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移植大户臧运金暴亡 中共讳莫如深

2021年2月26日元宵节当天,山东省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青大附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讣告,显示青大附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器官移植专家臧运金26日凌晨4点40分去世,年仅57岁。

大陆媒体“医学界”引述相关消息指,臧运金是跳楼身亡。然而在27日,当“医学界”与臧运金治丧工作组三位成员联系时,对方均闪烁其辞,要么表示“不清楚”、要么说“不方便透露”。

大陆时间27日晚间22点15分,网易刊登了“医学界”题为《元宵节凌晨,著名肝移植专家臧运金离世,原因暂不明》的报导。文章的跟帖评论大多被删除或隐藏,其中被顶至最热门的3个评论分别为“从青医东院16楼跳下来的,晕,有啥好隐瞒的”、“压力太大了吗?”、“是不是有些人想移植就移植,没有肝源就制造肝源”。

还有一些网民跟帖说“肯定有惊天的秘密”、“活人摘器官”、“按照一般规律,肯定是抑郁引起的自杀”。

臧运金的“暴死”背后藏何惊天秘密?
网易刊登了上述“医学界”的报导后,一个多小时后的23点22分,紧接着又发表了一篇题为《悲痛!元宵佳节,一医生突然辞世》的报导,文中对于臧运金的“不幸辞世”充满疑惑和不解,文中如是说:“‘辞世’用词,在一般的官方通报中,并不常见。因为它只呈述结果,并没交代死因。比如,是病逝啊,猝死啊,还是意外身亡啊!一般而言,即便使用‘辞世’一词,前面也必赘述离世原因。比如‘某某,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

中共为何对臧运金的死因讳莫如深?臧运金治丧工作组的成员为何也都对此缄口不言?这一切都得从臧运金的“飞黄腾达”说起。

“医学界”梳理,臧运金先后在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北京武警部队总医院、北京佑安医院和青大附院等多家医院担任肝脏移植学科带头人;从2000年开始,臧运金所到医院的肝脏移植科手术数量、质量均成为当地第一。臧运金生前完成了肝脏移植手术超过2600例,居中国国内数量之最。

百度百科对臧运金如此评价:“肝移植手术连续4年位居中国名医百强榜肝移植前十名,…… 手术数量及质量达到国内第一。”

事实上,早在臧运金任职武警部队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时,就被追查国际列为活摘器官的责任人之一。

据追查国际引述的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4年到2008年,臧运金参与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实施的1600例供肝切取,其中供体男1591例,女9例,平均年龄34.5岁。

后来,臧运金转到武警部队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从入院截止到2014年,臧运金至少完成肝脏移植1570例。臧运金在2014年被青大附院引进后,迅速推动了该院的肝移植数量,据青岛当地人向大纪元爆料,臧运金在2月26日跳楼自杀的当天,原本还有4台肝移植手术等着他……

尽管中共官方捂的严严实实,不敢公布臧运金的死因,但纸里包不住火,无论是“医学界”的报导、网民提供的线索,还是当地人的爆料,都清晰的指向臧运金是跳楼自杀。而“按照一般规律,肯定是抑郁引起的自杀”则是网民根据常识作出的推断。

下面我们可以一起来看看与臧运金之死极其类似的一些相关案例,或许臧运金的真实死因也就真相大白了。

上海著名肾移植专家李保春跳楼自杀
2007年,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著名肾脏病学专家李保春跳楼自杀身亡。当地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从外人看来,李保春已经基本拥有了一切,正是事业的黄金期,为什么会自杀呢?李保春的同事也质疑,就做医生而言,李保春已经做到顶峰。那么他为什么要自杀?

熟悉李保春的人表示,李保春在跳楼前的几个月经常失眠,连吃安眠药都不起效果。有时李保春会无故摔倒,但什么毛病也检查不出来。据知情人透露,李保春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住进了该院神经内科的病房,并开始吃抗抑郁药。李保春最擅长肾移植,而他手术的肾源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法轮功学员,全都是活体摘除器官。李保春因此被追查国际列入活摘器官的追查名单。

2007年5月4日下午,李保春走上了他做活体摘除手术的楼层——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大楼的12层,纵身一跃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年仅44岁的生命。

李保春跳楼自杀的死讯曾被新华网等各大网站报导,但蹊跷的是,这些报导随即遭到全网删除,中共到底在掩盖什么呢?

南京“肾移植教父”黎磊石跳楼自杀
曾任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的黎磊石,直接参与了数千例肾脏移植手术,他还主持编写了《中国肾移植手册》,成为大陆器官移植医生的“教父”。仅在2004年,黎磊石的肾移植中心就做了1000例以上的肾移植手术,平均每天3台手术以上。

2010年3月16日,拥有名誉、地位、金钱的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楼身亡,时年84岁。据悉,黎磊石自杀前精神压力大,心理负担很重。追查国际报告显示,黎磊石生前因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列入了追查名单。

据海外媒体披露,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的换肾手术就是黎磊石主刀的,使用的活体肾来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从2004年到2008年,江绵恒做过5次肾脏移植手术,总共杀了5个法轮功学员。其中3次成功,2次失败。

据大陆媒体报导,当年在文革时,黎磊石曾被打成反革命,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导致妻离子散。有人问黎磊石是否想到过自杀,他说:“我不会,我不认为自己是反革命,我没有罪。”

然而,几十年后,当84岁的黎磊石达到了他人生“荣誉”的顶峰时,面对国际正义力量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谴责与追责时,他却再也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我没有罪”了。

齐鲁医院肝移植“一把刀”姜旭生自杀
姜旭生曾是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普外科教授、肝脏移植主任。他因改良了肝移植技术而出名,被称为换肝“一把刀”。早在2008年,姜旭生就因活摘器官而被追查国际列入追查名单。姜旭生取得的器官移植技术创新成果和他的数十篇“学术论文”,全都是基于“活摘器官”的大量临床实验的基础之上的。

2013年10月13日上午11点,有人发现姜旭生在齐鲁医院西侧专家公寓6号楼内的家中自杀。负责姜旭生案例的急诊科一名护士说,姜旭生送医时颈部、上腹部有多处刀伤,终经抢救无效死亡,时年50岁。

姜旭生的死令很多人感到不解,因为这种以割颈、剖腹的自杀方式极为罕见,毕竟相对于跳楼,这是一种极其痛苦和血腥的死法。姜旭生的抑郁,或许是出于对自己所犯下罪恶的恐惧,亦或是出于残余良心的谴责,导致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他当时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开膛破肚”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大规模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年里,大陆的器官移植领域迅速发展,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人体器官移植大国,官方报导出的移植数量仅次于美国。

在美国,有一亿两千多万自愿捐献器官的人群,有非常发达的全国捐献网络。即便如此,在美国做肝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年,肾移植则是三年。2012年,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做了心脏移植手术,手术前,他在移植名单上排队等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相比之下,在中国,人们大多持有“死后留全尸”的传统观念,因此自愿捐献器官的人非常少。但是相比美国,中国大陆器官等待时间短到令人不可思议,很多中国大医院在网站上公开招募患者前来移植器官。

早在2005年,上海长征医院就在网站上写着: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一周。2006年,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网站上声明,患者做各种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周。2006年4月28日,湖南人民医院推出了促销广告,免费为20个病患移植器官。同年4月12日,吉林省心脏病医院也搞促销,前五例心脏移植只需要5万人民币……

不难看出,在美国是病患在等待器官,而在中国是器官在等待患者。

自从2006年沈阳女护士安妮揭露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来,“追查国际”随即展开了持久地系统地调查,拿到了大量的证据,包括几千个电话录音证据,上万条资料证据,证明中共多年来一直在大量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与此同时,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前主席大卫‧乔高与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经过独立调查,提供了至少52项证据,证明“大规模的,违背意愿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且在继续著”,并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2019年6月17日,“独立人民法庭”在英国伦敦举行终审判决,判定中共对以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良心犯进行大规模器官摘取,无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类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认定,中共是一个犯罪政权。

根据追查国际2020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即便是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全球肆虐的背景之下,中共仍未停止活摘器官。

2020年4月4日,浙江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肝移植朱医生说:“我们都在做,昨天在做,今天在做,明天还有一个B型的。”他还披露郑树森的树兰医院,“树兰已经做了很多了,就没有因为疫情而停止过,没有的,树兰没有停止过。”

2020年1月11日,第四军医大西京医院肾移植科医生李国伟在被追查国际匿名调查时承认,该医院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只要他到时候他(法轮功学员)在我们医院,你只要敢看……我(就)可以把你领到床头叫你看一下,……让你亲眼看到这个人就是二十来岁。”

结语
根据追查国际的调查报告显示,自从江泽民1999年与中共相互利用发起迫害法轮功到现在,大陆涉入“活摘器官”的医院之多、参与其中的医护人员的数量之大,令人瞠目。而间接参与“活摘”罪恶的公、检、法、司和610、政法委等系统的人员,也是数目大的惊人。

迫害元凶江泽民下台后,中共党魁已经更换了两届,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未停止过,活摘器官的罪恶也一点未见有所收敛。参与者还在为了自己的“名利双收”而尽情的作恶,知情者也大多在这场惊天的罪恶中沉默著……

曾经名利双收、风光一时的臧运金们,最终落得个人财两空、不得善终的可悲地步。灾祸不会无因降临,抑郁也不会无故缠身,是报应,更是天理。俗话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其实,神佛的慈悲浩荡无边。无论一个人在罪恶中陷得有多深,只要还活着,就可能还有赎罪的机会。可是,自甘堕落就会错失被救度的良机。为了家人,更是为了自己,千万不要等到悔恨莫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