

正议间,探事官来报:“有一人脚登车轮,提枪威武,称名要‘七首将军’。”余化在旁答曰:“就是此人。”韩荣大怒:“传诸将上马,等吾擒之!”众将得令,俱上马出帅府,三军蜂拥而来。哪吒登转车轮,大呼曰:“余化早来见我,说一个明白!”韩荣一马当先,问曰:“来者何人?”哪吒见韩荣带束发冠,金锁甲,大红袍,玉束带,点钢枪,银合马,答曰:“吾非别人,乃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门下,姓李,名哪吒;奉师命下山,特救黄家父子。方才正遇余化,未曾打死,吾特来擒之。”

哪吒很厉害,咱们节目说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师父。为什么叫“师徒如父子”,那是两个生命在超越时间的背景之下出现的彼此的关系。你今天托生到哪儿,都是你师父派你去的……

师父不求任何回报,呕心沥血!当自己的弟子出了状况的时候,或者被谁欺负的时候,他的师父会出手,所以我以为这是真正真正修行之间的关系——不是“老师”,老师是传艺,那是教字。

有些人当他理解不了师、徒之间的关系,就是自我了。大凡理解不了的、受过很多很好教育的人,他认为他有知识,他用知识去衡量一切,老牛叉了!你看他很礼貌……

韩荣曰:“截抢朝廷犯官,还来在此猖獗,甚是可恶!”哪吒曰:“成汤气数该尽,西岐圣主已生。黄家乃西岐栋梁,正应上天垂像;尔等又何违背天命,而造此不测之祸哉。”

你看,哪吒说的这几句话。一切是顺天意的,黄家不是你说了算的,黄家是有更高的神的背书(其实叫顺天意)。狐狸进入妲己的身体,妲己出现在商朝纣王的身边,那叫顺天意。你在人中去理解,这就不好办。

自己的师父原来一直教诲,说:“人的理是反的。”你想想,狐狸、妖怪在人中人见人除,对不对!不能碰。但是在更高的那一面,那只狐狸是来毁商朝的——毁商朝给人间教训,所以那是妖精——中共(表面是政党),谁都叫红魔、魔鬼(与神对立、毁人生命者)……

韩荣大怒,纵马摇枪来取。哪吒登轮转相还,轮马相交,未及数合,左右一齐围绕土来。怎见得好一场大战:

咚咚鼓响,杂彩旗摇。

三军齐呐喊,众将俱枪刀。

哪吒锏枪生烈焰;韩荣马上逞英豪。

众将精神雄似虎,哪吒像狮子把头摇。

众将如狻猊摆尾;哪吒似搅海金鳌。

火尖枪犹如怪蟒;众将兵杀气滔滔。

哪吒斩关落锁施威武;韩荣阻挡英雄气概高。

天下兵戈从此起,汜水关前头一遭。

打过泗水关,黄家父子就来到了西岐之地,那商朝就开始讨伐西岐,这时候是正式拉开了幕。这些就是定数,就是说当一件事情发生之后,整个天象就会走到下一步。

商朝的太庙烧了,然后元始天尊说“投胎”——哪吒出生。一样:太庙不烧,哪吒不能投胎;黄家父子不过泗水关,这个西岐跟商周之间就没冲突。在人间是因为、所以——因果之关系;在天象之间这是时辰,不到那时辰、不到那火候,没有!

话说哪吒火尖枪是金光洞里传授,使法不同,出手如银龙探爪,收枪如走电飞虹,枪挑众将,纷纷落马。

哪吒他的境界高,同样是使枪,那就看他的生命本来(来处境界)。老爹原来教过一套大枪,那不好练。其实练枪我记得走的是腰上的功夫,不是手上的,手上就是摆设,根本不是攥实啰!我印象都是虚著的,而不是攥著那枪,那不灵!腰跟腿上真正使力。我仅仅能记住一点点,全忘了。

众将抵不住,各自逃生。韩荣舍命力敌,正酣战之间,后有黄明、周纪、龙环、吴谦、飞彪、飞豹一齐杀来,大叫曰:“这去必定拏韩荣报仇!”且说余化没奈何,奋勇催金睛兽,使画杆戟,杀出府来。两家混战。哪吒见黄家众将杀来,用手取金砖丢在空中,打将下来,正中守将韩荣;

嘿!谁的宝贝,听谁的。只要他一出手,谁跟他一拨惹,他认得,主人要打谁,他也认得着,这就是宝贝。其实他是有生命的。

打了护心镜,纷纷破碎,落荒便走。余化大叫:“李哪吒勿伤吾主将!”纵兽摇戟来取,哪吒未及三四合,用枪架住画戟,豹皮囊内忙取乾坤圈打来,正中余化臂膊,打得筋断骨折,几乎坠兽,往东北上败走。

其实哪吒的宝贝大多打这一些有本事的人,就是说“特异功能”者吧!

哪吒取汜水关。黄明等六将只杀得关内三军乱窜,任意剿除。次日,黄滚同飞虎等齐至,到把韩荣府内之物,总装在车辆上,载出汜水关,乃西岐地界。哪吒送至金鸡岭作别。

很怪!那个地方叫做“金鸡岭”。就是说,西岐跟纣王之间的关键地叫金鸡岭。啥意思?鸡的概念,一直跟共产党有关系!

黄滚与飞虎众将感谢曰:“蒙公子垂救愚生,实出望外。不知何日再睹尊颜,稍效犬马,以尽血诚。”哪吒曰:“将军前途保重。我贫道不日也往西岐。后会有期,何必过誉。”众人分别,哪吒回乾元山去了。不提。

话说武成王同原旧三千人马并家将,一路上晓行夜住,过了些高山凸凹蹊岖路,险水颠崖深茂林。有诗为证,诗曰:

别却朝歌归圣主,五关成败力难支。

子牙从此刀兵动,准被四九伐西岐。

话说黄家众将过了首阳山,桃花岭,度了燕山,非止一日,到了西岐山。只七十里便是西岐城。武成王兵至岐山,安了营寨,禀过黄滚曰:“父亲在上:孩儿先往西岐,去见姜丞相。如肯纳我等,就好进城;如不纳我等,再作道理。”黄滚曰:“我儿言之甚善。”黄飞虎缟素将巾,上骑行七十里至西岐。

投诚,哪能穿着武成王的衣服?那不成,那是商朝的,对吧!

看西岐景致:山川秀丽,风土淳厚,大不相同。只见行人让路,礼别尊卑,人物繁盛,地利险阻。飞虎叹曰:“西岐称为圣人,今果然民安物阜,的确舜日尧天,夸之不尽。”进了城,问:“姜丞相府在那里?”民人答曰:“小金桥头便是。”黄飞虎行至小金桥,到了相府,对堂候官曰:“借重你禀丞相一声,说朝歌黄飞虎求见。”堂候官击云板,请丞相升殿。子牙出银安殿。堂候官将手本呈上。子牙看罢──“朝歌黄飞虎乃武成王也。今日至此,有什么事?”忙传:“请见。”

子牙竟然不知道武成王来见,也不知道武成王投诚?所以姜子牙不知道武成王的来处。就是这段背景他不知道。如果武成王求见,姜子牙说“我知道”,那就另外一回事了。大家听懂我说的意思了?

你看看,哪吒怎么跟韩荣说的,哪吒说:“武成王乃是未来西岐的栋梁之才。”但姜子牙说:“他到这干嘛来了?”姜子牙就是人中之豪杰、人中之圣人。跟他修不成有关。

姜子牙是哪吒的师叔,那当然了,太乙真人是元始天尊的徒弟,姜子牙也是元始天尊徒弟,对吧!师叔不如师侄!大家要明白,人间的辈分就是人间的辈分,到什么时候他姜子牙永远是哪吒的师叔,但修成?修不成?——哪吒修得成、姜子牙修不成。

在哪吒第一次下山就知道黄飞虎是谁,和将来是干嘛的,但姜子牙不知。所以姜子牙是个人,黄飞虎也是人,同一个境界。我希望朋友能听懂我说的意思,这个含量满大的。如果你懂得这些的话,你意识到有这样区别的时候,现在发生很多事情,你根本不发愁的,你就知道他的“来与去”,没有现在。

刚才咱们说了四十多分钟了,那时间过去了,叫“现在”吗?你一说完“现在”就没了,对不对!所以,只有过程,没有现在。

子牙官服,迎至仪门拱候。黄飞虎至滴水檐前下拜。子牙顶礼相还,口称:“大王驾临,姜尚不曾远接,有失迎迓,望乞勿罪。”飞虎曰:“末将黄飞虎乃是难臣,今弃商归周,如失林飞鸟,聊借一枝。倘蒙见纳,飞虎感恩不浅!”子牙忙扶起,分宾主序坐。飞虎曰:“末将乃商之叛臣,怎敢列坐丞相之傍?”子牙曰:“大王言之太重!尚虽忝列相位,昔曾在大王治下,今日何故太谦?”飞虎方才告坐。

这是彼此之间的礼仪,相互敬重。当初姜子牙在朝歌里干过活,在比干府里,那个时候姜子牙比武成王比不了。

子牙躬身请问曰:“大王何事弃商?”武成王曰:“纣王荒淫,权臣当道,不纳忠良,专近小人。贪色不分昼夜,不以社稷为重,残杀忠良,全无忌惮,施土木陷害万民。

这些姜子牙又何尝不知呢!姜子牙只想知道黄飞虎他个人的原因。

今元旦,末将元配朝贺中宫,妲己设计,诬陷末将元配,以致坠楼而死。末将妹子在西宫,得知此情,上摘星楼明正其非,纣王偏向,又将吾妹采宫衣,揪后鬓,摔下摘星楼,跌为齑粉。末将自揣:‘君不正,臣投外国。’此亦理之当然。故此反了朝歌,杀出五关,特来相投,愿效犬马。若肯纳吾父子,乃丞相莫大之恩。”子牙大喜:“大王既肯相投,竭力扶持社稷,武王不胜幸甚!岂有不容纳之理?”

你看,子牙不知道,但他相信武成王,为什么信?这就是生命的境界,生命之间相互的认知。费仲,肯定他不信。这就是一个生命根基的问题。

传出去:“请大王公馆少憩,尚随即入内庭见驾。”飞虎辞往公馆。不表。且言子牙乘马进朝,周武王在显庆殿闲坐。当驾宫启奏:“丞相候旨。”

所以这时候武王已经称王了,要不称王,怎么叫“候旨”。为什么纣王觉得武王是麻烦?就是说,武王称王之后,没有去告诉他。

武王宣子牙进见礼毕。王曰:“相父有何事见孤?”子牙奏曰:“大王万千之喜!今成汤武成王黄飞虎弃纣来投大王,此西土兴旺之兆也。”

他,黄飞虎就是个人,但他是人中顶尖的人,所以姜子牙才这么讲:“大王万千之喜!”得到了栋梁之才。他不是仙,他不是神,仙、神永远不会留在人这儿,人的事儿就得人处理。这个故事前、后是这么来的。

所以我说的还是这个意思:一层生命一层境界。人就是这一层的生命,不能跨越的,要尊重的。

武王曰:“黄飞虎可是朝歌国戚?”子牙曰:“正是。昔先王曾说夸官得受大恩,今既来归,礼当请见。”

周文王受过黄飞虎的恩惠(给了他龙虎牌过五关),文王回到西岐之后,认为欠了武成王。所以欠什么都成,不能欠义,不能欠钱。一欠钱就伤了情理,一点都不差。

朋友之妻不可欺、朋友之钱不可欠。一个色、一个财。这是人的层面的两大麻烦,都落在一个贪上,是跟生命这块肉有关,所以,当王沪宁秉承“人之初,性本恶”这条线的时候,这是今天生命中最恶的。

传旨:“请。”不一时,使命回旨:“黄飞虎候旨。”武王命:“宣。”至殿前,飞虎倒身下拜,“成汤难臣黄飞虎愿大王千岁!”武王答礼曰:“久慕将军,德行天下,义重四方,施恩积德,人人瞻仰,真良心君子。何期相会,实三生之幸!”

古人用字,都是讲生命(德、义)、立体的——德行“天下”、义重“四方”。

那黄飞虎无论他多么辉煌;无论别人嘴中对他多什么,他自己知道今天他是投奔者。

飞虎伏地奏曰:“荷蒙大王提拔,飞虎一门出陷阱之中,离网罗之内,敢不效驽骀之力,以报大王!”武王问子牙曰:“昔黄将军在商,官居何位?”子牙奏曰:“官拜镇国武成王。”武王曰:“孤西岐只改一字罢,便封‘开国武成王。’”

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镇国武成王”一过泗水关到了西岐被认“开国武成王”——天下兵马就打起来了(西岐跟商朝真正干起来)!所以这是个标志。他,就是个标志。

黄飞虎谢恩。武王设宴,君臣共饮,席前把纣王失政细细说了一遍。武王曰:“君虽不正,臣礼宜恭,各尽其道而已。”

周武王同样秉承他父亲的“忠”为关键。同样“各尽其道而已”——君是君,臣是臣。这就是一个好人跟恶人之间的差距。

武王谕子牙:“选吉日动工,与飞虎造王府。”子牙领旨。君臣席散。次日,黄飞虎上殿,谢恩毕,复奏曰:“臣父黄滚,同弟飞彪、飞豹、子黄天禄、天爵、天祥,义弟黄明、周纪、龙环、吴谦,家将一千名,人马三千,未敢擅入都城,今住扎西岐山,请旨定夺。”武王曰:“既是有老将军,传旨速入都城,各各官居旧职。”

其实就是把武成王原来的旧部完全归他,他原来是什么官,到西岐还是什么官。武王从来没说黄飞虎你是叛官,我得看看你,我得考验考验你,没有!

西岐自得黄飞虎,遍地干戈起,纷纷士马兴。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待续)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四回 上集

涛哥侃封神】第三十四回 下集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