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世的亲人不再纠缠我们了

文: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2日讯】我的家庭原本很幸福,父母关系很好,家庭比较和睦。可是,我刚上初中只有几天的时候,一天放学回家,就被邻居匆匆带到医院,说我爸爸出车祸去世了。

妈妈经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一段时间精神失常,有点傻了。我对死亡还没有具体的概念,总觉的爸爸和以前一样,出门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

我们在亲朋的帮助下,处理了爸爸的后事。奶奶要求我们把爸爸生前的照片摆在东屋里,逢年过节要给爸爸烧香、摆上食物──村子里俗称“供香碗”。当时我们都不懂为什么,后来才明白,像我爸爸这种非正常死亡的人,死后没有地方可去,给他供香碗,就等于把他留在家里。

爸爸去世后,我被要求只穿黑色和白色的衣服。家里也像我的衣服一样,没有了色彩,妈妈整日以泪洗面。因为不分地点、时间的哭,加上晚上睡不着觉,一段时间后,妈妈原本健康的身体,啥病都有了。其中我印象很深的是头痛,每天治头痛的药就吃一小把。我的心情自然也不好,在学校也不开心,总觉的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总觉的别人瞧不起我。回到家,看到妈妈的样子,更是难受……

妈妈再婚引来的灾难

爸爸原来是我们家的经济支柱。爸爸走后,家里只能吃老本,钱一天比一天少。我上初三时,妈妈为了生活,再婚了,继父来到了我家。

爸爸去世两周年时,把香碗撤了。妈妈和继父晚上就在东屋休息。不久,妈妈的身体状况就变的很差,我当时还小,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印象中最深的是她的头变的很软,用手一按,就可以按进去一个坑,经常头痛,吃什么药都治不了,只能是隔一段时间去一个老中医家,让她用银针扎,头上扎满银针,扎完后,头就变的硬了。可过一段时间,头又变软了。再就是,我爸爸出车祸时,身上哪些部位受伤,相应的我妈妈那些部位就疼,都痛。

有明白人跟我妈妈说:“是因为你太想他了,加上给他供过香碗,所以他就在东屋里没有走。他看见你再婚,不高兴了,要把你也拖走。”这一点,很快就得到了证实。我妈妈晚上做梦,就经常梦到我爸爸,和我爸爸说话,我爸爸让她也走。

这一切,听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可却是事实。我家开始找大仙看,有人说治不了,说它是一个“厉鬼”。有人给弄来了什么“福”,埋在家里的什么方位上。钱花了,却一点用没有。

后来一个长辈说,让我们把我奶奶找来。因为我爸爸生前很孝顺,怕我奶奶,让我奶奶好好的说说他,也许就会有变化。我奶奶来了,就是一顿骂,在屋里边走边骂,意思是让他不要缠着我妈妈,家里还有孩子,如果我妈妈也走了,孩子怎么办!?

当天我妈身体就有感觉,好像是我爸真的是不缠着她了。然后继父和我妈商量,赶快搬家。从此,就到继父家住了。说来也不可思议,在那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妈妈的身体状况都不错。

但是好景不长。有一天早晨,我妈妈梦见我爸爸牵着一匹马来到继父家,在窗前喊她的名字,说是要接她走。我妈妈在睡梦中想到了自己还有孩子,没有答应他。从此,我妈妈的身体变的和在我家住时一样了,我爸爸出车祸时身上受伤的地方,我妈妈又开始疼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后来大白天的,妈妈就说可以看到我爸爸来找她,和她说话,她躺在炕上,我爸就躺在她身边。

当时,我已经去外地上高中,每个月回一次家。看到妈妈的样子,万分伤心,我已经没有爸爸了,马上又要没有妈妈了,我要成孤儿了……亲戚们在我回家时,常叮嘱我:“放假时,一定要回家。”可能是怕我说不定哪次回来时,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吧。

那时我的心情别提有多么难过了。每天晚上等同宿舍的同学都睡下了,自己都会躲在被子里面哭,我不知道人生的希望在哪里。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次放假回家看到妈妈躺在炕上,无精打采,好像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可能。可是,隔一个月再回去时,妈妈整个人都变了!可以下地干农活了,脸上也有了光彩。我那个震惊可想而知!是谁?是谁治好了妈妈的病?我一定终生感谢他!

妈妈告诉我说,她修炼了法轮大法,是法轮大法治好了她的病。

“法轮大法”?我从来没听说过,妈妈就详细的给我讲:继父家前排有一家人炼法轮功。看到妈妈这个样子,就和她说:“你想身体好吗?那你就来炼法轮功吧。你这不是实病,是附体。鬼就怕神佛,法轮大法是佛法,你要是炼了法轮大法,什么鬼也不敢来找你!”

后来妈妈就去了她家。那是一九九八年初。那个村民家里每天晚上放一讲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之后就有法轮功学员教炼功。我妈妈去的当天,病就好了一大半,我爸爸再也不来找她了。又炼了一段时间后,妈妈身上的毛病都没有了,头痛什么的都好了,真是奇迹呀!

当时我对法轮大法还没有什么认识,但是因为妈妈的病好了,我就觉的法轮大法真是好!是法轮大法让我有了健康的妈妈,是法轮大法让我没有成为孤儿!

可怕的夜晚

说完了妈妈,再说说我吧。当时奶奶让供爸爸香碗时,基本上都是我去烧香和摆放食物。从那时起,我就不敢在夜晚独自去外面了。只要是出去,哪怕是去院子里,都必须得叫上一个人,要不就觉的有人跟着我。真的不是幻觉,因为我一个人一出门,头发都会竖起来,而且全身发凉,害怕的发抖。如果不出门,或者跟着别人一起出门,就没有这些现象。

我上初中时,每天都觉的度日如年,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高中时,我请求妈妈托关系把我送到了别的地方去读书。因为我非常想离开我所熟悉的环境,到陌生的环境去,这样就没有人知道我的家庭经历,没有人认识我,我可以开始新的生活,我会生活的很快乐。

可事情并不如我所愿,虽然我离开了家、住校了,也没有以前认识我的同学,我的心情却只轻松了很短的时间。我妈妈病了之后,担心最亲的亲人要死亡的痛苦再一次向我袭来。我每天昏昏沉沉,总是回忆爸爸在世时的幸福生活。白天不能实现,就希望晚上可以梦到爸爸,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这样想之后,还真是不时的就会梦见爸爸。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不仅仅是夜晚不能到舍外了,我住的宿舍在一层楼,只有一个公用卫生间,晚上如果我单独去卫生间,在走廊里就能听到许多宿舍里的说话声音,回到床上睡着了,就会看到可怕的东西,什么形状的都有。它们有时候做出吓人的动作,有时压着我,甚至打我。我想摆脱它们,可是没有办法,也知道是在做梦,醒来就啥事没有了。所以就用力呼救,希望自己的不正确状态可以让同宿舍的人发现,叫醒我,然后我就可以摆脱了。

醒来后,身上被它们压过的地方,打过的地方,真的像被打、被压一样痛。所以,我特别害怕晚上单独出去。每天都希望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周周全全,不用晚上出去。可是,却时常在同学都睡下时,我不得不上厕所,又不好意思叫人陪我去。我一个人出去后,回来就做这样的梦。我每天都生活在惊恐之中,我反复告诉同宿舍的同学:“如果我要是睡梦中嗯嗯叽叽的,一定要推醒我,因为那是我在做噩梦了,一定要推醒我,因为我很痛苦。”

妈妈学炼法轮功后,我的精神压力减轻了,至少妈妈不用我惦念了。每次回家时,妈妈都和我讲一些关于自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有趣而神奇的事情,如:她看到法轮旋转了,谁谁炼了法轮功之后有什么变化了……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强。一九九八年至一九九九年的寒假,我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请来了一本《转法轮》。我用了半天看完了一遍,当时到底是明白了什么,知道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当天晚上做的梦,我却记忆犹新。

那天晚上我刚刚躺下,就看见我爸爸笑着向我这边走来。我用手指着他,很坚决的说:“你不要来找我了,我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了!”这时,就看到爸爸迅速的向后退,退、退、退,退到最后不见了。从那以后,我只梦见过他一次,而且也是从那以后,我发现不管多晚,我都敢单独出去了,胆子变大了,什么也不怕了。

还有,我学完那一遍《转法轮》时,压在我心上的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没有了。之后,我的性格大变,变的开朗明快了。

我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因为种种的原因,我看完了一遍《转法轮》之后,并没有真正的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谎言压下来,电视上、广播中、报纸上都是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与诽谤。我因为亲身受益,知道这一切都是谎言。法轮大法师父没有要过我妈妈和我一分钱,却实实在在的给予了我们很多,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那时,全国从上到下,都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村子里、镇子上的不法人员开始骚扰我妈妈。我非常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所以非常支持她坚持修炼下去。我虽然只看了《转法轮》还没正式修炼法轮功,却在我的朋友们面前以法轮功学员自居。以至我的朋友们在一起时,如果有人跟风提到法轮功不好时,就会有朋友指着我说:“别说了,她就是炼法轮功的!”我也很高兴的说:“是!”

几年后,我终于真正的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修炼后,我知道了,当时之所以会招来爸爸的鬼魂,是因为我的思念,自己想要,又因为和鬼常接触,所以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来找我。当我开始接触正法,不想要它时,鬼就再也不敢来找我了。

《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深深的知道了共产党的邪恶,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它如此残酷的迫害,而且是拉着全中国人民一起迫害,等于是把全国人民都带入了一个罪恶的深渊中。那么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就等于和中共划清界限了,中共因迫害佛法被销毁时,也不会牵连到退出的人了。

我爸爸曾经加入过中共这个邪恶组织,所以在我和妈妈声明退出加入过的中共的组织时,也帮他做了“三退”。

给他做了“三退”以后,我又梦见了他一次。那次他没有说话,在我的面前晃了过去,但我看到他脸上是一种很高兴的样子。以前我经常梦见他时,都是见他穿着去世时穿的衣服,很旧了。那天穿的衣服却很新。

醒来后,知道他这次来找我,并不是来干扰我,是来感谢我给他做了“三退”的。如果我不给他做三退,将来清算共产党时,他也会被清算。但是因为我的修炼,因为我给他办理了“三退”,使他这个非正常死亡的生命,在那边也过的好了,也有了希望。

说到这里,妈妈和我的故事就讲完了。听起来神乎其神,但我说的都是真实的。

我真心的希望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也能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我们一起共沐佛光!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