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种酷刑】球形捆绑

叶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6日讯】球形捆绑,即将人捆绑成球形。这种酷刑让人痛苦至极,却看不出外伤。

21年来,中共劳教所、监狱、洗脑班,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频繁使用这种酷刑

遭受此酷刑者,开始是剧痛,后来腿部失去知觉,由于血不循环,腿肿胀得很粗。放开后,几个月、甚至几年不能正常走路,严重者双腿致残。

军医大学博士杨贵远遭“球形捆绑

杨贵远,男,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博士,曾在中国军需大学执教,因不愿意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受中共迫害,2004年被迫离开大陆来到日本。

医学博士杨贵远因不愿意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中共的迫害,2004年被迫离开大陆来到日本。(游沛然/大纪元)
杨贵远说,关押在广州白云区看守所时,他被警察被捆绑成一个球状。

他说:“一个傍晚, 2名看守直接把我带到了禁闭室,禁闭室里已有2人在那里等着我。一进去他们就恶狠狠地说,现在看你还转不转化。并且不由分说地把我按倒在地,用数米长的布条把我的双手腕勒死,紧接着再把我腋窝处用布条勒死,这样立刻胳膊的血脉就被勒死,不能做任何反抗。”

“然后,他们把我的双手反剪到背后,两支小臂并排朝上捆绑在一起,手几乎提到后脖颈处,用布条死死捆紧,感觉极其疼痛;腿也一样,两脚腕处分别用布条勒死,两大腿的根部也分别用布条死死地捆绑。”

“瞬间,只感到两腿发胀,血液难以流通,然后像打坐盘腿一样一只脚和小腿先搬上来压到另一条腿的大腿上,用布条死死捆住。”

“这时,一名打手用脚踩着我的腿,抓住捆绑我大腿的绳子用力往上拉,因捆绑得非常紧,两腿的膝盖几乎上下重叠,被往上拉时,就感到腿快被断了,剧痛难忍。最后用从腿上留出来的一段布条套住颈部,使头向腿部弯曲,把身体弯成低头弓腰驼背状,整个人被捆成一个球状,抬不了头,直不起腰,坐也坐不成,躺也躺不下,呼吸困难。”

杨贵远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他停顿一下接着说:“这样被绑后,因为血液不通,身体发胀又麻木,只觉得呼吸十分困难,心力交瘁。半小时左右,两臂、两腿便处于冰凉状态,人很快就昏厥过去了。”

“稍后,看守令他们解开布条。解开时更是令人十分痛苦,因失血捆绑处失去了痛苦的知觉,松绑时,血液流过,一阵阵剧痛袭来,痛得全身大汗,人很快就虚脱过去。”

“松绑一会儿,看守见我有所知觉后,又重复上面的捆绑、松绑……”

“球形捆绑”示意图。头颈和双盘著的脚捆在一起。(明慧网)

赵会军被捆成球形 按进冰盒

辽宁法轮功学员赵会军,曾自述她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到“球形捆绑”等酷刑摧残:

“2008年1月19日。姜平(犯人)逼我光脚蹲在风口,让文连英(另一位犯人)把大铁盒装水冻冰。”

“两人强行把我用胶条捆成球,封嘴,把我按在冰盒里。冰碎了,她又往我身上浇凉水。衣服干了接着灌。”

“见我还不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们)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往身上浇凉水,抓住我的头发在地上拖,用皮带抽,用摩砂皮鞋踢踩脚趾,直到她打累了或我休克了为止。”

犯人姜平还怪笑着对她说:“监狱里什么叫人性?打死你这样的,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前副总经理遭“球形捆绑”

梁婷婷,女,江苏人,广东保南能源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前副总经理。

梁婷婷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2年11月被送入广州市洗脑班,放出洗脑班时体重从六十多公斤下降到三十多公斤,气若游丝、生命垂危。

梁婷婷被广州市洗脑班押送回家时的照片。(明慧网)

梁婷婷表示,广州市洗脑班对其实施多种酷刑。

她自述遭到“球形捆绑”酷刑时说,“他们强摁住我坐在地上,强行把我的双腿弯起来上下交叉盘住,用绳把双腿捆起来,再用一根绳把两手捆在背后,脖子上捆上绳子然后绑在腿上,强行弯腰,面前放着诬陷法轮功的物品。”

“他们就这样通宵捆着我,女保安麦冠燕(音)和男保安张显浩,还用雪茄烟贴著鼻孔熏我,不许闭眼……”

中共酷刑 集古今中外之大全

亲身经历了中共“球形捆绑”酷刑的杨贵远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可以说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一个政府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普通民众采用如此酷刑,古今中外也只有中共政权了。”

2018年4月21日,美国国务院公布2017年度国别人权报告,代理国务卿苏利文(John Sullivan)表示,法轮功学员受到的中共系统性的酷刑迫害,比其它群体更严重。

明慧网报导,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使用了百种酷刑以及不同的流氓手段,如:老虎凳、铁椅子、死人床、火刑、电击、注射不明药物、性侵害……

控告江泽民 结束迫害

2015年,已来到海外的杨贵远以自身所遭受的迫害,向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书,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他表示,破坏传统道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必然会带来社会道德的堕落与崩溃。

他说, “让(中共)这么多年的邪恶行径曝光,在法律层面审判江泽民等元凶,以此结束人类历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人权迫害,彰显善恶有报的天理,同时也是中华民族再创辉煌的开始。”

(资料来源:大纪元、明慧网。日本大纪元记者游沛然对本文有贡献)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