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被历史“清零”?

文:未名 

历史上,曾经有过“三武一宗迫害佛法灾难,这四个人的结局也非常悲惨,不得善终。然而,历史上对佛法行恶的当权者并不止以上四人,还有一个执迷不悟的当政者,留下了令人遗憾的一幕。

宋徽宗的颁发“革佛诏”之后

宋徽宗赵佶(公元1082-1135年),在位二十六年(公元1100年—1126年初),是宋朝第八位君主,也是北宋灭亡的直接责任人。在《水浒传》中多次出场的宋徽宗,不辨忠奸,治国无方,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文艺和享乐上。绘画、书法在历史上占一席之位,但他不知敬畏,轻蔑神佛。

宋徽宗推崇道教,也修建一些道观等等。即位之初,他即实行轻视佛教的政策,认为佛教不合人情,诏令道士序位在僧人之上。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他下“革佛诏”,以改革佛教的名义发动一场变相的迫害:“自先王之泽竭,而胡教始行于中国。虽其言不同,要其归与道为一教。虽不可废,而尤为中国礼义害,故不可不革。其以佛为大觉金仙,服天尊服;菩萨为大士,僧为德士,尼为女德士,服巾冠,执木笏……”

强令佛教归入道家,命令将释迦牟尼改称大觉金仙,菩萨改称大士,佛寺改宫、院改观,和尚尼姑统统改称为道德士,也就是和道士仅一字之差。不准再剃发、烧戒,所有被改称为道德士的僧尼必须通习道教经典,凡是能精通道教经典的僧人,还可以给予各级官员的待遇。这实际上是极恶毒的通过外部压力,以名利诱惑佛教内部人士,将佛教与道教混杂,形成一种杂乱的东西,从而变相毁灭佛教。

修炼人都知道:修炼是讲究专一的,佛教、道教,不同的修炼法门绝不能混杂。逼迫、诱惑佛教修炼人通习道教经典,实质上就是在毁掉他们的修行。

佛教中的真修者,当然不会同意,一批僧人提出要辩论“革佛诏”的是与非,结果为首的日华严、明觉等七位僧人被杖杀,被活活打死;左街的宝觉大师永道上书皇帝,要求停止革佛之举,被流放去道州(今湖南省道县)。当然也有一些僧人上表奉旨,公开赞同宋徽宗的乱法罪行。和“三武一宗”的单纯用暴力灭佛,强制拆毁寺院相比,宋徽宗的恶行要隐蔽的多,表面上不毁一寺,不驱逐僧人,却要把佛教的修行内涵毁去,更加阴狠。因此,历史上许多人对此认识不足,不认为这是一次罪恶巨大的灭佛事件。

宋徽宗有什么报应呢?历史书上,通常记载着“靖康之难”,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金军攻破汴京,金帝将宋徽宗与钦宗废为庶人。宋徽宗及其皇室万余人,被金人押到极北方,关押在五国城,也就是今天的黑龙江依兰县。

宋徽宗的皇宫被“清零”了。

虽然历史学者总结北宋灭亡是方方面面众多原因所致,然而最直接的一系列的兵变及灾难,竟全部发生在宣和元年及以后的数年中,也就是“革佛诏”颁布之后!这绝非巧合!而是历史向后人显示了真相:北宋灭亡是因为亵渎神佛、迫害佛教的巨大罪恶所致。

宋徽宗在被金人囚禁期间,受尽精神折磨,写下了许多悔恨、哀怨,凄凉的诗句。但是,他的悔恨只是将责任向外推,说“社稷山河都为大臣所误”,并没有认识到是自己亵渎佛道神、迫害佛教、胡作非为才导致的结果。

有一次,宋徽宗父子遇到一位来自汴京的老人,回忆往事,三人抱头痛哭,被五国城的统领看见了,命令士兵抽打了父子二人各50鞭子——宋徽宗当晚将衣服剪成条子准备结绳悬梁自尽,恰被宋钦宗看见从梁上抱下来,然而,父子俩也只能抱头痛哭。

为了度过极北寒冷的冬天,宋徽宗他们也和当地人一样,住进几尺深的地窨子。最后,宋徽宗头发脱落,耳聋眼花,已经欲哭无泪。

九年后,宋徽宗死在遥远的五国城。

宋钦宗赵桓发现时,其父的尸体已经冻得像又冷又硬的馒头。金兵将宋徽宗的尸体架到一座石坑上焚烧,烧到半焦时再用水浇灭,将尸体丢入水坑中,据说这样就可以用坑里的水做灯油。一旁悲痛欲绝的宋钦宗也想跳入坑中一死了之,但金兵却拉住他,说如果有活人跳入坑中,坑里的水就做不成灯油了。

历史上治国无能的平庸之君乃至昏君也不少,可亡国亡到这般凄惨,如宋徽宗这样的凄惨下场,实属绝无仅有。

历史是留给后人的借鉴。历史上一次次灭佛者的惨烈报应,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善恶有报、邪不胜正是宇宙中的一个规律,恶报来临逃也逃不脱。

“老虎苍蝇一起打” 引发舆论热议

美国在国际人权日因迫害法轮功制裁厦门一警察。

美国特选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发布制裁名单,因严重侵犯人权对17个外国政府的官员及其直系家属实施包括禁入美国在内的多项制裁。

当中除俄罗斯等国的所谓“大人物”外,还有中国福建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梧村派出所主管黄元雄。制裁声明指其拘禁、酷刑审问法轮功学员,严重侵犯他们的宗教自由。

黄元雄这一小小派出所主管成为本次被制裁的唯一中共党官,引人注意。而且声明特意用单独段落点名黄元雄,并强调世界不会对中共政府违反国际公认的思想良心以及宗教、信仰自由,系统性压制人权的行为袖手旁观。

中共官媒对此前14个中共副国级官员受制裁一事轻描淡写,但是对黄元雄事件反应迅速。舆论操盘手们用一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态度报道此事,“太可笑了,美国制裁一个派出所民警”。

此事还登上受到中共严控的微博热搜,似乎是在表示对于这项制裁的不屑。

然而,刻意的掩盖并不能迷惑众多明白真相的世人,一位网友在评论中写道:“有什么好笑的,美国制裁这位民警是杀鸡儆猴,虽然这位民警没有在美国有资产,亲戚朋友没有在美国,不代表以后的其他的基本官员没有,美国这种制裁,从高层向基层延伸,会影响到其他基层官员的决策。”

正如这位网友的观察,中共尽管对14个中共副国级官员被制裁一带而过,但事实上他们中的一些人,与黄元雄已经同时被写到了迫害信仰的“恶人罪行榜”上。

12月7日,美国国务院与财政部就中共强行通过“港版国安法”、破坏香港人权宣布制裁14名中共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核查14名被制裁的中共人大副委员长名单,发现至少有王晨、曹建明、张春贤、吉丙轩、陈竺等五人参与了迫害法轮功。

美国制裁中共官员“老虎苍蝇一起打”,引发舆论热议,网民纷纷拍手称快。福建居民岳先生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这样做是对的,因为问题涉及到反人类罪,起因是法轮功的信仰问题。美国政府肯定是有证据才这样干,这项制裁也是给法轮功的信仰正个名。”

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出的“法学会”真相

一份2019年中共法学会部署迫害法轮功的内部文件(中法培函〔2019〕17 号)。该文件是由中共法学会培训中心发布的《关于举办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反×教工作暨依法治理×教问题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的函》。

2019年3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刚刚当选中共法学会会长,接替2013年起担任此职的王乐泉。

王晨接任中共法学会之后,迫不及待地从2019年4月起举办打击×教培训班。

文件显示,中共法学会会长王晨上任以来,密集举行各种专题培训班,部署对法轮功的迫害。

2019年共计举办了八期培训班,文件显示,此次邀请授课的专家学者来自中共反×教协会、公安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地方党校或高等院校等相关单位或部门。

参加该培训班的对象是中共各地党委政法委分管负责人、干部;各地反×教协会负责人与相关部门有关干部;公、检、法、司及国安部门负责人与“反×教工作专兼职干部”(610也在其中);各地反×教工作相关干部。

据称,在2019年举办了八期培训班之后,中共原计划在2020年初开始对法轮功进行新一轮的迫害,然而由于武汉肺炎疫情中断,在2020年6月疫情转缓之后,中共政法系统开始了大规模的“清零”迫害,与政法委、六一零紧密勾连的中共法学会为“清零”迫害推波助澜。

据海外明慧网2015年4月21日报导,1996年6月,江泽民的亲信、中宣部副部长徐光春召集在京十大报刊的总编辑开会,越权要求刊登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在场的王晨(《光明日报》总编辑)积极领命,在该报显著位置刊登诋毁法轮功的文章,直接制造了影响恶劣的“《光明日报》事件”,为迫害法轮功做舆论铺垫。

《光明日报》的文章出来后,一些法轮功学员闻讯后出于善意,到该报社要求见王晨,并递交材料,说明真相。但他避而不见,还指使秘书以不友善的态度应对,并记下到访的法轮功学员姓名。到1999年下半年,王向中共公安部门告发,加重了中共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王晨任中共中宣部副部长、《人民日报》社长、总编辑等职期间,继续指使报刊媒体加大力度诬蔑法轮功,用谎言欺骗世人。这一次被国际社会制裁,其追随中共迫害善良的罪行已写在了世界的善恶榜上。

结语:

江泽民时代的高官,加上病亡、撤职等等,几近“清零”的命运。164个中共省部高官迫害法轮大法得到现世报应,而当下14个中共人大副委员长,以及派出所警察被制裁亦是最后的钟声,如不知悔改,停止迫害,终将遭到上天的严惩。

附件:迫害法轮功遭报的164个中共省部级高官(阅读请下载(30.1KB)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