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济南监狱警察王风强坚修法轮功 被害离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1月01日讯】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一位有口皆碑的好职工,一个懂得感恩的孝子,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做个有良知的人,在人生中最美好、最有价值的年华——26岁开始,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利,甚至养家糊口的权利,22年来伴随他的是无休止的绑架抄家、酷刑折磨和强制转化。

明慧网报导,前山东第一监狱科级干部、工程技术人员王风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失去公职,遭到绑架、劳教、关洗脑班,期间染上严重的肺结核,长期被迫流离失所、隐居,于2020年10月31日因严重的肺结核含冤离世,年仅48岁。

王风强(王凤强,其老家的发音是凤强),男,1973年10月8日出生于山东省烟台地区招远市金岭镇官庄村,上面还有个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是家中老幺。

王风强1997年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现山东大学南校区),电机电器专业本科学历,以全专业第四名的好成绩毕业。

1996年3月,王风强在山东工业大学读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学炼法轮功一周左右,困扰他多年的偏头痛、神经衰弱、肝区阵痛、心脏阵痛、腿疼等疾病就不翼而飞。

王风强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做人做事,认真诚恳,成绩优异,大三期间通过了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后辅修了第二专业——科技英文,顺利拿到第二专业毕业证书。

在山东工业大学毕业后,王风强又以笔试和面试都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公务员,之后在山东第一监狱担任负责行政工作的副大队长,兼任隶属山东监狱的济南发电设备厂的工程技术人员,负责发电设备的设计等。

工作期间,王风强参与设计多种国产发电机,如QFW-15-2、QFW-12-2、QFN-4-2、QFW-12-2、QF-7.5-2等型号的发电机,后来负责引进瑞士、法国等地的进口技术的WX系列发电机的设计工作,一并负责为公司翻译国际上先进技术的发电机组的外文资料、整理编排图纸和文字数据。

原单位同事这样评价他:“谦虚,随和,工作兢兢业业,在个人利益上不计得失,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然而,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开始,王风强的工作单位——山东省第一监狱开始了对他的迫害:找谈话做所谓的“思想工作”,非法长期禁闭,强行送到洗脑班迫害,巨额罚款,期间曾解除了他的所有职务。

2001年12月底,王风强从洗脑班出来后,因没地方住,到功友租住的房子,被蹲坑在那里的济南市六里山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抓捕中,王风强遭殴打,腰眼被狠踹,导致腰痛,甚至尿不出尿来。

警察绑架王风强之后,没有通知他家人,非法关押了几天后,就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将王风强关押在济南市看守所37天。此后,王风强年迈的母亲和二姐夫从招远老家来到济南,四处打听他的下落。

王风强被关在看守所时正值年关,天气很冷,看守所里的环境很恶劣,牢里的犯人动辄拳脚相加,王风强身体上、心理上都承受巨大痛苦。

2002年2月5日,王风强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在那里被强制奴役劳动(包筷子、做插树[工艺品]、叠印刷品)、强制洗脑,身心倍受摧残。

据悉,由于同事的强烈要求,山东省监狱后来招聘王凤强为电机制造和销售的合同制员工。

2005年2月22日,王风强的妻子贾鋆与岳母贾秀芳被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610”警察绑架,绑架到历城区北全福派出所。当时他的女儿正处于哺乳期,遭受惊吓大哭。

2006年8月23日中午,王风强在济南东环国际广场D座发法轮功真相资料遭举报,后被非法关押于济南槐荫区刘长山臭名昭著的所谓“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迫害。在洗脑班期间,他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出现严重的胸痛等症状。在济南市胸科医院,被确诊为肺结核,在医院期间仍被24小时监控。

王风强就医期间,历城“610”负责人张文远为泄私愤,在病房朝王风强的嘴巴狠狠打了三拳,把他的嘴打破出血,眼镜也摔碎了。后来,张文远又拿起凳子想打王风强,迫于当时病房里的众多病人和家属,没敢下手。

王风强表示,要绝食绝水反对这种无理迫害。张文远威胁说:“别看你现在绝食,等你绝食至全身无力时,看怎么收拾你!”

2006年8月30日,王风强逃脱监控。由于没有身份证,身体又极度虚弱,加上胸痛、咳嗽、咯血等肺结核症状,王风强一直不能找到养家的工作,家里失去了生活来源,最后夫妻离婚。一个家被拆散。王风强后来回到招远金岭镇老家,在离父母家不远的地方隐居,专心做法轮功真相资料。

在隐居期间,肺结核病变得日渐严重,王风强开始吐脓血,胸痛、胸闷加剧,咳嗽也越来越剧烈,瘦得皮包骨头了。

2012年10月8日上午十点左右,招远“610”警察宋少昌、李建光与金岭镇政府、派出所警察,闯入招远金岭镇,王风强父母家所在的官庄村,从王风强父亲嘴里骗出了王风强的住处。王风强随后遭绑架,住处被洗劫一空,其母被吓得冠心病复发。

王风强被押至招远市金岭镇派出所,当天中午,王风强从派出所走脱,被迫远离家乡,长期流离失所在外。

2019年冬季和2020年春季,王风强年迈的父母相继带着不解和疑虑含冤离世。长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给王凤强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2020年10月底,王风强亦撒手人寰。

王风强生前谈到他的身体状况时说,如果不是修炼,他可能早已不在人世,因为与他同时感染的几位病友,均在感染不久后离世,而他是活得最久的,每次病情加重,只要静心学法、多多炼功,便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到可以维持正常生活的状态。

十多年的流离失所,王风强的身心都遭受难以想像的摧残。后来朋友辗转得知,冬天里他几乎没有取暖的条件,更不舍得用电热毯;把生活标准降到最低,有时几天不吃饭。面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资助,他总是强力拒绝,别人给的钱,他总也不舍得花,别人偶尔送去的食物也带回家给父母吃。骨瘦如柴的他则靠毅力顽强支撑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