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副总理韩正 被举报到29国政府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4日讯】近期,中共国务院副总理、政治局常委韩正迫害法轮功群体的罪行,被海外法轮功学员举报给29个国家的政府,举报者要求各国政府对韩正及其家属依法予以制裁,包括拒发签证、冻结资产。

韩正1954年4月出生于浙江慈谿人,1998年任上海市副市长,2003年升任上海市市长,2012年晋升为上海市委书记。2017年12月,韩正又晋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并于次年3月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

明慧网8日报导说,据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2月韩正出任上海市长,到其2017年10月离开上海的14年间,上海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5人,而被迫害致残、致伤、致疯,被开除公职、学籍,被抢夺财物,导致家庭破裂、流离失所难以计数。

韩正对在此期间发生在上海的针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以下是韩正在上海任市长、市委书记期间,上海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手段和罪行。

无处不在的监控

上海不仅在各区县主要干道安装了数十万的摄像头,而且在市内的小区、娱乐场所、电梯以及办公楼内都安装了大量用于监控的摄像头,使得其有能力在全市范围非法监控法轮功学员和普通民众的一举一动。

同时他们还大量招募下岗、退休和外来闲散人员监控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许以丰厚的奖励,鼓励他们举报、揭发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封堵防控法轮功信息

上海当局一方面同中共喉舌媒体保持一致,对法轮功极尽歪曲、污蔑、造谣之能事,一方面又通过全面封锁互联网、检查拦截境外邮件和电话,全力封锁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传播。

2006年,在上海《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出版的《上海支部生活》第十二期上,发表了一篇文宣称,仅1到9月,就查获境外法轮功投寄的宣传品近万余件,截获无数境外电话,还建立了专门的工作班子,对出境人员加强行前教育,加大查打力度……

由此可见,上海当局是如何处心积虑地阻止法轮功真相的传播。

散布谎言制造仇恨

上海当局为了配合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不惜动用一切舆论资源抹黑法轮功,并利用文艺宣传和文艺演出给民众反复“洗脑”。各区县“610”还向民众发放反法轮功文字宣传材料近300万份、宣传画20万张、书籍2.3万册等。

非法抓捕、拘留、劳教和判刑迫害

在韩正任职上海市长和市委书记的14年间,有多少上海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迫害,至今难以统计,从以下几个年份中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可窥一斑。

2005年1至11月,上海市遭非法抓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和迫害致死的多达90余人。2008年上海市遭非法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达150余人。

2013年下半年,上海市被证实有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少29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至少4名法轮功学员失踪,至少1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少有5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起诉和判刑。

2014年上半年,上海市有89名本地法轮功学员和8名来沪探亲和打工的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抓捕,另有4人被非法判刑,1人遭非法起诉,17人被送“洗脑班”迫害。

酷刑演示:开飞机(明慧网)

“洗脑班”迫害

上海市当局除了在劳教所、监狱、看守所、拘留所等监管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外,还长期举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黑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2年底,上海市“洗脑班”已经非法关押迫害了470多位法轮功学员。此外,上海市杨浦区、奉贤区、宝山区等区县也设有“洗脑班”专门用以关押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模仿监狱体制,对劫持到此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全封闭管理。没有任何的人身自由,不得与外界有任何的接触和联系,每天24小时有“洗脑班”人员全程监控。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洗脑班”用各种手段“洗脑”,既有伪善的欺骗,也有赤裸裸的威胁。法轮功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长达数月,甚至半年以上。

酷刑折磨

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迫害初期为上海市第一劳教所)、上海市女子劳教所、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上海市女子监狱等,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多达数十乃至上百种。

比如:暴力殴打、“上老虎凳”、坐小圆凳、绑死人床、吊铐、灌浓盐水、灌辣椒水、长时间罚站、剥夺睡眠、开“喷气式飞机”、电击、奴工、性虐待、药物迫害等。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网)

以下为部分案例:

1)陆幸国在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被殴打致死

法轮功学员陆幸国上海市浦东区人。2003年10月15日,陆幸国在上海市第三劳教所被活活殴打致死。事发当日,警察唆使劳教犯把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且已无法行走的陆幸国拖进了一个房间,由十多名打手对其集体施暴。他们把陆幸国的嘴巴用毛巾塞住,然后对其实施暴力殴打。仅1个小时,陆幸国就被活活打死。

陆幸国(明慧网)

2)陈军在提篮桥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出狱后1个月去世

陈军湖南人,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开始学炼法轮功。2006年1月前后,提篮桥监狱发现陈军修炼法轮功后极为恼怒,把他关入禁闭间,对其折磨和毒打。陈军上身被“皮带铐”铐住(手被缠铐在腰间,上身只能笔直挺著,手和胳膊不能动弹),被用胶带封住嘴,然后被不断毒打。一周后,陈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被监狱提前释放回家。约1个月后,陈军离世。

3)顾建敏在看守所被灌食迫害致死

顾建敏上海市浦东区人。2008年3月,顾建敏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并被劫持到浦东区看守所非法关押。顾建敏绝食抗议迫害,遭看守所警察野蛮灌食,导致其内脏大出血而死亡。顾建敏死时,嘴角还在不断淌血水。

顾建敏(明慧网)

4)赵斌在提篮桥监狱被监狱害死

法轮功学员赵斌山东省潍坊市人。2012年4月,赵斌在上海工作期间被上海市长宁区警察绑架,2013年7月11日被长宁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于2013年9月3日被关入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迫害,在10月19日在狱中离世。后据知情人披露,赵斌因在狱中炼功被看管的包夹犯人殴打致死。

赵斌(明慧网)

5)熊文旗在提篮桥监狱被打得头盖骨外露

法轮功学员熊文旗上海市普陀区人,30多岁。2001年5月熊文旗被非法抓捕,后被判刑4年半,关押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2005年3月,监狱为加强“转化”力度,指派犯人对其暴力殴打。熊文旗被打得头皮脱落,头盖骨外露,两腿瘫痪瘫坐在轮椅上,直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医。

熊文旗在提篮桥监狱被打得头盖骨外露。(明慧网)

药物毒害

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原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罗干、周永康曾下达指示,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转化法轮功的实施方法》六或七期)。

上海政法委、“610”不遗余力地执行这一迫害政策,他们不单绑架法轮功学员到精神病院,还在各关押场所广泛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1)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在上海女子监狱遭药物毒害至生命垂危,出狱后死亡

柏根娣是上海市徐汇区人。2012年9月,柏根娣被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分局绑架,2013年5月被判刑6年半,后被劫持到上海市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2016年8月24日,柏根娣在狱中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被送至松江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她曾在清醒时告诉家人,狱方多次在她食物中下毒,在她出事的前几天她又被下毒,致其倒地昏迷。

2017年6月,柏根娣终因迫害导致病重无法治愈而离世,时年66岁。在她生前,她曾2次被非法劳教,2次被非法判刑,直至她去世,她在劳教所和监狱共计被非法关押长达14年。

2)法轮功学员施异被关入精神病院灌食不明药物,致神情呆滞恍惚

施异于2012年3月被警察绑架,后被关入上海市静安区精神卫生中心医院迫害。在医院,他被蒙住双眼、捏紧鼻子强行灌药,并被捆绑手脚强行注射不明针剂,致其疼痛难忍,痛苦不堪。连续16天的药物迫害,致使施异出现心神不宁和神情呆滞等症状。

3)法轮功学员吴里有在奉贤区“洗脑班”被在饭菜中下毒,致记忆力减退

吴里有是上海市虹口区人。2012年9月,吴里有被绑架到奉贤区“洗脑班”迫害。他吃的饭菜中被掺加有毒药物,致其记忆力衰退。1个月后,吴里有从“洗脑班”回家时,人变得迟钝,记忆力严重衰退,身体上出现红斑,奇痒无比。

明慧网在结语说:以上所揭露的只是韩正在上海任职期间,发生在上海的各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等迫害法轮功罪行的一小部分。由于中共当局严密的信息封锁,还有很多残酷的迫害没有被世人所知,还有很多残酷的迫害仍在阴暗的角落里发生。

韩正作为中共及江泽民集团在上海地区的总代理,积极执行中共及江氏集团的迫害政策,不遗余力地残酷迫害法轮功。他对法轮功所犯下的罪行,必将受到追究和严惩。

920位跨党派政要谴责中共

2020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前夕,西方29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将包括韩正等人的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单递交给本国政府,要求依法禁止这些恶人及其家属入境,甚至冻结他们的资产。

名单被送达的29个国家包括:五眼联盟中的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欧盟中的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18个国家,以及日本、韩国、瑞士、挪威、列支敦士登和墨西哥。

同一时间,35个国家及地区、920位跨党派政要加入连署行动,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呼吁中共立即停止迫害。连署的联合声明指出,“法轮功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是当今对一个信仰团体最残酷的迫害。”

2020年7月20日,是法轮功反迫害21周年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12月10日,蓬佩奥发表声明,宣布制裁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厦门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主管黄元雄。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