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情报总监叛变?“非常之路”川普的最后抉择!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8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12月17日,星期四。

纽约的雪好大啊。平时10分钟走的路,今天竟然走了16分钟。虽然天气很冷,但是到地铁站的时候,却有点出汗了。其实中途还在担心,今天有没有地铁呢?还好,终于没有让我失望。

美国总统大选好像也是这种情况,现在遇到了阻力,目前正在艰难的向前跋涉。目前人们已经把目光投向了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希望在那可以翻盘,但实际希望不大。如果国会大战仍不能取胜,川普那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今天还要谈到一个重大问题,美国国务院已经正式认证,中共是国家安全威胁。这个问题,我们留到后面来谈。

国会战未到,烽烟已起

选举人团投票没有解决大选纷争,人们已经把目光投向了1月6日的国会联席会议。

率先表示将在联席会议上挑战拜登当选的阿拉巴马众议院莫•布鲁克斯(Mo Brooks)昨天(16日)再次表示,不会放弃挑战选举欺诈。

密苏里州联邦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对CBS表示,选举过程将在1月6日结束。霍利说“正在研究过去的作法。

2004年贺2016年大选之后,民主党人在众议院和参议院都提出了关注。这确实是宪法和法律给参议员和国会议员唯一的讨论平台,让他们有机会提出对选举的担忧”。

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对Newsmax表示,参议员共和党人将继续关注选举欺诈,直到联席会议对选举人团投票计票。当被问到是否挑战选举团投票时,他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将拭目以待”。

昨天出席参议院听证会的兰德•保罗(Rand Paul)议员暗示,他可能会参加挑战选举人团投票结果。他说“欺诈行为发生了,选举在许多方面被盗,唯一可以解决的方法就是未来加强执法。”

此外,乔治亚州正在竞选连任的参议员洛夫勒(Kelly Loeffler)也表示,不排除对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提出挑战。

英文《大纪元时报》联系了所有的共和党参议员和当选参议员,截止到昨天(16日),只有罗姆尼(Mitt Romney)参议员表示反对挑战选举人投票结果。

国会联席会议还没有开始,已经隐隐闻到了一股硝烟的味道。多数共和党议员希望在1月6日推翻之前的选举人投票结果,但这个难度其实并不小。

国会战胜负难料

1月6日参众两院的联席会议,所有的议员要共同确认总统人选。

布鲁克斯众议员对Newsmax表示,“提出反对的任何两个人,一名众议员和一名参议员,都可以迫使参众两院投票”。

其实在我看来,形势并不是很乐观。因为如果有人提出书面反对意见,至少两院各有一名议员签署之后,才会退回到两院。然后两院在2小时之内进行讨论,审议是否接受反对意见,之后分别进行表决。

如果多数反对,仍将维持选举人投票结果;如果多数赞成,那么反对意见成立,被提出异议的选举人票立即失效。如果川普和拜登都不够270票,那么将依照第12修正案,众议院按照每州一票的方法选出总统,参议院依此选出副总统。

目前按州来划分,共和党州在众议院占多数,有26席。如果每州一票,对川普可能是有利的。但前提是众议院的多数议员同意废除有异议的选举人票。

现在众议院按席位划分,民主党议员占据多数席位。就算共和党议员都同意,票数仍然不够,还需要有几位民主党议员倒向共和党一方。

这种可能性大吗?当然可以尽力争取,唤起人性中最基本的正直公义。

参议院听证,舞弊丑闻再曝光

昨天(16日),参议员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举行了有关大选“违规”听证会。

川普团队律师杰西‧宾纳尔(Jesse Binnall)在听证会上表示,内华达州的选举过程充斥着选民欺诈行为。

其中包括6大项:超过4.2万人重复投票;至少1500名死人被注册投票;超过1.9万外州人投票;大约8000人投票地址不存在;超过1.5万人使用商业地址或超过90天无人居住的地址投票;大约4000名外国人投票。

宾纳尔指出,今年8月3日,内华达州大幅度修改了选举法,采纳了AB4法案。这个法案“导致内华达州邮寄选票的数量从2016年的7万张,飙升至今年的69万张”。

宾纳尔还表示,川普团队在内华达州的调查过程遭到了相关选举官员的拒绝,“全州的所有选举官员都是零透明度”。目前被专家认定的选举欺诈超过13万例,实际数量更多。

宾州众议员弗朗西斯‧莱恩(Francis X. Ryan)在证词中表示,宾州邮寄选票系统缺乏一致性、违反法规,完全不可信。而且宾州公布的数据前后矛盾,公开数据网站11月4日报告说已经发出310万份邮寄选票,但11月2日报告的数据是270万,“没有人解释这40万选票的出入是怎么回事。”

根据麦克拉夫林前天(15日)的最新民调,46%的美国人认为大选投票有欺诈;52%的人赞成川普继续打官司。这些人中,有一半是投拜登的选民。

大选丑闻不断曝光,会让人们看到民主党人所做的丑事,可以唤起更多人的公义心。这件事必须要做,也是争取更多民意支持的好办法。

川普或许是在一步一步展现给美国民众看,让看到正常法律途径都被堵死了,看清民主党左派的无耻。然后当国家情报总监提交的报告证实,大选遭到外国势力的干预之后,再行使总统特权?

但现在国家情报总监的报告提交,已经被推迟了。

外国干预大选报告延迟提交

昨天(16日),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在推特上宣布,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不会在18日的截止日提交对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评估报告。

推文引述战略通讯主任阿曼达•肖克(Amanda Schoch)的话表示,昨天下午,拉特克利夫接到职业情报官通知,“情报界将无法在12月18日的最后期限、遵照行政令和国会规定”,提交关于大选受外国威胁的机密评估报告。

就是说,川普总统在2018年总统行政令中规定的事情,大选日后45天内提交报告已经不可能了。什么原因呢?

CBS新闻资深记者凯瑟琳•赫里奇(Catherine Herridge)周三报导,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说,“在2020年11月存在中国(中共)、伊朗和俄罗斯的外国选举干预。”

本月3日和6日,拉特克利夫也两次提到中共对美国的威胁。其中对福克斯说的最直接,他说“从情报界的角度看,我们确认外国势力干预或影响了选举。”

从拉特克里夫的这些表态看,问题可能不在他身上。

消息人士对彭博社和福克斯表示,情报界尚未在内部就中共影响总统大选问题达成统一。一些资深情报分析人士坚持认为中共干预了总统大选,也有一些人在淡化中共的活动。

就是说,拉特克利夫并没有完全摆平属下,造成了报告难产。毕竟今年5月才就职国家情报总监,下面可能有人不服。

这就不免让人又多一种担心,是不是拉特克利夫受到了威胁?或者像联邦总务署长艾米莉•墨菲(Emily Murphy)一样,家人也受到了威胁恐吓呢?

乔治亚州连发怪事

最近几天,乔治亚州连续发生了两件奇怪的事,而且死了两个人。

今天乔州调查局推文表示,一名调查员本周过世,明天举行葬礼。萨凡纳早报也看出了讣告,但都没有说明死因。

但是14日,乔州当地媒体报道,年仅51岁的调查局局长苏利文(James O’Sullivan)在家中突然“自杀”了。

坊间传闻,苏利文生前在调查一桩离奇的案子,就是乔州州长坎普(Brian Kemp)女儿男朋友迪尔(Harrison Deal)的离奇“车祸”案。

在12月4日,坎普的准女婿、也是两位参议员候选人的实习生,突然遭遇“车祸”死亡。但是从现场照片看,这位21岁小伙死亡的原因似乎并不是“车祸”这么单纯。有证人说,听到了爆炸声。照片也显示现场似乎发生爆炸,浓烟滚滚。

巧的是,迪尔是竞选连任参议员洛夫勒的团队成员。就在他死亡的前一天,计票中心涉嫌舞弊的视频被曝光了,坎普要求州务卿核查选票签名。但是迪尔死后第二天,坎普就退缩了。

一起车爆,一起家中“自杀”,这两件事是否有什么关联呢?

顺便说一下,密西根州那名黑人女议员辛西娅(Cynthia)因威胁川普支持者被调查后,再度发出威胁,“我们拿出命来为你们办事,民主党、共和党人都有,别惹恼我……”

一名情报高官对福克斯所说的那样,他希望“情报能准确、诚实地反映出关于中国(中共)及其它所有情况”。

希望如此,但乔州发生的事情,也不免会让人担心,拉特克利夫或家人受到某种恐吓,而不敢继续向前。

有网友表示,希望不是又一个陷阱,已经无法再相信任何人了。也有网友表示,“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关键环节”。

州议员:尽快实施戒严法

网友是一语双关,显然在说国家情报总监的同时,也在指国会和联邦最高法院。

联邦最高法院此前拒绝了一桩非常明显的违宪案,就是德州控告摇摆州违宪案。具体背后的原因不知道,但显然最高法院也不能维护宪法了。

而国会能不能真正帮川普翻盘,胜算并不高。现在情报总监的报告也难产,几乎正常的渠道都出现了问题。

前天(15日),弗吉尼亚州共和党籍州参议员、州长候选人阿曼达‧蔡斯(Amanda F. Chase)呼吁,总统应该听从弗林(Michael T. Flynn)将军的建议,尽快实施戒严法。

蔡斯说,“还没有结束。感谢川普总统有骨气、拒绝认输。川普总统应按照弗林将军的建议,启动戒严法。”

英文大纪元也在特稿中表示,今年的总统选举不同以往,需要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来保护它,保护我们的共和国以及我们的未来。

评论中分析,从根本上说,当前的危险不是拜登与川普谁获胜的问题,也跟民主党与共和党无关。而是“美国正面临着一股邪恶的势力,它想摧毁我们的国家,事实上毁灭人类一切美好的东西。这次选举是自由与共产主义、善良与邪恶之间的巅峰之战。”

评论指出,川普作为总统,可以行驶总统权力,“保护我们共和国的未来,逮捕那些阴谋通过选举舞弊剥夺人民权利的人。《叛乱法》使川普能够动用军队,在有争议的州查封关键的选举证据,并对选票进行透明、准确的统计。”“我们的制度处于危机之中﹐川普应该采取行动恢复法治。”

*****

“非常之路”是川普的唯一选择

其实我们也都看到了川普的情况,所有可能的正常途径现在都已经行不通了。留在川普面前的,只有一条“非常之路”。就看川普能不能在重大历史关头,做出果敢坚决的选择。

这么说,并不是我这个人好战。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喜欢和平相处的人,我希望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平等相待。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川普面对的对手绝非善类,所以川普根本输不起。

我相信川普是一位善良的老人,有很多具体事例都可以证明。昨天我们也讲了他的一件事,这里也不再重复了。

我也支持川普有一个宽广大度的心胸,有一副慈悲心肠,能够包容所有的人,包括政治对手。这也是我的本性。

但中国有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自己善良,能保证对手也善良吗?

大家还记得,被称为民主党“四人帮”之一的联邦众议员AOC,在11月6日已经明确表示,要建立一个支持川普者的黑名单,将来对他们追责清算。而且她已经启动了一个名叫“追责川普”的项目。

大家想一想,对支持川普的人都这样,他们对川普本人会心慈手软吗?如果拜登上了台,民主党左派会对川普和他的家人高抬贵手、一笑泯恩仇吗?我是极度怀疑,用拜登那句话说“得了吧、伙计”。

而对这个结果,美国人民可能早就预见到了。所以“我们人民”才在华盛顿邮报上公开向总统呼吁,希望采取有限度戒严,然后在军队的维持下重启选举。因为这样总比走向内战好。

那份声明中表示,如果总统不能维护宪法,那只有人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维护宪法和自己的权利。

他们会怎么维护呢?在很多地方,我们都看到了端著枪走上街头的美国民众,誓言保卫自由、保卫国家。

一旦走到这一步,百姓将再无宁日。所以为了避免这些严重的后果,川普已经只剩下一条路了,一条“非常之路”,就是采取雷霆万钧之势,启动《叛乱法》,抓捕那些不法作乱分子。

中国有句话叫夜长梦多,而现在时间正一点点流逝,拖得越久,对川普就越不利。所以川普应该当机立断、事不宜迟。

中共又对拜登冷淡

川普会不会行使总统特权,是对他的一种特殊考验,看他是否具有大智大勇。但这条路,的确可以使美国和美国人民避免更大的灾难,同时又可以对最大的敌人中共实施打击。

其实现在,中共是非常紧张的,就怕川普果敢出击,所以现在中共有点小心翼翼。

前天(15日),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发言人汪文斌,美国选举人投票确认拜登当选,中方有何回应?习近平是不是有与拜登通话的安排?

汪文斌的回答相当令人意外,他只是表示“注意到有关选举结果”,并且表示习近平在11月25日已经向拜登致电了。然后就又是转到了那套老话,什么“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等等。

中共官媒报导到汪文斌的回应时,只有寥寥数语,并且用了一个含糊的标题,“中方注意到美国大选最新进展”。

这个标题,这样的回应,似乎中共官媒非常的“客观公正”。因为这显然与中共的真实想法是不一样的,中共在急切的盼著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盼着它的代理人拜登上台。但是现在的回应,却不敢表现出来内心的喜悦。

这样的反应,当然不会是外交部和新华社能够做主的,应该是中共最高层的授意而为。换句话说,这个作法,很可能是来自习近平。而通过这种煞费苦心的安排,也反映出了北京当局内心的极度不安。

因为川普并没有认输,这一点至关重要。只要川普不认输,那么结果就没有确定。而且律师团队在积极进行法律战,国会联席会还有可能翻盘。这些都是未知数,所以中共不得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其实最主要的,中共就是害怕川普采取雷霆万钧之势,把那些不法作分子都抓起来。而这些人,几乎都与中共有利益关联。如果川普像当年的林肯总统一样,也顺带把与中共关联的人一并抓起来,那么中共在美国几十年的布局,就将被连根拔起。

另外,也可能有另外一种原因。因为中共在香港的滥抓滥捕,还有对新疆、西藏、法轮功的种种人权迫害,已经是向整个西方世界在公开挑战了。

现在美中关系已经不可避免的走向了全面对抗,中共担心其它西方国家与美国联手,一同对它进行制裁。

其实现在的形势,已经是国际社会在联合围堵中共了,只是中共不想遭到更剧烈的围堵和打击。鉴于这些考量,中共不敢对选举人投票结果表现的喜形于色,不敢对拜登表现的热情。

美国认证中共是国安威胁

今天中午,美国国务院正式认证,“中国共产党是国家安全威胁”。推文中引用蓬佩奥的说法“中国共产党构成了真正的威胁。我们希望中国以我们要求其他国家的方式参与到世界舞台上。”

大家请注意国务院的用词,是中国共产党CCP,而不是中国,也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是说,在美国看来,中共就是恐怖组织,跟伊斯兰国是一样。

这是美国的又一个重大举措。那么相应的,所有的中共党员,毫无疑问都成了恐怖组织的成员,将会受到追查抓捕。

我们关注其他西方国家是不是会跟进,如果跟进,中共和中共的所有成员都已经没有路了。

其实在一周前,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的当天,多个人权团体就呼吁美国国会,尽快通过法案,将中共指定为“跨国犯罪集团”。

悉尼科技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从来就是一个“犯罪集团”,它建政以来迫害死了数千万中国人,如果美国把中共指定为“跨国犯罪集团”,意义重大。

在此之前的10月1日,国会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提出一项法案,要求将中共确定为“跨国犯罪集团”,并要求美国对中共实施制裁。

而现在美国这个动作,既是对议员和人权团体的回应,也是再向国际社会吹响打击中共的号角。

这也摆在中共的党员、团员和少先队员面前一个重大抉择,是不是要抓紧退出中共的这些组织。如果不退出,相当于就是犯罪集团成员一样,将会受到美国严厉的打击,只要迈出国门,就存在着被抓捕的危险。

所以事关重大。何去何从,每一个人都要三思。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并记得把它分享出去。真相,对每一个人都至关重要。

说到真相,现在美国人很难从主流媒体上看到真相。也正因如此,很多人都在问,难道主流媒体都错了吗?在今天的会员区,我们就来说说这个问题。欢迎您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难道“主流媒体”都错了?

在中国大陆的精英阶层,几乎相当多的人认为,拜登已经当选了,川普打官司也没什么用了。

一说到舞弊,就会有人问,为什么没有一个主流媒体报导?这在国内的知识阶层中,是比较常见的问题。也可以说是21世纪以来最尖锐的一个问题:难道美国的民主灯塔偏移了、主流媒体都错了吗?

美国的主流媒体,曾经是公正、客观的,起著不可或缺的监督角色,被称为“第四权”。这一点,很多能够接触海外媒体的大陆人,印象都是比较深的。

历史上,见证美国司法独立的标志性事件,就是“水门事件”。两位记者的独立调查,揭开了选举舞弊的真相,致使尼克松不得不宣布辞职。

“水门事件”见证了美国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被许多人看作是二十世纪,人类历史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

在八九十年代,世界上非常认可西方媒体报导,认为西方主流媒体比较公正,也比较客观。根据非营利组织“美国优先政策”的主管柯蒂斯‧埃利斯介绍,回到1980年,回溯到1972年尼克松总统对北京开放之前。1980年美国给了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但是美方提出了限制条件:就是每年要对北京的人权记录进行审查。

当时的西方媒体,对于共产中国还保持着警觉,对天安门广场的镇压、西藏人权状况等等都非常关注。所以每一年,总统都必须要证明中国正在取得进步,正在释放政治犯,和做一系列其它的事情。事实证明,制约是有效果的。

每年在总统必须做出这个年度认证之前,中共都会释放一些政治犯,做做样子。但是有这种人权与经济挂钩的记录,就是普世价值对于共产主义的警惕。有了这样的顺序,美国才开始下一年度与中国进行贸易往来,但是技术和资金方面,却根本谈不上与中国挂钩。

到了1999年,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残酷镇压迫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江泽民把目光放到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想藉这个通道改善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所以不惜大幅让步,获取美国同意,让中国加入WTO。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中国通”白邦瑞透露,在美国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辩论中,时任总统克林顿没有同意在贸易协议中,加入国会提出的要求,就是要求中共释放两千到三千名政治犯的条件。其实在1999年7月以后,中国的劳教所和监狱关押的“政治犯”,主要是以法轮功学员为主。

白邦瑞说,一位离开中国的李女士,曾经参与几次中共的秘密会议。李女士透露,为了通过WTO,“中共发起一项包含宣传和间谍的项目,复杂程度远远超过美国情报界对这方面的最大估测。”

这导致在2000年,美国原本是给中国永久性的正常贸易关系,变成了永久性地取消人权记录审查。

克林顿政府当时打出的所谓“中国自由愿景”,得到了很多精英的认同。克林顿曾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会变得更自由。他的这些关于中国入世的理想主义言论,当时被华盛顿的大多数精英所接受。

就像西方预言书《诸世纪》中说的那样:“1999年7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在这一年,江泽民一伙开始疯狂的迫害有信仰的人;也是这一年,用冠冕堂皇的说辞来欺骗世界,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2001年4月18日,《华尔街日报》报导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新闻,获得两项普利策奖。执行编辑鲍尔‧斯泰格在有关法轮功报导获奖一事,曾经做出这样的评论:“这是一个面对强大的警察反对报导的压力,以勇气和决心,通过敏锐有力的笔法,将一个故事报导出来的范例。”

但是从那以后,国际社会的媒体上,就很难再见到关于法轮功的正面报导了,将近二十年的沉默。被称作“第四权”的国际主流媒体,从那以后就开始走上了下坡路。

新公民运动网编辑林云飞说,“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的美国,中共渗透的目的性是非常强的。”“从每年的经费和人员投入,都是相当巨大的,而且是经营了很多年。”

他说,中共的统战体系非常庞大,“对于美国之音、纽约时报、BBC等媒体的渗透,不是去整体的收购。”“对其内部人员的渗透到底有多深、强度有多大,目前还没有办法去确定,类似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是不知不觉的。”“这种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加隐蔽,很难引起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

美国之音前中文部主任龚小夏在去年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中共投入了重金,就是要控制国际媒体机构。

根据塞缪尔2013年发表的“研究美国代理人机构的报告”,中共游说美国的方法,是利用大公司的利益,来代表中共介入,“利益已经成为支持亲中共贸易法规的基础”。而司法部对于外国游说力量的主要监督者,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报告称:“中共已经在其领事馆中,建立了自己的小型游说公司”。中共暗示,“如果你要在中国的市场上取得成功,那你就在美中关系中发挥作用”。中共或明或暗的迫使跨国公司游说美国国会,目的是实现中共的政策目标。

受访者说,中共大使馆会跟踪谁在国会作证,谁去了国会山,谁签署了支持信件。这些在中国投资的大公司就是这样,其首席执行官不断与中领馆接触。

多年以来,纽约华尔街的主要投资行,扮演了为中共在海外融资的关键角色,比如做股票主承销商、做保荐人、做财务金融顾问等等,为中共输血续命。

美国的媒体是由私人资本控制的,这样一来,资本与中共一勾兑,就使媒体的独利性失去了。而中共的公关方式又隐秘,出手又阔绰,所以很难引起美国主流社会的关注。

再说说川普与媒体的故事,这要从二十年前开始。

2000年前,克林顿在中共加入WTO的问题上,发表过多次乐观的演说。有媒体曾报导,川普在2000年,用调侃的语气说要竞选总统。川普还出版了新书《美国:值得我们拥有》,书中说中共是美国的“最大长期挑战”。

白邦瑞说,总统川普现在要做的是纠正过去长达20年或更长时间内、美国纵容中共的不良行为。川普抽干沼泽的决心绝不是一时的冲动。

桌面上谈“围堵中共”,桌面下获取真金白银的日子,让川普,这位被华尔街精英看作是同路人的商人给搅局了。川普把中共提出的任何问题,都公开到桌面,等于把过去20年形成的利益通道拦腰切断了。

2016年,川普刚刚当选,就喊出抽干沼泽。从那开始,一场激烈的角斗就拉开了序幕。而媒体成了最显著、最重要的战场。

前《纽约时报》高级编辑、观点专栏作家巴里‧韦斯在辞职信中严厉谴责左翼势力,批评他们在新闻编辑室横行,排挤、攻击中间派员工。他指出:“在纽约时报的观点页面上,自由交换意见的条件已经不复存在。”

她还披露,她的左翼同事们不能容忍她的中间派观点,称她是“纳粹和种族主义者”,而这些口号也是媒体用来定位川普的说辞。甚至颇有影响力的《时代》杂志也不例外。

2018年6月,一名洪都拉斯的小女孩跟她的妈妈试图偷渡被拦截。于是媒体大肆宣传,说小女孩被强迫与妈妈拆散,因此嚎啕大哭,引人同情。《时代》杂志还将小女孩的照片跟川普照片加工合成,作为杂志的封面,并在封面上加注了一句“欢迎来到美国”,试图用这个宣传嘲讽川普。中共官媒和反对川普的各国媒体,都对此纷纷转载。

一时间,哭泣小女孩,把纳粹、种族主义的标签贴到了川普身上。这个新闻事件,顿时沦为国际媒体联合炒作的假新闻。

但尴尬的是,小女孩的父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小女孩并没有跟妈妈分开。美国边境巡逻队也出面证实,小女孩一直与妈妈在一起,并没有被拆散。

根据《华盛顿时报》报导,独立记者阿特基森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是《倾斜:新闻媒体如何教我们热爱言论审查和仇恨新闻事实》。她在书中表示,当今越来越多的新闻工作者,已经放弃了职业道德,成了某种意识形态的宣传工具。

阿特基森列举了媒体对川普总统100起最严重的攻击。她警告说,人们必须要认识到,当前在许多新闻媒体中,做所谓报导的人,实际只是打着记者的旗号的“政治工作者”,或大公司的“游说者”,“他们无意给大众提供准确的信息”。

作为独立记者,阿特基森曾经在美国老牌主流媒体CBS、CNN和PBS工作过。她说:“曾几何时,记者们会去寻找证据,会对可能妨碍真相曝光的企图进行探访……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记者放弃了他们的职业道德。”

阿特基森以这次大选中被广泛揭露的选民欺诈和舞弊为例,她说:“媒体刚开始说‘选举没有欺诈行为’;当欺诈行为被揭露出来时,他们又说‘没有广泛的欺诈行为;而当更多的欺诈行为、舞弊和宣誓证词以及证据被大量揭露出来时,他们接着说‘这些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没有涉及足够的选票…’”

大选是否舞弊,为什么把主流媒体的报导,成为大多数国内知识分子判断的重要标准呢?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丛日云表示,中国知识界和媒体的误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受西方知识界和媒体误导的结果。西方知识界和媒体普遍敌视川普,给他安了很多的头衔。比如,说他是种族主义、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分子、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等等。

丛日云教授说,由于对川普的认识有严重的偏差,面对川普的行为,就会感到凌乱,就会觉得他不靠谱、不按常规出牌、多变。其实这往往反映的是观察者想像出来的川普,与真实的川普发生的冲突。

丛教授说,如果不是川普的果断,美国会更加撕裂,像川普这样目标如此清晰、意志如此坚定执著,不惜冒着巨大风险、阻力,也要履行承诺,恐怕是罕见的。

丛教授指出,当我们追随西方左派媒体批评川普的时候,我们得问一下自己,川普反对的,是你所支持的吗?其实如果在中国推行所谓多元文化主义,绝大多数人是难以接受的。比如奥巴马厕所,生理上属于男性而心理认同是女性的,就可以上女厕所,还有更衣室和浴池;比如大麻合法化;比如按种族比例分配上大学的名额,以及各种职位和机会。这些事情,大家会同意吗?

西方有句谚语:“欺骗和虚伪害怕接受考验,而真理却迎接考验。”

2020年的美国大选,已超越政党、政治的范畴,是一场大是大非的普世价值观之战。每一个漠然,都是对邪恶势力的纵容,每一个正念,都是对人类未来美好的加持!

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内容,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支持沐阳: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会员:http://bit.ly/InsightPlans
关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