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商天下】中共老朋友 资本与极权运作内幕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14日讯】2020年底,有一位中共官员因为敢讲实话一夜爆红。对,就是翟东升。这个翟东升有个最吸引人的头衔,据说是“习近平的智囊团成员之一”,在他让人印象深刻的演讲影片中,翟东升特别提到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对中共政府的帮助。

那么,中共口中的老朋友有多少呢?又都是什么人呢?

根据大陆媒体的统计,从1949年到2010年,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上先后有六百多人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按国家排,老朋友人数排第一的是美国,已经有55人获得了这个称呼。

这个所谓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可不是真的代表中国普罗大众的中国人民,确切的说,应该叫做中共的老朋友。我们看看“维基百科”是怎么解释这个名词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是中共领导人及高官褒称长期对华友好的重要外国人士的正式用语。其中不少人曾多次访华。当然,这个解释非常表面,想必中共背后有自己的一套认证老朋友的标准。

这几十年来,随着中共对外政策的变化,老朋友们也越来越多,不但跨越五大洲,还跨越多个领域,从政界到商界以及文化、教育等领域都有中共老朋友的身影。

今天就来介绍几位中共口中的“老朋友”,先从翟东升在演讲中提到的一位“老朋友”开始。

拜登和习近平的交易

影片中,翟东升说:“拜登的儿子被川普(特朗普)说,你在全球有什么基金公司。发现没有,谁帮他建的基金公司,谁帮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吗?这里边都有买卖。”

2012年时中共政坛发生一件大事,就是王立军叛逃。2012年2月6日,重庆当时的副市长、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潜逃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这个事情正好是发生在习近平要访美的前几天。后来传出关于王立军叛逃更细节的消息中,有提到王立军曾向美国外交官出示中共高层以及和薄熙来相关的一些秘密资料。

关于这一点,台湾军情局前副局长翁衍庆中将2018年出版的《中共情报组织与间谍活动》一书中就描述了一个情节,他说在习近平2012年2月访美期间,美国副总统拜登向习近平出示了王立军交出的,有关薄熙来、周永康计划发动政变的铁证。这个事件当时就在习近平访美期间,《华盛顿自由灯塔》在2月14日也曾做了相关报导。

当时还有消息传出王立军出逃时,携带了“薄熙来指示及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相关证据(录音、密件等),及政法系统下达的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的镇压文档”。不过,这些惊天的罪恶直到现在都没有被正式公布出来。

有评论说,这是拜登和同一年将连任的奥巴马等与习近平做的一次幕后交易,让当时还是中共副主席的习近平可以顺利接班,而此后美国也进一步开通了与中共交换利益的通道,但中共残酷迫害异议人士的真相却被捂了下来,由此也给中共续了命。

这个交易从当时习近平和拜登见面的当天,就是2012年的2月17日发生的另外一件事中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美国收到了当年最大的一笔外国风险投资。

这个消息是《华尔街日报》在两人会见当天报导出来的。报导中说,美国名不见经传的能源公司GreatPoint获得了来自中国万向集团(Wanxiang Group)高达12.5亿美元的投资,其中包括4.02亿美元的股权投资。

这个GreatPoint公司,是怎么回事呢?2008年9月,就在拜登被宣布成为副总统候选人的几星期后,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美国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创立了一家塞内卡全球咨询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2019年10月,英国《金融时报》在报导中提到,亨特的塞内卡公司客户就包括GreatPoint。

所以绕来绕去,中共当年给美国的这笔最大的风险投资,可能还是看在副总统拜登儿子的面子上。

中国人讲礼尚往来,当时的奥巴马政府,由副总统拜登出面,送给了当时的中共副主席习近平一份大礼,有功于习的顺利“登基”,也算是帮习近平清洗党内政治对手做出了一个大贡献,那么如果这么看,拜登应该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成了中共或者说是习近平的“老朋友”了。

基辛格时代结束

除了拜登这位高级别的老朋友外,接下来提到的基辛格,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中共的资深老友。

自从上世纪70年代中美两国建交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这其中就少不了基辛格这个角色。基辛格是唯一一个被五代中共党魁都接见过的中共老友,曾到访中国八十多次,而且,基辛格和中共高层的互动故事更老牌经典,可以追溯到毛泽东时代。

但是,这位“老朋友”最近并不怎么顺利。就在一个多月前,2020年11月25日,五角大楼的白宫联络人下令,罢免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等11名国防政策顾问,命令即刻生效。

基辛格已经九十多岁了,当了半辈子的国防政策顾问。对此,香港资深传媒人程翔说:“他被解雇,而不是让自然规律令他主动退下来,反映了川普总统关于‘抽干华盛顿沼泽’的决心。”

基辛格是第一位被中共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国国务卿。他曾在1971年7月和10月两度秘密访华,之后促成尼克逊访华,他还是美国与中华民国断交、与中共建交的重要推手。按中共官媒自己的说法,在中美关系的每一个关键时刻,似乎都能找到基辛格的身影。

在频密的访问中,他不仅搭建了中共与美国高层的政治联系,也广泛地建立了他和中共的私人关系。这些最初的关系,开始为中共在之后40年间在政治、经贸等各个方面渗透美国铺垫了道路。

1982年,基辛格创立基辛格联合咨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Inc,简称KAI),为美国大企业提供海外拓展的政策咨询,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帮助企业投资中国业务,其中很大比例的客户都是和中国做生意的欧美企业。基辛格的知名客户包括摩根大通、美国运通、美国百威啤酒、可口可乐、亨氏食品、波音、惠普等许多公司。

作为美国政界顾问,基辛格接触和获得美国国家级机密信息的机会不少,而同时他的公司正助力美国企业投资中国。拥有如此敏感的身份,基辛格这家公司的角色自然也受到过质疑。

1989年,在“六四”事件爆发之前,《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表示质疑说,“在外交政策这样微妙的领域中,像基辛格和他的下属这样的人,是否能在合理服务客户的同时对他们所知道的政府机密信息保密?同时,当像他们这样地位的人在帮助政府制定决策时,能忽视他们所知道的他们的商业客户的利益吗?”(Kissinger and Friends And Revolving Doors)

也确实像文章中所担忧的,在之后数十年中,像这样汇集资深政客,又代表了大集团利益的咨询公司和“政治掮客”,在很多大事件上对美国的决策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包括“六四”事件、中国加入WTO等,而这些都往往伴随着美国政府在人权方面的妥协。

“六四”事件 美国的战略失误

1989年,中共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六四”屠杀事件发生之后,西方国家一致对中国采取了经济制裁,美国颁布命令与法令,禁止向中共出售武器,宣布对中共实施多项经济制裁,停止部分投资、贸易活动等。

但是有报导指,时任总统老布什曾经在1989年的7月派特使密访北京,并向中共传达了一个信息,制裁是基于美国政治制度和国会的压力,希望中共政府对被捕人士宽大对待,美国政府也可以此说服舆论,以减轻对中共的制裁。

但是,老布什的策略并没有得到时任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接受。

“维基百科”显示,“六四”事件发生后,基辛格在日本《读卖新闻》和西德《星期日世界报》上分别发表了文章,《天安门事件是内政问题》和《美国不能放弃中国》。

2012年,一位向美国中情局出售了大量中共绝密文件和资讯的中共国安部副部长秘书披露,中共收买各国退休政要,为北京在海外实行游说活动,其中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最为典型。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第一个秘密同北京联系的就是基辛格。他当时对中共私下保证,这种镇压会“雨过天晴”的,并说他愿意暗中出力,只是要“给他一点时间”,“风向会变的”。

“六四”一个月之后,1989年7月,美国发出特别豁免令出售商用喷射机给中共,并在10月放开军事制裁。外界认为,基辛格是帮助中共平安度过“六四”危机的因素之一。

基辛格虽然在上世纪70年代末已经结束国务卿任职,但是在之后的几任美国总统的任期内,基辛格一直用与中共建立的政治资本,一边透过“美中关系协会”等机构,将“拥抱中共”的思想渗透在华盛顿的沼泽中,左右著国会的决议;另一边通过咨询公司引导美国资本、科技向中共输血,并在之后几十年中持续发挥着它的作用。

克林顿从敌对转变成“老朋友”

那么,比拜登和基辛格更强的“老朋友”还有吗?翟东升在演讲中曾提到过,1992年到2016年,中美之间发生过多次危机,但是无论是“银河号”事件、炸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还是中美撞机事件,都可以在“两个月之内搞定”,原因是“在美国的权势核心圈有‘老朋友’”。而翟东升说的三件事,其中两件都发生在克林顿担任美国总统的任期之内。

根据美国之音报导,1993年,克林顿总统上任之初曾宣布在最惠国待遇问题上附加人权条件,他颁布行政命令说,如果中共没有在人权方面有全面、重大的进展,中国将失去1994到1995年度的贸易最惠国资格。但是,1994年5月,克林顿宣布继续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将中共人权问题和最惠国待遇的审查脱钩。

移居美国的民主人士魏京生回忆说,对克林顿政府的决定,当时美国左右派的各大报纸调查民意,都说70%左右的老百姓不同意给中共最惠国待遇、不同意让它加入世贸组织(WTO),但是克林顿政府直接施加压力给联邦议员,希望联邦议员投票支持他的决定。

就是这一次最惠国资格的延续,给了中共为加入世贸铺平道路的机会。1999年11月,比尔‧克林顿政府代表来到了北京,然后美中双方签署了一份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的双边协议。

2000年的春天,美国国会就是否批准中国加入WTO的提案进行了历史性的表决,时任总统克林顿竭尽全力推动了这一提案的通过,克林顿在演讲中说,“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不仅仅有利于美国经济,更是对我们国家有利。”

2000年10月10日,克林顿在白宫举行了隆重的《2000年美中关系法》法案签署仪式。2001年11月,最终促成中共正式加入世贸组织。

而这个《2000年美中关系法》的签署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大背景,那时候中国的人权状况正是极度恶化之时,给予这样一个践踏人权的国家“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意味着是将贸易和人权脱钩。

不管克林顿自己承不承认是中共的“老朋友”,但是做的事儿却是“老朋友”的事儿。关于这些“老朋友”的故事还有很多,在以后的节目中,我们还会陆续和大家分享这些“老朋友”的故事。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李晓彤、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