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揭秘捷克总统泽曼和中共的中间人(上)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9日讯】在2020年风云变幻的国际舞台上,捷克议长访台风波曾掀起不小的浪花,其中,捷克总统泽曼中共的亲近态度尤为耐人寻味。而大纪元获得的中共内部文件,揭开了总统泽曼与中共之间的神秘纽带。

总统泽曼中共不得不说的故事

2020年12月20日,捷克总统泽曼(Milos Zeman)表示力挺中俄参与捷克核电建设,并批评捷克反间谍机构没能考虑国家经济利益;之前捷克反间谍机构建议,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应将中共和俄罗斯拒之门外。

过去一年中,针对是否让中共和俄罗斯参与新的核电站建设,捷克国内爆发激烈争论。据美国之音报导,捷克社会不愿在普世价值等原则问题上让步,不过总统泽曼的态度却不同。

普世价值和国家安全,与经济利益相比孰轻孰重?泽曼的表态在捷克国内引发了争议。事实上,泽曼对中共的态度曾经发生过巨大的转变。

泽曼2013年1月在捷克首次总统直选中当选,并在2018年捷克总统选举中连任。虽然总统在捷克并无政治实权,但由于泽曼和左派共产党过从甚密,而捷克现任政府是获共产党支持的少数派政府,所以泽曼在政坛拥有远超总统象征性职位的庞大影响力。

在其政治生涯的早期,泽曼曾对中共政权充满警惕。根据《纽约时报》2018年8月14日报导,1996年时泽曼曾警告不要讨好中共和俄罗斯。

但在他上台后,泽曼对中共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转变。

2015年9月,捷克总统泽曼出席了中共的北京大阅兵,他是唯一一位出席的欧盟国家元首。随后,2015年11月,捷克签署了中共推进“一带一路”的谅解备忘录。

而且,总统泽曼连续参加了中共2017、2019年主办的两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泽曼表示,捷克愿深度参与中共的“一带一路”对外扩展战略,希望捷克企业更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在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间如何选择,泽曼的态度十分明确。

泽曼公开表示,欢迎中信、华为等企业加大对捷投资力度。泽曼支持的这两家中企,来历都不同寻常。

华为,名义上是民营企业,因涉嫌替中共从事渗透、间谍行为而遭美国政府制裁。

2018年12月捷克网络和信息安全局(Nukib)发布指令,警告华为构成潜在的国家安全威胁;总统泽曼为此怒斥自己的网络安全机构Nukib。然而,在Nukib发布警告指令数周后,一名华为员工因间谍罪名被邻国波兰政府逮捕。

中信,是中共直接控制的国企。具有中共军方背景的商人叶简明2018年初被中共抓捕后,中共透过中信集团接管了叶简明的华信集团在欧洲和捷克的资产。华信在捷克的投资涵盖了航空、核电、食品、媒体、互联网服务、基础设施等重要领域。中共利用中信直接拿下影响捷克国计民生的巨额资产,引起捷克政坛的高度警惕。

如今的泽曼,已成为欧洲和捷克政坛“亲中(共)派”的代表人物。

2020年初,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因中共隐瞒纵容而扩散全球后,泽曼于4月表态反对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指责,并称赞中共对疫情的控制。

2020年1月,捷克前参议院议长柯佳洛(Jaroslav Kubera)在访问台湾前夕突然离世,震惊捷克政坛。据捷克媒体报导,柯佳洛去世前曾遭总统泽曼和中共使馆施压。

2020年8月底捷克现任议长维特齐(Miloš Vystrčil)出访台湾后,总统泽曼立即抨击议长维特齐,并重申自己支持中共的台湾政策。

总统泽曼和中共的中间人:派富集团

总统泽曼与中共是如何结成利益同盟的?港媒“端传媒”曾予以披露。

根据端传媒2020年11月19日报导,将捷克和中共勾连起来的纽带有两条,一条是捷克企业派富集团(PPF Group)的创始人凯尔纳(Petr Kellner);另一条则是中国华信能源的董事长叶简明。

叶简明在神秘失联前,是捷克总统泽曼的亲密顾问。具有中共军方情报部门背景的华信董事长叶简明,一度是中共打入欧洲和捷克市场的急先锋。不过2018年初叶简明遭中共抓捕后,华信的欧洲资产被中共通过中信集团接管,叶简明这条中捷“纽带”被意外切断。

派富集团一直是中共维系和总统泽曼特殊关系的关键。在捷克和中共十余年的交往中,派富集团充当了捷克总统和中共的中间人。

派富老板凯尔纳是捷克首富,与泽曼关系紧密;泽曼2014年访华结束后,乘凯尔纳租用的私人飞机返回捷克,此举让泽曼饱受争议。

更重要的是,凯尔纳对开拓中国市场兴致勃勃,早在17年前就将中国定为重要目标。

派富集团在荷兰注册的子公司捷信集团(Home Credit BV),2004年就计划进军中国,2007年开始在中国发展业务,并于2010年成立捷信消费金融公司。捷信消费金融,不但是首批4家获得中共批准的消费金融公司之一,同时也是迄今27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唯一一家外资独资机构。

根据捷信集团招股书数据,捷信集团2018年净利润高达39亿人民币,其中,捷信消费金融净利润就达13.96亿元,成为中国境内营收最高和最赚钱的消费金融公司。捷信集团在中、俄、印度等国都有营业,但六成业务在中国,中国市场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在凯尔纳及其派富、捷信集团的撮合下,泽曼与中共互动频繁。

先是2014年和2015年泽曼总统连续访华,然后习近平在2016年首次对捷克进行国事访问。随后2017—2019年,泽曼年年都会访问中国,拜会习近平。期间泽曼推动捷克与中共签署多项协议,大力推进中共“一带一路”打入捷克和欧洲。

捷信在中国屹立不倒的秘密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捷信不但赚得盆满钵满,而且还拥有相当特殊的地位。

2019年2月份,一份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书,更是坐实了捷信消费金融存在放“高利贷”的行为。(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近年来已有多家涉嫌放高利贷的中国消费金融公司遭遇中共政府调查,作为中国消费金融排头兵的捷信,却一直超然物外。

其实,早在2013年捷信就被中共央视曝光其向大学生发放年费率超过50%的贷款,而且存在暴力催收的问题。

2019年2月份,一份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判决书,更确认捷信消费金融存在放“高利贷”的行为。另据陆媒《南方周末》2019年9月5日报导,捷信在全球有电话代理和实地催收代理2.3万人,拥有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数最多的催帐团队。

据德国之声2020年9月5日报导,捷信金融因为超过中国监管机构规定的“超高利息”“暴力催帐”等原因屡屡被媒体曝光,并被称为“高利贷之王”、“中国唯一合法的高利贷”等。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捷信金融的投诉量总在前十名内,不少借贷人自杀,家破人亡的案例也赫然在列。

然而,这些负面消息未能阻止捷信消费金融发展为中国消费金融业的龙头。

德媒报导说,捷信金融在中国高层的保驾护航下,发展迅猛,作为回报,以泽曼总统为中心的捷克亲共利益集团也不遗余力地帮助中共扩大影响力。例如派富集团旗下的捷信亲自操刀,通过公关公司,设立了一家名为Sinoskop的智库,专门为中共做宣传。

另据NPR、《卫报》等外媒报导,捷克Sinopsis智库负责人、中国政策专家哈拉(Martin Hala)指派富集团在中国处于非常微妙的政治地位。派富集团的捷信公司在开发中国市场时,积极为中共和捷克政府牵线搭桥。

《南方周末》报导也提到了捷信的“特别身份”,指出“作为捷克最大的企业,捷信时常被视为中捷友好的使者。每年捷信都会调派大量人手去参与举办中捷金融论坛”。

2017—2019年间,捷信年年都参与推进中共“一带一路”的论坛。(捷信中国公司官网截图)

根据捷信中国公司官网,该公司2017—2019年间,频频参与推进中共“一带一路”的各种论坛。

不过,2018—2019年,中共和捷克的关系遭遇了寒流。

首先,2018年叶简明失联后,中信集团(CITIC)接手华信在捷克的资产,激发了捷克政坛对中共的警惕。

紧接着,2019年捷克政府对华为突然变脸,继网络安全局(Nukib)警告华为威胁之后,捷克卫生部和司法部宣布不再履行从华为购买服务器的现有合同,甚至华为提供给总统府的独家通信合同也在审查之中。

2020年初,捷克参议院前议长柯佳洛(Jaroslav Kubera)访问台湾的计划更引起了中共不满;而柯佳洛在出行前突发心脏病猝死以及与之死亡有关的一系列猜测,也让中捷关系急剧降温。

几乎是在同一时段,捷信在中国的业务也开始遭遇危机。

捷信金融先是于2019年2月被湖北武汉地方法院判定为高利贷,随后频频在借款纠纷中败诉。根据捷信金融的财报,2019年捷信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8.34%。

而捷信集团原本在2019年7月向港交所申请上市,并于9月1日通过了港交所聆讯。但在临门一脚之时,2019年11月捷信集团突然宣布取消香港上市计划。

进入2020年,捷信经营进一步恶化,一季度净利润与2019年同期相比暴跌近90%,雇员数量也比2019年底减少近1.4万人。

03东北捷克日会议方案0819
03东北捷克日会议方案0819

(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