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瘟疫 爷爷念九字真言 三孙子退少先队

黎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5日讯】瑞士潘女士八十多岁,长年在旅游景点给中国人讲法轮功真相、劝他们“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自2020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蔓延全世界后,没有了大陆游客,她就每天往中国打电话,劝人们三退保平安。

至今有超过3.7亿中国人在大纪元网声明三退。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引发了三退大潮。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机会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宣传,一些人担起三退义工的工作,帮助中国人退出中共,远离邪恶和灾难,潘女士就是其中的一个。

下面是潘阿姨打电话讲真相的几个小故事。

老两口一块儿退

一次,拨通电话后,接听的是一位老先生。潘女士说:“老先生,告诉您一个躲瘟疫的好办法。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老先生听她说三退能躲瘟疫,就说不信。

潘阿姨说,“那我问您,共产党有枪有炮有原子弹,能灭得了瘟疫吗?瘟疫是长眼睛的啊。”她给老人讲古罗马人迫害基督徒招致大瘟疫的事。

在古罗马发生过四次大瘟疫,因罗马人残忍地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血腥迫害正信的基督教徒,如在竞技场把基督徒扔给猛兽撕咬,把他们绑在柱子上燃烧,看台上坐满了观众,无数人毫无同情心地看着惨烈的情景。罗马人的残暴遭到惩罚,天降瘟疫,最后强大的罗马帝国灭亡。

潘阿姨告诉老先生,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无比残忍,把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当牲口一样宰割,活摘他们的器官。“它能不招天惩吗?现在的瘟疫是来收共产红魔的,专收无神论的共产党。谁不退,谁跟中共一块完蛋。”

2006年7月,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乔高( 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在渥太华发布《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以52项不同证据,证实中共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曾经主持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判决的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2020年11月18日在聚焦英国独立人民法庭作出的判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的会议上表示,判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准确”的,基于“大量证据”。

老先生说:“你这话听起来还很在理啊,我听明白了,我要退出来!”然后问身边老伴:“哎,你呢? ”

老太太说:“你退了,我还不退?咱老两口还不都留下!留下你一个孤单单的,活着有什么劲啊?要留都留,我也退!”

爷爷念九字真言 三孙子退队

在另一次潘女士劝三退的通话中,接电话的是位农村老大爷,潘女士告诉他中共干了许多坏事,隐瞒疫情真相,让瘟疫蔓延全世界,害死无数人;在大陆疫情一直没有消停过,告诉他疫情下保命保平安的秘诀——诚心念“九字真言”。

大爷静静地听,听明白了,说他小时候家里穷,没进过学校不识字。“那我就教您念吧。”潘阿姨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爷认真地跟着一遍一遍地大声念,直到自己念会了为止。

潘女士听见电话里传来了孩子们的说话声,就问“他们是谁啊?”

大爷说:“是我孙子啊!我有三个孙子,都上学呢。”

“都戴过红领巾吗?”

“对,都戴过。”

“你刚才听我讲了中共干的那些坏事,好人不能跟它有牵连、跟它倒楣。”

“我什么都没入过,不用退啊!”

“那您的孙子都得退出少先队。不是说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吗?那是用中共血旗做成的,戴在脖子上吉利吗?孩子们入队的时候,都举著小拳头发誓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把一生献给共产主义,那是毒誓,声明退队就是废毒誓,就安全了。 ”

“那赶紧退,我的宝贝孙子可不能有个好歹!孙子都听我的,入队时候就听我的,现在退也听我的!”

于是,老人把孙子们喊过来听真相。每个孙子都得到一个化名,全退队了。

秘书退党

还有一次,接听电话的人告诉潘女士,他是某某领导的秘书,“您有什么事?我做记录后会如实汇报。”潘阿姨说:“那请您转达我的问候,祝他平安健康!”秘书说:“我记下来了。”

潘女士说,“那现在咱俩说几句话。”于是她开始讲真相,那秘书没打断,一直在听。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的修炼法门,自1992年在中国传出,至今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获得国际褒奖3,500多项,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已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在全球公开发行。

而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已21年,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今年35国逾九百政要共同签署声明,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潘女士最后告诉秘书,“我给您起个化名,您退出来吧?保住平安、保住性命。”他说:“那好!”潘又提醒他,“你的化名叫好未来,你今天退党退团退队了。请记住,你为自己做了三退!”秘书说,“谢谢,我记住了! ”

潘女士说,打电话时也会遇到对“三退”不以为然的人。那一次,她听到对方接电话后打起了官腔,傲慢地说:“你知道我身份有多高吗?”潘阿姨说,“我的身份未必比您低(曾在中科院工作)。但是我们今天不说身份高低,说的是生命。生命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你身份再高,如果没有了生命,也白搭,是不是?”

2013年潘阿姨在瑞士在琉森湖畔卡贝尔廊桥边留影。(私人提供)

对方清清嗓子,表示自己在听。潘阿姨说,“这些年从我手里退党的省部级高官,不是一个两个。他们为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保住了自己的福分。您不退,您的同事,上级下属不见得没退、不退。谁退了,谁活命。”

对方沉默片刻后,挂了电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