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吉林榆树市任秀英遭酷刑迫害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5日讯】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任秀英,一九九七年春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孝敬公婆、与人为善、夫妻和睦,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

可是,就是因为她信奉真、善、忍,任秀英曾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她的丈夫徐桂良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任秀英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酷刑迫害

上访说公道话遭冷冻、洗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污蔑抹黑镇压法轮功。为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让政府了解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任秀英去长春市政府信访办上访。期间,原双井乡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任秀英家中,抢走大法书、大法师尊法像、弘法条幅。

事隔不长时间,警察又擅自非法闯入任秀英家,强行索要任秀英和丈夫两人的身份证件,并逼迫他们写“不上访、不炼功、不串联的保证书”。三天两头深更半夜猛劲敲门,闯进任秀英家,看任秀英和丈夫是否在家,并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是否参加集体活动。任秀英的公公和婆婆二位老人及女儿在恐惧中度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任秀英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任秀英在天安门广场喊出“法轮大法好!”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后被劫持到西城区看守所。刚进去就强迫照像、印指纹,并问家庭住址。

任秀英没有配合警察的要求,警察就强行不让任秀英穿鞋,让任秀英光着脚站在外面的雪地里,警察把任秀英的脚上面埋上雪,实行冷冻迫害,冻的任秀英浑身打颤,直至麻木失去知觉,每次冻二、三个小时。

中共酷刑:冷冻(明慧网)

任秀英非法关押三、四个月后,被长春市驻京办事处非法拘禁,因为法轮功学员们炼功,办事处的警察给他们戴上手铐过夜。七天后,直接送到长春市兴隆洗脑班。在那里,强迫法轮功学员们看诽谤师尊和大法的录像,学习其它宗教的东西,墙上贴满了抹黑师尊和大法的墙报。任秀英绝食反迫害,身体十分虚弱,医生检查身体,任秀英各项指标都不合格。

二零零一年九月前后,任秀英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左右时,洗脑班通知双井派出所和任秀英丈夫来接她。虚弱的任秀英不能走路,任秀英的丈夫背她上下车,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月,为躲避警察的骚扰,任秀英和丈夫流离失所到黑龙江省五常市。

在看守所被上大挂、拳打脚踢、强行灌食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任秀英正在榆树市的大马路上走着,突然被一群警察绑架,把黑方便袋套在任秀英头上,强行塞进警车。拉到秘密地点后,进行刑讯逼供,暴力取证。

警察问任秀英真相资料的来源、和谁联系,任秀英不配合他们。警察把任秀英双手背后铐在一起,从后背拉起来,吊在门框上,双脚悬空离地,用吊背铐(上大挂)实行酷刑迫害,门框断裂后才放下来。任秀英的左胳膊肿的很厉害,大片瘀血成黑紫色、脱臼、不能抬,连裤子都提不了。五、六个警察还拳打脚踢,折磨迫害任秀英一下午,当时任秀英遍体鳞伤。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网)

警察打累了,深夜把任秀英送到榆树市看守所女监室。在榆树市看守所,警察强迫任秀英挑白豆子,每天吃玉米面窝窝头,喝着碗底有泥的白菜汤,任秀英经常吃不饱,还被经常逼任秀英坐板。榆树市国保警察一、两天非法提审一次,每次都拳脚相加,任秀英绝食反迫害。看守所警察、刑事犯和狱医有的捏鼻子、有的按脑袋、四肢、有的提着盐水来到监室,强行灌食,弄的任秀英头发上、脖子上、上半身都是湿漉漉的脏东西。

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任秀英被榆树市国保警察劫持到五常市看守所,一同去的还有任秀英的丈夫徐桂良和另外两个法轮功学员。一路上,他们四个人被五花大绑连在一起,两人一个座位。任秀英一路喊著“法轮大法好!”在五常看守所,任秀英绝食反迫害,身体消瘦到八十多斤。

在冤狱十二年遭野蛮殴打、灌食、双手锁在地环上、电棍电等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任秀英被非法批捕。法院对任秀英非法判刑十二年,一个月后,任秀英的丈夫徐桂良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五常市警察把任秀英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警察怕任秀英喊“法轮大法好”,用胶带粘住任秀英的嘴,给任秀英戴上手铐、脚镣,强行抬着,把任秀英塞到警车里。

监狱的狱医给任秀英检查身体,医生用针灸的针扎任秀英的十个手指甲,扎人中,都扎出了血,看任秀英没有任何反应,拒收。

任秀英被背出来,当天拉回五常市看守所。第二天,警察强行给任秀英戴上手铐、脚镣,任秀英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不顾任秀英的身体状况,使用卑鄙的手段,将任秀英非法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那里的警察把任秀英关进禁闭室(小号),双手背后铐在一起,锁在地环上,每天吃两顿玉米糊,迫害任秀英四、五天的时间。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任秀英被逼坐在小凳上背监规,后被转到五监区迫害。为抗议非法关押,任秀英不戴名签、不报数、不蹲、不参加点名。警察指使刑事犯从床上把任秀英拽到地上。因不配合报数,任秀英被刑事犯从后面猛踹小腿,当时腿疼的就瘸了。

酷刑演示图:电棍电击(明慧网)

晚上,逼迫法轮功学员们在走廊坐小凳,当时有二、三十人,法轮功学员们集体背法,监狱调来防暴警察,用电棍电她们的嘴,往监室拖她们,警察拿小凳击打她们的头部,打的法轮功学员头破血流。

那时正值深冬季节,警察强行拉法轮功学员们到外面冻两整天,冻的浑身哆嗦。又把任秀英关进小号,一天两顿玉米糊。任秀英绝食反迫害,警察把任秀英绑在门框上,在站着的姿势下,强行插管灌食。

四十多天后,任秀英又被转到五监区迫害,因不配合警察的要求,他们把任秀英双手铐在一起,举过头顶吊起来,每天早五点吊到半夜十二点;后半夜坐在小板凳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五点。这种迫害持续了十八天,那时腿肿的裤子都脱不下来,全身肿的很厉害,监狱警察用精神和肉体及人格的多重迫害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们配合他们的要求。

酷刑演示:吊铐(明慧网)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任秀英被转到十三监区,也就是“转化”监区,成立了“转化班”,监狱要求百分之的百“转化率”。每天放诽谤师尊和大法的录像,学习其它宗教的东西,犹大进行洗脑,任秀英的身心承受着痛苦煎熬。

然后到七监区,任秀英开始做奴工生产,叠纸袋。任秀英后来淋巴处长瘤,直到溃烂出脓血。二零一一年十月,从监狱回到家中。

一家人遭迫害

任秀英的公公那时是将近八十岁的老人,带着对儿子、儿媳的牵挂,凄惨的离开了人世。任秀英的公公没等到儿子、儿媳回来养老送终,这对老人是怎样的痛苦啊?!

剩下八十来岁、饱经痛苦的婆婆和任秀英十多岁的女儿相依为伴。任秀英的女儿有时只身一人去看任秀英,任秀英和女儿泪眼相视,女儿承受着心灵的重负,牵挂着冤狱中的母亲,期盼著母亲的归来。

二零一四年夏,在监狱痛苦中度过了十年八个月的徐桂良回到家,当时八十多岁的父母双亲在承受了四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痛苦思念中,都已离开人世,最终没能见上儿子一面。

他们的女儿也结婚成家,因父母修炼法轮大法,都被非法关进监狱十年之多,失去父母的关心,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和奶奶,还要往返于监狱看望父母,懂事的女儿承受了同龄的孩子难以想像的痛苦与艰辛。

经历九年多的冤狱迫害,任秀英回家不久,榆树市610办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610的人开车闯入任秀英家,把任秀英拉到榆树市政法委,逼任秀英签字。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