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上大挂”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刚利再被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8日讯】近日辽宁沈阳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该市法轮功学员刘刚利被绑架后快速批捕,她流亡在海外的女儿指这是当局的迫害和构陷,呼吁营救母亲。

刘刚利的女儿李盈萱告诉记者,去年2月份的时候,母亲在家附近发放真相材料被举报,因为沈阳当时有疫情,派出所折腾了两天想送看守所没送进去,办了取保候审。回家以后,6月份办理了取消取保候审的手续。但是大约7月份的时候,派出所就拼凑她的材料送到经济开发区检察院。

“这是跨区域的,我家是住在铁西区。当时我们是不知道这个情况的,后来有人跟我说的。到12月8号的时候,突然派出所警察就上门把我母亲抓走了。”李盈萱说。

李盈萱描述,“他们抓人的时候是强行拿我舅舅的钥匙把我们家门打开,之后把我妈妈绑架的。然后就送到看守所了,一周的时间派出所就把材料递到检察院,再过一周(12月22日)检察院就批捕了。”

她质疑,“取保候审没有取消的时候,有一年之内再抓人的这种情况。但是我妈妈那个取保候审已经取消了,当时办取保候审交的5000块钱他已经退给我们了。就是按照他们的司法程序,这是不是也是违法的呢?”

此次抓捕给李盈萱的人生带来重大转折。“因为去年2月把我也抓了。”她说,“我们准备回家的过程中,在一个超市买完东西要回家了,突然一帮警察上来就我们两个围住了。当时我母亲手提包里面还有资料,所以就直接把我们带到派出所。”

“很快分局国保的人就又来了,对我们分别进行提审,做笔录。警察就吓唬我,带我去抄家。”

当天晚上,李盈萱被释放了。第二天她就买了机票,踏上了异国他乡。

李盈萱表示,自己在国内从事旅游行业,因为疫情暂失业。是因为这场迫害才出国的,因为之前母亲也被抓捕过,家人长期受到骚扰。

据介绍,沈阳一直是迫害比较严重的地方,特别是2014、15年沈河区迫害最为严重。

明慧资料馆显示,辽宁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超过百人,仅次于黑龙江、吉林省。

仅2020年上半年,沈阳就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监狱迫害致死;武汉肺炎疫情肆虐期间,当地警方绑架了法轮功学员31人,八十岁以上的四人。

李盈萱说,母亲上次被抓是2014年,“也是因为她发放材料的时候被人举报,也是警察带着去抄家。因家里有材料,在沈河区法院被判刑三年。”

“在看守所,她和同修争取炼功环境,不承认自己是犯人。我妈妈被上刑,上大挂24小时,这是2014年的时候,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上大挂酷刑,就是双手被挂铐在床架上。刘刚利双手双脚都被锁,全身不能动,手脚由逐渐不能过血,最后变紫色……

“在监狱她也被犯人打过,辽宁省女子监狱有一个集训矫治监区,就是很多大法学员进去的时候先是到这里进行转化,逼写五书,警察教唆犯人去打她们。”她说。

李盈萱回忆,母亲大约是2006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母亲的变化是比较明显的。

“她有抽烟喝酒啊这些不良嗜好,炼功后就都没有了。再就是身体上像很多学员一样受益了。我妈身体不好,她有子宫肌瘤,比较大,医院说要去做那个摘除子宫的手术,她就是一直坚持炼功后来确实就是好了,很神奇。”

从此,刘刚利不仅恢复了正常生活,而且人也变得善良温柔,性情有了很大的改变,与婆婆相处融洽,凡事为别人着想,更加关爱家庭和亲人。

李盈萱说,“我的母亲在法轮大法修炼中,道德升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还亲身感受到超常的力量祛病健身。一个在法轮佛法中受益的修炼者,自然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让被蒙蔽的国人了解真相。她是平凡也是值得尊敬的修炼者。”

但是自从1999年后法轮功这个修心向善的修炼团体受到了中共的疯狂打压。李盈萱指出,“他们对待新、老学员是一样的,以前有劳教,后来没有劳教了就是改用这种方式,直接判刑了。”

上次刘刚利被抓时,李盈萱作为申请家属辩护人,才在看守所会见时见到了母亲,再就是开庭的时候见了一面。

“现在沈阳封城了,看守所不让律师会见。这种地方他们最怕感染上瘟疫。”她说。

李盈萱表示,“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严重程度远远超出自己能想到的邪恶程度。正是因为太多人不了解共产党的邪恶,才有无数个像我母亲这样的学员冒着生命危险而挺身而出,尽我们微薄的力量,希望让更多的中国人清醒。”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