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股民向华尔街宣战 影响巨大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eff Carlson撰文/秋生编译)

投资者和观察人士都一直在关注零售游戏公司游戏驿站GameStop(GME)令人难以置信的价格波动和波动升级。

1月11日,该股收盘价略低于20美元。1月28日,该公司股价盘中一度高达450美元,收盘报193.60美元。

该股目前在盘后交易时段的股价约为350美元。这场令人难以置信的价格波动的核心是散户投资者和至少一家大型对冲基金之间的激烈争夺,尽管有许多其他对冲基金围绕着这一局面,参与各种各样的头寸(position)。梅尔文资本(Melvin Capital)在游戏驿站(GameStop)建立了大量空头头寸,押注该公司的股价会下跌。

散户投资者发现了这一点,于是面对梅尔文资本的空头头寸,散户投资者开始了一场规模空前的购买狂潮,迫使游戏驿站的价格上涨,致使该基金容易遭受巨额亏损,因为它已经押注游戏驿站的股票会下跌。

这一局面很快演变成了一场较为传统的对冲基金玩家与鲁莽、通常更为年轻的散户投资者之间的公开战争。

但是这场战争却象征着一个更大问题,在这个问题中,自由、全面地参与金融市场的机会往往倾向于华尔街的大型参与者,同时对普通投资者似乎怀有怨恨。

监管机构开始密切关注这一情况。散户原本大量使用经纪公司罗宾汉(Robinhood)购买游戏驿站的股票,但是1月28日该公司暂停了在游戏驿站的所有购买活动。散户投资者不是抛售,而是买进。这导致游戏驿站的价格在盘中大幅下跌,尽管在盘后交易中价格有所上涨,但仍远低于盘中高点。

根据一些报导,罗宾汉公司还在未经一些客户同意的情况下开始清算他们的资产。目前还不完全清楚这是否与追加保证金通知有关,还是与某些“服务条款”协议有关。

然而,可以确定的是,游戏驿站股票价格的下跌会立即缓解那些持有该公司空头头寸的对冲基金的压力,也会帮助那些很可能近期在更高水平上建立了自己空头头寸的对冲基金。受这些举措影响最大的是小型散户投资者。

推特上的一位权威人士说,“通过破坏对市场定价机制的信心来赚取一些快钱并敲诈那些家伙的行为是不道德的。”他指的是散户投资者向对冲基金抛出的空头头寸。

但是将矛头指向散户投资者,这种做法完全没有切中要害。市场提供了长期的价值确定。无论短期情况如何,只有当人们试图控制或调节市场,或者在外界决定谁可以参与时,人们对市场定价机制的信心才会受到真正的破坏。

更大的影响

我们现在看到,大型机构——罗宾汉公司、其他交易公司,以及政府监管机构——都加入了这场争论,基本上是在告诉这些散户投资者,估值是不正确的。从本质上说,他们是在告诉这些小投资者“我们不认为游戏驿站应该继续交易,我们认为你们错了,我们要做点什么了。”

金融市场之外的监管力量,或许是在市场内部人脉广泛的参与者的推动下,正在告诉积极的投资者:如果外界认为某些股票价格被高估或者“不正确”,那么就有必要进行干预。这实际上提出了这样一种信念:市场,更重要的是,个人投资者,需要在某种基本层面上得到控制。

从根本基础上看(忽略空头),我认为游戏驿站不值得在接近它在过去几天经历的水平上交易,但是这也只是一个意见,然而意见并不是对公司的确定估值,因为这种东西甚至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总是主观性的,最好是在自由市场环境中随时间而定。

更进一步说,谁能说游戏驿站估值过高呢?尽管可能性很小,但是游戏驿站仍有可能通过转向在线平台,或者从根本上改变其经营方式,实现其新估值。成功的途径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可能的。

对于那些对这种可能性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现实世界中有一些公司在濒临破产的边缘时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尽管这一点经常被人遗忘,但是在iphone问世之前,苹果曾一度似乎注定要破产,股价一度低得可怜。

股票泡沫和市场泡沫都是市场的一部分。过去是,将来也会是,而且几乎总是有一个潜在的原因导致泡沫首先出现,尽管这个原因可能在数年内都不明显。

有时,会出现一些显而易见的情况,例如,在一个有前途的行业中,许多新公司的审批过程中,潜在的赢家和输家尚未确定。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公司被严重高估,而另一些则被严重低估。在其它情况下,答案就不那么明显了。

无论如何,估值和定价问题最终都会得到解决。泡沫是金融市场的一部分,总的来说它们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当外部力量开始确定什么是泡沫,然后试图站在监管这一优势位置加以修正时,就会出现一个大问题。

只要看看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你就会明白这个问题的真相。想想美联储有多少次介入市场,把过剩的流动性注入到我们的金融系统,创造了一个宽松的货币环境。我们许多最大的国家金融灾难都源于美联储构造不当的货币政策。

我们新上任的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时就恰好有过类似的行为。在耶伦的所有任期内,实际利率(受通胀影响调整后的利率)几乎都是负的。美联储一次又一次地犯错,部分原因在于个人并不绝对正确,另一部分原因在于美联储被政治化了。

之前提到的位于游戏驿站大溃败中心的主要经纪公司之一,罗宾汉公司,在这一系列事件中也并非圣人。虽然它不收取佣金,但是它仍然通过订单流和价差赚钱。2020年12月1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罗宾汉金融公司(Robinhood Financial)处以6,500万美元罚款,理由是该公司“在收入来源方面误导客户,而且未能履行最佳执行职责。”

罗宾汉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是从大型贸易公司收到的付款,作为回报,罗宾汉公司“把客户订单发送给这些公司执行”,让它们搞所谓的“订单支付流”。此外,证券交易委员会还发现罗宾汉的客户“以低于其他经纪人的价格”执行股票订单。

一旦这个传奇故事尘埃落定,我们很可能会饶有兴趣地发现罗宾汉公司之外的势力,包括处理罗宾汉公司订单的公司,是否参与了停止购买游戏驿站股票的行动,或者这个决定是否完全是公司内部做出的。

然而,在这场股市传奇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甚至包括以牺牲小投资者利益为代价保护大型内部投资者的问题。

当你授权一小群个人或机构,包括政府大员和监管机构、某些对冲基金,以及华尔街投资机构(可能代表政府监管机构),由其裁定在更广泛的金融市场中所做决定是否适当性时,那会发生什么?如果某些参与者可以自由决定某家公司的适当估值,这种影响到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这种“我们比你们更清楚”的心态会迅速导致政府施加更大的影响,并决定哪些公司可以成功,或许更重要的是,哪些行业可以成功。

虽然现在看来有些牵强附会,如果政府对首次公开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 IPO)持悲观态度,并有效地表示“不,我们不同意,该IPO的定价过高”,那会发生什么呢?

如果政府认为一个特定的公司,或特定的行业,根本不值得投资,那怎么办?

实际上,政府已经开始决定资本应该分配到哪里以及如何分配。在许多方面,这已经在做了。只要看看以“气候变化”的名义已经花费的数十亿美元就知道了。

如果众所周知的外界干预的红线不能迅速地划好,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一个联邦政府认为应该由它来取代开放的金融市场进行资本配置的世界。

在某些方面,市场已经成为机会和言论自由的终极竞技场。从理论上讲,你的长相和出身并不重要。我们都可以投资于我们认为有吸引力的公司,如果我们错了,市场会很快告诉我们错在哪里。

但是最近的这些事件表明,这种看法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毫无根据的,也暴露出金融体系是以牺牲其他参与者为代价,系统性地偏向某些参与者,而这正是这些小型散户投资者目前正在奋力抗争的。

目前争论的根本问题是,谁应该在决定经济价值、准入条件和结果方面发挥作用,谁应该在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是构成市场的所有的参与者吗?还是只有根深蒂固的华尔街参与者和政府监管机构希望更深入地发挥自己的作用,发挥更大的控制作用,并塑造预期的结果?

福克斯公司的市场分析师查尔斯‧佩恩(Charles Payne)观察到,“股市并没有陷入动荡,而是亿万富翁对冲基金陷入了动荡。”他的说法百分之百正确,对冲基金在这场混乱中越位了,现在他们感到了财务上的痛苦,想要改变规则。

我们应该关注大型对冲基金的风险管理政策,而不是责怪众多的小投资者。他们的风险控制,或缺乏风险控制,使他们陷入了这种境地。

毫无疑问,对冲基金追逐其他对冲基金的弱势或脆弱头寸是完全正常的。他们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利用金融衍生品和其它此类工具不断对现状和其他公司的持股进行压力测试,甚至将某些公司推入技术性破产。这个游戏一直在玩。

但是这一次,情况突然不同了,因为散户投资者,小人物,在起著推动作用。

原文The Larger Impact of the GameStop Investor War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杰夫‧卡尔森(Jeff Carlson)是《大纪元时报》的定期撰稿人,是特许金融分析师,在高收益债券市场担任分析师和投资组合经理长达20年。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