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人类历史上20次大瘟疫和世界大流行(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25日讯】纵观历史进程,大瘟疫流行病的爆发将人类拖进了痛苦的深渊,几乎改变了历史进程,甚至有时标志着整个文明的终结。以下是Live Science 从史前到现代最严重的20次大瘟疫世界大流行的回顾。

1. 史前流行病 ( 约公元前3000年)

大约5000年前,一场流行病摧毁了中国的一个史前村庄。大量死者的尸体在房间中被集中焚毁。遗址中发现的青少年、年轻人和中年人的残骸,证实了没有任何年龄段的人获以幸免。这处现在被称为“哈民忙哈”(Hamin Mangha)的 考古遗址,是中国东北地区保存最完好的史前遗址之一。考古学和人类学的研究表明,这种严重流行病发生奇速,使得堆放的尸体无法适时安葬,遗址此后也没有人居住过。

此前,在中国东北的庙子沟(Miaozigou)遗址也发现了另一个可以追溯到大致相同时期的史前大规模墓葬。这些发现共同表明,一场瘟疫的流行肆虐了整个地区。

古画雅典瘟疫。(图片: Wikimedia Commons,CC BY 4.0)

2. 雅典瘟疫 (公元前430年)

大约公元前430年,雅典(Athens)和斯巴达(Sparta)之间的战争开始不久,一场持续了5年之久的大瘟疫肆虐了雅典人。死亡人数估计高达10万人。希腊历史学家修西得底斯(Thucydides)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The 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中描述当时的情景:健康的雅典人突然头部受创剧烈发热,眼睛发炎红肿、喉咙或舌头等部位充血疼痛,血腥和臭气四溢。

瘟疫的起因一直不明,许多学者认为极有可能是伤寒(Typhoid Feve)和埃博拉 (Ebola)导致。而战争造成的人口过度密集的现象也会加剧疫情。斯巴达的军队的强势进攻,雅典人不得不在被称为“长墙”的防御工事后寻求庇护。虽然瘟疫蔓延,战争一直持续到公元前404年雅典人才被迫投降。

3.安东尼(Antonine)瘟疫 (公元165-180年)

当士兵们结束战斗回到罗马帝国时,他们带回的不仅仅是胜利的战利品。英国曼彻斯特城市大学(Manchester Metropolitan University) 罗马史资深教授阿普利尔·帕德西(April Pudsey)在《古代动乱》(Disability in Antiquity)(劳特利奇出版社,2017年)一书中表示,安东尼瘟疫最大的可能是由天花病毒导致,它摧毁了军队,造成罗马帝国约500多万人丧生。许多历史学家认为,这种流行病最初是由士兵们在结束帕提亚(Parthia)战争后返回时带入罗马帝国的。从公元前27年到公元180年,罗马处于其权力的鼎盛时期,瘟疫导致了和平时期的结束。公元180年之后,罗马帝国内战连连不断,局势动荡。瘟疫发生后,基督教变得更受欢迎。

4. 塞浦路斯(Cyprian)大瘟疫 (公元250-271年)

塞浦路斯大瘟疫 是以迦太基 (Carthage)(突尼斯的一个城市)的主教圣塞浦路斯(St. Cyprian) 的名字命名的,他将这种流行病描述为“世界末日的信号”。据估计,大瘟疫在罗马仅一天就造成5000人死亡。2014年,卢克索(Luxor)的考古学家发现了遇难者的集体埋葬地。他们的身体覆盖着厚厚的石灰(历史上用作消毒剂)。遗址中还发现三座用来制造石灰的窑炉以及遇难者的遗体在巨大的篝火中被焚烧后的残骸。

专家们不能确定导致这次瘟疫的病因。塞浦路斯人在一部名为《死亡》(De mortalitate)(菲利普·沙夫翻译于《公元三世纪之神父:希波里图斯,塞浦路斯,凯厄斯,诺瓦蒂安》附录(Fathers of the Third Century: Hippolytus, Cyprian, Caius, Novatian, Appendix),基督教典籍图书馆,1885年)的著作中用拉丁文描述:“肠胃失去抵抗力,顽疾侵犯全身,骨髓中的热量引发咽喉和口腔的伤口。”

5. 查士丁尼(Justinian)瘟疫 (公元541-542年)

拜占庭帝国(Byzantine Empire)遭受黑死病的蹂躏后逐渐衰落。此后瘟疫周期性不断发生。估计表明,世界10%以上的人口因此罹难。

这场瘟疫以拜占庭郡主查士丁尼 (统治时期:公元527-565年)命名的。在其掌权时期,拜占庭帝国的统治达到巅峯,控制了从中东到西欧的大片领地。查士丁尼还在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现在的伊斯坦布尔(Istanbul)建造了名曰“圣索菲亚”( Hagia Sophia) “神圣智慧”的大教堂。查士丁尼也曾感染瘟疫,但幸运的度过劫难。然而瘟疫的爆发使他的帝国逐渐失去领土。

6. 黑死病(公元1346-1353年)

黑死病从亚洲到欧洲给人类带来巨难。具研究推测,它导致超过一半欧洲人口丧生,它是由如今已经灭绝的鼠疫耶尔森氏菌(Yersinia pestis) 引起,再由感染鼠类身上的跳蚤传播。受难者的尸体通常会被集体埋葬。

这场瘟疫改变了欧洲历史的进程。由于大量人员死亡,劳动力减少,工人们的劳动回报率增加,欧洲农奴制度从此终结。研究表明,幸存下来的工人有更好的机会获得高质食品。廉价劳动力的缺乏可能也带来技术创新。

7. 可可里兹特利大瘟疫(Cocoliztli)(公元1545-1548年)

“可可里兹特利”是阿兹特克语中“害虫”的意思。引起可可里兹特利大瘟疫的感染是一种病毒性出血热,它导致了墨西哥和中美洲一千五百万居民死亡。在地区已遭受了大旱的冲击,疫情的到来给当地人的灾难雪上加霜。

最近的一项研究检测了受害者骨骼的DNA,发现他们感染了一种被称为丙型副伤寒杆菌(S. paratyphi) 的沙门氏菌(Salmonella)亚种 ,这种细菌使患者产生一般伤寒病常见的常热病症状诸如高烧、脱水和胃肠道等问题,至今仍是严重的健康威胁。

8. 美洲瘟疫(公元16世纪)

美洲瘟疫是指由欧洲探险者带到美洲的欧洲传染病大流行。包括天花在内的疫情导致了印加(Inca)和阿兹特克( Aztec)文明的崩溃。研究推测表明,西半球90%的土著人口丧生。

阿兹特克和印加的军队因遭到了疾病的打击而无法抵挡外籍军队的屡次入侵。赫尔南·科尔特斯(Hernan Cortes)率领的西班牙军队1519年征服了阿兹特克人的首都特诺奇蒂特兰(Tenochtitlan),弗朗西斯科·皮萨罗(Francisco Pizarro) 也于1532年率军攻克印加。英国、法国、葡萄牙和荷兰人在探索、征服和定居西半球的经历中,也同样因大瘟疫的流行削弱了当地土著人群的抵抗力而获利。

大瘟疫中的伦敦街头,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画家Edmund Evans的画作。(图片: Wikimedia Commons/Wellcome Images,CC BY 4.0)

9. 伦敦(London)大瘟疫(公元1665-1666年)

英国是黑死病最后一次大爆发之地。国王查理二世(King Charles II)带领了伦敦人大规模迁徙。鼠疫始于1665年4月,在炎热的夏季迅速蔓延。鼠疫感染鼠类身上的跳蚤是传播的主要原因。约有十万人在这次瘟疫中丧生,其中包括15%的伦敦人口。然而这座城市苦难的并未终结。次年9月2日开始的持续四天的伦敦大火,又将城市的大部分领土无情地摧毁。

10.马赛(Marseille)大瘟疫(公元1720-1723年)

据史料记载,马赛大瘟疫源自停靠在港湾的一艘名曰“圣·安东尼号” (Grand-Saint-Antoine)的船舶。船上载有来自东地中海的货物。尽管这艘船随即隔离,鼠疫仍然可能通过感染鼠身上的跳蚤传播进入城市。

瘟疫迅速蔓延,在接下来的三年里,估计马赛及其周边地区有超过百分之三十的百万余人丧生。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