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逾百议员拒拜登当选 习贺词遭批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6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12月31日,星期四,也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

在往年的这一天,全球各地都会举办晚会或街头迎新活动,人们在充满希望的氛围中,在漫天绚烂的烟火下一起倒数计时,欢呼著新的一年的到来。但是今年,这倒数计时恐怕要变成“寂寞倒数”了。

比如,早在9月23日,纽约时代广场联会(Times Square Alliance)就通知说,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只有工作人员等极少数人能去时代广场的活动现场,观众的参与方式全部改成线上模式。这是114年来,首次这么做。

伦敦市长也在9月就宣布,2021的伦敦眼跨年烟火秀被取消。

1月6日 过百共和党议员将拒绝拜登当选?

2021就在眼前了,这距离1月6日美国国会认证总统选举结果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昨天,川普总统第三次在推特上呼吁支持者6日去华盛顿声援。而有一位共和党人,向外界透露了6日当天,国会内可能发生的场景。

这个人就是联邦众议员亚当·金辛格(Adam Kinzinger),他是为数不多的公开反对川普的共和党人。金辛格在接受媒体“The Bulwark Podcast”采访时说,他猜测,到时候不接受拜登为当选总统的共和党议员将超过100人,也就是到时候挑战选举人票的有这么多人。他还说,如果有这么多人站出来,他“不会感到惊讶”。

目前外界知道的、要参与挑战的是24位共和党众议员或当选众议员,以及参议员乔什·霍利(Josh Hawley)。金辛格的“超过100人”的说法,又给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增加了看点。

另外一方面,总统川普的团队也一直在行动。昨天,团队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最高法院宣布威斯康星州选举违宪。

诉状中提到,威斯康星州的选举“多次违反法律”,比如像使用了未经授权的非法缺席投票箱、强迫计票人员对缺席投票人的证人证件进行非法修改等等。

他们要求,最高法院宣告威州的选举无效,并命令州议会根据美国《宪法》第1条第1.2款来重新指定选举人。

今天,川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提早结束假期,抛下来参加跨年派对的贵宾们,从位于佛州的海湖庄园(Mar-a-Lago)返回白宫,但是,他们并没有透露这么做的具体原因。

另外,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是外界关注的又一个聚焦点。1月6日,彭斯将以参议院议长的身份主持联席会议。川普总统和他的支持者都希望彭斯在当天能行使宪法赋予的“专属权力”和“唯一自由裁量权”,拒绝认证发生选举舞弊的摇摆州的选举人票。

彭斯会帮川普夺回选举吗?他在多个公开场合都说过要和总统继续战斗,直到剔除每张非法选票。但是,他直到现在都没有表示,会在1月6日有什么特殊的行动。

这就引发了外界很多猜测,猜彭斯是不是背叛川普啦?最近,美国媒体还纷纷报导,说彭斯已经安排好了,在联席会议上承认拜登胜选,然后当天直接出国,去以色列避避风头。

昨天,以色列英语在线报纸“以色列时报”(The Times of Israel)报导,彭斯的以色列之行已经取消了,美国大使馆发言人也证实了这个消息。

围绕1月6日联席会议的消息,真的出了很多,但这些一点都没有减弱悬念。那一天的剧情到底会怎么发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乔州参议员对决激烈 民主党一控永控参议院?

和1月6日的联席会议密切相关的,就是1月5日在乔治亚州举行的两场联邦参议员决选。目前,共和党在联邦参议院占50个席位,民主党占48个,因此,最后两个席位花落谁家,很可能决定了两党在参议院的控制权,也影响到6日当天国会的投票表决局面。

真的是事关重大啊,所以1月4日,也就是决选的前一天,川普将再次前往乔州为共和党参议员参选人大卫‧珀杜(David Perdue)和凯莉‧洛夫勒(Kelly Loeffler)的连任助选;拜登也会在同一天赶赴乔州,为民主党参选人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和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助选。

月初的时候,林伍德律师在亚特兰大的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希望阻止乔州参议员决选。诉讼说,乔州州务卿办公室在11月3日选举中,处理缺席和邮寄选票的做法违反法律;该州核实(缺席)选票签名的程序也存在缺陷。

周一(28日),法官拒绝了禁止令的要求,称诉讼中的指控只是推测性的,法官也声称林伍德缺乏诉讼资格。那么昨天呢,林伍德又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紧急请愿书,再次寻求阻止决选。

如果共和党失去对参议院的控制,这将意味着什么呢?

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保守派学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昨天晚上在福克斯新闻的节目上说,民主党已经控制了众议院,如果他们再控制参议院,那么首先会推动的,是确立华盛顿特区和波多黎各的州地位,这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红利”,比如,先在这两个州增加“四名民主党参议员”。

汉森接着说,民主党将不再对“赢得某些事”感兴趣,“他们是想改变结构,改变我们治理自己的过程。如果他们得到一个超级国会,也就是控制参、众两院,他们会向最高法院塞进15名大法官。”

汉森还提到民主党想做的其它一些事,包括取消各州选民身份证要求和废除选举人团。他说,民主党并不是常胜将军,所以,他们想“确保自己能获胜”。“这是一场结构性的革命,人们必须醒悟过来。”

参议院报告:奥巴马政府曾资助恐怖组织

这几天,还曝出了一个对民主党不利的消息,就是奥巴马政府曾经资助过恐怖组织。

12月23日,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公布了一份报告,报告调查了非营利人道主义组织“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和“伊斯兰救济组织”(Islamic Relief Agency, ISRA)的关系。报告指出,伊斯兰救济组织资助过恐怖活动。

这和奥巴马政府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下面把世界宣明会简称为“宣明会”,伊斯兰救济组织简称为“救济组织”,大家听着比较方便。

宣明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成立于1950年,目的是向全世界脆弱地区的贫困人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报告说,2014年1月21日,宣明会以援助苏丹受冲突影响的地区为由,向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申请补助,并得到了赠款。

同一年的2月1日,宣明会和救济组织达成协议,让救济组织作为代表,向苏丹青尼罗河(Blue Nile)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服务。

2014年9月,宣明会的法律部门接到通知,说救济组织可能是受制裁的实体。于是,他们停止了对救济组织的付款,并开始调查它。

宣明会从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那里了解到,救济组织确实是受制裁的实体。这个办公室还拒绝了宣明会提出的许可申请,就是向救济组织支付欠款12.5万美元。

但是在2015年5月4日,奥巴马政府国务院建议这个办公室批准申请,允许宣明会向救济组织支付12.5万美元,办公室也照做了。

报告指出,“这笔资金,将不可避免地有助于他们的恐怖活动。”

习近平贺词数“成就” 外界质疑

下面,我们来关注一下中国方面的消息。

今天,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是通过央视和互联网发表了新年贺词。

他在一开始说,“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然后历数了一年来取得的所谓“成就”,我们就来看看其中的两个“成就”。

抗疫史诗?

首先,习近平提到了中共肺炎,说“我们以人民至上、生命至上诠释了人间大爱,用众志成城、坚忍不拔书写了抗疫史诗。”这到底是什么“抗疫史诗”呢?《纽约时报》在昨天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改变世界的25天:新冠疫情是如何在中国失控的?”

文章说 ,中共让“政治阻碍了科学”。他们在12月30日处罚了疫情“吹哨人”李文亮,直到25天后的1月23日才封锁武汉,但是这对阻止该病毒传播到世界其它地区为时已晚,这25天改变了全世界的命运。

后来,全世界被疫情肆虐,中共又是怎么做的呢?他们到处甩锅。

对于病毒的源头,中国外交部曾以书面表示,中共病毒已在世界许多地方被发现,科学家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国际科学研究与合作。

中国著名病毒学家张永振说:“我们一直在寻找(病毒起源),但我们没有找到。”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的战狼代表人物赵立坚发推文说,可能是美军把中共病毒带到了武汉,还说“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赵立坚空口无凭的指控引来了一场外交战。美国国务院随后传召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表达抗议。两国还因为这件事进行了多轮外交交涉。

中共也不能接受别人对他们做错事的指责。

3月19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的儿子、巴西国会参议员爱德华多·博索纳罗(Eduardo Bolsonaro)发推文,谴责中共为了逃避批评而隐瞒重要疫情。他说,“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带着一个姓名:中国共产党。”

中共驻巴西大使杨万明随即在推特上连发数推表示抗议,称“博索纳罗家族是这个国家的‘巨毒’”,还称巴西总统父子从访问美国回国后就感染了精神病毒,毒害了中国和巴西两国人民的友谊。

4月12日,日本《读卖新闻》驻中国总局局长竹内诚一郎撰文说,中共处理疫情,让他清楚地看到中共体制“不道歉”的特质,并讽刺中共的统治是靠不会犯错的“无谬神话”。

赵立坚还真的是秉承了中共“不道歉”的特质,立马骂了回去,说“文章罔顾事实,恶意攻击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充斥着对中国的无知、偏见和傲慢。”

全部脱贫了?

习近平还在贺词中说,“历经8年,现行标准下近1亿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832个贫困县全部摘帽。”中国正“朝着共同富裕的目标稳步前行。”

但是,中国的贫困人口真的全部脱贫了吗?

《纽约时报》今天的一篇文章说,他们在没有政府监视的情况下,走访了六个甘肃村庄,结元村是其中之一,它证明共产党在扶贫上付出的高昂成本。这种扶贫方式依赖于大量的、可能无法持续的补贴来创造就业机会和建造条件更好的住房。

当地村干部到处确定贫困户,他们向贫困村民发放贷款、补贴甚至家畜,官员们每周都要拜访居民,检查他们的脱贫进度。

报导说,在过去五年,北京在扶贫上投入了近4.54万亿元的贷款和补贴,约占每年经济产出的1%。它还为农村电力升级投入了约7769亿元,并派出七千多名员工参与扶贫项目。

但是,这种运动式的扶贫其实并不能解决伤害穷人的深层问题,包括医疗保健费用,和中国正在形成的社会安全网中的其它漏洞。

此外,文章指扶贫计划中还存在漏洞,比如对大城市穷人没什么帮助,扶贫的工作人员贪污款项,有些家庭利用和当地官员的关系来获得不正常的资助,等等。

战狼外交

在贺词中呢,习近平还暗指,中共的外交“经历了一年来的风雨”,说“世界各国人民要携起手来,风雨同舟”。但实际上,我们看到的是中共要霸凌全世界人民。

大家肯定多多少少对中共的“战狼外交”有所耳闻了,如果说中共外交经历了风雨,那它的外交官们在“呼风唤雨”的工作中可谓是功不可没。我们下面仅举几个例子。

去年1月8日,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瑞典媒体对中国缺乏人权和自由的批评,就像48公斤轻量级拳击手,想挑衅86公斤的中国重量级拳击手,让瑞典少管闲事。他还用“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来评论瑞典和中国的关系,气得瑞典议会的三个政党再次提出驱逐这个中共大使。

11月18日,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也就是五眼联盟的外长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中共当局剥夺香港4名民主派议员的议席。第二天,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时公开动粗口,称中共从来不怕事,“不管他们长‘五只眼’还是‘十只眼’,只要胆敢损害中国(中共)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小心他们的眼睛被戳瞎!”

12月1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面对一家德国媒体指责中共搞“战狼外交”,竟然公开回怼说,“就做‘战狼’又何妨?”

类似的事件还有不少,中共的战狼们言语粗鄙,不分是非对错,一味“出击”,在全球真的是得罪了不少国家。也难怪去年中共的“经历了一年来的风雨”。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点赞订阅,感谢收看,我们明天,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