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习近平设陷阱 应对党内反习势力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4日讯】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召开民主生活会。习近平主持会议,听取24名政治局委员“相互批评”及“自我批评”,并要求政治局率先学懂习思想。有分析认为,该会是习近平设下的陷阱,为应对党内反对势力缓兵之计

据中共党媒报导,中央2020年12月24至25日召开“民主生活会”,主题是学习“习近平思想”,政治局委员们分别针对政治局工作、个人思想和维护中央集中统一领导、贯彻习近平指示批示等事项“自我检查”,并开展“相互批评”及“自我批评”。

习近平在会中强调,政治局委员必须增强政治意识,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善于把握政治大局,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1月4日,香港时评家刘锐绍接受希望之声采访时分析说,这反映了现在党内很多人对习思想、对习核心阳奉阴违,以至反弹,连习自己都感觉到了,所以他要求再学习习思想,加强巩固习核心。

刘认为,召开“民主生活会”是习近平的缓兵之计,应对内部的反习势力。习近平为了集权,民主生活会实际就是一个陷阱。

刘以胡耀邦当年下台为例说,当时邓小平举行了一个政治局扩大会议,由邓小平决定哪些人可以参加,哪些人不可以参加,最后也是由他决定胡耀邦下台了。

刘说,当时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批评邓小平的做法。习仲勋说“如果我们在一个生活会里面决定一个总书记,是否要下台,我们党内的民主哪里去了?”“我们整个党的制度哪里去了?”

习近平独揽大权引党内反弹

刘表示,最近中共文化界的元老、前文化部长王蒙,发表文章不点名的批评习近平:“说党内没有民主,连发表自由都没有。”其实就是因习近平独揽大权引党内反弹。

刘称,19大之前,政治局会议都是常委集体讨论,从19大开始,政治局委员、高官要逐个面见习近平,就是单独向习谈话。而且由那时起,政治局的成员、委员每年都是要向习提交报告。他说,民主生活会更是习扩权钳制高层的会议。

评论人士梁策认为,中共的“民主生活会”,打着民主的旗号,其实从中共建政时起就是内斗会,随时算计著谁谁不忠诚、谁谁要落马,因为谁都不干净。所谓高层“民主生活会”,就是这个东西!

“民主生活会”是中共党内大小组织,借24名成员“自我批评”及“相互批评”方式,达到相互检查、监督,并检视成员是否对自己所犯的错误坦白承认,经常被戏称为能让成员“洗澡、出汗”,让成员产生畏惧的党内集会。

在中共党史上,“民主生活会”不时成为党内大小组织内派系发动权力斗争,甚至导致当场定罪、丢官的严重后果。已故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就是在1987年1月10至15日召开的党内“民主生活会”上被连番攻击,最后黯然辞职下台。

习近平钳制高层的手段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认为,习近平钳制中共最高层的一个台面上的手段,就是每年底的中共政治局民主生活会。民主生活会的主线一以贯之,就是确认和加强习的“两个核心”地位:习既是党中央的核心,又是全党的核心。

薛驰称,习近平如此不加掩饰地强调这个,就是因为2020年国内外形势风云激荡,中共政局波谲云诡,习的“核心”地位岌岌可危。习无力化解危局,只能虚张声势,做点字面文章、搞点表面功夫,实在是外强中干。

资深媒体人、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习近平此次在政治局又搞了一次人人过关。加上当局刚刚又出台了约束中共委员会的书面文件,到了政治局层面,虽然近期没有出台文件直接约束,但是也必须通过各种形式对习表忠。

李林一认为,“这已经变成了中共在危机状态下的惯例。表忠搞得越多,说明中共和习的危机感就越大,这也是从侧面衡量中共政权稳定程度的一个指标。”

李林一指,中共当局现在感到政权危机,主要来自外部危机和中国经济极差。中共过去一年,由于掩盖疫情,导致疫情在全球蔓延,加之中共的“战狼外交”,导致其四面受敌。

在这次民主生活会上,中共高层也承认2020年在中共史上是“极不寻常的一年”,会议还列举中共面临的危机:中共病毒爆发,多地发生洪涝灾害,经济发展备受冲击,“外部环境风高浪急”,各种挑战纷至沓来,并以泰山压顶形容习遭遇的挑战。

分析认为,这样的说法,试图通过把困境描述得更艰难,以显示中共高层的领导力。但这也表明,中共高层的权威已经被动摇,“泰山压顶”的危局难解。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